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進媽媽的房間,就能進爸爸的房間。感覺這十月懷胎所生的孩子,正在抗自己的親媽,這個小寶貝到底站那一邊?明明父子是第一次見面,就感覺他們已經有共識要圍攻書鳳月,她都被弄得一頭冒水。不過,不得再被抗下去,當媽媽也要有當媽媽的威嚴。

  「好了,小寶貝還小,話不能當真。」書鳳月一本正經把話交代後,就換回一張輕鬆的表情向小寶貝說話「小寶貝,媽咪帶你回家,好不好?」

  「好!」小寶貝舉起短小的手腎,可愛的擺動身體,有種天使的感覺,真是治療了世人的心。

  正當書鳳月打算帶小寶貝走時,司邆笙突然攔住了二人「我送你們吧!」

  「夠了,你雖是孩子的爸,但剛才孩子有說接受你嗎?」





  仔細想想,小寶貝的確沒說一句,承認司邆笙就是自己的爸。他實在給不了書鳳月問題一個答案,而書鳳月也正想再次動身走了。此時,小寶貝見父親如此可憐,就做一個好心,推他一把。

  「媽咪,就讓大叔送我們吧!現在坐公交很多人的。」小寶貝悄悄向司邆笙打了個眼色。對於這個如此有用的兒子,司邆笙當然很高興啦!

  「沒錯,這段時間不易坐共交的,還是讓我送你們。」

  既然兒子都願意坐司邆笙的順風車,而事實上,這麼晚了又真的很難坐公交,書鳳月也只好答應司邆笙「聽著,我是因為小寶貝才答應你,不是因為我承認你是孩子的爸。」

  「好好好,你什麼都對。」





  全賴兒子的神助攻,司邆笙終於成功能騙書鳳月上自己的車,達到目標第二步,接下來就是把眼前的小綿羊,送進狼口了。


  書鳳月一上車,就把自己的地址,告訴負責駕車的希子,而司邆笙就在希子開車前,發了個短信給希子……「叮!」

  希子趕緊撿查手機,卻沒想到自家老闆居然耍陰招,他實在是逼於無奈。無奈自己是個上班族,不能違背老闆,才不得以做壞人的角色。此時的希子一直在心中默默說著『對不起呀!書小姐,請不要怪我。』


  當書鳳月上了司邆笙的車後不久,終於發現有點不對勁了。平日回家的車程,最多只是三十分鐘,今天不是坐公交,應該可以更快,但是現在花了四十五分鐘都未回到家。她往窗外看,發現外面的路竟然是上半山的路,這個地方是土豪居,她發現自己中計了。





  「司邆笙,這不是回我家的路。」

  「沒錯,這是回我家的路。」

  「我不是叫希子送我回家嗎?」

  「你覺得我的秘書會聽你的,還是聽我的?」司邆笙把自己的手機拿出來,上方顯示了他與希子的對話,司邆笙的最後一句竟是要希子開車回司邆笙的家。今次書鳳月真的中計了,沒想到堂堂總裁居然如果卑鄙。

  「你這是誘騙,我可以告你的。」

  「你覺得我的律師厲害,還是你的律師厲害?」司邆笙以同樣的問題模式問書鳳月,而答案不用多想,她也很明白。一個總裁的律師團,與一個平民女子所請的律師,誰會有較大機會勝?

  「太過份了!」

  「多謝誇獎。」





  「誰在誇你!」書鳳月氣鼓鼓的臉蛋,真是讓人很想戳戳,而司邆笙也不例外。他按不住好奇心,直接用手指戳書鳳月的面頰,猶如按到她的開關一樣,臉瞬間變紅「你在做什麼?」

  「真是可愛。」

  在前一秒,書鳳月都在生氣,而下一秒,她已經抵不過司邆笙的一聲『可愛』,更加無法面向司邆笙。

  這個時候,可愛的小寶貝一直默不作聲,就是為了觀察二人的一舉一動,看看這位自稱爸爸的男人,能否得到媽咪的歡心。經過這一次車的時間,小寶貝已經有了結果……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