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Zoe食多支大麻後,佢臉頰更加紅潤,睇得出佢開始頭昏腦脹,似乎就嚟OD(啫係吸食過量毒品導致昏迷)。所以我決定送佢返去佢屋企門口,等佢可以抖下。

可能你地會話,呢個明明係上佢既好機會,點解我要放過佢俾佢返去抖?

即係咁,我就唔中意乘人之危,趁佢stone到仆街先嚟搞佢,咁樣食到佢都唔光彩啦。我要佢自願俾佢上我,咁先係王道嚟。同埋,順便講多樣野,通常一個女人肯同你做愛,唔多唔少都係因為對你有感覺,除左係臭雞先會亂同人上床。我要令佢對我有好感,堂堂正正溝佢返嚟做我fwb。

我拖住Zoe去到佢屋企門口,我再用手抬起佢下巴,啜左佢一啖:「Zoe,我要走啦,你返去抖下先啦,訓醒再搵我啦byebye...」

「好啦,晞晞你返到去send個訊息俾我呀,byebye。」Zoe啜左我一啖就開門返左入屋。



我落到樓起步回家,點起左一根「事後煙」,係度諗梗點解成日都有人呻溝女好難。雖然我唔係生得十分之靚仔,但我都一樣可以呃到咁多無知少女返嚟。事實證明,溝女呢樣野,其實唔難.....。

「啪!啪!啪!!!」

「屌你老味搞鳩我啲人?」公園方向傳出爭執既聲音。

我望過去一睇,見到幾個MK妹圍住另一個幾樣衰既MK妹嚟嘈,帶頭既係一個平瀏海長髮,樣貌幾清純既可愛少女,佢用力咁一巴掌車左落去個樣衰MK妹到:「係咪未撚聽過我紫妤姐個朵呀?下?屌你老母。」

估唔到呢個叫紫妤既女仔睇落咁清純咁得意,實際上係咁惡死,人不可貌相......



紫妤姐一次過點著哂兩支煙嚟食,跟住佢毫不留情扯住對家既頭髮,將佢摔低,快速咁係條樣衰既MK妹頭上踢左三腳。

「屌你老味!」

「屌你老味!」

「屌你老味!!!」

「你宜家知我咩料未呀?臭西。」



臭西馬上應聲倒地,似乎爆埋肛.....

紫妤姐瀟灑地抽住兩支煙,噴出雙倍既煙霧,再向臭西臉上吐啖口水,拋低一句:「垃撚圾。」就率領住佢班姊妹撤退。

嘩......洗唔洗咁有型呀......?

葵涌村裡面其實真係有好多MK,話MK絕種果啲人,想見識下MK既話,建議你地要去葵涌村,咁就一定睇到,葵涌村絕對係MK盛產地嚟。

我將視線由班MK妹身上移開,廢事俾佢地發現我望住佢地。有見過MK仔MK妹既朋友,好可能會試過呢種情況。係街邊見到MK,好奇望多幾眼,佢地就會衝過嚟問你睥乜野,俾人問候老母呢啲就少不免,嚴重既甚至可能俾人圍毆都似。怕事既我自然會對佢地視而不見,免得招惹麻煩......

上的士之後,我叫司機車我去我姐姐屋企到。

我打左個電話俾姐姐:「喂?」

「喂?細路...?」



「我想過嚟你度,我有啲肚餓,整返上次個薯蓉俾我食吖。」

「哈哈死仔又想嚟痴餐,成日係度食軟飯。」姐姐溫柔咁話:「不過我咁鍚你,梗係得啦。」

我淺笑說:「我幾時都話姐姐係最好~」

呢個姐姐叫凱彤,係我既好朋友嚟。佢大我三歲,但我地並冇代溝,反而意外地岩傾。可能因為我地咁岩係4月20日出世既關係,我同佢既關係就friend到好似後天親人一樣。姐姐貌美如花,拜服係佢裙下既觀音兵多不勝數,加上佢係個蒲到上哂腦既蒲妹嚟,就係因為咁佢有唔少攻略異性既方法。好多氹女人既手段都係佢傳授俾我,可以話係我啟蒙導師嚟。

去到姐姐既門口,我按左下門鐘。

「叮噹~叮噹~!」

姐姐開左門俾我,入到去一望就見到個檯面擺左碟薯蓉同瑞士汁雞翼,我坐左埋去享用美食。呢兩道菜可以話係佢既拿手小菜嚟,每次都會食到我停唔到口。



「嗯..都係咁好食喎.....」

姐姐笑說:「好食既就食多啲~」

我繼續埋頭苦幹品嚐佢整既菜色,好味既程度媲美五星級酒店自助餐既美食。

佢坐左係我對面陪我一齊食野,食食下野佢問我︰「細路,你又溝左條新女呀?」

「下...你點知的......?」

「直覺。」

呢種能力真係好恐怖,如果個個女人都有呢種能力,我諗我應該早就可以收皮了......

「係呀岩岩先撩咋嘛。」我尷尬地抓左幾下後腦。



姐姐笑問:「記唔記得我教你咩呀?」

仲洗問?你都講過不下一百次了。我微微揚起嘴角:「忽冷忽熱,同埋吊高嚟賣嘛。」

「冇撚有錯阿哈哈哈!」姐姐笑說。

冇錯,姐姐教我既呢樣野係溝女嚟講係好有用。追求一個對象果陣,撩佢果陣就表現得熱情,但平時就冷待佢,需要佢先搵佢,等對方心掛掛。好多女人都會敗係呢招之下,溝女千祈唔好長期chur住人,對人越上心人地就越對你無興趣,反而忽冷忽熱才會令人地又愛又恨,咁先可以留得住佢個心。至於吊高嚟賣呢樣野,就會顯得自己有挑戰性同吸引力。大多數異性都會好受落呢啲招數,然後就沉船。

愛情既路上,如果你毫無心計,全心全意咁對人好既。人地通常係唔會中意你,吃虧既人總會係你,結果唔係派好人卡俾你,就係收你做兵。想溝女既係要呃呃氹氹同有計謀,所謂男人不壞,女人不愛。呢個可以話係千古不變既定律嚟,就好似咸酸菜一定要配牛歡喜咁。

我用匙羹食左啖薯蓉,凝望窗邊輕笑說:「計埋呢個...就係我人生玩過既第二十四個女人了。」

「白痴有咩好曬命吖?細路真係細路。」姐姐用筷子輕輕抽打左我個後腦一下。



嘖.....你又點會明白男人既浪漫啊......?

我隨即醒起應承左Zoe返到去send個訊息俾佢。

我︰「衰妹,我返到去喇。--19:32」

冇諗到佢好快就上線秒回我。

Zoe︰「晞晞有冇掛住我啊...?--19:32」

我︰「梗係有,咁你有冇掛住我先?--19:33」

望住佢輸入中,我就知佢對我念念不忘。

Zoe︰「有呀...好掛住晞晞......--19:33」

正如我所料般,佢早就係我池中之物,要氹佢做fwb話都冇咁易,愚蠢的女人啊。


我奸笑到好似《死亡筆記》裡面既夜神月講「計畫通り」果陣個樣咁,將電話螢幕既對話紀錄攞去姐姐面前炫耀︰「你睇下,又掂左喇。」

佢向我反左下白眼︰「好無聊呀你......」

我繼續向Zoe發訊息,等佢一步一步沉我船。

我︰「一日不見,如隔三年。但我對你既思念更為強烈,我同你只係冇見一個鐘,我就覺得好似冇見成年咁耐。--19:35」

Zoe︰「哈,係咪真架?--19:36」

我擺到明係亂嗡嚟氹你架啦,邊有咁誇張呀?

我︰「君無戲言。--19:37」

唔通呃你又話你知咩......?

Zoe︰「信住你先啦...嘿嘿......--19:37」

即係信左啦。各位觀眾,女人其實就係咁易呃,我吹水吹到咁大,佢都會信,呢個世界仲有好多女人好似佢咁天真,要溝港女真心唔難。

我決定唔理佢住,頭先對佢熱情啲,講啲甜言蜜語氹下佢。宜家就對佢冷淡,隔個幾鐘先覆下佢,就好似一啖砂糖一啖屎咁。

女人就係咁犯賤,中意呢種難以捉摸既感覺,

男人不壞,女人不愛。

呢句野的確冇錯。

清哂檯面啲野食無耐,我坐左係個廳既梳化玩電話,姐姐拎左一支佢預先卷好既King size大麻坐係我隔離,食左兩啖就傳左俾我品嚐︰「細路,試下呢隻野,今日先去Pick既,呢隻野幾掂下。」

「咁要試下先知。」

唔...今次批貨都唔錯......

係幾香下。

我細嚐左兩口再傳返俾佢,如是者我地好快就食哂成支King size大麻。我食完大麻後有個習慣,就係會即刻食返支煙。可能係心理作用,我覺得隊完草食返支煙係會更加有感覺。

「頂!咪鬼食啦!好臭啊!」姐姐一臉嫌棄咁話我。

「係係,食多幾啖就整熄佢......」

佢嘆左口氣︰「唉...好心你戒左佢啦。」

我都想戒煙既,不過唔係話戒就戒到架嘛......

未食過煙既人,千祈唔好食煙,煙呢樣野唔只嘥錢,仲要難戒。食大麻呢,我真係唔會上癮,食左年幾左右,我都可以話唔食就唔食。但煙呢就唔同講法,食少陣都周身唔聚財咁。一日食一包既話,每日就要嘥六十蚊俾煙草商同政府賺,你話幾唔抵。

唔食煙既人,真係唔好食,一定會後悔的。

五分鐘後......

我所有感官都放大左,我漸漸閉上雙眼。

身體變得軟弱而無力.......

時間好似魔法被凍結般...一切都好慢...好慢......

聽覺猶如提升到更上一層既境界,方圓一公里內既所有聲音,我都彷彿感受到。遠處雀鳥既叫聲、街外既行人交談既聲音、甚至係微風吹起落葉既聲音......

全部我都可以清楚咁聽到。

我既反應時而呆滯,時而清醒,不斷輪迴......

就連我自己都控制唔到......。

好神奇既感覺,有人話大麻係神賜予俾人類最好既禮物,我認為非常之有道理,服用完大麻就好似身處係外太空,又話者係一個不明既異空間咁。

好難可以形容到呢個境界,食過大麻既人先會明白。


「喂死仔醒下啦。」姐姐輕力咁推左一下我既肩膊。

呢一下令我暫時回復左清醒︰「今次呢隻野係幾勁下......」

姐姐笑說︰「咁快就唔掂啦?」

「梗係唔係,我仲好清醒。」講完呢句我先feel到自己唔掂,眼前既畫面越嚟越模糊,天旋地轉既感覺係我腦海反反覆覆咁出現。

我打橫咁訓係梳化度,閉上眼開始思考一啲好九唔搭八既問題,

點解冇陰公同陰公既意思係一樣?呢個世界係有蛋先定係有雞先?究竟存唔存在光明會控制世界既事?

糾結係呢啲無聊野再耐,都唔可能得出答案。

越諗落去,我就越頭暈......

最終都係敵唔過大麻既藥效,我逐漸失去左意識......

陷入一片沉睡當中......。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