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呀!」雪凝用筆大力戳了我背後一下
「咩事呀!?難得呢堂可以訓下教」
「上堂就精神啲」
「唯獨是唔想比你話,你日日都好似好眼訓咁」
「唔關你事」
「唔關我事?呢幾日每上一堂要拍醒你一次咁都叫同我無關?」
「可以掂我,係你既榮幸」雪凝一臉平靜地說
「⋯⋯」我無言了,她臉不改容地說這句說話,到底有多自戀?
那件事之後,已經過了一星期。
那天我和雪凝翹課一整個下午,她到更衣室洗澡換衣服後,便陪她到花園在旁邊陪著她午睡,一直到放學。




當天雪凝對我態度是有好轉的,但第二天就打回原形。
可不可以還我小貓般的雪凝?
「雪凝,lunch一齊食飯好無?」
「依家先岩岩上第二堂咁快講到食lunch,你好肚餓?」
「約定你先啫,洗唔洗下下窒住哂」
「以我所知你係去飯堂食,而我係帶便當,一齊食好唔方便。」
「咁我可以外賣拎走嫁嘛」
「既然你無問題就隨便你,就算我話唔好你都會跟住我嫁啦」
「咁一陣去花園旁邊啲餐枱等」
「嗯」




為什麼我要約她一起吃午飯?我是受人所托的!
自那件事後,雪凝態度沒有改變,同學們的態度也一樣,變的是班上大多數的同學都對我添加了一點畏懼,以及雪凝再沒有要求我不要理她。
約好雪凝後,我又再一次趴在桌面上好好的享受「睡眠堂」。

「浩⋯浩仁同學⋯出面⋯有人搵你」
我半睡半醒地感覺到耳邊傳來了一把女生的聲音
「林浩仁同學」她又再一次叫我,並輕輕搖動我肩膀
「咩事呀」我聲線有點沉
上完課了嗎?這個時候應該是小息。
這回我睡醒了,我睜開了右眼,斜望著她。




她是誰?我只知道與她是同一班,為什麼要叫醒我?
不是我記性差,而是我沒有用心記住其他人的名字。
「對⋯對唔住,我唔⋯唔係有心打搞你,請⋯請你原諒我⋯」她有點口吃,對著我九十度鞠躬道歉
為什麼要向我道歉?我做了甚麼?
她偷偷地抬頭瞄了我一眼,看見眼泛淚光的她我更加搞不清狀況。
是我剛睡醒的眼神嚇到她嗎?
「等等先,係咪有啲咩誤會」我站了起來,並捉著她雙肩扶她起身
她站直起來抬頭與我正視,現在才看清楚她臉孔,黑色長髮,綁了一個高馬尾,楚楚可憐的雙眼。
她雖然沒有爾柔的可愛,沒有韻晴的氣質,沒有雪凝的標緻臉孔,但平平凡凡有種鄰家女孩的感覺。
「誤會⋯?」她依然眼泛淚光,嘴巴也在發抖
「做咩咁驚我?」
「眼⋯眼神,同⋯同埋⋯語氣,好惡⋯」
「Er⋯嚇到你唔好意思,可能岩岩訓醒把聲沉左小小,我唔係有心。」
「我⋯以為你想鬧我」
「我唔會無啦啦鬧人,話說搵我做咩?」




「呀!係呀,出面有人搵你」她指著門口
「搵我?咁唔該你先!同埋我無記哂全班人既名,你係⋯?」
「我⋯我叫可怡⋯」
「嗯,可怡,我會記住喇!bye」
「再⋯再見⋯」

到底是誰找我?我在這間學校認識的人十根手指也數得完。
我打算走出課室時,安生和三名男生靠在半開半掩的門後偷偷望出面。
「生仔,你地做咩」
「有個靚女企左係出面,之前未見過,應該係其他班既轉校生。」
「靚女?等我睇過!」
雪白的肌膚,黑色長直的秀髮,配上黑色的過膝襪。等等!她不就是凜嗎!?
「凜!?點解你會係到」我嚇得不自禁地大叫起來
「Hi~林浩仁!我過黎搵你嫁,等左你好耐喇!」
「阿仁,識得嫁?介紹黎識下!」安生高興地說




我沒有立即回答安生,反而慌張地捉著凜的手腕拉走她。

我將凜拉到大樓天台,見沒有其他人的身影才冷靜過來。
「點解你會係到?你係到做咩?做咩搵我?」我變了十萬個為什麼
「洗唔洗變到慌失失奇兵咁!?」
我要笑嗎?這麼低級的爛笑話!
「我一來要監視你,二來係螢幕睇到有啲悶,有咩好玩得過同監視對象一齊享受校園生活!你唔覺成件事即刻變得好有趣咩?」
「又係為左玩⋯咁都唔洗黎到我班房搵我嫁,變到好起眼!」
「起眼?點解?」
「你唔覺有成班男仔偷望你咩?」
「真係唔覺喎,可能我今日先入學未見過我既原因掛!?」
「下!?你唔明我講乜?係你外表好引人注目呀!有人話門口有靚女,點知一望就係你!」
「嘿!咁你有無比我吸引住?」她微笑著一隻手放在我胸口,另一隻手放在她自己胸口
「我對高齡女士無興趣!」我擋開她的手
「你講咩呀!人家永遠16歲!」凜微微抬起右腿單腳站著,雙手做出V字手勢放在頭上並雙眼閉著微笑




她在裝怎麼可愛⋯
「那來的自信!真實年齡呢?」
「秘·密」她的食指貼近我嘴巴
「其實你過黎搵我做咩?」
「無呀,只不過係通知你我都係到讀書,過黎同你打聲招呼之嘛」
「打完啦嘛!咁我翻課室」
我轉身開門離開天台,凜隨我身後與我一同離去。
「乜你咁冷淡嫁,以後大家都係同學喇,Yeah Yeah!」
「我只求你唔好搞咁多野」
「盡量啦」
「如果其他人問起,點解釋我同你關係?」
「前女友?其實你答女朋友我都唔介意嫁~」
「我先唔會咁答,青梅竹馬算,人地問到你都要咁答」
「你份人真係好無趣!」
走到5樓時,我向凜打聽就讀那一班。




「你係咩班?」
「B班囉」
B班?那不就是與我同班嗎?但早會到小息也沒見過她出現。
「下!?同我同班?點解唔見你出現」
「我有講過同級咩?既然永遠16歲當然中四啦」她又擺出剛才裝可愛的動作
「算!拜!」我已經不想理她了
「ByeBye~遲啲見~」凜很有活力地向我揮手
她那個舉動令走廊周圍的同學紛紛地討論我,大約是為什麼我會認識這個漂亮女生等等。
走到座位時,安生跑到我面前抱著我⋯
「嗚呀!!點解咁多女仔圍住係你身邊係咁轉!我係到讀第五年,點解無發生過係我身上!從實招來,你地係咩關係!」
「轉校前就識,佢知我都係到讀先過黎同我打招呼」
「咁你地拖住手跑上天台做咩?偷情?做啲唔見得光既野?」
「阿仁,你又對無辜女仔落手?」韻晴在旁邊加入話題
「唔係你地諗咁樣嫁!只係朋友!佢都轉左黎呢到讀書,我比佢嚇親先所以拉左去第二到傾咋!」
「明明之前先對我表白,依家又對其他女仔落手,負心漢!」韻晴裝傷心地說
「欸!!!你向韻晴表白!?」安生和爾柔異口同聲
「誤會呀!全部都係誤會呀!話說爾柔你幾時出現嫁?韻晴你都快啲解⋯哎呀!」
雪凝用力地踢我的凳腳一下
「你又咩事呀!又想誤會我!?」
「誤會?我先無咁得閒誤會你,你好嘈。」雪凝好像有點傲嬌的味道,是我錯覺嗎?
「係喇係喇,嘈住你訓教好對唔住,最好永遠長眠啦你」
「哎呀!!」我又再大叫是因為雪凝用筆插我背後
韻晴在我和雪凝吵架同時,向安生和爾柔解釋我的表白只是互相惡作劇而已,同時課堂也要開始,小息中的鬧劇也結束了。

———————————————————

第四節課完結之時,就是午餐的時候!
「雪凝,記住去外面餐枱等我」
「得喇,知喇,煩!」她就算罵我,臉上也一點表情也沒有,一直以來也是這樣⋯
雪凝同時走到後面的保溫櫃拿走便當,而我就去飯堂買外賣。
走到飯堂後,爾柔與我一起排隊。
「阿仁,你約好左雪凝未?」
「約左喇!我叫左佢去出面坐低等」
「麻煩你呢個中介人喇」
早前爾柔想約雪凝一起用餐,從著全校中與雪凝感情比較「好」的我,爾柔看中這一點所以拜托我做中介人。
「佢同其他人打好啲關係對佢都好既,不過就睇佢幾時可以打開心扉」
「你都知咁樣會好啲?咁幾時到你打開心扉?」
「我係特別!唔需要搞咁多麻煩野」
「又講埋呢啲衰野!其實個件事你落左去搵雪凝之後去左邊?」
「秘密!」
那件事的後續我對其他人一字也沒有提過。
「唓!」爾柔鼓起臉龐

我和爾柔買過午餐後,便趕到花園旁的餐桌,她說不想雪凝等太夠,所以要急著去找雪凝。
看見雪凝坐在一旁,不過她沒有先用餐,而是安靜地看書等我。
我坐在雪凝旁邊,而爾柔就坐在我們對面。
「我以為你會食住等我」
「既然我應承得你同你一齊用餐,以禮貌黎講,我必須等埋你先開始」
「但⋯咁樣係咩一回事?」雪凝指著爾柔問我
「你好,雖然我地之前都有同班,但我諗你可能無留意到我,我就先重新一次介紹自己。我叫郭爾柔,可以叫我做爾柔,我係拜托阿仁幫我約你出黎互相認識。」
雪凝聽完爾柔說話後,便呆望著我。
雪凝啊!你這樣望著我是怎麼意思?我不懂讀心術啊!是擔心爾柔接近自己是有壞企圖嗎?
「你係咪驚?放心啦,佢比我所想仲要單純」我對著雪凝說
「我絕對無欺負你既企圖,反而我怕你唔接受我⋯以前我同你講野你都無理過我」爾柔急著解釋
「有啲咁既事咩?」雪凝皺著眉頭
「早前你比班女仔困係密室到佢都有想出聲阻止,所以我先接受佢委托」
「我最後都係無咁既膽量做到好似你咁⋯」爾柔低著頭說
「你真係好鍾意多管閒事!」雪凝斜望著我
「食飯先!唔好講咁多!」我轉移開話題
我們終於正式開食,雪凝打開便當時,爾柔一臉驚訝
「嘩~雪凝你便當好豐富,屋企人整定自己整?」
「我習慣每朝都早啲起身整便當,你試唔試下?」
「可以試食?」爾柔問
「嗯!」雪凝點點頭
爾柔夾子一塊蛋捲,並放入口中
「嗯~好好食呀!少少甜甜地仲有芝士係入面好得意,雪凝你煮野食好叻嫁?」
「麻麻,我屋企人唔得閒,所以每日三餐都自己煮」
「相反我完全唔識煮,我淨係識食,嘿!」爾柔伸舌頭賣萌
「你日日唔夠訓就係為左早啲整便當?」
「唔·關·你·事」
認識新朋友後也用不著將我拒之門外吧!
「問下都唔比,算數!」

當我們正「開心」地享受午餐時,班上那幾位問題女生也巧合地在我們旁邊經過。
「咦!?爾柔你都埋佢地堆?我勸你都係唔好同佢地痴咁埋」
我原本想開口還擊,但爾柔搶先我一步。
「雪凝同阿仁並唔係你地所講咁壞,我同邊個做朋友唔到你地說三道四!」
爾柔緊握拳頭,看似很有決心地說,但掩飾不到她內心的緊張感,我不知道她們是否看得出來,但至少騙不過我雙眼。
「咁你自己好至為之」
「嘉琪,我希望你唔好再欺負雪凝,如果唔係⋯如果唔係⋯」爾柔聲線慢慢放輕
「如果唔係乜野呀?舉手話比老師聽呀?哈哈哈哈!」嘉琪與其他女生一同大笑
「如果唔係,我保證你黎緊日子都唔會好過」我托著腮插嘴
「你可以做得啲咩?打我一身?你敢打女仔咩?」
「咁好多事都唔一定自己出手既,校内校外都係」我嘴角微微上揚地笑
嘉琪她們聽完後,臉色變了。
不是吧!我只是誇大的說,也用不著那麼快就驚慌吧!
「睇下點!我地走!」嘉琪放下這句說話後,便和其他女生轉身離開
她們離開後,我和雪凝一臉平靜地繼續用膳。
「你咁做真係好咩?你唔怕又發生之前既事?」我問爾柔
「我諗⋯無問題掛!?先唔講我個筆,你真係諗住對付佢地?真係會搵人打佢地?」
「痴線!我大佢之嘛」
「哦⋯咩話!?佢地唔驚咁點算?」爾柔上一秒安心,下一秒驚訝
「到時先算啦,咁都大到佢地,惡得啲咩出樣!?」
「我都係咁話」雪凝突然開口
「你兩個真係樂觀⋯」爾柔沒精神地說
我不是沒把握的,雖然不是長遠,但至少短期內嘉琪她們不會有怎麼大動作找我們麻煩。

———————————————————

「我頂你個肺!依家先黎落雨!」
回家途中突然下雨,不是普通的雨,而是豪雨!
我跑到公園旁邊的簷蓬下躲雨,我又與她在雨中相遇了⋯
「雪凝,又係你!?」
我又再一次看見被雨淋濕她,今次還要比上一次更嚴重,全身也濕透了。今次她白色恤衫透出的不是水藍色胸圍,而是更淺的顏色,應該是粉紅色吧!
加上上次那件事,我是第三次看見全濕的雪凝⋯
「我前世做左啲咩壞事,落親雨都撞到你」她又一臉平靜地找我開戰
「落雨都燒埋去我個疊,不如你屙唔出屎都瀨埋我啦」
「總之見親你都無好事發生」
「係嫁!仲有兩年你挨呀,慢慢嘆啦!」
雖然我們正在唇槍舌劍,但我也不忘拿出外套披在雪凝上身。
「變態」
原來她早就知道自己上身透出了胸圍,那為什麼要說我是變態!?
「我係變態就唔會幫你遮啦!」
我們沉默的在簷蓬下躲雨,只聽見兩點落左地上的聲音。
雨勢沒有因時間而停下來,更不時有狂風吹襲。
「啊切⋯」雪凝打了一個輕聲的小噴嚏
我見雨勢開始有點緩慢下來,而我倆全身也濕透,所以向雪凝提出一個小建議。
「喂,不如去我屋企沖個涼先,我屋企可以呢到行翻去,等啲衫乾你先走,就算停左雨,你就咁濕住搭車好易吹到感冒」
雪凝沒有回應呆望著我⋯過了一會才有反應。
「死變態,你想點?」雪凝毫無感情地說,雙手抱胸遮掩自己的胸部
「下!?如果我要出手,一早就係用品室落左手,洗等到依家?我只不過係出於好心,確定權係你到,我無逼你!」
「好近?」
「我諗要行多五至十分鐘左右」
「咁⋯好」
我和雪凝冒著雨水在街道中奔跑回家,她可能不太擅長運動,好幾次要停下來等她追過來。
我倆到達大廈大堂時,早已變成了「水鬼」,就像剛在游泳上岸一樣,全身沒有一個地方是乾的。
我拿出鑰匙打開大門,邀請雪凝進來後。
「睇唔出你係有錢人」
「我唔係」
「住得呢到非富則貴」
我也不知道凜為何要給我住在這裡!
「你屋企人幾時翻?」雪凝接著說
「我一個人住,放心啦,我唔會對你做啲咩」
「如果你真係做得出,我會第一時間攻擊你男人最痛」
我走到衣櫃找乾淨的毛巾給她。
「嗱,毛巾同衫,前面走廊左邊邊第一間就係廁所。」
「嗯,唔該」
我用毛巾抹乾頭髮後,走到房間拿睡衣並換上。
「一陣出黎拎埋你套校服比我洗」我走到浴室門口敲門提醒雪凝

等待雪凝洗澡同時,我拿出暖風機吹向放左玄關的兩對皮鞋。
坐在梳化等待用浴室期間,凜突然瞬間轉移到客廳。
「Hi~我地又見面喇」
「嘩!做乜鬼突然用能力轉移過黎呀,下次正門入黎啦!」
「點解?呢間屋得你一個人住,都唔怕比人見到啦!定還是你係到做緊青少年既私人事?」凜奸笑望著打量我
「無呀!總之⋯」
「死變態,校服我放去邊」雪凝在浴室出來
雪凝留意到凜後,她們四目相對,我們三人沉默了一會
「就係咁既原因」我對凜做了口型
「Hi~我係咪阻住你地」凜尷尬地笑著問雪凝
「佢上黎避雨咋!無其他!」
「我叫司徒凜呀,係佢既⋯你既咩話?」凜忘記我設定好的關係
「青梅竹馬」
「呀!係呀,同佢青梅竹馬,我上黎拎翻啲野比佢咋,我走嫁喇,你地慢慢」
「你好,我叫袁雪凝」
「咁我走先喇,ByeBye~」
「再見」
「雪凝,你拎校服放去洗衣機隔籬個籃先,我送佢到門口」
「嗯」
我推凜到玄關輕聲交談
「你咁快搞男女關係」凜陰嘴笑著
「真係避雨咋,你上黎其實做咩嫁」
「我悶得擠上黎諗住搵你打發時間咋,不過比我發現更有趣既野,依家走喇,Bye~」
「下次正門入呀!」
「得喇,你都要做足安全措施呀,嘻嘻」
「放過我啦」我用力關上大門

我開了電視給雪凝解悶後,便走到洗衣機前打算清洗濕得滴水的校服。
我在洗衣籃中發現了一個大問題,校服中夾雜著一個粉紅色的胸圍⋯
「雪凝,你⋯真係打算比埋個Bra我洗?」
「無辦法,濕到咁好難繼續戴」
她真的打算在我家真空狀態與我獨處?令我最佩服的是竟然那麼冷靜回答我⋯
等等!她上身真空,那内褲呢!?
「你唔會比埋條底底我洗掛!?」
「內褲無濕得咁勁,而且比較薄又易乾,著多陣都無問題,估唔到你變態到想幫我洗內褲」
「我先唔想幫你洗,你諗多左」
「係就最好」
為什麼要弄得我真的像變態一樣?早知不邀請雪凝上來躲雨!
我將衣服掉進洗衣機,並叮囑雪凝不要隨便走進我房間,然後我就走到浴室洗澡。

———————————————————

「啊~」我洗完澡後坐在梳化舒服地嘆氣
雪凝突然站起來,並走到我前面。
雪凝單膝跪在梳化彎身哄過來,我嚇得背部全貼椅背,但她繼續貼近,我倆臉部只是相距約十厘米。
「仁,我有事相求」雪凝輕聲地說
太近了⋯但雪凝好像是第一次叫出我的名字。
她因為穿上了我的上衣,對女生來說碼數偏大,所以領口很自然垂下來,最重要的是她現在沒有穿胸圍!
我要冷靜⋯冷靜⋯冷靜!
「咩⋯咩⋯咩事?」我視線立即往天花板望
「我可唔可以係到住一排?」她雙手緊緊握著我的手,水汪汪的雙眼望著我
「下!?」
「我依家係西貢同嫲嫲暫住,翻學唔係咁方便,三個月後媽媽工幹完翻香港就會同我租地方住,所以我想係到打擾你一段時間」
我腦海一片空白,言下之意即是要與我同居嗎?與未成年少女單獨同一屋簷下?我不想被FBI邀請去喝咖啡⋯
「唔可以?」雪凝依然握緊我手,微微側頭疑問我,求我收留她
可不可以多點危機意識!我現在好歹也是個血氣方剛的男生,你竟然主動要求與我同居!?
「你翻學唔夠精神就係因為搬左去西貢?」
「嗯」
「係西貢要幾點起身?」
「五點」
五點!?天也未亮!還要堅持早起做便當!?好吧⋯敗給你了
「好⋯好啦」
「你應承左無得反口」雪凝立即摔開我手,便坐回原位
陷阱!這一定是陷阱!
「你呢啲算唔算色誘?」
「色誘?我洗色誘你?明明係你自己滿腦都係變態想法」
「唉,你鍾意點就點!不過你計漏左啲野,我雖然應承你比你係到住,但我無講過話唔收你租。」
「哥哥,雪凝我無咁多錢,求求你⋯」雪凝跪在地上抬頭用可憐的眼神望我
妹系?我何時當了你哥哥?這個女人一定是有人格分裂⋯
「叫多三聲哥哥先」
「哥哥⋯哥哥⋯哥哥」
現在的少女真現實!
「好啦⋯我講下笑,無諗過收你租」
「死變態」雪凝又變回佢原本性格
「咁幾時開始黎住」
「聽日」
「咁快?聽日仲要翻學喎,你夠時間執野?」
「我翻去執定先,翻學前過黎放低行李,唔洗來來回回,慳時間」
「咁你七點半上黎啦」
「嗯」
「你聽日直接搭的士過黎,你一個人拎住行李轉車等車咁麻煩,而且會快好多」
「但係的士好貴」
「得啦,錢解決到既問題就唔係問題」
聽見洗衣機發出咇咇聲,我便進廚房走到洗衣機前收衣服,然後拿出陶瓷乾衣機幫雪凝烘乾校服。
當我行出廚房時,雪凝已全身躺在梳化上睡覺。
真是一點警覺性也沒有!
我拿出薄被披在雪凝身上,看見她睡得像小孩一樣,我目光被她睡相吸引住,晶瑩剔透的肌膚,亮澤嫩桃的唇色,長彎的眼睫毛,這些是天生麗質的特性!但可惜配上她毒舌的性格,真是大殺風景!
先給她睡一會吧,畢竟每天五點起床上學,挺辛苦的。
那我也回房間休息一會⋯
原本睡著發了個好夢,但感覺到屁股好像被怎樣東西踩著,我就醒了。
我睜開眼睛,見雪凝已換好了校服,單腳站在我床邊,另一隻腳踩在我屁股上搖動我⋯
「點解要咁做呢」
「叫醒你,雨停左,我要走喇」
我望一望鬧鐘,原來已經七點
「好,洗唔洗我送你去搭車?」
雪凝「嗯」了一聲後就走出房間等我換衣服。

原本我有問雪凝要不要吃完晚飯才坐車回家,但她一口拒絕,說她嫲嫲會煮晚飯等她回家。
我和雪凝在巴士站等待,我倆其間一直沉默。
巴士快到站時我才問雪凝拿聯絡方式。
「雪凝,比你電話號碼我」
「下?點解?」
「聽日你唔早啲通知我落黎點比的士錢呀?」
「你又有啲道理」
我們在巴士到站前,趕快地交換電話號碼,並將我手上的雨傘給她,以防途中又再下雨。
她上到巴士,我們揮過手道別後,巴士就開駛了。
手機突然響起來,
———雪凝給你一個新訊息———
雪凝:今日唔該哂你,日後都要麻煩到你,請多多指教
————————————————
她真的不夠坦率,明明面對面不是給臉色我看就是挖苦我,一到隔著電話就誠實起來。

手機又再次響起,
———爾柔給你一個新訊息———
(語音訊息)爾柔:(嗚呀!阿仁,你今次真係要幫幫我呀!如果唔係我死都唔掂呀!)
我:咩事?
(語音訊息)爾柔:(我要做學生會會長,我想你幫我諗下辨法,詳情聽日翻學見面再講)
————————————————
怎麼?學生會會長?那麼突然?為何你們老是找我幫忙!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