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個前,書鳳月在不知情的情況下,簽了一張結婚協議,與司邆笙結為夫妻。雖司邆笙在第二天就公報了自己已婚的消息,但以書鳳月一向也不看新聞,以及整天封閉自己在研究所的日常,她會知道可以說是奇蹟。

  不過也不能怪書鳳月沒有看清楚,當時大晚上,精神早已在白天花光,還要看司邆笙不知從何時準備的二百多頁文件,她會被騙婚,可以是說人之常情。


  至於書鳳月是怎麼知道,就要說起兩星期前的事……

  那天,書鳳月一如以往回到研究所進行鑑證工作。剛好新來的下屬就比較喜歡看帥哥的花邊新聞,正好聽到她們說起小寶貝的爸爸——司邆笙,就停下來聽一聽,可能可以多了解這個人。

  「你說,司大帥哥的老婆會是誰?都已經十個月,卻從未在人前露面,真是太護妻了。」





  「什麼?!」書鳳月反而過敏,一時控制不了就上前走過去大叫。

  平時書鳳月在工作上,都不會聊私事,又很少與下屬搭話,今次居然主動過來,都把下屬們嚇倒了「月姐,你對司大帥哥也有興趣嗎?」

  「才沒有。」書鳳月的臉上泛起了微紅,但也不礙書鳳月的思考。

  他們說司邆笙是在十個月前結婚,而十個月前,書鳳月就被司邆笙帶到他的大宅中。時間相撞,一方面就說要補償書鳳月和小寶貝,另一方面就跟別人結婚。本來在這十個月的相處中,她還以為司邆笙是個好人,但如今過往的一切都是變為零了。

  「那個混蛋!」





  然而,書鳳月卻未想過,傳聞中的主人正正就是自己。反而重點放在:司邆笙已婚上。當時書鳳月氣得不行,以為司邆笙的結婚對象另有其人,還讓書鳳月住他的大宅中,算什麼意思?最可怕的是,小寶貝有被搶危機。書鳳月不管手頭上的工作,立即回到司邆笙大宅中,找他問清楚。


  回到大宅,書鳳月連鞋都不脫、衣服都換,就立即走上司邆笙的書房中。只見他正在看文件,而書鳳月就連招呼都不打,就上前捉住了他的衣領「司邆笙,你是什麼時候結婚?你這樣是要我當小三嗎?還有我跟你說,小寶貝絕不會叫她做媽!」

  消息早在十個月前傳遍整個S國,而書鳳月卻在十個月後才知道。對於那麼遲才來質問司邆笙的書鳳月,司邆笙一點也不意外,因為早就有人提點了,但對於書鳳月已經知道了,他就真的很意外。

  「是誰說給你聽的?」





  「是誰說一點也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到底把我當什麼?」

  司邆笙放下手上的文件,無奈嘆氣,再不經思索回答:「老婆。」

  他不是說得特別大聲,又不是說得特別明確,書鳳月一時不能理解,腦袋運轉起來,沒有平時那麼敏捷。她呆呆的側臉,一向聰明的書鳳月,智商都在工作上用盡,司邆笙唯有再說白一點。

  「別人口中,司邆笙的老婆由一開始都是一個名叫書鳳月的女人。」

  「誒?」

  感覺這個像是司邆笙的告白,莫名讓人害羞。雙頰發紅的書鳳月,心中不能理解他的話,她不知道司邆笙到底是為了什麼,才會把自己的婚姻獻給一個認識不久、牽扯只有四年前意外的女人。

  不過書鳳月能肯定的是,司邆笙一開始想要結婚的原因,絕對不是因為純粹的『愛』,他是為了補償當年的意外、為了小寶貝的美滿家庭。當婚姻夾雜著利益時,就已經不是書鳳月從小向往的婚姻。

  就算司邆笙把話說得有多好聽,理智還是叫書鳳月不要接受他。她的心動也被喚停,書鳳月低下頭,眼睛蒙上一片陰影。





  「你怎麼了?」司邆笙向書鳳月伸出手,想要知道她有這個反應的原因,卻被甩開了手。

  「離婚!我要現在就離婚!」

  「為什麼?」

  書鳳月腦中想了千千萬萬種的原因,但也不及那一個如此直接、如此簡單,可以立即讓司邆笙盡早遠離自己——「因為我不喜歡你。」

  「過了九個月,我們的相處、我對你的好,你就真的一點也感受不到?就真的一點感覺都沒有?」

  這九個月以來,司邆笙作為小寶貝的父親,他確實盡了自己的本份,把一切最好的都送給了小寶貝。就連小寶貝快要讀小學,司邆笙也找了很多有名的學校,就是想要小寶貝幸好。至於司邆笙對書鳳月,可能是比對小寶貝更好,每天都獻上時間和關心。如果他對小寶貝的是責任,那麼他對書鳳月的就是超越補償和責任的愛。

  知道書鳳月喜歡古物,就每天為她送一件;知道書鳳月不高興時,堂堂首富就會屈尊親手做甜點給她;就算公司有大量工作,但就一定會準時回家,就是想吃書鳳月親手所煮的晚餐和聽她一聲『歡迎回來』





  這幾個月的時間,書鳳月能看出司邆笙的好,她也有過心動的時候,但這都是在知道司邆笙騙婚前。如今書鳳月知道了事情的所有,她實在沒有辦法再這樣下去「無論怎樣,我都會堅持要離婚。」

  「如果我說不呢?」

  「如果你說不的話,我就用我的方法迫你離婚。」書鳳月走到後方的小櫃旁,拿起了上方的一個古董花瓶「這是唐朝留下來的,至少值一個億。要是你不離婚,我就扔了它。」

  「一個億不算什麼,扔吧!」

  「是因為知道我喜歡古物而不信我做得出來吧?我現在就告訴你,這個家的古物沒有一個是我不捨得的!」書鳳月用力的扔,頓時落下一聲「砰!」地上佈滿了玻璃碎,一有不小心,都會被畫傷了腿,但書鳳月一點也不在意,繼續扔其他的。


  就是這樣,二人的鬧離婚愈演愈烈。書鳳月每天都把家弄得滿地玻璃碎,把世上僅有不少的古物都清了不少,但司邆笙還是毫不介意地為書鳳月收集更多,讓她扔個高興,到底這場鬧劇什麼時候才有句號呢?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