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某學校的天台上.「對不起...真的對不起」我縱身一躍。

 

落地前彷彿聽到了有人呼喊我的名字。

鎵嬫囗! 鎵嬫囗! 鎵嬫囗!

 





這是我的名字嗎?

 

「是我的錯我不應誕生在這個世界.. 再見了」

 

9/12/2120 香島城區 -龍城區某小巷





 

兩個不明男子的對話「任務完成了,他應該死去了.」

 

「這樣那個東西搞到手了嗎?」

 





「不, 有一些意外,遇到一些很複雜的情況. 不過很有可能那個東西跟著被消滅掉了」

 

「什麼?他可是很重要的研究材料!算吧先回來.」

 

「頭..頭很痛」我迷迷糊糊睜開眼發現自己躺在漆黑的小巷中.

 

我剛站起來沒走兩步因為頭劇烈地痛再次倒下.

 





隱約好像聽見到一個男子走近

 

「救..」我再次昏睡了過去

 

 

 

又是同一個夢境,我這次由天台俯瞰下去發現有一個女性她渾身是血倒在地上。





我突然變成了一隻漆黑的怪物..
我從夢中驚醒「啊! 」

 

「啊! 」一個拿著打掃工具的少女被驚嚇到。

 

「這裏是…哪裏?」我有點不知所措地說

 

早安!今天日期10/12/2120 現在時間下午4:18 污染指數:中等





目前處於位置: 龍蛇二區一層

一個充滿精神的男性機械聲從車內播出。

 

「你昨天暈倒了,是我哥送你回來的,這裏是我們的店舖你在這裏先休息吧,有事再叫我吧我叫圓螢。」那個少女一邊打掃著一邊說

 

我的上半身被綁著繃帶,隱約記得昨天我在小巷中「原來不是夢..」

我四處張望「店舖」, 雖然是店舖但其實它是類似露營車大小的載具。

 





我由車窗望出去可以看見高聳入雲的城市,遠處那裏為什麼看起來有熟悉的感覺?「等一下最矮的那一棟,不就是中銀大廈嗎?」我思索了一下,剛睡醒的迷糊瞬間消去了。「等一下…我們在空中?」

我觀望前後的飛行載具再轉頭望向另外一邊的車窗看見遠處有一棟巨大的牆分隔了一個地方。「這裏究竟是…」我有點小激動地說

 

「有什麼出奇的,不斷大驚小怪,你是古代人嗎。」圓螢吐槽著說

 

「噢,你醒了」一個與我年齡相約的男生從座駕的位置出來了。

 

「唔..」我禮貌地微一微笑。那個男生遞了我兩粒藥丸「昨天幫你檢查了傷口,只是皮外傷過了幾天後應該就會康復了,昨天看見你倒在地上還以為你死掉了!」

 

「來吃掉這兩粒藥丸吧。」那個男生親切地遞給了我一支水
「吓!蒸餾水也給他…平日我拿來喝你也在嘮叨著我!」圓螢半抱怨半說笑地說著
「對了還未知道你的名字,我叫碼仔多多指教!」碼仔無視了他的妹妹向我說著

 

我努力地思索著「我的名字…忘記了」看到旁邊的一塊鏡子我肩上有三度裂痕像是被什麼刮到了…

「我昨天從一區小巷裏發現你的,一點也不記得嗎..你的身份你的住處之類的。」碼仔問著

 

「阿..我原本好像是..快要死了..我記得我好像有人叫,然後我腦海浮現出

金..家..嬫. 榮.? 」我向他們說道

 

「看來是失憶…這樣就麻煩了。」碼仔說道。

 

「曰-去龍蛇口吧」碼仔用了較大的聲線說道。

 

已接收指令 自我導航程式啟動-22.319279,114.169427-龍蛇口

 

「我說你真的是對這個城市所有東西也沒有印象?這種失憶非常稀奇呢。」

 

「對.. 感覺所有東西也很陌生,但是又有一種熟悉的感覺.」我平淡地笑了一笑

 

圓螢微笑臉帶著嘲諷說著「這樣呀..去到目的地之前我給你簡單介紹一下這裏的各樣東西吧 」

 

「但是要從哪裏開始講..um.. 你有什麼想要知道?」碼仔妹妹反問著我

 

「這樣呀…就由這座城市開始吧。」
我說謊了,雖然我的確沒有了記憶但是我知道,不屬於這個時代。
藉著圓螢的口中得知,這裏如無意外是100年後的香港,而聽她的描述,

 

因為某些原因整個香港變成四面環海,現在被稱為-香島城區。

 

而我現在則是身處當中的其中一個區域…名為龍城區的中心地帶..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