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好準時就到左同樂詩約好嘅餐廳,點知佢仲準時過我。

樂詩:「阿燕~好耐無見啦。」

我:「係咩?係喎都好耐下。」

好耐無一齊搞野咁解。

樂詩:「我好肚餓呀,快啲食野啦~」



我好想要呀,快啲食完扑野啦。

唔好問我點解聽得明,因為我同佢都係長時間嘅炮友。

我:「等我黎餵飽你。」

相信呢餐飯都無乜野好講,不如直接開波仲好。

食完飯之後,我同佢行到一個公園。



時間已經黎到十點半,一個人都無,相信比較安全。

我:「不如就呢到?」

樂詩:「好呀,我唔客氣啦~」

佢用隻手推我落張櫈到,幫我除左條褲,我條賓州已經扯哂。

因為佢唔鍾意幫人含,而且我都唔會逼佢,逼人反而會有反效果。



於是佢除左佢件衫同個黑色Bra,將佢36D嘅巨乳露出黎。

佢將我條賓州夾落去佢個波到,不斷上下咁幫我乳交。

我個人鍾意口交多過乳交,不過佢個波chok到我好撚爽。

樂詩:「我要呀。」

我:「好啦好啦,到你喇。」

瀡滑梯下面有一個細細地嘅空間,本身係for小朋友跑黎跑去,但宜家for我地扑野。

我除左樂詩條底褲,用隻手摸一摸,原來已經濕哂。

我就直接插入去,唔到最深都唔得。



樂詩:「啊~好掛住佢呀~」

我地用緊男上女下嘅體位,我一路揸佢個波一路插佢。

樂詩:「快...快啲呀...好爽...呀...」

我:「死姣妹真係咁急咩?」

樂詩:「係呀...插...插撚死我啦...啊!!」

我趁佢講緊野個陣即刻加快速度,佢喊到拆天。

我地大膽到係條瀡滑梯到搞,我訓係條瀡滑梯到,佢就係上面un。



搞搞下開始想射,所以我做返主導,我直接抱起佢,然後不斷快速。

樂詩:「啊!!射...射哂入...黎我到呀...」

正有此意。

我用最快嘅速度係咁插,最後射哂入去,利申無帶套。

樂詩:「好想黎多次呀。」

我:「下次先啦,今次好彩無人係到咋。」

樂詩:「好,下次唔玩夠三次都唔比你走。」

我:「得啦。」



我同佢嘅炮友生涯又多左一個里程碑「打野戰」,雖然唔知算唔算。

我搭車準備返屋企,一睇電話,見到珮恩打左兩十幾次電話比我。

我:「喂...」

珮恩:「你終於肯聽電話啦咩!!打左咁多次比你都唔聽!!」

我:「Sorry呀,啱啱做緊野,部電腦較左靜音。」

珮恩:「又做野?定係去左搵其他女仔呀!!」

我:「係,我係去左搵其他女仔,咁又點?」



珮恩:「你應承過我唔再搵佢地架...」

我:「呃你咋嘛傻妹,你唔係咁都信呀嘛?」

珮恩:「你要我點怎做先可以令你鍾意我...」

佢喊緊,聽都聽得出。

我:「我無話唔鍾意你,只係我有好多需要而你滿足唔到我。」

珮恩:「要點樣先可以滿足到你...?」

我:「扑野囉,唔係點?」

珮恩:「但係...我先16歲...」

我:「仲唔夠咩,你唔想咪算囉,我話過唔會逼人。」

珮恩:「咁...好...好啦,你想幾時搞...就幾時搞...」

我:「咁遲啲再傾。」

其實我雖然咁講,但我無一刻有諗過想食佢。

其實我反而係想體驗下拍拖,睇下佢滿唔滿到我。

不過我又要面子,又唔想同佢講真話。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