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回到現在

 

「事情就是這樣,趁他們沒為意逃走吧!」經過一輪解釋福華開始對我放下懷疑的態度。

 

「不行!離開這間房間的話我會被發現。」福華指著頸上的頸圈絕望地說





 

「還有我現在這樣怎麼離開..」說罷福華視線轉移了,身體不自然地扭動了幾下。

 

我視線不自覺跟著向下移,剛才的緊張感令我沒有太過留意,仔細地看她的臉蛋算是精緻,身體某部分也比較早熟。我拍了一拍自己的臉龐,阻止我繼續思考。

 





「現在怎麼辦?」福華害羞地看著我

 我抑壓著心跳看著她…又出現了幻覺…黑色的字符在頸圈附近周圍若隱若現地出現。

我集中精神地看著字符,這次若隱若現看見一個字 「解?」我不自覺摸向頸圈

 

「可以不要這樣一直盯著我嗎…」福華警惕地看著我





 

一碰到頸圈的時候,頸圈就自行解開掉在地上。在我們愕然之際,咚,咚,咚,同一時間有人在敲門。「你好,我是來送免費飲品的。」門後有一把粗曠的男人聲

 

「不用了!謝謝。」我瞬間警惕起來,拾起了頸圈放在身後。

「這是公司規定請不要讓我難做。」

「真的不用了! 」 我心想著哪會有這麼奇怪的規定

 透過防盜鏡我看著他們似乎有其他人在旁邊

「這樣真的太可惜了,原本打算..」他的語氣越來越差





我馬上打斷他「等等! 真的是免費的嗎?」總之先順著他意

他似乎有一些錯愕「是,是的」

「這是什麼飲料?」

「橙汁」
「有啤酒嗎,我加錢給你。.」我隨便說著拖延他。

 

「對了你剛才說原本打算什麼?」我慢慢打開一小撮門看見是一個身穿皮革外套的大叔拿著一支橙汁。

 





「原本打算..讓你..試試..我們…新自製的橙汁, 我馬上為你準備啤酒打擾了!」他露出有點尷尬的微笑。

 

我貼著門邊聽著,他的確走遠了,不,是他們的確走遠了。雖然比較微細但走廊上明顯有著幾個人的腳步聲。

 

如果剛才我堅決拒絕他應該會衝門而入吧,是我的目的暴露了嗎…但是他們的行為也不像。我望向著待機的貓形管家。

 

「至少值50萬哦」碼仔的這句說話在我在我腦海中徘徊著。





 

「我大概也知道是什麼事了」難怪剛才進來滲水步行區的時候總是被盯著,他們最有可能就是他發現我沒有啟示器。

 

畢竟這裏還是在店內,他們應該不想引起太多騷動,想用最低武力搶走我的管家吧,

 如無意外那個飲品應該有迷藥甚至毒藥吧。

 

「所以現在怎麼辦?」福華擔心地問

 





我沉思了一會「在她耳邊說了幾句悄悄話。」

 

…..



..

.

「只是個小鬼需要三個人嗎? 還要用迷藥,大南哥也太謹慎了吧。」

 

「對呀,那個小鬼我一個應付已經綽綽有餘。」

 

「小聲點!到了,你們在門口等著。」

 

「一會兒等他睡著了就處理他。」

 

「客人,你的啤酒好了。」他的聲線馬上改變了。

 

一陣呻吟聲由房內傳出.. 「想不到那個小鬼也有點本事呢。」

 

「抱歉呢!可以幫我拿進來嗎門沒有關。」我大叫著

 

那個皮革大叔雙手拿著啤酒與杯子進屋了,他的視線一進屋就被不停喐動棉被吸引了

 ,而我則躲在門後,慢慢地關上門。

 關上門的瞬間,「阿,射了!」這是我與福華臨時定的暗號,瞬間躲在床鋪裏的福華用盡力叫到最大聲遮蓋著打鬥聲。同時站起來將床鋪蓋向他,而我則用最快的速度從後箍緊他的頸將他壓制。

 

他後傾倒在地上,不停掙扎反抗, 我拼命鎖著他的頸用著床鋪捂住他的嘴巴「灌他飲啤酒快!」

 

福華將整支啤酒塞進他的喉嚨,皮革大叔拼死用蠻力睜開束縛,但是灌進體內的啤酒使他嗆到。

 

還嘔吐了一部分出來「死靚仔…」因為迷藥的原因他再次倒在了地上。

 

「先穿著他的衣服吧」我喘著氣對著福華說。

 

此時候門外另外兩個店內保安開始察覺到不對勁,開始不停拍門。

 

「穿好了現在怎麼辦!」福華焦急地問著我

 

「現在只好硬著頭皮上」我拿走了皮革大叔腰間的伸縮棍擺好架勢對著門口。

 

嘟嘟- 那些店內安保拍卡開門之際.我當頭一棒打過去。

 

被我打中一棒的保安瞬間站不住腳,剩餘一個保安見狀馬上拔出小刀衝進來,我與他在窄小的房間中對峙著,福華則瑟縮到一角。「可..可惡」正面對抗我一點優勢也沒有。

 

「小鬼,你今天的死期到了!」他揮舞著手中的刀刃逐漸緊迫我到牆角。

 

沒有辦法只能拼死一搏「吃我一棒!」我抬手裝作向他揮棒瞬間把棒子扔出去,然後抬腿向他雙腿下的要害部位踢出。

 

「可惜呢臭小鬼…你是有一點小聰明,不過對我不管用!」他用頭硬接我的棒子,抵擋我的踢技並順手把我摔倒在地,我被他鉗制在地上,看見他手中的利刃準備刺向我。

 

我瞬間感覺到的不是恐懼,而是不甘心,明明剛下決心要活著…我真的不想死!
一瞬間我又看見了黑色字符,在餘光中我看見到我身旁的貓型管家充滿著黑色字符。

 

可能是因為面臨瀕死的關係,我的大腦飛速運轉,不禁想起今天發生的事。

 

「再賭一鋪吧!」原本我雙手對峙著他的刀,我決定一隻手放棄抵抗轉而伸手觸向貓型管家。

管理員權限-ON

凌雲科技雲端存取. . .

人工智能輸入中

軟件更新成功

「偵測到危險,防衛模式啟動」一把少女的聲音在貓形管家中發出。

 

貓型管家的牙齒匯聚著電流,迅雷不及掩耳就電倒了準備出手的保安。

 

「危險解除, 恢復跟隨模式」

 

沒有時間讓我們驚訝,門口的保安亦開始恢復狀態,我從緊張中開始回過神來,馬上強行將頸圈套在他頸上,然後按手環!

 

最後一個保安也被電暈了,整個過程明明只有一分鐘左右,然而卻像經歷了很長時間。

 

我帶著福華離開房間,原本打算從樓梯到地下不過似乎這裏所有樓梯都被堵住了。

 

沒有辦法只好搭電梯到樓下「聽著開門的瞬間馬上跑去門口逃走。」我低聲地向福華說道,眼見電梯準備到達地下「準備好了吧 3 2 1.. 」

 

在開門的瞬間我們驚呆了,在大堂中站滿著穿著皮夾外衣的保安一早已經準備就緒,而他們的眼神瞬間聚焦在我身上。

 

當中有一個一看就知是頭目的人慢慢靠近我「出來吧!」此刻我已經沒有選擇的餘地,只能裝作堅強踏出電梯門。

 

「幸好我不惜花費巨額買土地神,否則的話今天就會放跑了一隻小肥羊。」

 

「可以幹掉我三個保安,你小子看來也挺聰明。」

 

電梯門從後方緩緩關閉,而前方被團團圍著了「你怎樣知道的?」我擋在福華的前面。

 

他沒有理會我的說話「跟你做個交易吧,交回商品給我再放下你的管家在這裏,我放你走。」其餘保安聽到竊竊笑著

 

「第一,我不能保證你能遵守承諾…第二!她不是商品! 」我已經準備向貓形管家下達防衛指令準備再拼死一搏。

 

「不錯不錯,我喜歡,你知道嗎在這裏生存需要足夠謹慎,否則老鼠也可以吞掉大象。」

 

「可惜呢小老鼠,一招不慎滿盤皆輸,要怪就怪你走錯棋了。」說罷大南哥拿出了腰間的小刀。

 

「看樣子你很喜歡捉棋? 將軍!」一把電子合成聲音從他後面傳出。

 

「你什麼時候在這裏?」大南哥猛然轉身發現後方多了一個人。

 

身穿全黑的套裝帶著黑面具的人,不知在何時站在人群當中。

 

「不過你真的有夠謹慎,時間地點也是隨機的聯誼中心,你知道我花了多少時間找嗎?」他悠然地走到前台背對著眾人像翻查著什麼。

而他背後亦亮出了印在機能披風上的一朵霓紅玫瑰,不知為何全部人看見玫瑰的時候表情亦為之驚恐亦不敢亂動。

「百鬼情報組…那個薔薇符號…」其中一個小弟顫抖地說著

 

「找到了,不少交易紀錄呢,一招不慎滿盤皆輸~」那個人拿出隨身碟複製了所有資料。

 

「這裏可是有委員會授權的,拿走了這些資料他們一定不會放過你!」大南哥臉上已經失去了剛才的自信。

「他們從來沒有放過我…還有!」

 「如果他們知道你失去了客戶的資料,以及這裏和搖籃有不法勾當的消息被外界傳出, 他們應該會第一個捉你做替死鬼吧?」

 

「別忘了,你有啟示器就算躲到天涯海角他們也找到你。」他全程也背對著大南哥以及一眾小弟。但是他比我的感覺卻是比在場任何人也危險。

 

「切,反正也是死。」大南哥突然猛衝到他背後展開攻擊。

 

「砰!!」沒有多餘的動作那個人轉身就是一槍,大南哥被命中要害應聲倒下。
隨後他立刻掃射了其餘在場的保安,彈無虛發百發百中。

最後將槍管指向那個接待的阿姨「放過我吧,求你!」那個阿姨看見滿是屍體嚇得不停大叫。

「別人求你放過他的時候,你有聆聽嗎?」那個人冷冷地問道

「連女人你也不放過,你跟我們有什麼差別?」阿姨嘗試用激將法
「沒有」最後一下槍聲,房間回復安靜.

 

要擊敗怪物,最簡單的方法就是你成為怪物。

 

在這幾秒我絲毫不敢亂動,而福華已經在我身後瑟瑟發抖捉緊我。

 

那個男人一步一步靠上前,「你覺得我應該放過他們嗎?」他一上前就問我這個莫名其妙的問題。
「說實話,我不知道。」我呆了幾秒才回答

「是嗎,這樣你覺得我應該放過你們嗎?」聽到這句話福華抖得更加厲害。

 

「我與他們不一樣,我是來救人的,不過我們應該沒有話事權吧?」我反問了他

「這麼冷靜真的是少見,如果我現在執著要殺你,你會嘗試殺死我嗎?」

 

「也許吧,如果這是唯一的選項。」不過說實話我的直覺告訴我,眼前的這個人相比剛才的全部人加起來還要危險。

 

「叮」 電梯門在我們後方突然打開了
另一個帶著同樣面具,偏矮偏瘦的人走了出來。

「阿哥,你還在這裏玩嗎?」

 

「抱歉抱歉,只是忍不住! 你合格了。」那個蒙面人對著我說

 

我還未反應得切發生什麼事「合格?」

 

「對呀,考試合格,歡迎加入。」碼仔關掉了變聲器除下面罩「碼仔?你玩我!?」我鬆了一口氣,雖然我看似非常冷靜其實內心害怕得很。

 

「我只是想測試一下你的想法,剛才的打鬥很精彩! 差一點圓螢就忍不住去救你了。」

 

「那麼就是說她是圓螢吧」不過他們的氣場完全不同了,如果以顏色來形容的話早上的時候給人的感覺是陽光的黃色,而現在則是暗紫色。

 

「我負責帶這個女孩回家吧,其他的事交給你們。」圓螢伸手向他但是福華仍然是緊緊抓著我不放。

 

「放心吧,他們是我的同伴。」我凝望著福華的眼睛說

 

「我會把你安全送到家,放心吧。」圓螢向他保證。

 

她猶豫了一會,主動跟圓螢走了,圓螢若無其事踩過屍體走到了門口,她的披風後也有一個霓虹色的圖案,一個圓。

 

而福華她盡量不望向屍體謹慎地走到門口, 離開之際她回頭一句

「再見,變態佬。」

「我不是叫變態佬!」

「這樣你叫什麼?」

「穆浩然」

「穆浩然,謝謝你」她害羞著說出這句說話就轉身離開了

 

「你做過了什麼,變態佬!」碼仔揶揄我

 

「可是你不是叫家榮嗎? 何時變了什麼浩然?」

 

「其實早上被電擊的時候,找回了一點點記憶…穆浩然,說真的這個情況我也一頭霧水。」

 

「話說你的全名是什麼?」我一直也很在意,他們的名稱更像是暱稱。
「就是密碼呀。密…碼」

「沒有姓氏的嗎!?」我驚呼

「我們這些下層貧窮人沒有什麼文化就是這樣的了,先離開這裏慢慢跟你說吧。」
「等我一下!」在離開之際我用前台的電腦解開了所有房間和頸圈的限制,在走回上層時,碼仔向我說這個城市的現況。

 

「龍城區與新搖籃區可以說差天共地,雖然同為香島城區但是文化生活完全是兩回事,最簡單來說就是窮人與富人的分別,整個香島區的市民亦有階級之分。」

 

「龍城區有些人也沒有接受教育與吸收知識,因此很多祖傳的文化以及觀念消失殆盡了。」
「在這裏盡量也不要告訴別人你的真名。」他提醒著我

 「也就是說我要一個暱稱吧。」

「我也需要一個暱稱!」一個少女聲插嘴.

 

我們回頭望去卻不見一個人影. 「下面呀!」

 

「貓形虛擬管家?」她彷似一隻真貓一樣搖著尾巴看著我

 

「我現在是凌雲科技最新軟體的超超超智能AI。可不是那些普通管家可以媲美的。」她驕傲地說著。

 

我一時不知怎回應看著碼仔。「這麼人性化的人工智能我也是第一次見,但是他好像自動綁定了你…看來你沒有辦法把它賣掉了。總而言之你現在先完成設定吧,這樣這個虛擬管家就正式成為你的。」

「不過他為什麼會突然變這樣?」碼仔欲想碰他結果貓型虛擬管家主動避開了。

 

「我也不知道…」黑色字符的事情還是先不要告訴他好了,就這樣我在一頭霧水中邊走邊完成設定。

 

「可是突然要我想名字也太難了吧?」

想起他突然儲電擊退保安的場景「不如就叫比卡...」

「不要,太中二了」我還未說完他就吐槽了我

「雷風飄散…不,像是馬名」

「嘉榮?」

「太男性了吧」貓形虛擬管家用著嫌棄的聲音

「就叫做臭貓。」不過這個人工智能也太智能了吧…感覺與真人完全沒有差別。

「你再不正正經經改個名字我就咬你了!」你看吧哪有那麼兇的人工智能。

我看著他一身純白色的外觀開始聯想著「雪?」

「可以就雪吧! 然後就是設定怎樣稱呼你」

 

「這樣就..」我又開始思考

 

「不用煩了就喂吧。」

 

「隨便吧…」我打了一個呵欠,我已經懶得反駁,說真的現在我已經很累感覺這一天很漫長。

 

 

虞氏企業總部

 

「董事長只是失蹤了兩天,你只是個暫時代理,憑什麼進行人事調動?」一名女子破門而入闖進會議室。

 

「這是為了整間企業的著想,正如董事長的意志以民為本。現在他失蹤可讓企業造成很大的動盪,人事調動只為更好處理企業的業務。」虞氏企業副主席不慌不忙地回應。

 

「你作為傭兵這次是你的失職,玲號你是董事長的首席保鏢卻無法保護他,你也難辭其咎吧?」

 

「這樣你更加要為派我去尋找他的蹤影!而不是調派我去那些爛部門查看哪裏有飲品被偷了!」玲號怒目切齒質問。

 

「都說了,以民為本是董事長意志。你跟了他那麼多年應該很明白吧。」

 

「我認為你現在精神與狀態也不適合繼續作為集團護衛,除非你可以繼續證明你有能力勝任…例如找回原本董事長要帶過去新搖籃的東西!」

 

玲號沒有聽完就已經轉身離開「老狐狸…」

 

「希望你在新崗位可以工作愉快!」代理人皮笑肉不笑假腥腥祝賀著他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