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本上龍城區的人也不會去其他大區域,所以遲一點再向你講解…而龍城區這裏會再分為九個區域我們現在的地方就是龍蛇口!」圓螢耐心地向我講解

龍蛇口是處於四區之間的一個區域,繁華街道與充滿非法檔口的小巷縱橫交錯分布,霓虹燈招牌林立各處異常耀眼,可以說是危險卻帶著秩序的一個日不落商店街。

「這裏就是龍蛇口,比我想像中更加車水馬龍呢」與旺角的感覺很相似,但同時我卻感覺到一點違和感…充滿壓抑的氣氛!

這裏的人給我的感覺更像遊戲裏的NPC,尤其在霓虹燈下的暖色調光線看, 看似熱鬧卻毫無交集,只有沉默的交易。

「我說為什麼大部分人也帶著面具?」我不解地問道。





「有各種各的理由是這區域的文化吧...也是一種安全措施.」碼仔臉上帶著一點無奈地說 「在這裏你的樣子也是一種財產..應該說有關你的數據也是你的財產,有些自認較上流的人總是對我們帶著刻板印象,諷刺的是還真有其事…戴着面具只不過是為了適應這個社會罷了。」
在這個時代四處也是密碼,而你就是你的財產密碼唯一的金鑰.
我疑惑地問道「那麼你們為什麼不用戴著面具,你們不怕嗎?」

 

「我們與他們並不是同一類人…」圓螢欲言又止。「龍蛇口其中一個特色因為種種原因這裡匯聚了很多不同類型的人,上層的特級居民,罪犯,窮人在這裏也隨處可見。」
「亦因如此在龍蛇口或是治安比較差的地方一般人外出也會帶著一種特殊科技的面具或是口罩。」

 





「當然如果當天的空氣污染較差也是會帶口罩的…怎樣你有記起你的事嗎?」碼仔微笑道說著
「沒有....但是感覺非常熟悉。」我環顧四周微笑地回應他

 

碼仔仰頭一看慢慢地走進了小巷「就是這裏了!」上面的霓虹招牌寫著張記士多 「別看它那麼小!整個龍城區擁有最多情報的地方。」

「 可能他有方法幫你找回記憶!」





中層-龍蛇口 張記士多

 

「你好有人在嗎?」碼仔禮貌地問道.

士多中有個有個中年的阿叔走了出來

「怎樣要跟老大嗎?」阿叔微笑著說道.

 

「我跟你老母。」這個開場白莫名地好笑

 





「碼仔碼仔…你的身份去很多地方也能通行呢,如果有你幫忙的話我們就方便很多了。」阿叔凝望著碼仔。

 

「小子!這裏的人都叫我狐狸叔,這次來是關於你的吧?」狐狸叔一邊打量著我一邊口吐煙。

 

碼仔風趣地回覆「果然是情報通呢,猜對了,因為他失憶了所以幫我查一下他的啟示號資料吧。」說罷從口袋裏掏出了一張半透明虹彩色的卡片。
「啟示號?」我問道
「一兩小時後再回來吧。」狐狸叔爽快答應了 「來吧一邊檢查一邊跟你解釋。」

 





隨後狐狸叔帶我去了士多內的一個房間,房間內充滿各種電子器具雖然造型感覺粗糙但是排列整齊感覺非常專業,中間有一大張床旁邊則是充滿顯示器如果要形容的話就像駭客手術室吧。
我睡在中間一個類似保溫倉的床旁邊的顯示屏就開始顯示出各種的數據.而我一邊觀賞著這間房間的設備一邊聽著狐狸叔的解說。

 

這個時代有明文規定,嬰兒出生時要在肚臍植入一個名為啟示器的裝置, 它是類似於「黑盒」可以記錄人一切的訊息, DNA信息,人的權限等级,位置定位,身體狀況等等一切資訊。

 

「比你肚裏的那條蟲更清楚你的事」狐狸叔抽了一口煙然後繼續說。

 

啟示號就是啟示器的編號而只有這串金鑰可以證明你的身份.配合著「先知」系統你就可以連接大腦並獲得各種權限享用社會服務的權利,呼叫各種機械人各種補給之類的。
我逐漸閉上眼思考著狐狸叔的說話





一串的符號數字就可以代表著財富,身份象徵…比起本人他們更願意相信數字,每個時代總會有人依靠虛無的東西呢。

「啟示與先知,難不成發明者是信徒?是要把系統當作神嗎。」我冷笑說道

「你知道什麼是神嗎?」狐狸叔望著牆上一個觀音雕像

我下意識地說了「…以前都係人? 」

狐狸叔收起了一直保持的笑臉「你知道嗎,在宗教的角度神就是全善,全知,全能……只掌握著幾項數據就自譽為神,就以為自己可以掌握一切很可笑吧?」

 

狐狸叔視線從雕像回到顯示器突然回復微笑淡淡說道 「好!檢查完了!」





「不是要一兩小時嗎?」我驚訝地問

 

「如果要破解啟示器並拿到金鑰編號的話差不多吧… 但是你身上根本沒有神 啟 器。」狐狸叔凝望著我 「不過你身上反倒有一個裝置,你看看你的背後的褲袋吧。」

 

我一臉困惑地把手伸進我背後的褲袋,因為碼仔幫我包紮了背部,傷口的疼痛感讓我忽視了原來有東西在我褲袋內。

「呢個係電話!? 」我拿出一部全黑充滿刮痕玻璃屏幕碎裂的電話.

「電話? ? 讓我看看…這個真是古董呢…」狐狸叔仔細打量著這部電話

 

「這部電話可能就有關於我的資訊…這裏有辦法可以把它修復嗎? 」我從狐狸叔哪接回電話離開房間回到士多前的凳子。

「可能吧..總之等他們回來再說吧,特別是價錢方面 嘻嘻」狐狸叔笑言「別怪我那麼功利…在這年代沒有錢好人也做不了。」接著遞了一瓶啤酒給我. 「這支不收你錢。」

 

狐狸叔雖是話癆卻一點也不煩,在等候碼仔的期間狐狸叔與我談天說地,雖然絕大部分的時間也是他說就是了。

碼仔在士多門口不遠處嗌「我回來了」 差一點就要被狐狸叔灌醉了!

我把剛才的檢測結果還有手機的事情告訴碼仔「沒有啟示器又沒有記憶,這樣的話就麻煩了!」.

 

「我覺得不用勉強吧,只是我想知道為什麼素未謀面你卻不辭勞苦幫助我那麼多?」

「沒有什麼..」碼仔輕描淡寫回答著。

他二話不說就托狐狸叔幫我調查手機的事情。
在離開士多之前狐狸叔對碼仔細聲地說了一句說話,碼仔聽完後用一種凝重的眼神望著我。「是我錯覺嗎?」

「我可以怎麼報答你?起碼總要還錢吧..雖然我沒有」受了他那麼多恩惠令我有點不自在。

「以後總有機會的,錢就不用了。」

 

「這樣不太好吧..也許讓我在你那裏打工還錢」我開玩笑著。

「抱歉不可以呢! 但是我會幫你找一份工作放心吧!」碼仔似乎有一些難言之隱 

「你知道嗎,這裏是不用工作也可以生活。」碼仔轉移了話題然後向我解釋。

因為這個世界的能源嚴重不足,同時人口卻不斷膨脹.面對這樣嚴峻的問題一間名為中合企業的公司推出了一個解決方案. 虛擬世界科技已經足夠成熟,藉著一些體感裝置上加上一些特殊嘅裝置來完成人力發電甚至人腦發電.使人每天只在最低的消耗量生產最大的能源.雖然這種生活方式只可以維持基本生理需求.但是仍然有不少人選擇這種方式生活著。
「簡單來說就是每天足不出戶只在網絡生活,社交,娛樂吧」我看著人來人往的大街說著「這種生活真的好嗎? 總覺得這樣會欠缺了一些東西。」

 

「放心吧,在這座城市沒有啟示器的人,想做乞丐也不能。但是如果你想休閒度日用這種方式生活的話,我會幫你的。
「在這個資源貧乏的世界裏,無數人的願望也只是保持安穩度日。生於荒誕這世代不如活在虛假的快活。」碼仔看似非常年輕,但感覺他經歷了很多東西…

這時小巷出現了一些玻璃碎裂的聲音。一段中年男聲在小巷傳出「今天真是收穫豐富,拿了不少電池..卡片…」

 

「還找到了獵物!」另一道比較低沉的男聲接著說, 小巷內還有一名少年聲音痛苦地叫著.
「你知道嗎?這些情節每天都在發生,勒索搶劫每天層出不窮。」碼仔面無表情地說

「 你站在這裏等我一下。家榮。」
我猶豫了數秒,決定窺視一下情況,我畏縮著往前走貼著牆壁窺視小巷的情況。

 

碼仔小聲在喃喃細語著「一名少年大約13-14歲..重傷倒地, 兩個…中年的男子…. 手持武器..電擊棒.那個標誌..不是一般的小混混。 」

 

「還有一個籠是一隻..貓?」我偷看小巷的情況插了一句嘴。

 

「那個是虛擬管家,就像舊時代的手機一樣..先別說,這裏太危險了」碼仔拍了一下我的肩膀,接著示意離開。

「對不起!我不知道你是委員會的人請你放過我吧!」那個少年跪地向他們求饒

「剛才你不是很囂張的嗎? 叫我們什麼來著? 小混混?」那兩個中年大叔無視他的吶喊不斷向他施暴。
「我跟你說,你這種沒有啟示器的人和蟑螂無異沒有資格在街上行走,讓我打回你到地下!」其中一個中年大叔準備揮下手上的電擊棒。

 

聽到這句說話碼仔雖然沒有太大表情變動,但不知為何我能感覺到他的憤怒。「你先走吧! 家…」

當他還未說完這句話時我就衝了上前「住手!!」

那兩個中年大叔停止了施暴「知唔知我哋係邊個呀, 而家執法機關喺度做緊嘢,

是要妨礙執法嗎?吓!?」拿著電擊棒指著我。

我知道我自己衝動了…現在要怎麼辦,馬上帶著男孩逃跑嗎?

就在這個時候碼仔悠然自得地走了上去,經過我時低聲地說了一句「真拿你沒辦法,等我一下哦 家榮!」

「大叔! 抱歉抱歉」他猶如日常與鄰居打招呼,面露微笑著。

「我們當然知道你們是誰,受僱於搖籃保全組織的犯 罪 集 團。」碼仔帶著挑釁的語氣說

「藉著自己的權限在一些灰色地帶做一些不見得光的事,說罷了只是一群合法的黑社會,持牌小混混。」

 

「一 群 狗!」

 

「看來你是嫌命長!」說罷兩個中年大叔奔向碼仔準備攻擊,

「對了說起黑社會,你知道什麼是眼前一黑嗎?」碼仔平穩慢條斯理地向著他們中間朝去,當碼仔走進了他們的攻擊範圍時從容地打了一個響指。「噠」
他們好像失了明一樣,其中一個大叔差點失了平衡。「頭盔視野…」

 

碼仔順勢將他摔倒同時搶奪他手上的電擊棒反擊「一個!」碼仔伴在電與悲鳴聲中說,另一個大叔還未反應得切就被碼仔用電擊棒指著他的頸部。

 

「現在到我眼前一黑! 眼前 一個 黑社會 哈哈」碼仔轉頭向我說著冷笑話。

 

見到碼仔制服了他們,我亦走了上前準備去看那個少年的傷勢。

 

「難道你是....? 」另一個大叔驚恐地望著碼仔。

 

「好了,讓我帶你見耶穌。」碼仔打斷了他說話,用手中的電擊棒準備下手。

「等一下! 你快點給回我! 我要用他救我的妹妹!」那個倒在地上的少年拖著傷痕累累的身軀站起來捉緊大叔的衣領咆哮著。
「你說那隻貓?! 那種東西只是虛擬AI跟你一樣連動物的資格也沒有。我死也不會給回你,你可以怎樣? 哈哈」那個大叔故意激怒少年。

 

那個少年用僅餘的力氣不斷朝他臉上揮拳,眼中充滿怨恨和眼淚。一剎那間那個混混大叔暗笑了一下,他踢開了那個少年,趁著碼仔視線離開時。

 

從背後拿起第二支電擊棒!他佯攻了一下,碼仔提防著他手上的電擊棒後退了一大步。

 

大叔則馬上趁這個間距逃跑,我本想攔截他可是他身手敏捷,躲開了並且朝我的頸部電擊了一下。

「穆浩然!走呀,走!」

零碎的記憶開始匯聚

不,我不是叫家榮

穆浩然 才是我的名字。

「那麼家榮是什麼?」



..

.

「家榮 家榮,你沒事吧」我被碼仔的呼喚回到了現實

「抱歉呢,原本不想讓你看到這種場面。」碼仔表情又回復到那種和藹可親的感覺

當我醒過來時那兩個流氓大叔已經倒在地上一動不動,而那個少年亦在不遠處倒下。

「沒事,先去看他的傷勢吧!」那個少年目光呆滯口中念念有詞。

 「他傷得很重,似乎是被打斷了肋骨,很有機會內出血中。」我小心翼翼檢查著「要趕快送他去治療!」
碼仔緩緩地說道「不,沒有辦法,我剛才說過了吧,沒有啟示器根本用不到公共服務 」

「你幫他呼喚也不行嗎?錢的話我會幫他負責以後再還給你!」

碼仔無能為力地回答「我也沒有..加上委員會算是個執法機關。」

 「就算找到治療人員或無人機最終結果他都不會得到治療, 更有可能會被視為襲擊兇手.除非是私人醫療團隊…」
 碼仔默默地看著智能手環像是尋找著什麼「可惡偏偏這個時候…蘇香不在。」
貓形虛擬管家在籠裏發出聲響.

檢測一名人類生命瀕危.正在呼喚公共醫療隊. . .

呼叫失敗-無法存取擁有者啟示號

另外解決方法:以下商店有急救用品. . . .

..
貓型管家看著那個重傷不起的少年

用冰冷的機械聲提醒著急救用品的位置。.

「開什麼玩笑,這算什麼人工智能.. 」我一手舉起籠子

..剎那間看見了黑色的字符. 「是幻覺嗎?」

籠子突然打開,虛擬管家跌在我的臉上。

 

貓形虛擬管家-嘗試呼喚私人醫療隊

. .. .. 成功 大約五分鐘後到達

?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