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生死時速後,蔡浩軒兩人安全回到家中,他們滿身汗水,貪婪地吸著空氣。但不知怎的,蔡浩軒和李詠童之間保持了一個距離。
五分鐘後,兩人的呼吸漸漸平伏。

「好吧,坦白說,你到底是誰,這裡到底是哪裡?」蔡浩軒凝重地一口氣問了三個問題。但李詠童表情茫然,似乎不知道發生了甚麼事。

「我留意到你頸上有一個紅色的圈圈,而剛才那三個人類生物頸上也有同樣的標誌,而我,就沒有。」

李詠童下意識拿出電話,調去自拍功能,果然發現了那個紅色圈圈,而同樣的標記在蔡浩軒頸上則沒有的。

「我不知道它代表了甚麼,但我肯定以前我沒有這個標記。」李詠童搖一搖頭,對於標記的來歷明顯不清楚。她滿臉慌張,身體不由自主顫動。



「拜託,不要趕我走,我真的不是跟牠們一伙的,我很辛苦才找到一個跟我一樣的人‥‥」

「不要放棄我,不要放棄我‥‥」李詠童眼睛一紅,快要哭出來的樣子。

蔡浩軒表情一僵,她現在簡單十足一個怨婦。

大姐你不要說到這麼曖昧好嗎?

「唉,算了。」蔡浩軒搖一搖頭,雖然不知道那個紅色圈圈有甚麼意思,但至少現在李詠童看上去很正常的,而她一直都沒有做出傷害自己的事。而且,在這個恐怖的世界,有人在旁邊總比較好。



然後,他走進房間,坐在電腦前,看看有沒有最新的貼文。或者有人會跟自己一樣發現這個神秘網站吧?

此時,他看到一個在五小時前張貼的貼子。

「我已經困在這個鬼地方兩天了,這裡像是地球,但是卻沒有人。自從那天放班回家後,我就發覺有點奇怪了,那一份熟識的感覺,彷彿一下子消失了。」

果然!

蔡浩軒想了想,然後按下回覆鍵。



「我跟一個女孩也被困在這裡,到目前為止我們還未搞清楚到底發生了甚麼事,也不知道回到真正地球的辦法。但我們發現了一樣很重要的事,就是我們對於回家的念頭會不斷消失,所以請你用盡一切辦法令自己能夠一直保持回家的念頭。

回覆後,他一直保持原本姿態,看看有沒有最新的貼文。

一小時,兩小時,三小時‥‥‥

他全身酸痛僵硬,但在討論區上竟然愈來愈多貼文了。似乎困在這裡的人開始察覺到異樣。

「沒有通訊,沒有網絡,第一天電力也沒有,但是過了一天後,電力卻恢復了。真令人感到奇怪,是有人在控制這一切嗎?」

蔡浩軒微微頷首,這人的話不無道理,因為自己第一天到這裡的時候,也是這樣的!

「我發現這裡有些很奇怪的人,他們就像喪屍一樣,眼睛是紅色的,而且行為怪異,一看到我的時候就一直追住我那些到底是甚麼鬼東西啊?」一個貼文這樣說著。



「我也有碰過這些人,他們好像已經失去理智一樣,我曾經暗中觀察過牠們,發現牠們有時會三五成群地聚集,蹲在地上,嘴巴不斷張合,似乎有說些甚麼,但是太遠我聽不清楚。但肯定的是,牠們一定不是人類,更有可能是我們的敵人。所以看到牠們的話大家要小心點,可以的話盡量留在安全的地方吧。」有人這樣回覆。

神秘的討論區,紅色圈圈和人形生物。

像地球,又不是地球的地方。

到底要怎樣才能離開這裡?

「等等!那些人形生物到底有甚麼目的?只單單聚在一起?沒可能!」蔡浩軒彷彿抓住了一些線索。

「難道牠們想阻止我們探索這個世界?」他最終得出這一個結論。對啊!基於人類與生俱來的恐懼,面對著未知的恐怖生物,大多數人都會選擇留在安全的地方啊!

想到這裡,他握緊拳頭,外面一定有自己未曾發現過的線索的!但即使得出這個結論,他也沒有打算和討論區上的人分享,因為他知道這是毫無意義的。在較為安全的情況下,很少人願意冒險,更何況又有多少人願意以自己的性命作賭注?

「要再出去看看。」蔡浩軒關上電腦,簡單收拾一下便準備再出發。而他也沒有打算喚醒熟睡中的李詠童,畢竟有時候一個人行動會更加方便。



但實際上,直至現在他仍然不太相信李詠童,主要是因為她身上的紅色胎記,那個跟那些人形生物身上完全一樣的標誌令他有種不安的感覺。

或許她也是那些人的一員吧?

蔡浩軒小心翼翼出門,生怕發出聲音。走到大街上後,他一直以掩護物前進,每隔一段距離就會停步觀察,確保沒有人跟蹤自己和附近沒有異樣後才繼續出發。很快,他便回到剛才發現三個人形生物的地方。

「還在那裡。」他發現那三個人形生物又回到原點,彼此靠在一起,彷彿在保護著甚麼似的。蔡浩軒屏息靜氣地前進,每走一步都會觀察牠們的反應,一直走到離牠們不足五米的一棵樹後。

這些人形生物似乎只對聲音特別敏感,視線相對上較弱,如同地底生物。

蔡浩軒探頭,雙眼瞇起,但是他臉上的表情瞬間凝結,額上更加出現幾滴汗水。

在牠們中間有很多相片,而蔡浩軒清晰看到上面有兩個很熟識的臉孔。



是他自己。

和李詠童。

 
回家路上,楊業桓內心不能平靜。

為甚麼那些人形生物會有自己的相片?是誰給牠們的?是誰拍的?而且根據照片上的環境,拍攝位置仍在真實的地球上,因為照片中不單有他自己,還有不少路人在旁。

這樣一來,一定有某個人在背後操縱整件事情,為了一個未知的目的,而自己恰好是其中一個受害者。

先假設這是一埸遊戲吧,或者詳細而言,是一埸逃亡遊戲。自己和李詠童等人是參加者,目的是回到真正的地球。而人形生物就是敵人,目的就是把所有參加者屠殺。而每埸遊戲都一定不會是死局,也會有不少線索‥‥線索?

楊業桓突然想起當初看到的「信念百貨」,又想起那紅色圈圈。



到底兩者有何關係?

「但是,假如我一直留在安全地方,那些人形生物還能完成牠們的『任務』嗎?」楊業桓喃喃自語,但他很快就想起了一隻前些時間頗受歡迎的其中一種遊戲—「Left 4 dead」。

在遊戲裡,只要你到達某個地點或位置,就會有很多喪屍從四方八面湧現。當然,有不少遊戲也有同樣情況,就是裡面的敵人必定會阻止你完成任務。而在這水窪世界同樣如是,單憑相片是無法定位或追蹤的,自己一定把某些重點忽略了。

或者是一些理所當然的事。

這時,當他繞過一個路口時,一盞路燈燃起了慘白的光芒。

光?

他背脊突然發涼。

因為他記起晚上是沒有街燈照明,他所住的大廈電梯和其他系統也沒有運作,唯獨他的家,彷彿沒有受到任何影響,有電腦用,有熱水洗澡。
難道‥‥

他旋即拔腳狂奔,在他開跑後不足三秒,三個人形生物在他背後不足五十米的位置出現,雙眼閃爍血紅的光芒。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