「含得細聲啲啦,隔離有人架。」

「唔...唔...阿...舒唔舒服先?」

「好撚舒服呀。」

我叫阿燕,係一個讀緊中六嘅男神。

我比人話男神嘅原因,我諗係因為我咩運動都叻,而且個樣都唔錯。



宜家嘅我,就係一樓嘅女廁比一個叫阿悦嘅女仔含緊撚。

我只係上上下堂想去個廁所,點知一出黎就見到佢。

阿悦:「咁啱嘅阿燕,出黎去廁所呀?」

我:「哦?係呀。」

阿悦:「不如...一齊去...?」



我都已經見怪不怪,我見佢個樣都幾得意,所以就應承左佢。

事情就演變到佢含住我條撚,條脷就好似食雪糕咁不斷係到瀨。

我叫佢細聲啲係因為我聽到有人入左黎。

阿悦:「插落我到好唔好?」

我:「等佢走左先啦。」



比佢含到有啲想射,好彩條女過多五分鐘就走左。

阿悦好快手除左自己件PE衫同褲。

我:「洗唔洗咁猴擒呀?」

阿悦:「黎啦...快啲插落我到...」

你講到咁,我都無辦法唔插爆你。

我將自己16cm嘅賓州一野插落佢到,一黎就到最深。

阿悦:「啊~!!」

因為已經玩左成十分鐘,再唔快啲返到去會比老師屌。



於是我同佢用狗仔式加快速度。

阿悦:「啊~好爽呀...再快啲...」

我拍一拍佢屎忽然後再加速。

佢嘅呻吟聲大到可能出面都聽到,好彩無人係出面。

阿悦:「啊...你條賓...賓州...頂到...我...就黎唔得...喇...」

我都開始有啲想射,於是用全速係咁插。

阿悦:「啊!!啊!!!」



阿悦:「唔好...唔好射...係入面...」

我就射個一刻,拎返條賓州出黎。

佢拎轉個身,跪低係咁幫我含。

我捉住佢個頭,將全部精射落佢個口到。

佢全部吞哂落去,都癡癡地線。

阿悦:「同你扑野真係好撚正~」

我:「係咩,多謝讚賞喎。」

阿悦:「下次...再黎過~」



佢行出去睇下有無人,然後叫我可以走得。

我返到去班房,用肚痛做藉口所以先咁遲返課室。

佢又真係信,都on99。

阿彥:「乜男神都會肚痛屙屎架咩~」

我:「唔比架咩?」

阿彥:「仲扮野,又食左邊條女呀?」

我:「屌,只係隔離班嘅阿悦囉。」



阿彥:「哇你係咪癡撚線架!?你知唔知幾多男仔追佢?咁都比你食到!!」

我:「佢主動埋身唔關我事架喎,我又唔好意思拒絕人。」

阿彥:「佢個波大唔大姐~講黎聽下~」

我:「你自己睇下咪知囉。」

阿彥:「我無你咁靚仔阿嘛,快啲講黎聽下啦~」

我:「彩你都on9。」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