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急既我,一早就已經到左,早左成九個字,搵左個暗角位收埋自己。

離約定時間仲有三個字既時候,啊仁竟然whatspp我話佢前面發生交通事故,要遲黎。

我都唔知係咁樣係好事定壞事,正當我十五十六既時候,家姐已經準時出現。

家姐今日著白T,牛仔短裙,斜孭袋,長髪披肩,一如以往咁靚,咁清純。

只見家姐係門口左望望右望望,好似係到搵人咁。





“唔通家姐係到搵我?”我心諗,因為啊仁一定都有通知家姐佢會遲到。

然後家姐就同接待講左兩句,就走左入舖入面。

我打開whatsapp再次確認一下啊仁俾我既房號。我好緊張,衣家間房入面就淨係得家姐一個人,究竟我應唔應該入去呢?抑或是等埋啊仁先?

忽然我心生一計。。。。。。

我換好晒衫,戴上帽同口罩,由廁所走出黎。





我先去自助餐既位置,夾好晒家姐鐘意既野食。然後拎住啲野食,去到間房門口,敲左兩下門後,就打開門行入去。

“小姐,請慢用。”我壓低把聲。

“ 咦。。。衣家有咁既服務?”坐係到點緊歌既家姐歪一歪頭,奇怪咁問。

我無理會到家姐,放低左食物後,就默默咁行返出去。

“頂!仆街,開場白應該講咩好啊。”我企左係門口,思考應該要點做。





就係呢個時候,借左件制服比我既員工拍一拍我:“喂,氹到你女朋友未啊?”

“未啊。。。你可唔可以拎杯冰檸茶俾我?”我又係銀包到拎左張一百蚊俾佢。

雖然我叫做賺左啲錢,但咁用法其實都幾戇鳩。不過為左氹家姐,無計。

呢到既隔音並唔係話好勁,企係門口處既我,聽到家姐終於都開始唱歌,雖然音量微弱,但都足夠聽到係咩歌。

唔知話家姐有品味定老餅好,後生索女,竟然點埋啲八九十年代既歌。

“愁緒揮不去,苦悶散不去。”一首[偏偏喜歡你]既家姐女聲版,就係咁傳出門外。

而呢個時候,我杯凍檸茶正好送到。

我接過凍檸茶,等個員工走開左,然後我就毅然咁推門入房。





音樂仍然播放,但家姐既歌聲就俾我打斷左。

我擺低杯凍檸茶,實在唔知要點做既我,突然又好想好似頭先咁走返出去。

“你。。。?咩事?”見到我企定定係到,家姐問出正常人都會問既問題。

唔知那來的勇氣,我隨手拎起咪,坐係近門口既沙發,即係家姐既對面,低住頭咁唱呢首[偏偏喜歡你]。

“明白到愛失去,一切都不對,我又為何偏偏喜歡你。”

“細佬?”唱到一半,家姐終於知道係我。

“係我啊。。。家姐。”我除低帽同口罩,望住家姐。





“嚇死我咩!仲以為有變態佬啊!”家姐呼左一口氣,摸一摸心口。

受驚既家姐,似乎忘記左要冷起塊面對我。

“。。。”

空氣突然變得安靜。

“家姐,對唔住啊,我知錯啦。”

“點解你衣家先知錯?你呃夠人啦?”家姐一下子又冷冰冰起黎。

“我。。。”

“哼。”家姐哼一聲企起身,行去門口就想離開。





我即刻擋住道門,唔俾家姐走。

家姐反應好快,見趕我唔走,馬上就走去廁所,然後關門。

係道門就關之際,我忽然把心一橫,直接伸手到門罅,然後“哎唷”一聲,發出慘叫,我隻手毫無疑問地,俾門夾到好痛。

“細。。。”家姐欲言又止,見我俾門夾到,即刻放開手,無再執意關門。

我趁呢個空檔,閃身走埋入廁所裏面。

正當我想開始博同情既時候,忽然K房道門俾人推開。係呢個情境下,我不自覺咁反手就關左道廁所門。

“呯”一聲廁所關門聲。





“靜紅你係廁所?對唔住啊,遲大到。”啊仁把聲傳入我同家姐耳中。

廁所裏面,我同家姐你眼望我眼,不知所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