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滄海笑道:「好,你們第一個下場的是君子堂的女弟子。心寧,和君子堂弟子切磋的機會難得,要好好珍惜。」         「是。」那膚如凝脂,作少婦打扮的女子回應道。她抽出長鞭,走到中央。
    「師妹,還是讓我來吧。」古丹雲道。「不。石先生命我隨你到江湖,就是要讓我增長見識。這次和金針沈家的人切磋就是讓我增長見識的機會。」康餘音拒絕。古丹雲抝不過她,只好作罷。
    康餘音躍至空地,抱拳道:「君子堂第三代弟子康餘音。」少婦回應道:「金針沈家沈希玨之妻徐心寧。」
    康餘音見她是使長鞭的,心中盤算:「彼長我短,要搶近來打,但不知她的長鞭是甚麼路子。」
    沈滄海數了三聲,二人便打起來。康餘音明白不搶到徐心寧身前,自己必敗無疑,是以一開始便走「之」形,逐步進迫。徐心寧看出康餘音來意,舞動長鞭,劃出大圈繞着自己。康餘音一時瞧不出破綻,只能遊鬥。康餘音見她鞭法非剛非柔,揮鞭既快且密,但沒有絲毫破空之聲,長鞭所擊處令人意想不到,暗道:「她鞭法古怪,出招時不催動內力,看來半個時辰也不會累。」心下焦急。過了一炷香時間,徐心寧也是只守不攻,面對康餘音數次故意露出破綻皆不為所動,顯然是想耗下去。
    康餘音回望向劉玄,見他不時看着艾離傷,又抬頭望向自己,露出擔憂的神色。不知怎麼,康餘音心中有一種動力。便躍向徐心寧,雙足連環踢出,一招「琨玉秋霜」就使出來了。
    徐心寧右手一揮,長鞭捲上了康餘音的左足。在場的人無不搖頭,暗想這名門弟子居然沉不住氣,魯莽出招。
    正當徐心寧要拉倒康餘音時,康餘音搶先用右足踏在長鞭上。徐心寧如何也無法抽回長鞭,令本來比拼招數的切磋頓成分出內力高下的比試。
    這番內力的比試僵持不下,誰也佔不到上鋒。突然康餘音左足不停打圈,將長鞭捲在小腿上,長鞭越收越短,徐心寧如何不想抽回兵刃?可是鞭捲在康餘音小腿,發不了力,只能一步步被康餘音拉近。到二人只有三步之距,康餘音躍起使出「寒梅吐蕊」,在空中連環踢出五腿,徐心寧被迫撤鞭。但兩人相距太近,徐心寧勉強撥開了三腿,只覺雙肩被輕輕的拍了一下。卻見康餘音退開了兩丈,左足仍然纏着長鞭,雙目盯着自己。低頭檢視左右兩肩,發覺各多了一個鞋印。
    沈滄海朗聲道:「好!謝過女俠手下留情。心寧,你回來吧,他們先取一場。既然妻子下過場,做丈夫的豈能不露一手,希玨,第二場你來。」一名年輕的男子應了。


    沈希玨一身白袍,徐步走到空地,儼然是一位家族大少爺的模樣。覺空低聲道:「這位沈二莊主使的是金針沈家鎮門絕學『三陽玄針』,該是暗器一類。古兄、祖因師弟,你們誰有把握打這場?」古丹雲道:「劍長不足,難以傷敵,還是祖因去吧。」祖因點頭道:「說得不錯,小僧便以達摩棍法會一會金針沈家。」提着長棍下了場。
    二人的相鬥,和方才康餘音徐心寧那場相反。從一開始二人便凝視對方,沈滄海說了「開始」後也沒有動過分毫,維持着架式。
    祖因展開了手腳,長棍繞着身軀轉動,展開了「金剛伏魔」,但沈希玨不為所動。於是兩人繼續對峙。在場所有人都異常緊張-兩人雖未交手,但誰都看出正是因為二人實力相近,只要一個不留神便會敗陣,是以不敢貿然進招。
    不過,其實還是有一人例外。覺空和其他人一樣凝神觀鬥,眼神卻有一種信心,像是知道祖因必勝。
    一頓飯時間已過,祖因仍未有出招的打算,沈希玨則突然邁開大步,繞場疾走。祖因馬上改以雙手握棍,預備交手。
    沈希玨左手一揚,七枚金針射向祖因。祖因不慌不忙,橫舉長棍,擋下了這招「雲卷流星」,金針盡皆釘在棍上。祖因看準沈希玨走位,左手在棍上一拍,本來釘在棍上的七枚金針直飛沈希玨。沈希玨微感驚訝,再以「雲卷流星」打落金針。
    正當祖因要提棍直擊,沈希玨雙手齊發,使出「飛針引穴」。祖因卒不及防,中了三針,釘在屋翳、膺窗、乳中三穴。這冒險得手,沈希玨心中暗喜。
    不料祖因渾若無事,側身左踢,沈希玨連忙拱身,僅僅避開,接着「噗、噗」兩下短暫的聲音,胸口劇痛,骨頭像碎了一樣。他奮力向後躍開,身一著地,便吐了口鮮血。
    沈希玨心中一驚,暗想:「這少林弟子的確厲害,我竟然看不清自己如何著了道兒。」
    旁觀的人卻看得清清楚楚。祖因踢出的一腿被沈希玨躲開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連出兩棍,這一踢兩棍名叫「佛光普照」。本來這三式並無快慢之分,但祖因故意踢慢了一步,讓沈希玨拱身躲避,就能在接下來的兩棍打在他的胸口。


    祖因乘勝追擊,躍向沈希玨使出「如來下凡」。沈希玨受傷不輕,進退略緩,又給帶中背部,但亦回了一招「神針追命」,連刺九穴。沈希玨滾到一旁後半跪調息,祖因也以所習的「禪定功」將十二枚金針震掉。
    接下來的三十多招,沈希玨以遊鬥方式和祖因對拆。沈希玨受傷後身法漸緩,最初只能守禦。但隨後祖因出招略滯,被沈希玨佔回上風。
    只見祖因動作愈來愈慢,令劉玄等人大惑不解。原來金針沈家的三陽玄針除了刺傷敵人外,更有打穴之效。穴位被刺激後,氣血運行減慢,動手時便不夠快。
    沈希玨雖以三陽玄針傷了祖因,不過自己被「佛光普照」擊中後胸口劇痛,渾身乏力,只憑一口氣苦撐,看準祖因喘息的一刻,雙手不斷發針。
    這最後一次發針,沈希玨分別用了「雲卷流星」、「金絲斷魂」、「神針追命」及「飛針引穴」五招連環擲針,發了三十五支金針後,坐在地上,不能再動。
    祖因看到這三十五支金針向自己飛來,其勢勁各有不同,知道不能盡數擋去。心念電轉,閉上雙眼,萬棍齊出,棍風震蕩,激走所有金針。走到沈希玨跟前,這才停步。
    眾人見他雙目清明,持棍而立,猶如金身羅漢,鼓掌聲震天價響,都知道若果祖因再施一棍,沈希玨便無力抵擋。
    沈滄海鼓掌讚道:「少林神僧再勝一仗,不才這就替艾離傷姑娘治傷。」在沈希玨身上施了數針,餵了丹藥後,隨即到正廳為艾離傷解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