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你兩個搞咩呀?怡欣,唔好亂嚟呀!」
 
「唔係呢,正宇佢哋喺河度,我要落去搵佢。」
 
怡欣回過頭來看著阿軒,眼神一片空洞,旁邊的哲瑋亦是同樣的狀況。
 
「你兩個......無辦法啦。」
 
阿軒看到兩人神情呆滯,感覺像是失了魂似的,他馬上從袋裡拿出一個紅色的錦囊,然後衝到兩人身旁。
 




當錦囊觸碰到兩人身體時,能清楚地聽到兩下像是小朋友的慘叫聲發出,接著一縷白煙從他們頭頂冒出離開。
 
本來失神的兩人,一下子回過神來,怡欣更嚇得馬上回到地面。
 
「啱啱發生咩事?我點解會半個人喺欄杆外面?」
 
「啱啱你哋兩個好似撞邪咁無晒反應,我咪即刻拎個錦囊出嚟囉,好在你哋清醒返咋。」
 
「呢個就係你同正宇細佬講嘅後著?」
 




哲瑋指了指阿軒手上的錦囊。
 
「係,呢個錦囊跟咗我好多年,係有一次遇到啲怪事之後,我阿媽去求咗個錦囊畀我,之後我就真係無再遇過啲奇怪嘢。我平時習慣跟身,估唔到真係咁有效啫。係呢,你兩個點呀?仲行唔行到?」
 
兩人對望了一下,雖然臉上多了一點猶豫,但還是很快地點了點頭。
 
「你哋係得先好喎,我自己一個行都得㗎,唔好勉強。」
 
「無事,繼續行啦,早啲帶埋正宇佢哋走就唔駛再留喺度。」
 




「咪住先,就算要行,頭先我哋一直都行唔到㗎喎,點搞先?」
 
哲瑋雖然贊成繼續前行,但也指出了問題所在。
 
「呢層,我諗無問題㗎啦,你睇。」
 
阿軒邊說邊拿著錦囊前行,原本一直無法前行的地方,在錦囊越的一剎那,又再響起了一陣又一陣小朋友的慘叫聲,這次眼前湧起了如霧一樣的白煙,往四周散去。
 
怡欣和哲瑋看得目瞪口呆,不知道該如何反應。
 
「仲望,行啦。」
 
「喂,阿軒,呢個錦囊,其實有咩來頭啫?」
 
「咪講咗係我阿求返嚟㗎囉。」




 
「唔係呢,哲瑋唔知就話啫,我同你小學識到依家,都無聽你講過有舊咁嘅嘢。同埋,呢個錦囊好似好勁咁喎,實有啲嘢嘅。講嚟聽下啦。」
 
「唉,服咗你兩個,呢啲時候仲諗呢啲嘢。呢個錦囊的確係有啲來歷,等完咗件事,有機會再同你哋講啦。」
 
三人邊說邊走,很快便來到常寂園的入口。
 
「到啦喎,有無感應到啲咩呀?」
 
怡欣看著阿軒,看來從剛剛開始,怡欣便認定了阿軒有某種能力或身份,不然不會擁有如此奇怪的錦囊。
 
「痴線,我同你哋一樣咪又係普通人,唔好亂諗嘢啦,周圍睇下有咩線索好過啦。」
 
阿軒揮了揮手,示意怡欣別再亂想,然後三人便開始在四周搜索。
 




「頂,周圍乜都無,怡欣,哲瑋,你哋有無發現?」
 
本以為很快便會得到回應的阿軒,卻沒有聽到兩人的聲音。
 
「怡欣,哲瑋,唔好玩啦,出句聲好無?」
 
阿軒停止了在常寂園外的搜索,開始注意著四周,但仍是不見兩人的踪影。
 
「應我呀,唔係連你兩個都消失埋呀?喂!」
 
任阿軒如何用力哮叫,卻仍然沒有任何回應。
 
難道兩人真的憑空消失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