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同樂詩搞完之後,我都無乜同其他人搞過。

反而陪多左珮恩,我想睇下佢對我嘅人生會出現啲咩變化。

小息個陣,我肚餓落左去小食部到買野食。

買左燒賣同一包朱奶。

女仔:「你...你好呀,可唔可以...可唔可以....比你IG我...?」



我打量左佢一下,睇個樣似係得中二。

我:「你叫咩名先?」

卓穎:「我...我叫卓穎呀...讀2C...」

我:「做咩咁怕羞嘅?同埋你想要我IG?」

卓穎:「係呀...我由上年睇你打比賽就已經...鍾意左你...」



佢最尾個句「鍾意左你」勁細聲。

我:「都得嘅,但我有個要求。」

卓穎:「咩要求?」

我:「同我出一次街。」

卓穎:「吓...?」



我:「唔得就算囉。」

我又用呢招,通常講完呢句啲女一定接受。

卓穎:「得!!」

佢講得勁大聲,搞到有唔少人望住我地。

我:「咁星期六見。」

卓穎:「嗯。」

至於點解我會叫佢同我出街,因為我見佢細細粒,玩起上黎應該幾有趣。

如是者,我同佢兩點係荃灣愉景新城到等。



唔知點解啲女同我出街都特別準時,搞到我好似成日都遲到咁,明明我無。

我:「等左好耐呀?」

卓穎:「我都係啱啱到咋嘛。」

我:「咁我地行啦。」

我拖起佢隻手,佢比我呢個舉動嚇親,塊面紅哂。

我同佢行到去玩具反斗城到,純粹係為左Hea下時間。

卓穎:「點解我地會黎睇玩具嘅?」



我:「無呀,我見你細細粒,以為你仲係小朋友,咪黎睇玩具囉。」

卓穎:「我先唔係小朋友!」

我:「講笑講笑,唔好嬲,其實我睇玩具係為左...我地未來嘅小朋友。」

我居然講得出啲咁嘅野,自己都覺得噁心。

佢塊面更加紅,仲做左一啲我預料之外嘅野。

卓穎:「你踎一踎低呀...」

我好聽話咁踎到同佢差唔多高,點知佢咀左落我個嘴到。

我都未試過咁大膽,真係青出於藍。



佢咀完即刻鬆開我,好似覺得自己過左火。

但係我捉住佢個頭,不斷咁咀佢。

佢怕羞到成個人唔知點好,郁都唔都,比我係咁咀。

我:「嘻嘻。」

卓穎:「嚇親我啦...」

我:「咁你鍾唔鍾意先?」

卓穎:「鍾意...」



然後我拖住佢去食左個下午茶,食完時間都黎到三點,該辦正事了。

拿,我有問佢得唔得架,佢點頭我當佢應承架。

我受夠再係廁所到搞,於是我直接帶佢返屋企。

不過所謂嘅應承,只係我問佢食唔食腸仔,佢點頭,我就塞條腸仔落佢個口到。

返到屋企,我就公主抱咁抱左佢入房。

我:「你願唔願意比我?」

佢無出聲,只係慢慢咁除左自己條褲。

臨插入去個刻,佢問左我一個問題。

卓穎:「你會唔會對我負責任.....?」

我:「傻豬,梗係會啦。」

佢好似放心左好多,所以我都直接插入去。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