佢緊到我差啲插唔到入去,好辛苦先成功。

佢都只係啱啱開始發育,所以都唔期望佢個波大到成個西瓜咁。

卓穎:「好...好痛啊!!」

我聽到即刻拔返出黎,仲有啲血係上面。

我都估到佢係處。



我:「我會細力啲架啦。」

卓穎:「嗯...」

我再次插返入去,但都用左好多時間。

卓穎:「慢慢...慢慢...黎呀!啊!!啊!!」

仲同你慢?你都On9。



佢喊到好大聲,相信佢真係好痛。

卓穎:「慢少少!!啊!!求下你...」

望住佢好痛苦嘅表情,我個心竟然有少少痛。

於是我放慢左速度,應該講我決定唔再繼續落去。

卓穎:「做咩...停低嘅?你慢啲我應該忍到...」



我:「對唔住。」

卓穎:「點解...?」

我:「我望住你好辛苦個樣,令到我有少少自責,好似一開始就唔應該做。」

卓穎:「唔緊要架,我願意比你。」

即使佢講到咁,我都係選擇唔做,只係要佢幫我含下就算。

破左人地個處,然後就拍拍屎忽走人,我覺得好對佢唔住。

雖然我食女食得多,但今次係唯一令到我有咁嘅感覺。

卓穎:「唔...你...真係唔做呀?」佢邊含邊講。



我:「唔啦,你咁樣我已經好爽。」

卓穎:「係咪架?不過你條野好大碌,我想含都含唔哂。」

我:「多謝讚賞喎,話說你只係得中二,你又會願意比個處我嘅?」

卓穎:「咁係因為我鍾意你囉,為左你我咩都肯做。」

我將佢推落張床到,雖然佢個口啱啱含完我條賓州,但我都唔理,照咀落去。

一瞬間,所有自責內疚嘅感覺無哂,我又再一次插返落去。

我插左幾下,佢表情無頭先咁痛苦。



卓穎:「宜...宜家好似...好似無咁痛啦...」

我:「係咩?咁我黎架啦。」

我換一換個體位,由狗仔式變到男上女下。

我將佢隻腳抬高,隻手同佢十指緊扣,加速咁抽插。

卓穎:「啊!!黎呀!! 大力啲呀!!哇~!!」

又要我大力啲,自己又喊到拆天。

因為頭先比佢含左一輪,所以好快就想射。

臨射個刻,我拔出個condom,然後射哂落佢塊面到。



呢啲小妹妹比人顏射個刻真係特別得意,好想玩多次。

卓穎:「哇...呢啲係咩黎架?」

我:「吓?呢啲咪精液囉。」

乜有人會唔知呢啲係咩黎架咩?

卓穎:「原來科學堂教嘅精液就係呢啲!」

我:「係呀傻妹,我比張紙巾你抹左佢。」

我去左拎紙巾比佢,一拎轉頭見佢係到品嘗緊啲精液。



卓穎:「都唔好食嘅。」

我:「所以咪叫你抹左佢囉,你仲食!」

卓穎:「唔食囉。」

我同佢都著返衫之後,我就送佢走。

卓穎:「我地...會唔會仲有下次?」

我:「你想有咪有。」

之後我就搭車返屋企,一打開門個刻,就見到有個女仔企左係到。

家姐:「頭先玩得好刺激下喎。」

我:「我屌,仲以為屋企無人添。」

家姐:「細路女黎咋喎,你都要搞?」

我:「見佢得意咪玩下囉,咁多事信唔信我屌埋你呀啦?」

家姐:「好啊,咁囂張。」

佢將我由門口推落張沙發到,好快手就除左我條褲。

隻手幫我打陣左飛機,成條賓州扯哂。

原來佢底褲都無著,啱啱佢件衫遮住左,我仲以為佢只係無著褲,點知底褲都無。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