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脂蟻:https://www.shikoto.com/article/19961/%E6%B2%B9%E8%84%82%E8%9F%BB.html
噬肉千足蟲:https://www.shikoto.com/article/20668/%E5%99%AC%E8%82%89%E5%8D%83%E8%B6%B3%E8%9F%B2.html

正文

這天,是雨天。

一如以往,是雨天。

蔡浩軒,一個剛考完文憑試的中學生。他有一頭清爽的黑色短髮,眉粗而眼大,古銅色的肌膚,只缺一身爆炸力的肌肉。



考完試後,他一直在家中無所事事,於事在某一天突然萌生了工作的想法。但是到最後仍沒有付諸實行,直至現在他仍每天在家中。良久,他從刺激的遊戲抽身而出,走往露台。

「呼。」                                            

他 吐出一口氣,看著眼前一片山景。雨天,一塊塊黑色綿花糖在天空湧動,猶如綿雪般的雨粉霰霰落下,輕撫大地。在這陰鬱的雨天下,山容黯澹無聊,半隱入米家的 水墨裡去。在白茫茫的混沌背景上,映出露臺下那一排排的松影,一輛輛沒有司機的汽車敧側於路旁,彷彿正在等待主人的歸來般忠義堅誠。

在一片的淋漓酣飽當中,路人踩在地上那的水窪,水花猶如炮彈般飛出,濺於四周。在雨的朦朧下,顯出一份特別的美。

下天雨,總令人變得更加感觸,很多的佳作,也是以雨天為背景。



有看過戴望舒的「雨巷」嗎?

「在雨的哀曲裡,」
「消了她的顏色,」
「散了她的芬芳,」
「消散了,甚至她的,」
「嘆息般的眼光,」
「丁香般的惆悵。」



「撐著油紙傘,獨自,」
「彷彿在悠長,悠長,」
「又寂寥的雨巷,」
「我希望飄過,」
「一個丁香一樣的,」
「結著秋怨的姑娘。」

他回到屋內後,打開電視。

「近日,失蹤人口已經達到一百三十二人,分佈於全港各處。有學者認為,失蹤事件的背後是由一個大型的販賣人口集團操縱。」

聽畢,蔡浩軒搖一搖頭。

「還未解決嗎?」



自從踏入雨季後,失蹤案件就不斷增加,好像有一隻無形的大手在背後操縱。一個月裡面,情況不但沒有受到控制,反而愈來愈嚴重,從一開始的一兩宗,急升至現在的一百三十二宗,這現像實在是令人擔憂。

「希望家長在陪同孩子外出的時候必定要多加小心,要留意有沒有陌生人從後跟蹤。」

蔡浩軒沒有繼續看下去,關了電視後,隨便換了一件純白色的襯衣,拿了把黑色雨傘出門了。

「買點吃的吧,今天有周末有電影咧!」蔡浩軒喃喃道,按下了電梯的按鈕。

「叮噹!」

電梯門緩緩向左右拉開,裡面有三男四女,大都是中年人士,他們正在大嘴大咧聊天,口沬橫飛。
「你有聽說嗎?十九樓陳叔的孫子好像也失蹤了!」

「真的?我朋友的女兒也失蹤了,她可是有十七八歲的呢!」



「真令人擔憂啊!」

他們正在興高采烈地談論著這件較為熱門的話題,但是旁邊的蔡浩軒一臉不在乎的樣子。

「開玩笑吧!」他搖一搖頭,現在的人真的吃飽飯沒事做,電視中那些的失蹤人口,大約只是誇張的報導吧!在香港這個法治社會,怎會有人做這種事情呢?

電梯到達平台後,剛走出去的蔡浩軒看到一個家長臉上佈滿一層濃濃的陰霾,警戒地看著每一個走過的人,緊緊地捉住在自己身旁一個大約中二男孩的手臂,生怕那雙無形的大手會把自己的孩子捉走一樣。現在的家長,太寵愛自己的孩子了!

中學生還要家長接送,一些人更加不懂洗澡,綁鞋帶,現在的一代,太過幸福。儘管以自己的身份難以去評價這些人的行為,可是由於父母都很忙碌的關係,自小一開始便需要自己上學放學,早上會自己爬起床煮早餐,自己換衣服,自己洗澡。

以前很常見的事情,現在竟然變得很稀有。

他搖一搖頭,便向大街走去。他打開了手中的雨傘,黑幕隨即降臨在他的頭上。他提著雨傘,在雨中徐徐地走著,彷彿在感受這種獨一無二的氣味。
在下雨天,有一種清新的氣味。



這種氣味,他很喜歡,會令他很放鬆。

他的目的地就是一個大型超級市埸,正正位於附近的一個商埸。這雖然只是個小商埸,但是文具店,精品店,快餐店,百貨公司等應有盡有。如果懶得煮飯的話,他也會選擇到商埸的一個餐廳,叫一份豆腐火腩飯的外賣呢!

「踏!」

「幹!」

只見蔡浩軒踩上了一個水窪之上,污濁的水花沾污了他的褲腳,留下了一幅美輪美奐的水墨畫。可是他卻沒有花時間去欣賞這幅作品,暗罵一聲,然後加快腳步,走向商埸的入口。

在他離開之後,一滴滴雨水降在那個水窪上,掀起了道道漣漪。此時,一個極其模糊的女性臉孔,在水窪之內緩緩地浮現,她的嘴巴不斷地張合,彷彿在說些什麼的話。

「救我?」

 


「倒楣!」他看著褲腳的那一朵菊花,嚷嚷地罵道,連忙掏出一張紙巾,在褲腳中抹了一抹,可是卻令那墨水散開,增加了一份朦朧的美感。蔡浩軒的額頭頓時冒出了幾條的黑線,聲音彷彿是從牙縫中擠出一樣:「這條褲前天才買的!」

大約十分鐘之後,蔡浩軒站在商埸的出口上,手中拿著一袋二袋,滿滿的都是零食和糖果。這個份量,足夠令他增重好幾公斤了!可是以他的話來說:「肥一點才有力量!」

他打開雨傘,踏著輕鬆的步伐回家。這時,一個小孩跟細雨親熱,他沒有雨傘,任由雨水擊打在自己身上。當他踩過了一個水窪,整個人竟然消失了!只留下濺在一旁的晶瑩水花

蔡浩軒愣了愣,重重地眨眨眼睛,還是看不到那個小孩。

「幻覺?」他喃喃道,可是隨即笑了出來,自言自語:「哈,我壓力太大了!」語畢,他便走上歸家的路。

只見在剛才小孩踏過的那個水窪中,一個呆滯的模糊臉孔漸漸泛現,嘴巴不斷地說著甚麼似的,可是卻沒有任何的聲音出現。幾滴雨水從天空落下,擊在水窪上,一朵菊花便在水窪之上綻放而開,那個臉孔,也是緩緩地淡化‥淡化‥‥淡化‥‥‥

回家後,蔡浩明一屁股地坐在電腦椅上,然後把那袋零食甩在地上,幾筒品客薯片便從膠袋內跌出,在地上翻筋抖。可是他沒有在意,藍藍白白的畫面和密密麻麻的字在其眼瞳中浮現。

臉書!

一個極受歡迎的交友平台,很多人都利用這平台去認識新的朋友,又或者找回一些已經失去聯絡的朋友。可是近年很多人的轉用微博,但是臉書的使用人數仍然是極其驚人。

「近日失蹤事件之有感‥‥‥」

「‥‥‥」

「‥」

一打開臉書,滿滿的都是朋友對於失蹤事件的激烈討論,當中不乏神鬼之談。例如說這是外星人捉走人類,外國利用高科技武器捉走人類當作生物研究等等,甚至有人說末日來臨了。

蔡浩軒嘴角微翹,這時,電話鈴聲響起。

「喂?」

「蔡浩軒,出來聊聊吧?小浚也來。」

「好,老地方見。」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