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那麼快!..不能再留在街上.」我四處張望尋找可以進去的位置.

4

先進入這棟大廈「解」我伸手捉著一道門.

3





2

1

「!?這是..」我從大廈內的窗口仰望天空.

雪:投影而成的屏障

委員會公告:現在擅自穿梭屏障的市民將會被無人機使用「適當武力」將其制服.





「總而言之,現在先去找他們吧.」正當我想走前一步時候

突然有一群人的腳步聲響起,我本能反應馬上退回到室內.

「這次的任務目標現在傳給你們,這次將會由外而內開始進行搜查,若然發現要馬上擊斃.」一個聲勢浩蕩的男聲傳出

「收到」其他人亦清脆回應

如無意外他們應該是委員會的部隊,總而言之此地不宜久留.





走在大路上太危險了,唯有在大廈中穿梭慢慢去尋寶廈.

下層唯一的好處是雖然錯綜複雜但是如果認得路的話就等於有無數條秘道.

可以安全又快捷地到達目的地.

加上我有「解碼器」除了有些用物理鎖的民居,幾乎所有門我也可以來去自如.

雪:前面就是尋寶廈了

我在附近的鐵皮檔四處勘查沒有發現一個人.

難道全部都躲起來了?

正當我陷入膠著時,發現尋寶廈有幾處地方逐漸開始關燈.





唯有先進去看看吧.

感覺上此處的大門特別先進,不過正合我意.

我伸手觸碰門柄 解鎖成功

這裏的前身應該是一個舊式商場,雖然沒有燈光但是仍可以透過中心的天窗隱約看見整個商場的內部.

進到門口抬頭望去至少六七層「那個是人影嗎!?」

雪:偵測到危險!

「嗵」網狀物體從高空射向我.





我反應不切瞬間就被網住了.

而我被網住的一刻從暗處有幾個人包圍著商場中心.

從不知哪裏射來的強光令我無法睜開雙眼.

「等一下!!我沒有惡意!」

他們慢慢逼近當中有些人在竊竊细语不過仍然隱約聽到他們的對話.

「只是流浪者?」

「應該不是!他有一隻虛擬管家!可能是流浪賊也不一定」

「不知道總之小心一點.」





「也有可能是喬裝」

「..變態佬!?」一個熟悉的女聲在人群中

「等一下..你是福華嗎!?」我強睜開雙眼用手擋著強光

「黃叔!他是好人,是上次跟你說救我的那一個人.」福華帶點興奮解釋著

說罷眾人開始移開壓在我身上的網,樓上的強光亦消失了.

我站起身拍拍身上的塵土.

「你怎麼會在這裏?穆..」福華意識到我的名字在這裏不太受歡迎.





「穆碼,對!這是我的名字,抱歉大家忽然闖進來了.」

一個穿著技工衣服偏瘦的人走近了「聽說你是百鬼夜行的員工對吧?」

「也算..是吧」我回答著

「抱歉!我是黃叔,總而言之上樓再說吧各位!」

其他人聽到他的說話亦躲回到暗處中

而僅餘幾個人包括我和福華則是跟隨黃叔慢慢走到上樓.

「所以你來這裏做什麼?」福華走在我面前問

「我聽說這裏要封禁了,擔心你們有危險就跑了進來.」不過現在看來似乎沒有這個必要

「你是白痴嗎!?」她突然加快了幾步背對著我

「呵呵!都不知說你勇敢還是太愚蠢了.」黃叔也忍不住跟我說

「真的有這麼危險嗎?」我疑惑地問

黃叔似乎又氣又無奈「你小子真的是...」

「你知道這個封禁程序在坊間的叫法是什麼嗎?」

「入夢?」

「沒有錯!但你知道為什麼叫入夢嗎?」

「就是被封禁的人如同在夢境一般,如同在惡夢一般!」

「有那麼誇張嗎?」說實話我到現在還未知道究竟他們為何如此恐懼.

在上樓的途中沿途看見的平民表情也非常緊張,像是難民般坐在角落.

黃叔開始解說著「之前有一段時間委員會進行鎖區的次數非常頻密,當中總會有些惡徒甚至執法人員藉著這段時間為非作歹,久而久之每當鎖區的時候這裏的人也會聚集一起.」

「也可能尋寶廈附近的人特別有凝聚力,幾乎附近沒有啟示器的人也聚集到這裏工作生活,可能是這樣讓尋寶廈有一種無形的羈絆.」

「你有看到顯示封鎖範圍的投影嗎?」黃叔看了一看天窗

「你說像是結界的東西?」

「對!那個東西不只是顯示封鎖範圍,他看似只是光線投影但其實是蘊藏著極大量的微型無人機群.」

「而這些無人機可以隔絕外內的環境聲音以及視野和斷絕一切通訊設備.」

「簡單來說你就像發夢一樣,沒有人知道你在做什麼,而那些武裝份子他們想怎樣就怎樣!明白嗎..」黃叔說出這句話的時候能感受到他憤怒和不甘的情緒.

所以就聚集到一起,讓他們不敢亂出手吧

「開門!」黃叔有節奏地敲了四下鐵閘.

店舖牌面用白底紅字寫著黃金科技.而大門是用殘舊鐵閘加上物理鎖鎖著.

門口外擺滿著水管,螺絲等材料與科技兩字格格不入,外形更像一間五金舖.

「黃叔,那些工具已經全部收好了!」穿著同款式技工服的人打開了鐵閘.

「他是誰?」他督了我一眼

「沒有關係,讓他進來吧.」黃叔回答

「可是這..」那個人欲言又止.

黃叔無視了他徑直走到店內

「看來是虛驚一場,我們繼續進行緊急會議吧.」一個披著長袍的老頭坐在地上.

我看著他的坐姿感覺非常眼熟再看著他手中玩弄著印有「士」象棋

我走近坐向他對面「你不就是早上的老伯嗎!?」

「那一支水很清甜呢 嘻嘻」老伯帶點揶揄笑著.

「景三老伯你識得佢?」福華坐在他身旁.

「我早上跟他打賭下了幾盤棋,先別說這些了現在情況如何?」景三老伯的神情開始變得嚴肅.

黃叔放了一個投影器在眾人中間然後席地而坐「剛才觀察過了這次的封鎖範圍異常地大差不多是一半的滲水步行區.」

「因此他們要偵察到這裏還有一點時間.」投影器顯射出立體的滲水步行區模型.

景三老伯開始分析著「封鎖區域幾乎是最高界別的行動,他們的目的應該是需要執行不能讓外界知道的行動或是圍捕一些人.」

技工們開始討論著「難道是查到我們的...」

他們意識到我在這裏,欲言又止聲量變細了表情中透露出不信任我的感覺.

但這也是理所當然的,我與他們素未謀面同時身邊亦有一個不會在貧窮地區見到的東西.

「總而言之,現在安置好了附近的鄰居在這裏,接下來盡量不與他們扯上關係」黃叔點起一口煙接著說「還有就是這個小子是百鬼夜行的人也算是自己人,不用擔心.」

「穆碼..百鬼夜行..碼..難不成你是碼仔!」其他技工聽到我們的對話

「不,其實我是..」

「這樣的話就無懼怕了!景三老伯」他們的表情瞬間充滿希望令我欲言又止.

不過看來碼仔在這裏也有不少名氣.

「看來需要在這裏等待不少時間,來下一盤棋吧!」景三老伯又邀請我對局這次他拿出的是木製的象棋.

「好呀,這次我要翻盤了 嘻嘻」

「什麼嗎,你會玩這些東西呀?」有幾個技工也坐下來圍觀.

景三老伯一邊擺放棋子的位置一邊說著「我教了幾次他們玩這個遊戲,可是他們太弱了一點挑戰性也沒有. 咳 咳 」

我心裏暗自道「明明就是景三老伯你太強了」

「沒有辦法呀我們沒有學習途徑,又不像景三伯你見多識廣.」黃叔面露笑容斟了一壺茶給他.


景三老伯接過後小酌了一口「啊~果然新生茶永遠不夠清水好喝. 」說罷黃叔斟多了一杯給我.

我出於禮貌也飲了一口,但是這壺茶出乎意料地難喝像是有些鏽鐵加上酸宿味道我忍不住吐回到杯子.

「抱歉,我喝不慣這些茶」鏽鐵的味道還殘留在我口腔中,我面容扭曲向著他們道歉

「不要緊!反正這些東西不是人喝的 哈哈」景三老伯面不改容地喝了一杯之後接著說

「這些是淨化不當的廢水,原本是用作畜牧的飲用水,將它當作茶喝觀感就不一樣了.」

「是嗎~將軍.」這次我選擇快攻不理防守.

景三老伯拿起「士」棋子欣喜地微笑著

「你知道嗎我最喜歡的棋子是什麼嗎?」

「士, 雖然已經不能馳騁疆場但是卻保護著戰場中最重要的東西. 可能力量很卑微但輕輕一步卻舉足輕重.如果是你會選擇哪一個?」

總感覺景三老伯這個問題不像表面這麼簡單.

「我不像老伯你有這樣的感慨…但是如果我選擇的話應該是將吧.」

如果將代表最重要的東西,那麼棋局就是不惜代價摧毀敵人最重要的東西.

同時保護自己最珍貴的東西..

就在這時不斷拍門在外大叫著「無人機搜查到這裏了!」

此時眾人亦瞬間站起來「這樣他們應該快要到了!先出去查看環境.」

「先讓這隻管家待機在這裏吧,否則讓無人機掃描到會被視為威脅!其他人也是手上不要拿著硬物.」黃叔指揮著眾人「景三伯和福華躲在這裏!」

我們從六樓靠著欄桿望向下面,有數架無人機從底層開始不斷掃描緊隨其後的是一隊大約十多個人武裝部隊走到廣場中間.

而每層的欄桿也站滿著尋寶廈的居民,他們也緊盯實地下的部隊.

「請在場全部人不要隨意亂動!」當中領頭的告誡著眾人

「否則將會被武力壓制!」

而黃叔則是眉頭緊皺緊緊盯著部隊的制服,然後默默地從角落裏掏出了一個麥克風回到欄桿旁

黃叔握緊在手中向著部隊發話頓時尋寶廈內迴響著黃叔的聲音

「你們是紅傘對吧?」黃叔的神情似乎有點驚訝不安

紅傘部隊的領頭人慢慢抬起頭目光看著我們這個方向

彷彿在芸芸眾人中找到黃叔的位置.

他拿出擴音器說道:「既然你知道,希望你乖乖合作.」

「現在新搖籃不夠人手嗎?要委派這種特殊部隊搜查我們這些低下階層. 」黃叔暗諷回應

「別再裝傻了,我們收到可靠線報潰碼士就是這裏的負責人!」領頭人從背後抽出一把刀造型科技十足並且酷似小太刀.

現在氣氛變得極為緊張而其餘待命的部隊亦進入了預備狀態.

「交 出 潰 碼 士!」領頭人威脅著

「我就是負責人,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在這裏的都是工作多年的員工」黃叔向他們解釋著.

「你的資料特徵確實不像,但是這裏幾乎所有人也沒有啟示器,即使混在其中也很難察覺吧!?」

「你們不說,我也會逼他出來!」領頭人下令部隊開一槍射向人群.

「你不出來我就要屠殺這裏的人了!」

有位男士膊頭中了一槍剎那間尋寶廈內的市民群情洶湧.

同時間黃叔亦下指令「放路障!」這時間各樓層的人開始向下拋掉重物.

在半空待命的無人機全部被各處發射來的捕捉網擊落在地上.

同時間底層有一群人用強光電筒射向部隊的位置,高處則有一群人協力拋下特大的捕捉網.眼見這個捕捉網即將會困住整個部隊,領頭人雙手握緊刀柄擺好架勢,在網到達他攻擊範圍時候將將其斬出一個缺口.

接著他舉起左手向著部隊說道「黑鏡準備!」

黃叔似乎也料到他會做什麼馬上轉頭與我們說「跑回房間!快」我亦意識到不對勁用最快的速度回頭跑.

下一秒領頭人從手腕上的發射器射出一個微型閃光震撼彈.

一瞬間除了紅傘部隊幾乎所有圍繞在商場中間的人失去行動能力.

場面變成一片混亂,不少民眾受影響栽倒在地上捂着耳朵以及暫時失明.

而幸好我們反應的快躲過一劫,可是現在情況已經一面倒.

而那個領頭人亦在用擴音器威脅著「協助匿藏罪犯,妨礙執法你們知道有什麼後果嗎!」

士兵們在人群中捉起了十幾個人拖到商場中央.

「快說!潰碼士藏在哪裏?」士兵們用步槍抵著他們的後背.

「我真的不知道!我發誓」第一個發聲的是個看起來憨厚的大叔.

子彈隨即打在他的肩膊上,而他忍著疼痛有點吃力地繼續說「放過他們吧!我們真的什麼也不知道.」

而領頭人則走到他的面前扯著他的頭髮冷笑著說「是嗎...可是說這裏匿藏著潰碼士的也是你們的人!」說罷他掏出了一把手槍直接朝他腦袋開了一槍.

其餘被捉出去的人表情變得更加驚恐,一位女士亦被嚇到失聲痛哭

「不要害怕,你只要說出來我就可以放過你.」領頭人走向那位女士身旁蹲下

「不知道!真的不知道!」女士雙手捂著頭不斷重複著這句說話.

而他則是被領頭人在肩膊上刺了一刀.

「你們不說也不要緊!你在看著吧潰碼士!」領頭人大步徑停圍繞著尋寶廈中間走著呼喊

而我與黃叔則是一直躲六樓的欄桿旁偷偷觀察著情況.

「其實潰碼士是什麼人?」我問著黃叔

「什麼?這可是常識你怎麼會不知道?」他驚訝地看了我一眼然後將目光移回樓下

他一邊盯著樓下的情況一邊向我解釋「據說因為城市的輻射水平異常地高而有一部分人可能受到這些輻射影響腦部產生異變出現了某一些能力.而這些能力全部都是可以影響甚至改變和破壞電子裝置.這種人在社會被視為罪犯或研究對象遭到通緝和獵殺.」

我越聽越不對勁,瞬間我就聯想到我的解碼能力.難道我就是他們要找的那一位潰碼士?

我看著樓下倒在地下的眾人.「砰」又一個受害者.

如果如果我是他們要找的人豈不是..

「我要去救他們.」我站起來激動地說

「你說什麼傻話?」黃叔壓低我身段

「你再不出來下一個就是這個小男孩了!」武裝部隊在人群中再次拖出幾個人到中央.

這次到黃叔按耐不住直接由高處呼喊著「等一下,我們真的什麼也不清楚!會不會真的是你們情報有錯誤!」

「那麼你們有什麼方法可以證明?」領頭人說出一個非常尖銳的問題

這時候我腦海萌生了一個想法,以自己為餌誘引開這群部隊再用自己的能力逃出封鎖區.

只要支開領頭人,讓他注意到我再逃走的話應該就可以了吧.

正當我想行動之際才發現樓下的部隊行動似乎有點怪,他們停止了所有行動重新集結了起來.

領頭人聽完其中一位隊員的悄悄話後收起了刀「看來不在這裏呢」就這樣輕描淡寫地離開了.

我與黃叔同一時間望向對方表情充滿疑惑,過了片刻尋寶廈眾人驚惶失措的心情開始平定下來.

「誤傷了那麼多人就這樣離開了?」我看著剛才被拖在中央的民眾為他們感到不甘.

我跟著黃叔與技工們到樓下照顧傷者,除了剛才那一位被子彈打中腦袋的憨厚的大叔,其餘的人還有生命跡象.

看著一群傷者在地上我想起福榮在小巷的時候.「雪,呼叫私人醫療隊.」

雪:沒有訊號無法定位

我也預料到會是這樣,只是想試一下.

景三老伯下樓安撫著傷者,並拿出一塊白布包裹著憨厚大叔的屍體,而在他慈祥的面容中帶點內疚.而且眾人的眼光似乎集中在老伯一個人身上.

「景三老伯!你在這裏幹什麼?快點躲起來他們可能隨時也會回來.」黃叔緊張地向著老白說

受傷的傷者此時也開口說話「我們沒有大礙,不用擔心我們你繼續躲起來吧!」

「對不起,各位要你們受這些苦!」景三老伯虔誠地看著傷者並鞠了一個躬.

「景三,你對我們恩重如山,這些只是小事何足掛齒.」在一旁的老人也回應著

我看著這個情景恍然大悟「難不成...」

黃叔向我解答「尋寶廈是為沒有啟示器的人提供庇護的一個聚集地.而這裏的創建人就是..」

「景三老伯..」我接著他的說話


「看來只能陪你們到這裏了..」景三老伯鄭重向大家發話.

「別說這些東西!你一定能逃出去的.」其他群眾開始哄動起來

老伯只是輕輕地將手指放在嘴唇上示意著各位安靜

「以後這裏就交給黃叔管理了」隨後大量無人機突然從尋寶廈的各處冒出並由天窗飛出去大廈外



所有人的注意力被集中在上方


「這些是.. 我們的立體投影無人機!? 」黃叔仿似洞悉了某樣東西馬上望向老伯.

老伯身體漸成花瓣散開消失了.

「穆碼,那張紙條現在拿出來吧.」黃叔看著我認真說道
這時候我拿出收起的字條上面寫道

萬一 景三被發現.

請用潰瑪能力「求夕」他梨開

我會給我的一切給你

雖然字體非常潦草也很多錯字,但是還能了解他的意思.

可是潰碼能力他是怎樣知道的..

還是他也把我當成是碼仔如果是這樣的話碼仔也是潰碼士!?

那麼當時他在小巷救福榮的時候那兩個大叔仿似突然失明的原因就說得通了..

總而言之現在先去找景三老伯吧.

​​​​​​​我向黃叔點了一點頭並走向大門開始尋找景三老伯.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