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氣雖從東方玉環背後飛至,但她背後像生了眼睛般左閃右避,「激濁揚清」落空。呼呼風聲響個不停,激起無數沙石在半空中飛揚,卻無一掠中東方玉環。東方玉環快將逃脫。
    此刻,劉玄和康餘音相距甚遠,鞭長莫及;艾離傷連中三掌後分毫不動;祖因古丹雲身前尚有三名霓衣殺手。眼見受了重傷的東方玉環逃走成功,劉玄心中不忿。
    突然,劉玄看見一片紫雲閃過,未及看清便消失得無影無蹤。眼前便只餘下躺在地上的東方玉環,鮮血不住湧出。
    劉玄滿腹疑惑地上前探看,只見東方玉環身上佈滿一條條創口,鮮血直流。雖然死了,但雙眼仍睜着。康餘音、祖因和古丹雲及後亦至。看到東方玉環的屍身,不禁對殺死她的劉玄的武功充滿了敬佩。司寇、葉南之、司徒敬同時被覺空和黑衣人制伏。
    可是劉玄很清楚,自己所發的「激濁揚清」根本刺不中東方玉環,殺的她另有其人。儘管劉玄說了數次「不是我殺」,但眾人皆覺只是他的謙虛話。
    「呯」的一聲打斷了眾人的討論,並不是巨響,卻很清楚。回頭一看,本來站着不動的艾離傷橫臥地上。劉玄忙走到她身前,見她雪白的皮膚隱隱透出淡綠色,驚呼:「茶毒!是茶毒!」在旁的覺空急道:「劉師弟,快運功將兩儀真氣送入艾師妹體內,莫讓毒氣攻心。」指點劉玄將體內的兩儀真氣傳給艾離傷。劉玄以前不曾試過這樣將內功輸給別人,兩人內功又是不同路子,費了一番功夫方告完成。
    覺空道:「聽着,現在艾師妹中了東方玉環的茶毒,劇毒攻心,必須以兩儀真氣護住心脈以保性命。但此法不能治好艾師妹,定要解去此毒方無性命之憂。」眾人驚訝不已。覺空續道:「以劉師弟功力,兩個時辰便須輸一次氣。這樣即使劉師弟再多十年功力也捱不到去最近的峨眉。」古丹雲問道:「我們輪流輸氣不行嗎?」覺空搖頭道:「不行,我們這裏沒有和艾師妹內功路子相同的人,而且只有武當派的兩儀護心功能護人心脈。」說罷,嘆了一口氣。
    祖因插口道:「把艾師妹帶到金針沈家那裏吧。相信他們有方法治的。古丹雲道:「金針沈家和天香茶林乃是世交,他們會為艾姑娘治毒嗎?」祖因道:「沒有其他方法了,只能賭一把。」
    劉玄一言不發,抱起艾離傷,領着其他人找馬車。前去位於成都的金針沈家。
    一路上,除了輸氣給艾離傷外,劉玄便是閉目打坐。所有人的心情都十分沉重。


    金針沈家位於成都東面,位置偏僻,遠離主城。進入金針沈家的小徑綠樹林蔭,算不上是人間仙境,但已是一個難得的清幽之地。
    可是眾人無心感受山明水秀,這幾天的路艾離傷病情反覆,時好時壞。已經不可再擔誤時間了,劉玄也在多次輸送真氣後功力受損。
    到達金針沈家時,劉玄勉強提起精神抱起艾離傷,五人一起走進金針沈家。剛走到門口,一名身穿白袍,腰繫長劍的青年走上前躬身道:「各位貴客拜訪金針沈家,可是為了治傷?」覺空上前還禮,道:「正是。小僧的一名峨眉師妹中了天香茶林的茶毒,求沈莊主以金針之術解毒。」
    當聽到覺空說「中了天香茶林的茶毒」時,青年臉色變了一變,但隨即回復平淡。待覺空說完,便喚了一名家丁過來,在他耳邊低聲說了幾句,那家丁匆忙地跑開。
    青年道:「我派了人準備施針的工具,現在便請父親來。各位便在前廳在稍候。」領着眾人到了前廳後,便走了。
    過了一頓飯的時間,祖因道:「不知怎麼的,只覺他們處處透着古怪. . . . . . 」突然,古丹雲低聲道:「你們聽,廳外有人!」五人側耳細聽,的確有細微的腳步聲,而且為數不少。祖因朗聲道:「金針沈家與天香茶林友好,沈莊主是報覆滅之仇嗎?」
    「小和尚猜對了一半。金針沈家確是與天香茶林友好,但我無意為天香茶林報仇。」聲音來自一名中年人。
    祖因道:「那麼沈莊主派人圍住前廳,所為何事?既然金針沈家天香茶林乃是世交,沈莊主卻不報仇,豈不是失了朋友道義?」中年人道:「想不到少林和尚,居然了解世間情義。」祖因道:「沈莊主此言差矣,對着世俗之人,自然要以世俗之話對答。」他不滿金針沈家為了所謂的「道義」,不但不肯救艾離傷,還要害他們的性命。
    此言一出,家丁無不大聲呵責,卻聽見沈莊主哈哈大笑,道:「這麼有趣的和尚,我沈滄海倒是第一次見。金針沈家和天香茶林交好,乃是葉南之當林主的時候。自從東方玉環佔了林主之位,咱們再也沒甚麼交往。」
    「原來如此,小師父魯莾,多有得罪,還請沈莊主見諒。」古丹雲見事情有轉機,忙打圓場。


    沈滄海道:「我知道你們有事相求,不過有一個條件. . . . . . 」一直沒有說過話的劉玄開了口:「沈莊主快說。無論多大的事我也答應,離傷師妹的病情不能再拖了。」沈滄海笑道:「好,快人快語。很簡單,你們選三個來跟我們三個打三場,贏了兩場,治好之後你們拍拍屁股便可離開;如果輸了兩場,治好之後你們其中一個要成為我們的家丁。」
    五人沉默不語,均想:「這沈莊主真是奇怪,明明答應了治傷,卻非要跟我們打不可。」他們可不知沈滄海為人頗有野心,得知劉玄等人挑了天香茶林,便想找個機會試試他們的功夫,以清楚八大門派跟金針沈家的人有多大距離。
    「我們答應。第一場由我先下,你們派誰?在那裏打?」康餘音搶先下場。沈滄海道:「便在前廳後的空地。」
    五人連同艾離傷來到空地,除了一眾家丁,空地中心站着九人。居中那個頭上有幾根青絲的人,正是金針沈家沈莊主沈滄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