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鬼崇崇,同我上嚟!」
 
上層那人大喝一聲,正宇和安映便不由自主地往上移動。
 
「點解?點解會有人入咗嚟㗎?你唔係話呢度好安全嘅咩?」
 
「你放心,呢度好安全,我整好晒監視同防止入侵嘅措施。我只係見呢兩個人同你捉返嚟嘅人似乎有啲關係,先放佢哋入嚟。」
 
到達二樓後,兩人看到一名身穿類似道袍的老人和一名看上去已經快要四十歲的中年男人,正在談論著二人的事情。
 




而在眾人旁邊,地上有一個用米劃成的大圓圈,圓圈內躺著兩個男人,他們正是韋洛和阿邦。
 
「阿哥!點解我阿哥會瞓咗喺度㗎?你哋捉走我阿哥想點呀?佢有咩事我唔會放過你哋㗎!」
 
「安映,冷靜啲先,你阿哥似乎只係暈咗,應該無事。」
 
正宇示意安映冷靜,畢竟兩人現在根本無法反抗,若過度刺激對方可不是甚麼聰明之舉。
 
「係囉,細路女,聽你男朋友講,冷靜啲先。你咁激動都無用㗎嘛。」
 




「大師,咁依家點呀,無啦啦多咗兩個人,會唔會影響個儀式㗎?」
 
「哼,你睇佢兩個依家連郁都郁唔到,仲可以影響到啲咩。不過嘅然過門都係客,陣間完咗之後點都要好好招呼佢兩個㗎啦。你都唔想因為佢兩個走漏風聲,搞到之後有咩麻煩㗎?」
 
「你打算點做?」
 
「陣間完咗儀式,將你個咒過咗落去地下呢兩友度,之後我會再對呢一男一女洗腦,順便試下呢批鬼仔嘅力量夠唔夠。你兩個行埋一邊睇嘢啦。」
 
隨著這個道袍男一聲令下,正宇和安映將被一股無形的力量拉扯到一旁,只能眼睜睜地看著眼前的一切。
 




「好啦,時辰到啦,你企入去個圈度啦。」
 
道袍男指示中年男人走到另一個圈內,然後拿出刀子靠近韋洛和阿邦。
 
「你想點呀?唔好亂嚟呀!阿哥,醒呀!阿哥,快啲醒呀!」
 
「哈,放棄啦,只要佢一日喺個圈入面,佢就點都唔會醒㗎啦。你都係乖乖睇嘢啦,我唔會殺你阿哥,我只係要將個詛咒放落你阿哥度啫,反正佢都已經被詛咒,都唔爭在多一個啦。」
 
說話的同時,道袍男把刀子刺向韋洛和阿邦的食指上,一滴又一滴的鮮血從手上流到道袍男手上的兩隻醬油碟上,直到盛滿為止。
 
道袍男把血抹在中年男子的嘴上,然後把血倒在中年男子身處的白米圈內,瞬間把白米染成紅色。
 
道袍男隨後再次做一樣的動作,只是這次被提取血液的是中年男子,而取出的血液則用在韋洛和阿邦那邊。
 
「太上玉皇、開散玉庭、金房晃曜、翠台郁生......」




 
只見道袍男拿出黃符,左手握著銅鈴,在中年男子的圈外繞著走,不知道是否錯覺,每當繞了一圈,中年男子身上就有一道薄薄的黑氣從體內溢出,並在中年男子的頭上聚集。
 
「正宇,佢喺度做咩呀?」
 
「我都唔肯定,但我有聽過呢段口訣,好似用嚟趨吉避凶用嘅,不過似乎唔係咁簡單。」
 
「游觀太虛、上朝玉京、下袪妖魅、福惠群生。急急如律令!敕!」
 
就在道袍男念出最後一句口訣時,中年男子頭上的黑氣變成一團巨大的雲塊,清楚得全部人都能看到。
 
「大師,我係咪無事啦?」
 
中年男子看到自己頭上的黑氣,緊張地詢問。
 




「吁吁,吁吁,未......儀式仲未完成,我修道多年,從未見到咁強嘅怨念,不過你放心,我應承得你就會做到,依家只要將呢團黑氣轉移畀呢兩個男仔,你就會無事。」
 
道袍男說話時氣喘如牛,好像消耗了很多體力,看起來甚是虛弱。
 
而正宇此時感到,本來束縛著他的力量減弱了不少,雖然身體仍然有麻痺的感覺,但至少能夠勉強移動。
 
他看向了旁邊的安映,安映也用眼神回答了正宇,看來兩人也是同樣的情況。
 
只是正宇明白,即使對方虛弱了不少,而他亦恢復到勉強能移動的程度,但也絕不可能單憑兩人制服道袍男,弄得不好只會被他用繩子或再命令鬼仔把他們束縛起來。
 
此時,正宇突然想到,其實不需要制止他們,只要能妨礙儀式的進行,拖延到中年男子的詛咒時間到來便可以了。
 
想到這裡,正宇馬上行動。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