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鳳月在接兒子的路上,偶遇過去改變了自己一切、把自己拉到無底地獄深淵的男人——司邆笙。他們重遇只用一眼,就認出對方是誰,而作為小寶貝親爸的司邆笙,一知道自己有了兒子,當然要好好去看他長什麼樣,所以他毫不猶豫去跟身邊的助理說:「希子,把接下來的會議都推掉。」

  為了一個從未見過、不知好壞的兒子,就把所有會議推掉,世上哪有這樣的人。世上不少人都認識司邆笙,S國更是全國人民都幾乎知他是誰,唯一不知的恐怕也只有書鳳月。她不了解本國的事,也因為鑑證是日新月異的工作,而沒時間讀新聞,所以不認識眼前這個人的勢力、財力有多高。對司邆笙的認知,只從這段時間的理解。

  胡亂與不認識的女人發生關係,事後對她不聞不問,更沒有來找她。書鳳月一直覺得他他不盡責,是個世紀大人渣,就是司邆笙把自己變成這個模樣,他把書鳳月推進地獄之中,她不可能會原諒這個人「工作說推就推,你這個人真是一點責任心也沒有。」

  「兒子比工作重要,我寧願不要錢,要得把兒子要回來。」司邆笙這樣的宣言,真的很霸氣,有一瞬間真的令書鳳月有點心動的感覺,但同時有一分不安。看他這副模樣,應該也是有錢人社會的一份子,要是兒子認回親爸,他很有可能會帶走書鳳月的唯一,書鳳月不能失去小寶貝。

  「我跟你說,兒子是我生的,別想跟我搶兒子。」





  「不對,兒子是我們的。」

  「你……」書鳳月再說不出反駁的話,畢竟都是事實,唯有先讓司邆笙和兒子見面,再決定要怎麼做。

  「對了,你應該還未知道我的名字吧?我是司邆笙,SY的總裁,二十五歲。」對於突然介紹自己的司邆笙,書鳳月一點反應都沒有,畢竟自己一向沒有留意新聞,SY和司邆笙是什麼,恐怕世上只有書鳳月才不知道。她與別的女人不同,一般知道自己是司邆笙都一定會雙目發亮,可是書鳳月卻不一樣,但司邆笙卻沒發現她的不同,只不過是她沒看新聞。

  「原來是個總裁,難怪工作能說推就能推。算了,反正你的事與我無關。我叫書鳳月,二十二歲,普通的古物鑑證師。」


  當他們來到小寶貝的幼稚園時,等了整整一個小時有多的小寶貝,得知媽媽終於來而高興得立即跑過去「媽咪,你來接我啦!」





  「小寶貝。」書鳳月把小寶貝抱起來,並親吻他的額頭「對不起,媽媽才晚了。」

  「沒關係,寶貝知道媽咪是被工作耽誤。」可愛的小寶貝回吻自己的媽咪,二人十分溫馨,都使旁邊的司邆笙無法介入。

  「咳咳!」

  司邆笙用力裝咳嗽,只為博得小寶貝的關注,剛好小寶貝又真的看到,成功讓司邆笙做到第一步,得到小寶貝的見光。可是,卻換來意想不到的話……「媽咪,這位大叔是誰?」

  小寶貝天真說一聲『大叔』彷彿在司邆笙身上用力插了一把大刀,他才年僅廿五,一聲大叔,他可當不起。就連司邆笙旁邊的秘書——希子也忍不住笑了,居然會被自己的兒子稱大叔。眼利又小氣的司邆笙見到,就細聲向希子說:「年終獎扣四分之一。」





  「什麼?!」希子同樣以細聲回應,真是可憐。一個笑聲扣年終獎,這對上班族來說,猶如白天被搶劫。

  同樣,書鳳月見兒子稱親爸當大叔,同樣發笑,什至比希子笑得更大聲「沒錯,這位是大叔。」

  可恨的是,司邆笙居然沒怪書鳳月,反而上前撫摸她的頭,露出溫柔的臉。對希子來說,簡直是大口大口的被灌狗粮,卻不能反抗,唯有在心中抱怨:『這是兩重標準呀!』

  「小寶貝,你媽真是會開玩笑,其實我是你親爸。」

  「爸?」小寶貝可愛地側側臉。

  「沒錯,我是你的爸。」司邆笙以溫柔、充滿父愛的笑容回應。

  見他這樣直接說出身份,書鳳月真怕他把兒子搶走。只是,司邆笙卻從未想過到,自己的兒子是有多聰明……「DNA報告呢?」





  「哎?」司邆笙腦子一時轉不到,沒想到自己的兒子才三歲,就知道什麼是DNA,還要求自己交上報告。可是,這種東西不是說變就能變出來,最少也要找間醫院,等半個月左右,才會有結果。司邆笙真是佩服自己的基因,居然會變出如此有智慧的小寶貝出來。

  書鳳月忍住不笑,問兒子:「兒子呀!如果他真的是你爸,你會接受他嗎?」

  小寶貝仔細打量司邆笙,由上到下,又從下到上,每一個細節都看,讓司邆笙莫名有種緊張感。他長那麼大,都從未有人這樣打量自己,現在有第一次,對方居然是三歲的小孩,還是自己的親兒子。得悉結果後,小寶貝帥氣地用短短的小手指,指著自己的父親,說:「要是大叔對媽咪不好,就別想進我媽咪的房間!」

  「兒子,你在說什麼?」書鳳月沒料到小寶貝會這麼說,瞬速就紅起臉來。

  這聰明的小孩子,前句說得不錯,但後句就總讓人覺得怪怪的。感覺這兒子很抗自己的媽,讓司邆笙有機可乘「那就是可以進爸爸的房間啦!」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