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經過上次聯誼中心的任務之後,這幾天就在沒有驚心動魄的委託.取而代之的是無窮無盡的送貨委託,我亦藉著這段時間開始了解黑色字符的能力。
我發現當我情緒高漲或是極度專注的時候這些黑色字符就會出現,而黑色字符亦只會出現在一些科技產品上,經過不斷的嘗試,發現我的能力只會對一些需要權限或密碼的用品才有作用,比如說:門鎖,智能售賣機之類的。
在這個充滿限權與密碼的時代這個能力也太爽了吧…
可惜我現在只是一個沒有身份識別,沒有資料的非法入境者,每天只能跟隨商店車到處遊蕩做一個宅男。
「話說我何時才能外出,除了晚上接委託到下層外我還沒有正正式式去逛一次街!」我向著圓螢抱怨
「這要看你努不努力了,如果你有5萬元的話應該足夠去委員會幫你登記行街紙。」她忙於點算著商店的收入。

「你不早說!我差三千就足夠了,先預付這個月的糧給我吧!」我從梳化床中站起來。

「你只是來了幾天,哪裏來的幾萬!?」圓螢有些詫異。




「因為我服務態度良好~顧客給我很多貼士。」其實是在委託中遇到一些流浪賊想打劫,我用能力偷回來的。
「真拿你沒有辦法,龍蛇口也有辦事處你自己去吧。」說罷他將下指令導航去龍蛇口。

 

雪:已收到三千霓虹點數

 

到了辦事處這裏沒有什麼手續,只是跟職員說再付錢就可以。





「連名字也不用嗎?」那個職員一眼也沒望向我不耐煩地說「這些不重要的資料自己輸入就可以了,來拍照, 擦!」我還未反應得切然後他就給了我一張卡片。「好了,記得袋好, 這是唯一證明你身份的東西。」
真的是有夠隨便,而重點是這與用五萬蚊買社會服務沒有差別「真的是有夠白痴…」
無論如何這樣終於可以在上層逛街不被視為非法! 「終於可以逛街去!」
雪:可是你的餘額已經為0

「閉嘴! 」

我在擠擁的人群中,慢慢細味著這裏的環境.「這裏真的很像旺角呢。」我不由得在心暗自說了,還是如此急促的步調真是令人熟悉!
時不時總有一些新奇有趣的科技在我眼前,例如搭著浮空滑板在人群中穿梭的少年,在小巷旁坐著的老人用著投影出來的棋子博弈。




「竟然仲有擊殺特效!?」我由衷讚歎

那個老伯發現我看著他問到「要跟我玩一場嗎?賭一罐飲料。」那個老伯抬頭仰視我微微笑著。
「好吧,五盤三勝」當是消閒時間,我跟著老伯坐在小巷的旁邊。
「這叫做象棋,要我教你怎樣玩嗎?」
「不用,我懂一點點」
「竟然如此,那就來吧。」看著老伯的反應,看來新時代的人也不太玩象棋。
我與老伯對弈的頭兩局僥倖獲勝,而當開始第三局的時候我才發現剛才只是他有心讓我。
為何我會知道?因為接下來我就被完勝了,他幾乎沒有耗損我就被將軍了。
「你很清楚哪裡對你有優勢,你也很懂得化解眼前的危機。」最後一局他默默對我說
「你知道你差在哪裏嗎?」老伯凝望著我,眼神像飽經滄桑同時略帶點威嚴。
「棋力?」突然這樣問我也不知如何回答。
「經驗固然重要,但是你眼光不夠闊。」
「眼光...不夠闊」
「好好想想吧年輕人,記住!你差我一支飲料 嘿嘿。」




我走到旁邊的售賣機集中精神然後輕輕一碰。 101解碼器101
「撲通!」一支樽裝清水掉下來了。
我向他遞了一支水「有機會再捉棋吧,老伯」
他沒有回應只是慈祥地向我微笑。
在差不多逛完一條街,發現很多香港地道美食仍然存在,魚蛋、菠蘿包、蛋撻等等。只是價錢貴了不知多少倍。

突然有點懷念…算吧...是自己選擇離開那個世界,現在才來後悔太遲了。

「別在這裏胡說八道了」突然有人打斷了我的思考,回過神發現是前方有一些吵鬧,我走前過去打算「吃花生」。
放眼望去是一個大叔與一個身穿著文青打扮的女生正在吵架,不得不說在這個時代文青打扮的人萬中無一,放眼望去整條街也是黑色為主的衣服以及偏向運動風格的的打扮居多,這使這個女孩在人群中顯得特別顯眼。

文青女生護著一個青少年,他手上的是…是剛才的那個滑板少年嗎?

「每一個人也應該受到公平對待,沒有啟示器就代表是罪犯嗎?」少女不輸大叔的氣勢反斥道。





 

「差不多九成罪犯也是沒有啟示器的人,你有看到報導嗎!」

 

「那是因為沒有啟示器本身就是為犯罪,還有有很多受害人也是沒有啟示器的, 底層犯罪率高的中其原因是因為腐敗的企業!」

 

「只要每個人安裝啟示器就可以止暴制亂! 是你們為了什麼自由私隱拒絕去安裝,不受法律保障能怪誰?」
爭吵到一半旁邊的觀眾也開始支持大叔「對呀, 你大好青春留在家中與朋友社交玩遊戲不好嗎?」

 





「就是呀! 管治管理這些問題那麼深奧你那麼年輕懂嗎?」

 

出乎我的意料是幾乎全部人也認同大叔的想法,即使身邊經過的年輕人也慫恿他回去過著享樂的生活。
在娛樂至死的年代,每個人也追求表像,那麼誰人來捍衛真相?

 

不過那位少女真的非常勇敢,舌戰群人仍可以毫不膽怯,說實話我已經沒有耐性聽他們爭吵,雖然人是靠說話來交流資訊,但同時人是靠經歷吸收資訊,不需要過多的說話,當污穢的真相影響到他們表象的利益時,他們自然就會去清走污穢。
面對不斷的挑戰和質疑還可以不屈不撓真的非常厲害。「我可沒有這個耐心。」被這群大叔打擾了我的雅興「回去吧 雪」

正在呼叫百鬼夜行流動店

「你回來正好!有禮物送給你,是入職禮物哦!」碼仔拿出一條十字項鍊。





我收下項鍊向他道謝看見他拿出那件披風「你們又要出去了嗎?」

「對呀,又要麻煩你看舖了~」圓螢指著那密密麻麻的電召系統「有多一個人實在太方便了,終於不用每晚困在這裏~舒服呀!」

說實話在這裏工作最無聊的就是看舖,你實際上要做的就是輸入指令讓車自動導航去目的地。而客人要買東西吃東西也是靠系統完成,我則是名副其實看著他們。

有時候想與客人閑聊一下也會遭受人白眼,這裏的文化習慣了不與陌生人聊天,雖然百年前已經是這樣但是直接拋來仇視的眼神也太誇張了吧。

「烤肉車!別跑!烤肉車!」聽到從遠處傳來誰的聲音

我開窗望向車的後方發現有一個人朝著這個方向狂奔著

雖說車速不太快但是他一眨眼的功夫就已經追上了,我這時才驚覺準備停車。

仔細一看那個女孩是剛才我在街上看見的文青女孩,她口裏念念有詞一直說著「烤肉烤肉…」然後就不斷操作著菜單瘋狂點擊。

「想不到這個區域也有肉賣太好了!」她咀嚼拌飯,嘴被肉塞得滿滿。想不到她的食量與她的外型大相逕庭「飽了飽了」她一臉滿足在口袋裏摸著霓虹卡。

餘額不足無法支付

「唉!?」她重複拍了幾次

餘額不足無法支付

「明明才剛發工資,難道是剛才的流浪賊嗎」她小聲地說

「老闆可以用人民點數支付嗎?」看他一臉尷尬的表情我默默地說著「…這餐我請你吧.」只是聽到她剛才街上的說話有一些欣賞她。

「這樣不太好吧,我下次回來還的!」她從口袋中遞出了一張卡片

「這是我之前的卡片,我因為某些原因被降職了今天是第一天來這個區域!」她有點尷尬地說

我接過他的卡片上面寫著

玲號  虞氏企業 商港區

特別警衛隊

「警衛隊…真是意想不到呢。」她第二次顛覆我對他的形象,果然人不可以貌相。

「這樣你叫什麼名字?」玲號出於友善問我

「穆碼」這是我為了貼合這裏的文化這幾天無聊想的名字。

「不錯的名字,對了!你知道哪裏可以有關於這個地方的最多情報嗎?」她雙眼發出暗淡的藍光應該是搭配著先知系統的隱形眼鏡。

「應該就是張記士多」

「好的,謝謝你」現在商店車大約懸浮離地在兩三米高,她道謝完後毫不猶豫轉身跳下去了。

我驚訝片刻後又過了百無聊賴的幾小時,沿著定單降落到了滲水步行區。

「你好有人在嗎?」戴著鴨舌帽的男人敲了兩下車門。

「你好!」我剛出來就已經察覺出他手中亦拿著一個包裹神色非常緊張。「百鬼夜行?」他閃閃縮縮四處張望。「是..」還未等我回答完他就放下了包裹說要給虹彩然後他就匆忙離開消失在黑夜中。
 緊急通話-來自百鬼夜行999

「緊急通話? 接聽」我還是頭一次知道有這種東西。

「碼仔!收到可靠線報滲水步行區5分鐘後會入夢!」一把清爽的男聲緊張說著

「那個...他現在外出了..我是新的員工。」我有點茫然地回應

「我怎麼不知道他請了新人,總而言之你現在的位置非常危險先離開!快!」他匆忙地中斷連線了。

「所以到底是什麼回事…」

雪:入夢是一個地下術語.代表委員會將會對某個地區進行隔離封禁,並進行秘密任務。而大部分行動時間都在夜晚以及下層區。 (以上資料是由虞氏企業提供)

「而以下是由超超超智能阿雪私人貼士,根據非正式統計經過秘密任務後總會有部分人失蹤,大部分幾天後會被發現浮屍在水中,所以快點走吧!」

「竟然是那麼嚴重的事!曰:離開滲水步..」我突然想到一些東西.

突然有些擔心福華兄妹「曰:自行駕駛到滲水步行區外待機。」跑過去應該還趕得切

雪:「喂?喂!!等我一下」

沒有記錯的話圓螢跟我說福華兄妹是住在滲水步行區邊緣的尋寶廈附近。

「雪,帶我去尋寶廈!」



..

..

應該就是這裏附近吧

委員會的人正在播放廣播【封禁程序倒數5秒】

5

「那麼快!..不能再留在街上.」我四處張望尋找可以進去的位置。

4

先進入這棟大廈「解」我伸手捉著一道門。

3

2

1
「!?這是..」我從大廈內的窗口仰望天空,發現了投影而成的屏幕。

委員會公告:現在擅自穿梭屏障的市民將會被無人機使用「適當武力」將其制服。

「很好我們自願困在這裏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