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完堂之後,就係放飯時間。

我已經悶到仆街,屌你想聽又聽唔明,唔聽又無野做。

阿彥:「食乜鳩?」

Sor唔記得介紹,阿彥係我嘅Gay友,由中一識到宜家。

我:「食女囉屌,唔係食乜撚?」



講講下有條女企左係我地面前。

珮恩:「Hello我叫珮恩呀。」

屌你叫珮恩關我地撚事?

我:「哦珮恩你好,有咩事呢?」

珮恩:「4A班架,專登黎搵你。」



我打個眼色比阿彥,叫佢彈開一邊先。

阿彥:「咁你地慢慢傾。」

佢比左隻中指我就走左。

我:「中四好似未有得出去食飯喎,唔驚比老師捉到咩?」

珮恩:「唔驚呀,捉到嘅話最多咪罰我,最緊要見到你。」



我:「咁你搵我做咩?」

珮恩:「其實...我鍾意左你好耐架喇...可唔可以做我男朋友...?」

無啦啦比人表白都有嘅。

我:「唔係話唔可以,但我想知你一樣野先再決定應唔應承你。」

珮恩:「你想知我啲咩?」

我:「含撚技術好唔好。」

佢塊面即刻紅哂,用隻手遮住自己。

我:「唔得就算啦,我唔會強人所難。」



我轉身準備出去食飯,行左幾步佢就捉住我件衫。

珮恩:「我...我可以...試下...」

我帶左佢出去商場個殘廁到Gathering。

估唔到我居然一日內係廁所玩兩次。

我鎖左對門,望一望佢,佢仲係好怕羞。

我:「唔洗咁驚喎,我只係要你含姐,唔係想屌你。」

珮恩:「嗯...我驚我做得唔好...因為我第一次幫人含...」



我:「咁不如算喇,我驚你有心理陰影。」

珮恩:「唔好唔好,我想做你女朋友呀嘛...」

講多無謂,我坐左係馬桶到,除左條拉鏈,將條賓州放返出黎。

佢望住我條賓州,眼甘甘企係到唔郁。

我:「黎啦。」

佢聽到之後,慢動作咁跪低,右手以龜速黎捉住我條賓州。

佢首先只係輕輕力上下咁Chok,可能真係太怕羞。

我:「用口。」



佢塊面愈黎愈紅,諗左好耐,終於捨得用個口幫我含。

佢無講錯佢真係第一次,只係識得上下咁含。

唔係話唔舒服嘅,無乜刺激咁解。

珮恩:「咁...咁樣你舒唔舒服...?」

我:「嗯,幾好呀。」

我廢事講真話令到佢唔開心。

玩左成十五分鐘我先開始有想射嘅感覺。



我:「快啲呀。」

佢好聽話咁加快速度,但我都係覺得唔夠快。

於是我捉住佢個頭,用自己條腰黎郁。

然後我射左落佢個口到,同一日口爆兩個女仔,我諗我都幾勁。

佢本身想吐左啲精,但我叫停左佢。

我:「做我女朋友就要吞哂佢。」

珮恩猶豫左一陣,最後瞇埋眼咁吞左佢。

我:「其實我講笑,唔吞都無所謂。」

珮恩:「咁...你做唔做我男朋友呀...?」

我:「好啦好啦,見你連我啲精都吞埋,我做你男朋友啦。」

佢開心到即刻攬住我。

珮恩:「好耶~」

我:「我講明先,你以後可能成日都要幫我含架。」

珮恩:「吓...」

我:「唔得就算囉。」

珮恩:「得!為左你咩都得!!」

我就咁樣又多左一個性奴。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