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同啊仁交換電話後,分道揚鑣。

“那來的自信。”我心諗。

雖然我一方面係咁諗,但另一方面竟然有啲期待啊仁會為我帶黎好消息。

我返到屋企整理晒一切,訓上牀開始玩電話,忽然就收到啊仁既訊息。

啊仁:“聽日,星期六中午十二點,沙田K房出面等。”





咁順利!?真係要叫聲仁哥。

我:“家姐知唔知我會黎?”

啊仁:“er。。。好難形容喎。”

我:“下。。。?”一個字定兩個字,有幾難形容啊。

啊仁:“佢應該知道你會黎,但佢會扮唔知道咁。”





我:”(黑人問號.jpg)”

啊仁:“簡單啲黎講,我故意漏左啲口風俾你家姐,佢應該估到我會叫埋你去。”

我:“家姐估到仲肯黎!?”

啊仁:“就係估到先肯黎。”

我:“咩意思?”





啊仁:“你知唔知你家姐好難約架,我feel到你家姐因為你先肯同我去唱k炸(喊)。”

我:“又feel到?”

啊仁係咪以為自己有第六感,成日都係到feel到。不過佢咁講又令到我幾高興。

啊仁:“頭先同你家姐食飯,佢知道你無做倫敦金後幾咁開心。你家姐其實應該都嬲得七七八八啦,衣家係差個下台階,或者岩既時機炸。”

我:“真係架?!”

我已經笑到四萬咁口。

啊仁:“你家姐知你無做後開心係真既,佢嬲得七七八八就係我feel到既。”

我:“仁哥!你啲第六感咁準,我信晒你架啦!”





啊仁:“哈哈。”

我:“咁我地聽日就扮唔知道家姐係扮唔知道我會黎?(笑)”

我十分愉快,有心情搞下笑。

啊仁:“哈,無錯。”

我:“咁我聽日成唔成功?你feel唔feel到?”

啊仁:“feel唔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