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真的想加入? 」碼仔凝視著我的眼睛問道。

我再次點了一點頭,碼仔嘴角微微一笑「可以,不過前提你要通過測試!」

「不會是要履歷表之類的吧。」我心裏一涼
「放心聽著吧! 碼仔考官時間~曰:打開委託任務」

貓形虛擬管家-從眼裏投射出文字

任務內容: 前往滲水步行區(一區最底層) 找出並救出任務目標





任務目標: 一名女孩 - 福華

失蹤時間: 四日前

任務委託人: 福榮

……

….





..

.

 

「這就是你的考試內容了, 獨自完成這個任務你就可以加入。」碼仔從一個抽屜中取出一個晶片。

 





「這是一個進階升級晶片 ,任務期間我會全程在虛擬管家的視覺關注著你。」說罷碼仔把晶片放進貓形虛擬管家的口裏。
-插件升級完成-

  

「考試失敗的條件只有兩個!」碼仔平靜地回答著我

1.    限時內未能完成任務。

2.    死亡

「 限期是今晚,即是說日出之前需要找到並救出任務目標。」

「那麼快!?」我驚訝地說道




「如果你可以完成任務的話除了可以加入,這次的報酬就全歸你。貓型虛擬管家一隻。」碼仔雙手抱著貓型管家在我面前。

 

「其實這個東西值多少? 」我好奇一問

 

「這個型號算是最新的,而且沒有設置限權人黑市可以賣50萬能源點數吧。」

 「50萬……」

我開始翻查著我的筆記…

簡單來說是整個城市有兩種通用貨幣.





一種是儲存於啟示器的加密貨幣俗稱人民點數。

另一種就是能源點數又稱為霓虹點數,是儲存在名叫霓虹卡的特殊的裝置。

而生活在底層的人大多都是用霓虹卡交易…平均底層的人一個月大約會花費2000霓虹點數生活吧。

我再看看店內的價目表,食品的價格與我記憶中差不多。也就是說粗略估計與港元的價值差不多吧..

「這樣50萬…」我驚訝的望著那隻管家.

「在富人區新搖籃區虛擬管家隨街可見,功能之多猶如一個真管家一樣但同樣地購買亦需要很多的身份認證繁瑣的條款,因此沒有認證的可以在黑市賣一個好價錢,畢竟這東西靠著客製化改裝甚至可以用作軍事用途,一隻虛擬管家達到幾千萬也不稀奇。」
「但同樣地這是一份危險的工作真的有可能會死,你確定要接受這項挑戰嗎?」碼仔用非常認真的語氣再次詢問我。

 





可能會死亡…雖然記不起我自殺的理由… 可能是承受不住一些東西吧。 

不過既然我莫名其妙執回一條命,就藉著這個機會幫助一些想存活的人吧。

 

在這個時代初來報到一天,已經可以感受到這個社會如此的嘔心,在這裏還想生存的人必定比我承受得更多。「對,我非常確定。」



 

「這裏乘搭升降機下去就到了,小心一點。一會兒我們的流動車會在這裏接你。」





貓形虛擬管家在我肩上,耳朵貼著我播出碼仔的聲音。

「 原來他的耳朵是播音器呀。」仔細地看貓形虛擬管家除了眼神感覺很冰冷和眼下有一條坑紋之外,整體動作還真的像一隻貓。

 

我按下升降機按鈕,乘搭著升降機來到底層,升降機門打開的一剎那我已經明顯感覺到頂層與底層的分別。

 

有別於頂層即使是晚上亦燈火通明充滿光線投影的街道。這裏幾乎被中層和頂層遮蔽了陽光,街道即使早上亦會非常昏暗更不用說晚上。

 

「幸好還是有微細的街燈光。」要描述的話這裏猶如被遺棄的貧民窟。大路上充滿著廢銅廢鐵堆砌而成的攤檔,馬路完全變成了攤檔區,道路錯綜複雜。睡覺,賭博甚至商店也匯聚在這裏。

 

上層經常會有滴水滴下,幾乎所有地方也有積水令街道彌漫著一股臭水味,以及環境的惡劣令到很多蛇蟲鼠蟻出沒。「難怪叫滲水步行區。」

 
 

碼仔的聲音在管家中發出「前方四百米後左轉。」就是說我要穿過這些攤檔呢,我小心翼翼地穿過這些攤檔,盡量不與他們有眼神接觸。

 

而藉著我眼裏的餘光亦注意到,每經過幾個攤檔亦會有幾個奇怪的目光注視著我。像是會隨時襲擊我一樣,這種感覺令我渾身不自在。

 

可能是聽完碼仔的說話加上在幽暗環境下對未知的恐懼,現在我緊張到一個點。「就是這裏嗎?」我隨著指示轉入了一條小巷。

 

「碼仔:據福榮所說任務目標就是在附近消失的。」我環顧四周, 發現小巷裏有一處的樓梯光線異常明媚,我走近查看,有個不顯眼的塗鴉寫著「聯誼中心?」
碼仔:如無意外這裏的嫌疑是最大的。

正當我想詢問原因的時候一個穿著西裝的男人準備離開。

「這次的商品質素不錯,下次我會再來的。」

 

「多謝老細,慢慢行呀!」一個濃妝豔抹的的阿姨緊隨其後歡送他離開。

 「是客人嗎?」她有點不屑地說。

「算是吧…」這間店一看就知不對勁。

 

她上下打量了我, 她的眼光停在我肩上的貓型管家瞬間態度180度轉變。「好好好,上來再說!上來再說!」說罷她快速掃視了小巷並帶我上樓。

雖然從外面看整棟大廈亦非常殘舊,但裏面的裝潢卻是非常高貴。

 

是有意隱藏在貧窮區的嗎…

「不要那麼緊張!來,這裏是商品目錄。」她遞給我一塊藍色玻璃版,這個應該是顯示器之類吧。

這裏面充滿著各式各樣的的人而大部分都是女性,沒有估錯這裏應該是妓院…也有可能是人口販賣。」或許是兩樣亦有。

 

我馬上使用篩選器搜尋,女性,未成年,沒有啟示器. 「有了!」

有6個符合結果… 

「我也不知道她長什麼,也許六個也沒有一個正確..」我陷入了苦惱獨自喃喃細語

 

「不知道怎樣選擇嗎,我給你推介一些商品吧。」濃妝豔抹的阿姨熱烈地說著

「對了!請問有冇一些比較新的..商品。」我本不想說這兩個字

 

 

「最好年紀比較小的…十幾歲左右。」一邊回答,我的臉越來越紅。

雖然不是真的來聯誼但是真的感覺很害羞。

「少年你真幸運呢,我們四天前有新貨, 13歲的,是處哦。」最後的三個字他刻意放慢來說。

「就這個吧」很大可能就是她了。
「那麼現在帶你過去吧,先給你門卡和手環.」他從櫃檯拿出兩樣東西給我。

跟隨阿姨乘著老式電梯上到樓上,雖然走廊非常陳舊但每道門也有一道智能鎖。

 

這裏應該是由荒廢的工廠大廈改建而成的,在經過長廊時聽到其他房間發出陣陣的呻吟聲,我的心跳亦不知不覺開始加快。

 

「到了!14號房,限時一小時然後每半個鐘加錢,離開時到櫃檯付費並交還門卡與手環就可以了。 慢慢享受吧。」阿姨說罷準備揚長而去。

 

「差點忘了說!手環是以防商品不守規矩而準備的道具, 當然如果你有奇怪的癖好的話也可以隨便用。」

 

「謹記不要弄死她就好了,否則要加錢哦。」阿姨笑著說出這番話語。

 

真是有夠醜陋呢,我給牠一個假笑然後拍卡入房,房間內只有一張床和一張沙發。地上有盤子載著水和類似狗糧的食物。

 

而旁邊則是瑟縮著一個帶著頸圈的裸體女孩..

 

「那個…」我試圖走近與她談話

 

他回頭看著我,瞬間她將盤子出力掉過來「你不要過來! 」

 

幸好我反應快側身躲開,但是她卻當場哭起來,看來她被困了幾天精神開始有點承受不住呢。

 

我開始不知所措起來「我..我只是說笑..你是叫福華嗎?先不要哭我是來救你離開的。」

 

女孩聽到她的名字情緒開始回復穩定「你怎麼知道我的名字。」

 

然後我開始向她解釋事情經過,這時候聯誼中心的接待阿姨回到櫃檯,發現老闆正在等候著。

 

「大南哥你好,來巡視業務嗎?」阿姨問道

 

「你剛剛去了哪,偷懶嗎?」大南哥質問著

 

「當然不是!剛才有一個二十多歲的客人應該是富二代之類的,我帶他去聯誼了!」阿姨匆忙解釋著。

 

「但是土地神只顯示到你一個…」大南哥伸手摸了摸位於腰間的小刀「你不會想欺騙我吧?」
「真的沒有!大南哥會不會是土地神系統出了問題?」

 

「它可是現今最先進的區域監測系統,不然你以為他為什麼叫土地神…只要有人進入這棟大廈,他的位置我就一清二楚。」

 

「我頸椎先知系統一直連著這裏,有問題我第一時間就會知道。除非…他沒有啟示 器。」

 

「你說他應該很有錢對吧?」說到這裏大南哥與阿姨嘴角忍不住上揚,表情變得非常奸狡.

 

別看這個社會表層光鮮亮麗, 就以為底層不會骯髒污穢。

 

一小時前的龍蛇口,張記士多裏

 

「來完成我們未完成的對話吧。」碼仔來到了士多門口

 

「所以我的推測是對的嗎?」狐狸叔叼著口煙坐在士多店內看著電視

 

「很有可能,過了今晚就可以確認了…」

 

「如無意外他很有可能是企業的人..不…是武器」狐狸叔接著碼仔的推斷「現在整個社會的局勢變得越來越有趣..」狐狸叔望向遠方露出意味深長的表情。

 

「我相信很快就有人打探他的下落,這條情報可是非常值錢,你打算怎辦?」

 

「我可是以情報為生的,如果你想要我保守秘密的話可是非常高昂的哦!」狐狸叔向著碼仔做出錢的手勢。

 

「我打算用另外一條情報代替,就是那個頭號通緝犯-潰碼士Broken的身份。但是有一個前提。」

 

即使狐狸叔也略顯驚訝「…我接受!還有什麼條件。」

 

「如果有人打探他或是這條情報,要即刻通知我。」

 

「成交,所以他的身份是?」

 

「他現在為虹彩效力,百鬼情報組-代號薔薇。」說罷他便轉身離開向小巷深處走去。

 

此時電視機播著新聞報道

昨晚由商港區到新搖籃的高速列車途經一區海灣時發生嚴重意外墜毀.虞氏企業總裁助理表示董事長在此意外失蹤.搖籃保全組織經過連夜徹查表示這次事件相信是一單恐怖襲擊,並表示會徹查到底並且強烈譴責破壞社會安定的…

 

「真想不到呢」狐狸叔關閉了電視機閉目沉思坐在椅子上傻笑著。

碼仔離開士多後到了某處的智能置物箱取出了一套純黑色套裝默念著

「我原本以為他只是比我波及的普通人…看來要改變一下計劃。」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