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望著停在8:05am的鬧鐘
沒錯!我開學第三天就遲到了,不過我沒有因此而加快梳洗速度,反而慢條斯理地先享受早餐。
見外面有些毛毛細雨,就帶了把直傘出門,但雨勢愈來愈大,只好加快腳步。
眼見前方有位身穿同校校服的女生在簷蓬躲雨,我和她距離愈來愈近,外觀也愈來愈清晰,她頭髮和校服都已經半濕狀態。
和她相距約十米左右,我再望一望她,有點眼熟,黑色中長髮,雪白肌膚,臉無表情,她是雪凝!?
「班長?」我走到她面前
她抬頭望著我微微側頭,並皺著眉頭好幾秒
「你係邊個?」
我是誰?好歹Miss Wong叫你照顧我這個新同學,你竟然記不起我?
「同你同班坐你前面」




「無印象」
這個女人是金魚記憶嗎?
「算啦⋯你又係唔知醒起身?」
「唔好將我同你相題並論」
雪凝說這句說話時面無表情,但斜望了我一下,鄙視我嗎?
就算她有怎麼天大的理由,遲到就是遲到,與我一樣是共犯,憑怎麼看不起我?
「就算係共犯,我都一樣可以鄙視你」
她為什麼知道我在想什麼?她是不是會讀心術?
「⋯⋯」我無言了
沉默了一會,本來想繼續步行回校,但看見頭髮濕透的雪凝,盡管她滿口毒舌,還是不忍心留下她一個女孩子等待停雨,當做善事吧。




「遮埋你喇」
「唔洗」雪凝想都沒想就拒絕了我
「橫掂目的地都係一樣,有咩問題?你企係到唔知要等到幾時嫁」
雪凝望一望外面,雨勢又再增強了一些,之後再望一望我。
我明白她雖然心底裡很想拒絕我,但這個時勢她應該或多或少也認同我的說法,因為看見她踏出第一步就知道了!雪凝,好好的心存感激我吧!
「唔該」她走到我身旁,低著頭輕聲說
我就是要你說這句!

雨傘已經夠細,雪凝還要和我玩拉距戰,我靠近一點她也走遠一點,她的校服原本已經半濕,現在她左邊肩膀是完全濕透。
那我只好將雨傘移近雪凝,才可完全遮蓋著她,但她又推回原形,來回了好幾次。




「你係咪玩野?你膊頭濕哂喇」我停下腳步
「唔洗理我」雪凝雙手交叉抱胸
「唔洗理你?咁我自己走先喇」
「隨便」
我捉住雪凝手腕,將雨傘交給她後轉身走
「你做咩!?」她拉著我袖角問
「你鍾意玩呀嘛」
「⋯⋯」她將雨傘交回我手中
之後我繼續犧牲我右邊的肩膀,她也沒有再推回來,我們回校途中也沒有再交談。

終於到了教學大樓樓下,因為我和雪凝在雨中「嬉戲」的關係,大家都淋濕了肩膊。
「嗱~"煙民同學"」雪凝遞了一張紙巾給我
"煙民同學"?甚麼稱呼?她剛才不是說對我零印象嗎?
之後她就花了一點時間停下來抹身和頭髮。
OMG!是男人都知道,濕著身的女生在抹乾頭髮是十分誘人,這是「女性最性感時候」之一!雪凝在抹頭髮時,我又留意到一件事,她水藍色胸圍在半濕的白色裇衫中若隱若現!那時我視線立即離開她身上,免得她誤會。




這個畫面如果十分滿分的話,我會給十一分!
她彎著腰抹皮鞋上的雨水同時,我靠住牆邊繼續等待她。
「等緊咩?」雪凝將垂下來的頭髮繞在耳背後並望了我一眼
這眼神把我迷住了一陣子,但一想到她毒舌屬性點滿了,就立即回神過來
「好明顯係等緊你啦」
「咁你慢慢等下」雪凝繼續抹皮鞋
其實如果她是啞巴的話,是一個很可愛的女生。

現在這個時間正在上第一節課,雪凝敲著課室的木門,向老師示意我們準備進來。雪凝打開木門後,室内的冷空氣衝了出來。
「啊切⋯」雪凝掩著口鼻,打了一個輕聲的小噴嚏
「你無帶冷衫?」
「嗯」
幸好我從以前在辦公室上班時培養了一個習慣,就是全天候都會帶多一件外套抵禦室內冷氣。
我一邊隨著雪凝身後走到老師面前,一邊從背包拿出冷外套。
「褸住先,等你身乾翻先還比我」我將冷外套披到雪凝的肩上




「唔⋯唔該」她被我嚇了一跳
其實我給她外套的另一個原因,是因為她胸圍還透著,但這麼尷尬的事我又怎樣說得出口呢?

「做咩遲到?」老師問
「唔知醒」
「你都係?」老師問雪凝
「因為搬左屋唔熟路,遲左搭巴士」
雪凝的原因也不是比我好太多吧
「今次算啦 ,你兩個下次準時啲」
回到座位後,安生又用那個奸詐的笑容望了我一眼,我好像知道他想說怎麼⋯
雪凝冷靜地拿出書本時,突然有位女生舉手
「老師,好熱啊,我想開風扇啊」
熱?明明開了冷氣還會熱?
「自己出黎開」
What?這位老師也太過隨便吧!?




那個女生走到黑板旁邊的開關前開了全課室的風扇,還要是MAX的風力,回座位時她視線是望著雪凝的。
我明白了,她是故意的!想透過風扇攻擊校服還有點濕的雪凝。
我走到窗前打開所有窗戶
「呢位同學,你又做咩」
「閂冷氣」我再走到黑板前關掉所有冷氣
「閂咩冷氣?我都話熱咯」那位女生站起來跟我對罵
「比啲環保意識,既然開左風扇咁就唔須要開冷氣機啦,唔好浪費地球資源」
「關你咩事?」
「好啦好啦,佢講得有道理,我地地球資源唔係剩翻好多,而且你又開到咁大風」老師為我們調停
「哼!」那位女生只好坐下
「不過你下次要舉手得我批准先好出位」老師接著說
就是因為老師你太隨便,我還以為你沒所謂
「係~」
之後我在悶熱的課室渡過了兩節課





叮噹叮噹———
是小休的鐘聲,安生又再一次轉頭對著我奸笑
「阿仁,同班長一齊遲到一齊翻學,琴日又同韻晴罰留堂,好有女人緣喎」
「欸!?」韻晴聽到自己的名字,驚訝地回應
「咁啱係街撞到咋,見佢無遮先同佢一齊翻黎,無其他特別」
「WoW!!兩個人用同一把遮,好難無親密接觸」
我真的沒有,還給她挖苦了兩句
「無呀!唔好⋯⋯」
我說話還未講完,雪凝就把冷外套放到我頭上,把我視線完全遮蓋
「點解要咁做呢?」我轉頭問雪凝
「唔該你喎,"路人甲同學"」
"路人甲同學"?又是怎麼稱呼?我是有名的好不好?
「其實我係叫阿仁,林浩仁呀」
「唔重要,我只係想同你講,唔好再理我唔好再對我咁好心」
「點解?」
「不要問,只要做」雪凝講完話後離開了課室
「佢係咁嫁,佢除左嗌交好少同人講野,你同佢講到咁多算勁」安生對我解說
「係呀,佢都只係應過我"嗯"、"哦"呢啲單字」韻晴加入話題
「你都算好,佢直情無視我」爾柔走過來對韻晴說
「阿仁,你琴日應承過我啲咩?」爾柔接著說
「下?」
「你應承過我同Miss Wong好好道歉㗎!」爾柔扭著我耳朵拉我走
「痛痛痛痛!」
「關係真好!好羡慕呀!」安生大叫

我和柔爾經過走廊一起去教員室找Miss Wong
「咯咯咯——」爾柔敲著木門
「我地入黎喇~」
爾柔帶我到Miss Wong的座位
「Miss Wong,阿仁有啲野同你講」
「⋯⋯」我沒有說話
「哎呀!」爾柔踢了我一腳
「Miss Wong,對唔住!我願意為我所講既說話被你責罰」
「煙個件事,我都無能力可以令你真係戒到煙,不過盡我責任我都係勸你戒,至少唔好再帶翻黎學校,既然你都肯道歉,件事就咁算啦。」
「明白」
「睇黎班上有人治到你!爾柔,幫我好好調教浩仁」
「Yes,Madam!我會睇實佢嫁喇」爾柔對Miss Wong敬禮

總算告一段落,之後我和爾柔一起返回課室,她突然提起雪凝
「今日你同雪凝一齊翻學校有冇傾過計?」
「又未至於傾計,講過兩句」
「你地嚇左我一跳,一齊翻學之餘,你又借外套比佢」
「有咩問題?」
「唔正常囉」
「點解咁講」
「以我所知同佢有交流既人少之有少,可以係話零交流」
「你話佢之前無視過你,件事係點?」
「上年我都係同佢同班既,咁見咁岩坐隔籬咪主動搵佢傾計,但佢都係照睇書無理過我,眼尾都無望過我一眼,我覺得佢好似唔想同我講野咁」
「會唔會係佢聽唔到你叫佢?」
「唔知啊,我之後都唔敢再搵佢,唔知佢係咪討厭我,不過之前都有聽講過佢同人有嗌過交,其他人話佢一出聲就好串」
「話說係咪全班都唔鍾意佢?」
「全班就唔知,女仔就大部份都係,但都有一小部份男仔好似當佢"冷感女神"咁,始終佢都生得比較靚」
「呢個我認同」
「欸!?對人有興趣?」
「我係覺得佢講野無咁倔的話會可愛好多啫,唔好誤會」
「其實我都想同佢搞好關係,但好難入手,始終佢無同我有過任何交流」
真的很難和雪凝交談嗎?可能我只是碰上特別事件才有機會和她對話。

我和爾柔進入課室時,看見有四位女生圍著雪凝的座位,雪凝仿忽當她們不存在一樣,繼續一臉平靜地看書。
周邊的人也是懷著「食住花生睇好戲」的心情圍觀。
「我同緊你講野呀!應下人啦!」那幾位女生圍著罵雪凝
她們為什麼起爭執,我不知道!只知道她們正圍堵我座位。
其中一個女生興致高昂的起手準備給雪凝一巴掌。

啪———

這不是擊中雪凝漂亮臉孔的聲音,而是我剛好捉著那位女生的手腕。
「差唔多要停手喇」
「扮咩英雄救美!?」
「你係咪誤會左啲咩,我只係純粹覺得你地阻住左我個位」
「好喇,全世界翻埋位凖備上堂」老師敲敲木門
「切!」那幾位女生見老師已經來到,只好回到座位
「雪凝,岩岩發生咩事」我一邊坐下,一邊問她
「雪凝?同你好熟?希望你以後唔好再多管閒事」
「幫你都要比你鬧,咁我下次睇你英姿啦下」
好吧!下次我一定不會理她,坐在一邊看戲吃花生!
——————————————————
午飯時間到了,有的同學會帶便堂,有的奢侈點會出校外找餐廳,有的像我一樣到學校飯堂用膳。
為什麼我會選擇學校飯堂?因為我「懶」,雖然飯堂提供的食物很一般,但勝在夠便宜,還有出外一來一回太費時間。
「阿仁,一齊去canteen食好無?」韻晴走到我身旁
「哦,好啊」
我假裝著沒所謂,其實心底裡興奮了一下!有美女相伴,飯也會香一點。

飯堂也是相當大,但有一半範圍都是VIP區域,即是「銀夾」的地盤,除了在校用膳不用付費之前,還有職員服務,不像我這些普通學生區域,取餐加水都是快餐形式。
地方雖然大但學生也是夠多,幸好碰到空位置,否則要外帶到花園用膳,韻晴坐著等我,而我就去點餐取餐。

吃到一半時,韻晴打開的話題嚇到我
「你好似好在意雪凝」韻晴托著下巴一臉認真地問
「喀喀!!」我被韻晴的說話嚇到不小心被飯咽著
「有無事呀?洗唔洗咁大反應」韻晴拿水杯給我
「點解咁講」
「幫佢解圍之餘又咁關心佢囉」
「你呷醋?」我開了個玩笑
「係!」韻晴鼓起臉龐罷出一副生氣的樣子
原本我只是開玩笑,韻晴真的在吃醋嗎?不可能吧!我們才認識不到幾天,不可能那麼快對我有意思。
因為我長得帥嗎?(自以為)
「⋯⋯」我一臉驚訝,目定口呆望著韻晴
「噗⋯」韻晴忍不住笑出來
「哈哈哈,比我玩翻轉頭感覺如何?笑到我眼淚水都標埋喇」她一邊大笑一邊拭去眼角的淚水
可惡!被反殺了!以為我會就此認輸嗎?
韻晴,你太年輕了!
她繼續笑著,但我已經想到下一步了。
「但我對你係認真嫁」我雙手握著韻晴放在桌上的右手,用更加嚴肅的表情和語氣向她「表白」
她的手有點細小,而且又白皙細嫩,不知道是否冷氣地方的關係,手有點冰冷。
「⋯⋯」這回合輪到韻晴驚訝,臉比平時更紅,連耳朵也紅起來
「點?估唔到我會繼續接落去?」我嘴角上揚,宣示我勝利手勢
「哦哦~原來你係危險人物,平時扮冷淡,一同女仔獨處就露出真面目。」
「嗱!我只不過係講下笑啫,唔好對我人格有所懷疑」
「係咩?呃過幾多女仔?」
「比女仔呃就有」我低頭放輕聲線
我說這句時,腦中突然想起我的未婚妻
「嗯?有故事咁喎,講比姐姐聽下」
姐姐?你知道我内心年齡的話,我怕會嚇死你。
「過左去既事,唔想提」
這就是事實,過去的背叛不想多提,也不值一提,不想被過去的感情束縛自己,雖然不甘心,但要我在別人面前訴苦裝可憐,我做不到!
「唓!咁言歸正傳,雪凝個到你諗住之後點?」
「佢叫我唔好再理佢,既然佢安於現狀的話,我地都幫唔到佢幾多」
「但我硬係覺得佢原本性格唔係咁,可能某啲原因搞到咁」
「理據?」
「女人既直覺,我直覺一向都好準」韻晴一臉自信地說

我不打算否認,因為女生的直覺有時準得有點可怕,可能因為女生看東西比男生仔細。
但我也不能完全認同,例如男女之間感情,某些女生一遇上愛情就瞬間變智障,她們直覺告訴自己的男伴有第三者,就認定一定是有,就算男方真的沒有第三者,都幻想得像真的發生了一樣,毫不猶豫地說:「你有第二個!你唔愛我喇!」

我相信很多男生都遇上過這個問題!

———————————————————

翌日

我準時回到課室,今天雪凝有點不同,這幾天以來第一次看見她在空閒時不是看書,而是伏在桌上。
我拉開木椅時不小心碰到她的枱腳,雖然很細聲,但不多不少也動了一下,不過她沒有反應。
雪凝,你是睡了還死了!?
直到老師來到上課,她也絲毫不動沒有半點聲色,是不舒服嗎?
「袁雪凝,起身喇,開始上堂喇,林浩仁拍一拍佢」
「喂,老師叫你呀,醒喇」我拍拍雪凝肩旁
「嗯!?」
雪凝醒過來便刷刷眼睛,睡眼惺忪的樣子也很可愛,可愛得令我有些東西好像忘記了⋯
「係咪唔舒服?洗唔洗落醫療室?」我問雪凝
「唔洗」
「好夜訓?」
幹!我為什麼要關心她?是她自己說不要理她的!
「與你無關」
不出我所料,一開口就討人厭!
「無野就最好,幾驚要抬你落去」我只好拋下這句說話,不失霸氣地繼續上課

雖然已經不再理會雪凝,但不知道為何她每上完一節課後,中間空閑的數分鐘又會再睡一次,更不知道老師為何每一次都是叫我拍醒雪凝⋯
已經好幾次了,你不覺得煩,我都覺得煩了啦!
「浩仁,幫⋯⋯」老師未講完,我已經舉起手示意我知怎樣做了
來吧!雪凝,我就給你一個大禮吧!
我倒抽了一口涼氣,將我多年來的憤怒和怨恨集中於我右手手掌中,然後一掌打在雪凝的木桌上!
啪—————
「走火警喇!——————」同時我又駛出音波功
此時雪凝立即彈了起來,她依然一臉平靜地望著我,四目對上了數秒鐘,我就轉回正面當怎麼事也沒發生一樣。
全班的視線集中於我和雪凝身上,課室寧靜了一會兒後,老師便繼續上課,好像不想多理我這個「瘋子」。
開始受課時,我感覺到後面有一股衝力正在迎我而來。
雪凝一腳踢在我的木凳,感覺到她是撐了我一下,我整個人向前趴在桌面上。
「哎呀!」
我大叫了一聲,全班的目光又放回了我身上,包括老師在內。
「夠喇,你地玩夠未,靜啲得唔得呀」老師終於忍不住出聲

—————————————————

午飯過後,第一堂就是體育課⋯
到底是那個混蛋編上課時間表,飯後上體育課也編得出來,與學生有仇的嗎?
雖然今天是第一次上體育課,只是普通的體力測試,但日後的體育課會很辛苦,飯後運動是多麼差的體驗。

幾經辛苦,終於結束了惡夢般的體育課,我就好像解脫了一樣,走到更衣室換衣服後,趕快地走回課室享受天堂般的室內冷氣。
同學們都陸續回來了,我望一望後面坐位,雪凝還未回到課室。
「韻晴,雪凝仲未上黎既?」
「佢比老師點名幫手執野翻去用品室」
同時昨天找雪凝麻煩的女子組合剛好回到課室,我有些不詳的預感⋯
她們毫不忌諱地討論欺負雪凝過程。
「佢嗌得幾咁淒厲,好鬼好笑囉,唔比啲教訓佢都唔得」女生A一邊回座位,一邊偷笑
「咁樣困住佢有無問題嫁」女生B慌張地問
「無問題嫁,我查過之後無其他班上PE堂,放學先偷偷地開翻比佢都未遲,等佢嗌多陣先」
那麼明目張膽地欺凌同學,還在眾目睽睽之下賽後檢討,我也是頭一次見。
看見她們身後的爾柔,低頭緊握著拳頭,好像想阻止她們一樣,但我知道爾柔内心正在糾結,可能害怕過去的事情又再一次發生在自己身上。
爾柔鼓起勇氣說:「你地⋯⋯」

碰————

爾柔的說話被我推跌木桌的聲音打斷了。
我知道爾柔鼓起了很大的勇氣去面對那群女生,想指出她們的不是。
她有這個心就夠了,那種事就由我來做吧!
「如果將呢啲手段、呢啲精神放落去同"銀夾"對抗的話,成件事會精彩好多,不過睇你地都係無咁既膽量。」
可能因為我推翻了張枱,所以每個人的目光都投射在我身上,他們沒有發出半點聲音。
「我唔淨止話佢地幾個,係話哂你地全·部·人,唔好以為你地自己無出過手,齋睇戲食花生就當自己身家清白!當你選擇沉默唔願意出聲,由得受害者被欺壓的話,你地已經變成加害者。」
此時此刻他們已經低著頭,想不到有怎麼說話可以即時反駁我。
大家沉默了幾秒鐘,我便接著說:
「你地慢慢諗下自己岩定錯,一班欺善怕惡既垃圾。」
我故意向著爾柔方向前進。
「醜人就由我黎做」我經過爾柔身旁輕聲地說
爾柔驚訝地望著我,臉上仿忽寫上「為何你會知道我當時正在糾結」一樣。
我拋下這句說話後便離開了課室,往運動場旁邊的用品室方向走。

雖然用品室在運動場的附近,但位置也相當隱蔽,我花了好一段時間才找到。
用品室的四面都是水泥牆壁,只有一小個通風口在接近樓頂的牆上,鐵造的大門在手柄位置打橫插著一把地拖。
雖然在門外來看,就知道有人故意把門頂著,但裡面半點求救的聲音也沒有傳出來。
我把地拖拿下來掉在地上,慢慢地打開鐵門,裡面環境相當漆黑,只有外來的光線透過大門射進室內,勉強看見一名女生身穿運動服,全身濕透低頭抱著膝頭坐在牆邊底下,她就是雪凝。
雪凝聽見有人打開了大門後抬頭一看,我們四目對上了,但因為環境比較黑的關係,我看不清她的表情。
雪凝見救自己的人就是我之後,她又再一次低著頭
「呢個就係我叫你唔好同我扯上關係既原因」雪凝抱著膝頭說
我看見地上有一個地拖桶,而且地面亦是濕的,雪凝應該被她們用地拖水撥濕。
「嗯,我知道」
「咁你仲過黎?可能會累到你都受人排斥」
「我唔在乎」我走到雪凝旁邊坐下
「早幾年前,我都有過正常校園生活,同班上同學關係都唔算差,一切都係由一個謠言開始」
謠言可怕之處,在於人往往不理會真假,一傳十十傳百,事件便開始偏離事實。
謠言就好像潑出去的水一樣,想收也收不回來。
「初中個陣,我同某幾個女仔一開始都幾friend,我地有次傾開戀愛問題得知其中一個女仔對班入面一男仔有意思,但個女仔唔好話表白,連普通傾計都唔敢,咁岩個男仔係坐我隔籬,我就幫手打探一下。」
原來她不是天生將別人拒之門外,每一個人也有自己的故事。
「起初我都只係同個男仔得閒傾兩句,但點都估唔到個男仔當住全班面前向我表白,當然我係拒絕左,但啲女同學就覺得,我明知個男仔係朋友既意中人,仲走去勾引佢,覺得我搶走左個男仔,之後謠言就咁傳開。」
「開頭都有人信我無做過,但連果一小部份人都同我一樣被杯葛,佢地為求自保,慢慢開始遠離我,之後杯葛我既原因由謠言變成合群。所以我唔再同人接觸,所以我先叫你唔好再理我。」雪凝鼻音開始加重
「我唔會用人地把口去判斷一個人,要知一個人既性格必定要自己親身去接觸,我亦唔會因為一啲咁小既事而害怕接觸你。」
雪凝此時抬頭望著我⋯⋯
「之前佢地都只係冷言冷語,未去到今次郁手咁過份,因為你⋯因為你多管閒事,佢地覺得我有人保護所以變本加厲!」
我將雪凝拉到我胸膛,她臉龐貼著我心口位置,而我就抱著她的頭部安慰她。
「所以我更加唔可以離開你!如果想喊就喊出黎,唔好再將自己情緒屈埋係心入面」
原本我以為她會因為被我嚇到而推開我⋯
「放開我呀,我成身都係地拖水好污糟」雪凝拍打我胸膛
因為怕弄髒我?雪凝本身就很溫柔?平時的性格也是裝出來嗎?
「我唔介意」我說完這句,她開始冷靜下來,拍打我的節奏也緩慢下來
雪凝慢慢放下戒心,由半推半就變成抱緊我腰間,雖然沒有鬼哭狼嚎,但我感覺到她正在抽泣。
「你翻去上堂先啦」雪凝突然開口,坐姿沒有變動
「我打算陪你走堂,等你準備好先再同你翻上去」
「嗯」她繼續貼近我胸膛

雪凝給我看了她的另一面,她對我的態度會否就此轉變?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