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別,殘酷醜陋嘅世界」————

——————6小時前(18:00)——————
「阿仁,2030年度計劃書你做左啲乜鳩出黎?屌你老母犯啲咁低級嘅錯誤!你呢幾個月到底做過啲乜鳩?打少幾個飛機做好啲你既工作得唔撚得?」老闆怒火沖天地說
「吓?我明明Double check過無問題嫁!我諗可能有人搞過我份文件⋯」
「邊有咁多人想害你!定還是你想話我屈你?」
「我唔係咁嘅意思⋯對唔住,我下次唔會再犯!」雖然真的有人在我的文件做過手腳,但我想盡快平息這件事,我還是一邊九十度鞠躬一邊道歉
「下次?你覺得你仲適合做落去咩?」
「對唔住呀老細,我唔可以無左份工,我就黎要結婚咩都準備好哂,唔可以呢個時候失業嫁,比多次機會我呀求下你。」我立即跪下求饒,兩眼的淚水也忍不住流下來
「都30幾歲人啦,做人做撚到你咁撚廢死撚左去好過,你同我死翻出去好好反省下啦,廢仁」老闆將桌面上其中一個文件飛向我身上




「係⋯我番出去先」我雙手緊握拳頭然後行出房門

——————4小時前(20:00)——————
「你唔係話今晚要開會咩?點解依家又走得?呢個男人又係邊個黎?」我跑上前攔截我未婚妻與不知名男士的去路
「我上司,我咪叫左你唔洗黎接我囉」
「拖哂手喎,啱啱又攬又錫喎!」
「既然你都見到哂,咁仲有咩好講?」
「點解要咁?我地過多半年就結婚,你同我玩啲咁嘅野?」我雙眼又開始不自主地流下眼淚
「原本我都諗住過多排同你講,我唔想同你結婚呀,我唔想同你挨窮呀,得未呀?我地分手」
他們拖著手離開,我也只能站在原地看他們的背影離去⋯





——————5分鐘前(23:55)——————
為什麼?為什麼要我遇上這種事情?工作失利都算了,還要同一日愛情失意⋯
我在一座大廈的天台邊喝酒邊思考,看著地上十多個空的啤酒罐開始有鬼影,此時就知道自己同時也開始醉了。
人到底為什麼要生存?比較幸運的人就是生活,那不走運的人呢?生存也稱不上,對我來說只是苟生,現在我⋯已經不想再活了。
我鼓起勇氣坐在石壆邊,腳下就是30層的高空,回想我35年來的人生。我望望手錶踏入12點鐘的一刻⋯我跳了。

「永別,殘酷醜陋嘅世界」














砰─!!

——————現在——————
我掙開眼睛,發現自己在飄浮,四圍漆黑一片。嗯,對了,我已經死了,可能這裡就是人們所講的「自殺的人會落地獄」
過了一會,我眼前看見一點光開始慢慢擴大,然後聽見「撻」一聲,好像「瞬移」般的去了另一個空間,這裡是個全白色的房間,牆上排列著數百塊細小的銀色牌,我正前方有一張灰色的電腦枱,以及一名正托著頭的女生望著我,她看上去很年輕,大約不超過20歲,擁有雪白的肌膚,自然黑色長直的秀髮,很標準的美人胎。

「劉俊仁,歡迎你黎到呢到,唔係個個都好似你咁幸運。」她拍手地說




「下?即係點?」
「呢到有個規則,要你所在嘅世界零時零分自殺死嘅人先可以黎呢到,而我就係掌控住咁多個世界既管理者。呀!唔係,與其叫掌控,不如叫監視會好啲,因為我都唔想過份干預,總之就係呢個空間既主人,即係好似你地世界所講嘅「神」一樣。」
「咁我黎呢到做乜?」
「對你地自殺身亡既人黎講,可以話係懲罰,就係要體驗第二次人生,不過你都可以揀有限期同無限期嘅。」
「痴線,我就係唔想再做人唔想再留係呢個咁醜陋嘅世界先自殺,你依家話要比第二次人生我?play9me?我唔會應承!」我此時退後幾步想離開這裡
「你無得揀,呢個係規矩,你唔體驗嘅話就由我幫你決定之後既去向,會比做人更辛苦,唔好忘記呢到係我話事。再講,最短時間都係兩年姐,可能遇到同上次不一樣既人生呢。」
「你玩哂啦,我仲有得say no咩?」
「咁就由你死後嘅十年後開始重生,以免其他人見到你會引起恐慌,因為重生後你個樣都會同依家一樣,十年後應該會開始淡忘。」她彷彿像告訴我就算死後也沒有人記得我
「咁點解唔可以去另一個世界?」
「去另一個世界就無意思,唔係點叫懲罰?更何況我最鍾意睇啲有趣嘅事。」她笑著對我說,雖然她笑得很美,但同時我覺得很心寒
「十年後可以依家即刻就去到咩?」
「可以,你地叫做「世界」,但我覺得叫「數據」或者「檔案」會貼切啲,我可以將佢拉前,拉後,甚至將佢分裂出另一個「檔案」,同時亦因為分裂出黎既檔案係新檔案,所以我無辦法預知。雖然我可以做到好多野,但亦有做唔到嘅事,例如你再死一次就無辦法再黎呢到。」

我靈機一觸,即是我再自殺一次就可以了嗎?





「我知你諗咩,我會想盡辦法唔會比你再自殺多次,就算死都會係期限後死。」她手指尖碰著我胸口心臟位置
「變態⋯⋯其實我一直想問,牆上啲銀色牌係咩黎?」
「係之前重生過既人名,期限後佢地兩次人生既記憶,方便我無聊時可以重溫,亦記錄我到現在做過幾多單case。」
此時我無言以對,一個人有多變態才能達到這個地步⋯
「講翻正題,你想要咩身份,開始工作定還是做學生重拾校園青春?」
「當然學生,翻工咁辛苦。」
「咁就由中五開始啦,留意翻唔好同你生前所識既人接觸,就算你用第二個身份生活,你個樣都係一樣,只係變後生左,唔好搞出麻煩。」
「知喇知喇,出左黎社會我都無乜邊幾個交心朋友。」
「最後問多你一次,真係揀有限期人生?無得再更改嫁喎。」
「係!」
「唔會後悔?」
「唔會!」我堅決地說
「咁現在開始,你嘅第二次人生。」

她右手放到我面前,手指作出「撻」一聲,我眼前又再一次全黑。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