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緊個幾日,因為阿彥條on9仔話想攞牌,所以逼我同佢練跑,但其實練黎做咩姐,我都贏梗。

呢句野唔係我囂張先咁講,因為呢個係事實,年年都無人跑贏我,所以我MVP都已經攞左幾次。

不過講返宜家練跑,我望一望返後面,唔見阿彥,我諗佢已經坐係到抖緊,真係無鬼用。

我無諗住理佢,然後繼續向前跑。

跑跑下突然比我發現有條靚女都跑緊步,於是我跑慢少少,跟係佢後面。



我係佢後面聞落一陣香味,而且佢屎忽好細。

佢突然停低,拎轉後面望住我,嚇到我差少少瀨尿。

靚女:「你係咪跟住我?」

我:「我...我無...呀」

靚女:「仲講大話?你由第二個涼亭跟我跑到黎第五個涼亭,仲話無?」



原來佢一早發現左,我宜家好撚尷尬。

我:「係...我係跟住你...」

靚女:「你想點樣?好快啲講,唔係嘅話我告你性騷擾。」

仆街...佢黎真架喎...好撚驚...

我:「我...只係覺得你好靚...所以先...」



靚女:「靚就可以咁樣跟住人架咩?唔通我想要錢就可以去打劫人?」

有無咁嚴重呀...我都只係望下姐...有必要將件事搞到咁大...?

我:「對唔住,我向你道歉。」

靚女:「對唔住就可以彌補到你對我造成嘅心理創傷咩?」

我:「咁你想點...?」

靚女:「唔想我搞大件事就幫我做一樣野。」

唔係又係「同我做」呀嘛...?雖然我都好想同佢做。

我:「要做啲咩...?」



靚女:「比我影你條實州。」

唔撚係呀?

靚女:「哇,睇唔出你又幾大喎。」

我:「係咩?一般般啦 」

無錯,事情演變到我地兩個係殘廁,我除左條褲,而佢拎左部手機出段準備影。

靚女:「等我搵個好啲嘅角度先...就呢到啦。」

我:「其實你影黎做咩?」



靚女:「無呀,我好鍾意收集男仔啲賓州,然後互相作比較,或者睇下有咩分別。」

我無諗過靚女原來係可以咁變態,真係令我大開眼界。

靚女:「我影完啦,你都走得架啦,多謝合作。」

佢對我微微一笑,然後就諗住拎轉頭開門走,但係你覺得...我會咁易放你走咩?

我即刻捉住佢個人,將佢禁落去個馬桶到。

靚女:「你!!你想做咩呀?!!」

我:「我想做咩?黎個等價交換囉。」

靚女:「你信唔信我宜家拍低你,放你上網呀啦!!」



我:「係咩?乜你做到咩?」

佢拎部手機出黎,然後我即刻搶佢部手機,佢用力咁同我爭,但當然唔夠我大力,比我拎到。

靚女:「你!!」

我:「我就睇你宜家仲可以點,乖乖地比我搞一次,我咪放過你囉。」

靚女:「救命呀!!有無人係出面呀!!!有人強奸呀!!」

今次仲唔輪到我黎拍片?我夾硬除左佢啲衫,原來個天真係幾公平,個樣靚但唔會大波,我再將個鏡頭對返住佢。

我:「再叫嘅話信唔信到我拍片放你上網?」



佢即刻無再嘈,只係一直恕睥住我。

我:「咁咪乖囉,幫我含。」

靚女:「除哂衫仲唔夠?唔好咁過分喎。」

我:「咁你做定唔做?」我放大佢個樣黎錄。

佢死死氣咁拎我條賓州放落個口到,瞇埋眼咁含。

原來屌到靚女就係咁爽,真係大快人心。

含左一陣,我將佢個人拎轉,然後除埋佢條褲,開始插入去。

靚女:「你!!」

我:「點呀?係咪唔比先?」我再將部手機放係佢前面,佢即刻無聲出。

我慢慢咁抽插,而佢一直揞住自己個口,盡量壓低自己啲呻吟聲。

而我鬆開佢隻手,再加速插嘅速度。

靚女:「啊啊!!唔好!!啊啊啊!!!啊!!」

我:「我就係要全世界都知你有幾淫蕩,喊大聲啲啦!」

靚女:「求下你...啊!啊啊!!!唔好擺!!上網!!」

咁我其實都只係嚇下佢姐,都唔會真係po上網咁仆街。

我將佢個頭推落馬桶入面,然後係上面繼續插,同埋佢個屎忽細細地,係無人地咁好揸,但咁先顯得佢苗條可愛。

我抱返佢上黎,佢個頭濕哂,相信同啲馬桶水玩得好開心,我將佢抱落洗手盆到,繼續苦幹。

最後我射哂入去佢到,無帶套咁射哂入去,而佢攰到訓左係地下。

我將佢電話號碼加落自己到,del左自己條賓州相,再將啱啱條片sens返比自己,等我可以一再回味。

我:「下次再玩過,仲有條片係我到,唔洗旨意拒絕我。」

臨走個陣,我見到佢喊緊,我開始諗自己係咪做得過火得滯。

不過唔過火嘅話,又點對得住食家呢個名。

我出返去搵阿彥,佢宜家先跑到黎第五個涼亭,我搞完野佢先啱啱到,真係垃圾。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