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絲細雨淅淅瀝瀝,地上的水窪掀起了一波接一波的漣漪,微薄如霧的雨裡,水飛天翱渾然攪成了一色,借著白氣瀰漫,山竟水遁失蹤。不知不覺下,他已經到達一個依湖而建的咖啡店前。

小湖上波光瀲灩,猶如一顆嵌在大地的巨型藍寶石一樣。

「呼。」蔡浩軒看看手錶,才驚覺自己即將遲到了,於是加快腳步,不顧侍應的詢問,在裡面找尋熟識的身影。咖啡店以淡啡色為主調,一張張白色優雅的桌子椅子,彷彿跟那主調在唱反調般似的,但卻相映成趣,令人感到無比的舒適。

「在這!」

遠處,有兩個人向蔡浩軒大力揮手,後者笑了笑,加快腳步走去。



「剛剛好,幫我點了嗎?」蔡浩軒一屁股地坐下,然後用紙巾抹著死死地跟著自己的雨水,輕鬆問道。

「嗯,老樣子吧。」兩人同聲道。

他們分別是黎俊樂和司徒應龍,都是蔡浩軒的小學同學,雖然中學各散東西,但是仍然一直保持聯絡,有空就會約出來聚聚。

「最近在忙什麼?」蔡浩軒問道,黎俊樂笑了一笑,道:「最近拍了一個短片放上了互聯網,叫三一四白色情人節禮物,雖然反應一般,但是我也很滿足了,畢業是對自己的認同嘛!」這時,蔡浩軒才看到他那一身極為時尚的衣服,以及那條掛在脖子上金燦燦的金鏈,就像一個暴發戶一樣。

此時,黎俊樂彷彿注意到蔡浩軒的目光,尷尬地撓撓頭,道:「這假的‥‥」



聽畢,他們嘴角上揚,似乎在取笑黎俊樂一樣,當然這是善意的嘲笑。蔡浩軒看了司徒應龍一眼,道:「那你呢?最近在忙什麼?」

司徒應龍嘆了口氣,道:「沒啦,都在找工作,我都躲在家裡很久了,我媽一直叫我找工作。現在市道艱難,要找一份既舒服,又高薪,又多假期的工作多難啊!」語畢,他還裝模作樣地搖一搖頭。

蔡浩軒哭笑不得地看著他,還是跟以前一樣不務正業呢!他最大的願望應該是娶一個有錢人吧!

「對了,有留意最近幾天的新聞嗎?很多人都在談論那些失蹤的事件呢!甚麼千其百怪的說法都被編出來。我想這個風波後,千奇百趣又多一些題目了!」司徒應龍笑道,的確,某部分說法實在是太誇張了。

「一些人甚至說什麼那些人都被抓去平行世界了,快要笑死我。」好像是想起那些留言,黎俊樂咯咯笑道,就像一條狗一樣。
嗯,沒錯,笑得像狗一樣。



蔡浩軒和兩人漫談,從小學中趣怪之談,例如翹課,作弄老師等等,至中學的各項奇遇,例如第一天上課有人穿體育服上學,有人剪了光頭,而被校方標奇立異停課等等,無所不談。如果再繼續下去,恐怕連今天穿了甚麼顏色色的內褲也要供出來。

「晚了,我要回家了!」蔡浩軒看了看手錶,發現現在已經六許多了,於是打斷話題,朝著兩人揮揮手,後者皆是露出一副可惜的臉色。

「下次見!」

「下次再約吧!」

「記得叫我。」


蔡浩軒跟兩人告別之後,踏上歸家的路。一條深藍色恆古的長江在穹蒼上奔流,細雨猶如流星劃落。在雨霧之下,日星隱耀,山嶽潛形,彷彿害怕了雨神一樣。

黑山闃闃,昏水寂寂。



走著走著,蔡浩軒好像感到一絲不妥,突然他拍拍額頭,惱怒道:「對啊!剛才咖啡沒到,但是我卻給了錢!」他彷彿極在意那十多塊一樣,可是最後也是喪氣地低過頭來。

「算了!快點回家吃飯,然後看周末大電影!今天播活火溶城呢!」蔡浩軒輕笑道,好像是剛才跟朋友的聚會,減退了他內心的壓力和悲愁。

「達!」他踩上一個水窪。

突然,他的雙眼變得散煥,一片白茫在裡面中蔓延,下秒卻消散不見。

「我幹!」

他臉色一沉,看著褲腳上的水墨,額上冒出了幾條青筋。

「又要洗了!」



他嚷嚷地罵著,突然,他回過頭來,看著那地上的水窪,喃喃地道:「好像有點奇怪。」剛才,就在踏上水窪的一刻,他眼前一黑,可是下一刻視線又回復過來。

他搖一搖頭,喃喃道:「多疑了,多疑了!」然後剛剛發生的事就被拋諸腦後。當他走了後,只見水窪映出了一個又一個的身影,彷彿有人在水窪的旁邊走著似的,但是實際上附近卻空無一人。

「咦?」蔡浩軒走到管理處時,奇怪道:「奇了,陳叔很少會偷懶的!」

「之前一直都是他開門給我,害我快不記得密碼了!」蔡浩軒一直試著密碼,錯誤的嗶嗶聲此起彼落,終於,他成功撞對了密碼!密碼原來只是一二三四,最容易的東西,往往是最難的!

「哼!我要去投訴你偷懶!」他向陳叔原本應該坐著的位置比比拳頭,還好自己運氣好,不然就要困在自己家門外了,如果這事傳了出去,一定會變成別人的笑柄!

就好像是一個人忘記了自己銀行卡的密碼一樣,但其實密碼就是一二三四五六般簡單。

他走到電梯大堂,看著那暗黯無光的顯示器,臉色再次黑了起來,暗罵一聲:「停電不給通知,晚上的計劃亂了。!」

他一邊罵著,一邊走上樓梯,喃喃地道:「還好手機充滿了電,用手機上網消磨時間就好了,還有幾塊後備電池,應該夠我用上一晚了!」走進家門後,他把鞋甩到不遠的粉藍地毯上,然後走進了房間,開著空調,把身體陷入軟綿綿的大床上上網。



「沒有訊號?」蔡浩軒奇怪道,這個上網公司不是標籤自己比火箭更快的嗎?現在不求快速,只想上網,停電該不會對手機造成影響吧?

「算了,玩守城,反正不用上網,現在四百一十一關了,今天希望能夠突破五百大關!」他翹著二朗腿,在床上舒服地玩著手機。在窗外的穹蒼上,白玉最後也不甘寂寞,在雨水的陪伴下散發陣陣皎潔的月華,把大地染成一片銀光紫殤。

街道上寂靜得令人心顫,沒有半個人影,就連鳥囀蟲吟的聲音,彷彿也被黑暗的洪流吞噬似的。這時,一個妙齡女孩的身影,從暗巷中走出。她全身濕漉,滿面驚惶,眼球被血絲所侵占,精神崩緊,好像正被人追殺一樣。

她不懼雨水的擊打,跪在一個水窪旁邊,看著那一個又一個走過的人影,聲嘶力竭道:「有人聽到嗎!?有人聽到嗎?!救我!救我啊!!」淚水一滴滴從她眼眶內掙扎而出,融入雨水當中,令人分不清到底是雨水抑或是淚水。

可是,在她身旁,卻沒有任何人經過。

她精神彷彿崩潰起來,對著那水窪哭號著,不停地用那柔若無骨的小手拍在那水窪之上,可是除了那飛濺的水花和漣漪之外,就沒有其他東西出現。

「救我啊!」



 
在床上的蔡浩軒猛然跳起,剛才在他耳邊彷彿有一聲呼叫聲,可是他隨即搖一搖頭,道:「我真的太敏感了,是睡眠不足嗎?算了,今天都是早點去睡,養足精神!」

他閉上雙眸,又再次睜開,喃喃道:「對了,還沒吃飯‥‥算了,明天早上煮兩個方便面吃就好。」語畢,他便把頭深深地埋入枕頭內,呼呼大睡。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