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細佬呀,我係阿軒呀,你大佬個朋友呀。想問下你知唔知正宇去咗邊呀?我哋有啲事搵佢。」
 
「吓,佢......佢......」
 
聽到正宇弟弟那猶豫的聲音,阿軒馬上察覺到不妥。
 
「細佬你老實講,正宇係咪出咗咩事?」
 
「呢層......」
 




「你放心同我講啦,正宇件事我都知嘅,我應承咗佢完咗個迎新營就會去搵佢,不過我啱啱打畀佢完全無反應,所以先打畀你問下知唔知佢行踪。如果你知嘅就同我講啦。」
 
「阿哥佢......佢突然間消失咗!」
 
「咩話?」
 
正宇弟弟把經過告訴阿軒,並且告知已先後有兩組人消失在大埔梅樹坑遊樂場。
 
「好,我明白啦,我依家就去搵你阿哥,有消息我會通知你。」
 




「阿哥佢其實究竟發生咩事?」
 
「呢件事真係比較長,好難三言兩語解釋,我應承你,等我哋搵返你阿哥之後,會再同你講返成件事嘅來龍去脈。」
 
「好,但你都要小心啲,我唔想連你哋都唔見埋。」
 
「放心,我唔會有事嘅,我有後著,等我消息啦。」
 
掛斷電話後,簡單向怡欣和哲瑋交代了情況,三人便馬上坐車到大埔梅樹坑遊樂場。
 




來到遊樂場附近,天色將近入黑,本來沒有特別的遊樂場突然增添了一份恐怖感。
 
「我哋行啦,根據正宇細佬形容,佢哋消失前應該係向嗰邊行。如無意外,應該係去咗常寂園。」
 
阿軒打開手機地圖,稍為看了一下附近的設施,注意到這裡就是有名的百年鬼屋常寂園的所在地。
 
作為奇聞異事的愛好者,三人當然了解常寂園的歷史,要說整個遊樂場位置最不尋常的地方,肯定就是常寂園了。因此三人不帶半點猶豫便向著常寂園方向出發。
 
當三人來到通往常寂園的路上時,正宇經歷過的情況再次顯現在眾人身上。
 
「喂,你哋覺唔覺得好似行咗好耐咁呀?」
 
怡欣最先發現有些不妥,於是停下腳步向二人詢問。
 
「我都覺,好似點行都無辦法向前咁。」




 
「你哋兩個企喺度,我試下繼續行。」
 
阿軒聽畢兩人說話,沒有停下腳步繼續前行。
 
神奇的事情出現了,阿軒的身影在前進途中突然在二人眼前消失;而從阿軒的角度看來,則是兩人突然又出現在他眼前。
 
「咦,阿軒,點解你喺我哋背脊出現㗎?」
 
怡欣注意到背後的阿軒,驚訝地說,哲瑋則露出同樣驚訝的表情。
 
「我仲想問你哋點解突然出現喺我面前......」
 
三人呆呆地互相對望了一會,怡欣忍不住開口。
 




「呢啲唔係傳說中嘅結界呀?我哋依家可以點做呀?」
 
「我睇過啲書講呢,如果係結界嘅話一定會有突破口㗎,我哋搵下啦。你睇,呢棵樹寧寧捨捨有個十字喺度,話唔定係正宇留畀我哋嘅線索。」
 
哲瑋指著旁邊一棵大樹,樹身的確有一道很明顯的刻印,感覺像是最近才被人劃破似的。
 
但任由三人怎樣調查,卻始終無法得到任何結論。
 
「如果呢個真係正宇留低嘅訊息,咁佢哋應該離開咗呢度,如果唔係我哋應該會喺度見到佢先啱。但係我哋到底點先離開到呢度?」
 
三人幾乎把能走的地方都走了一遍,但不論走了多少遍,始終會回到同一個地方去。
 
「佢哋會唔會經林村河走咗呀啦?」
 
哲瑋話音剛落,怡欣便已走到欄柵位置,眺望著眼前被月色矓罩的林村河。




 
「係咪我哋跳落去就會搵到正宇㗎啦?」
 
怡欣愈看著林村河,心裡便越是產生了奇怪的想法。
 
「係囉,可能跳落去就見到佢哋呢。」
 
哲瑋也在旁邊仔細看著林村河,兩人好像著了魔般看著河面。
 
「諗都無用,我落去搵佢哋啦。」
 
怡欣二話不說,半個身已然跨到欄柵外,準備一躍而下。
 
而哲瑋亦緊隨其後,準備跳下河裡。
 




難道真的如兩人所言,正宇現正身處在林村河下方?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