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宇,呢度係......」
 
「應該就係常寂園,我記得曾經見過翻新前嘅相,個樣同依家一模一樣。」
 
「點解會咁㗎?嗰個人唔係話避過咗『一筒歸西』,要幫阿哥嘅咩?點解會帶佢哋嚟咗呢度?」
 
「唔知道,不過可以肯定嗰個人唔係真心想幫你阿哥。」
 
正宇邊說邊踏出常寂園的入口,眼前的常寂園則仍是破爛殘舊的模樣,看來這邊是一條單行路,進來了便只能繼續往前走。
 




「行啦安映。」
 
正宇伸出右手,輕輕抓著安映,兩人便一起前進。
 
兩人小心翼翼地靠近建築物的入口,還未進到建築物內,刺骨的寒氣已直逼兩人,警告兩人不要擅自闖入。
 
沒有退路的兩人無視了冰冷的感覺,踏進了建築物內。
 
「呀~~~」
 




甫踏入建築物裡,便已傳來眾多的嚎叫聲,刺耳的叫聲配上刺骨的寒氣,使兩人不自覺地停下了腳步。
 
「唔好埋嚟,唔好埋嚟呀!」
 
而靈感力較強的安映,仿佛在除了二人以外便空無一人的建築裡看見了甚麼山精鬼魅一樣,一直拉著正宇用力的想往後退。
 
正宇本想跟隨著安映退出建築物,但他心知一旦退了出去,便再也沒有勇氣踏進這裡。
 
而且也不能保證退了出去後便會平安無事,既然如此,還是繼續前進較為妥當。
 




強忍著聲音和溫度的襲擊,正宇強拉著安映前行。
 
直到踏入另一間房後,那些煩人的感覺才總算退去,但短短不到二十步的距離,兩人卻像跑完一個馬拉松一樣,幾近耗盡了所有體力。
 
安映更加失去了意識,倒在正宇的懷內。
 
正宇扶著安映,疲累地坐在房間的角落,體力稍為恢復後,正宇發現了眼前的房間竟然存放著滿滿的骨灰龕和很多無名的神主牌。
 
「What the......」
 
正宇看到眼前的情景,才想起常寂園以往其實是一座庵堂,亦有用於安放骨灰,據說荒廢了後,骨灰龕早已因缺乏照顧而破爛,甚至骨灰散落一地。
 
但眼前那整齊排列的骨灰龕,似乎有人曾經整理過才會如此有規律。
 
「正......正宇,啱啱......發生咩事?點解!」




 
安映緩緩醒轉過來,還未完全清醒的她,被眼前一個又一個的骨灰龕嚇得合不攏嘴。
 
「我哋仲喺常寂園入面,頭先一入嚟就聽到啲怪聲同埋好凍,之後入到嚟呢間房你就暈咗。呢度似乎......係用嚟放啲無人認領嘅骨灰。」
 
「但點解啲骨灰龕咁新淨?」
 
「我懷疑......有人執過呢度......安映,你仲行唔行到?」
 
「得,我得㗎。」
 
「咁行啦。」
 
兩人繼續前行,來到樓梯位置時,明顯感到氣氛變得十分奇怪。
 




「正宇,上面有聲嘅?」
 
正宇也聽到從上層傳來人聲,舉起食指放在嘴前示意安映別再作聲。
 
「點呀,你又話會幫我嘅?我照晒你嘅說話去做,依家點先,我就夠鐘㗎啦!」
 
「我話咗幫你就會幫你,而且都未夠鐘,你咁心急做咩啫?」
 
「唔急就假啦!我三個朋友都已經死晒,我今日就係最後一日,你究竟係咪真係幫到我㗎??!」
 
「哈哈,乜你依家仲有得揀咩?而且,你睇到呢個地方,仲唔信我有能力幫到你?」
 
「我呢幾日幫你做咗咁多嘢,又去墳場又去山邊起啲骨灰出嚟,你係幫到我先好呀!」
 
「得啦得啦,後生細仔咁鬼煩。你既然可以搵到兩個同你有一樣遭遇嘅人,我就有辦法幫到你。」




 
「咁點呀,仲要等幾耐你先可以幫我解開個詛咒呀?」
 
「儀式三十分鐘後開始,你放心,死唔去嘅。」
 
正宇和安映聽到上層傳來兩人的對話聲,安映向正宇表示並不認識兩人。
 
大概這兩人就是答應幫安映哥哥解咒的人,但兩人的對話內容明顯不是這樣。
 
正當正宇想著接下來怎麼做才好時,上層卻傳來這樣的說話。
 
「儀式即將開始,不過,似乎有兩個不速之客嚟咗!」
 
正宇和安映還沒有回過神來,便感到全身發麻無法動彈。
 




兩人還能救出安映的哥哥嗎?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