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書鳳月鬧離婚,司邆笙都會出動這一句『要離婚的話,兒子就會送去非洲。』以打壓作為小寶貝媽媽的書鳳月。

  司邆笙做事果斷,說一就一;說二就二。不會拿親兒子開玩笑,他說要送去非洲,就會說到做到,而他也知道書鳳月最緊張親兒子,每次用他來威脅書鳳月,她也絕對會妥協。

  「你還是人嗎?天天說要孩子去非洲,他也是你的骨肉。」被威脅的書鳳月唯有乖乖把手中的古物放回原位,再跟司邆笙理論。

  「就因為他是我的骨肉,他也絕不會介意我利用他來留他娘。」

  司邆笙壞心一笑,使書鳳月怒氣再升一層「司邆笙!你……」





  書鳳月舉起手,想要打他時,司邆笙居然突然說:「人來,捉住這個女人。」

  現在傭人都在外面看著,要是她真的當眾賞司邆笙一掌,他以後多沒臉,怎可能在人中產生權威。無奈之下,為了保留一點的尊嚴,唯有要人帶她走。

  「把她送回房,讓她洗個澡,換一身好看的。」

  帶自己走,書鳳月可以理解,但她就不解為何自己要換衣服。她身上都是家居服,又不是闊衣、短褲,就是平常的白襯衫,一般都是穿這樣的,沒有什麼不好看,便問:「為什麼要換好看的?」

  「為了報答我們的小寶貝,他一直被我們利用也辛苦了,是時候要實驗他的願望。」





  「不要!你又打算……」一提到小寶貝的『願望』,書鳳月的臉就發成青色,但她的手已經被傭人捉住了,今天恐怕也是躲不過。

  「作為孩子的媽,就要滿足一下他。加上作為我司邆笙的老婆,就要餵飽一下我,畢竟我是一個男人。」他赤裸裸的調戲,瞬速使書鳳月雙頰發紅,旁邊更有傭人在的。不過,這都不是重點,重點是眼前這個男人,根本就是餵不飽,再這樣下去,書鳳月只會渾身酸痛。

  「司邆笙,你這個混蛋!流氓!」書鳳月為了生命安全,只好不斷的掙扎,但都不知傭人都是吃什麼大,用的力氣居然那麼大,甩都甩不開。


  司邆笙和書鳳月有一個三歲大的小寶貝,他們結婚的主因,也是因為小寶貝的存在。可是,書鳳月會鬧離婚,不得不說是司邆笙的不好,畢竟哪個女人會接受自己被騙婚呢!

  她一直這樣鬧,在她身邊的小寶貝有機會受傷。司邆笙為了小寶貝,只好讓這對母子骨肉分離,唯有送他到別墅。待書鳳月不鬧後,才讓他回來,也就這樣司邆笙才能一直拿小寶貝威脅她。





  至於,小寶貝的『願望』是什麼?當然是……哪有孩子不希望有個弟弟或妹妹陪著自己成長呢?


  書鳳月被帶回房後,就被迫要洗澡,還不停被襯衣服、被化妝、被弄頭髮、被噴香水……明明已經是現代,卻弄得像古代嬪妃準備要侍寢一樣。

  「夫人真美,難怪少爺如此疼愛夫人!」女傭把書鳳月打扮得美美的,都不禁為二人接下來的甜蜜而發笑。

  可是,書鳳月就沒有半點的高興,只好覺得她們很吵,而先讓她們離去「好了,都給我出去。」

  「是。」

  她們乖乖離開後,房間終於變得安靜,牆上掛鐘答滴答,彷彿在提醒書鳳月,要離開就趁早了。書鳳月想了很多方法,但卻沒有一個真的可以實行,她也只能嘆氣「難道我這一生也逃不過嗎?」






  回想起十個月前,書鳳月與司邆笙在人人茫海之下,也能再次相遇的一刻,簡直就是上天在給他們浪漫邂逅的機會……

  書鳳月在一次接小寶貝回家的時候,因為工作的關係而遲到,害可憐的小寶貝在學校中,等了足足一個小時。一時著急的書鳳月,只好亂過馬路、橫衝直撞的走,結果就差點撞上一部黑色的車。

  「是誰不要命啦!」

  書鳳月被撞得痛痛的,還要被人罵,但都是自己有錯在先,書鳳月只能忍氣吐聲,趕緊起來跟車子的主人道歉「對不起,因為我趕著接兒子才……」

  她還沒說完,後座的人居然就下車了。在那一瞬間,書鳳月看到了那個人的臉,世界猶如再次墜入黑暗,因為眼前那個人正是三年前,奪去書鳳月一切的人,她這輩子也會記得他。

  「是你?」二人二口同聲的說,卻沒想到對方還是記得自己的臉,而再次合拍地問:「你記得我?」

  大概已經過了四年,沒想到對方還是記得自己,當時連對方的名字都不知道,但就偏偏記得對方的樣子,因為對方就是改變自己一生的人,根本就忘記不了。

  「你剛才說的兒子,是誰的兒子?」





  司邆笙的臉讓書鳳月回想起當年,自己在路上被拱起來,然後被這個混蛋帶到車中強上,她就發起抖來「如果不是你的話,現在的我就不會變成這樣。」

  明明剛才書鳳還在為兒子著急,卻因為司邆笙突然的出現而失落,勾起四年前早就封印起來的記憶。司邆笙腦中什麼都轉不了,只能說一句「對不起。」

  「你以為對不起有用嗎?」書鳳月不想再見到眼前這個人,以免勾起更多不高興的事,而趕緊離開,卻突然被司邆笙拉回去。

  「別走!」

  「你是什麼人?憑什麼叫我別走就別走?」

  「憑我是孩子的爸。」

  書鳳月冷冷一笑「你又知我的孩子一定是你的孩子,不讓我是跟別的男人生下來的嗎?自從被你上後,我的私生活可是很亂呢!」





  「你覺得一個看重兒子的女人,私生活真的會很亂嗎?」司邆笙一眼就看出了書鳳月的為人,她頓時感覺心涼。一個只見過兩次的男人,還要是相隔四年沒見,形同陌生人,居然比自己的家人更加了解自己。

  「好了,說夠了嗎?我要接兒子。」書鳳月想要甩開司邆笙,但他卻不願被甩開而加重了力度「你是什麼意思?」

  「我們一起去接兒子。」

  「我家兒子才不會接受你的。」

  「這很難說。」

  由於以上種種原因,書鳳月就坐了司邆笙的順風車,去接他們的兒子。到底小寶貝看見自己的親爸時,會是什麼樣子呢?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