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鳳月打碎古董,司邆笙最多只是損失一點少錢,而錢……司邆笙從來不缺。無奈現在已經很晚,她再鬧下去的話,恐怕會被小寶貝聽到。最後,司邆笙怕會打擾到小寶貝睡覺,而出此下策「再鬧下去,我就把小寶貝送到非洲。」

  「你!」小寶貝是書鳳月的心奸寶貝,才三歲就要去到非洲,她一定受不了。書鳳月立即把正要扔的花瓶放回原位,再大聲罵他:「你還是人來嗎?他是你的兒子。」

  「能留住我的老婆、他的媽媽的話,小寶貝一定會願意被利用。」

  「人渣!」書鳳月不管司邆笙,直接跑出房間……


  ……回想起來,書鳳月真的很後悔當初沒有看清楚就把合同簽了,但現在房間一個人都沒有,她再次回想當時的情景,書鳳月終於發現當中的不妥。司邆笙在那個時候,應該才第二次見自己,又未真正了解,怎麼可能知道書鳳月怕看文件、怕悶?她到現在,想來想去都想不通這一點。





  不論是什麼原因都好,她由始至終都只有一個結論——這埸鬧劇一定要結束。書鳳月不可能接受任何一個原因,而賠上自己的幸福,莫名其妙地嫁給一個不愛的男人,更何況他先利用孩子。

  「我絕對不會接受這個人,一定要想方法離婚。」

  正當書鳳月開始要動腦根時,房間的門居然突然被打開……「咔嚓!」差點把書鳳月弱小的心也嚇跳,怕剛才的話被聽到。

  「司邆笙,你進來前能敲門嗎?」

  司邆笙把門關上,並很順手鎖上門「這間屋是我的,我為何要敲門?」





  「對呀!這裡是你的,我又為何要在這?」

  對於毫無道理又霸道的司邆笙,書鳳月愈跟他相處,心情就愈差。一時之氣下,她用力拍了下眼前的化妝桌,猛然站起來,大力踏步越過司邆笙,想要離開這個房間,卻被拉回去。

  「你是我的老婆,在我家再合理不過。」

  「我又不是自願,都是因為你騙婚!」

  「你當初簽合同時,不就是想小寶貝可以有個健全的家庭嗎?你我結婚根本就沒有衝突。」司邆笙不願意再放開書鳳月,他捉住書鳳月的肩膀,無意中看到由傭人所準備的衣服和妝用。





  他從未見過,書鳳月打扮得如此可愛、性感。一身黑色帶點透的小睡衣,更顯出書鳳月有前有後的身材。司邆笙一時沒忍住內心的欲望,咽了一口,不巧就被書鳳月見到,她現在才發現司邆笙有好色的一面。

  「你在看什麼?」書鳳月紅起臉來,把胸前的事業線遮著。

  不能看如此好的『風景』,是男人都會覺得可惜,司邆笙也不例外,更何況眼前是自己的合法妻子。他沒有詢問過書鳳月同不同意,就捉住她的手腕,強行把手拉開再看清楚。

  「變態,快放開我。」

  「既然你是我的老婆,就讓我盡一下老公的責任,滿足一下老婆吧!」

  「呀!放開我呀!」

  司邆笙突然拱起書鳳月,他不管書鳳月不斷的掙扎,把她送到床上「老婆,小寶貝天天鬧著想要妹妹,我們是他的父母,一定要如他的願。」





  「放開我。」書鳳月雙手握成拳,敲打在他的胸膛上,但對於司邆笙這樣的男人來說,她的拳頭猶如螞蟻一般弱小,不痛不癢。

  「小寶貝的願望很重要,你就乖乖吧!」司邆笙扣起了她的雙腕,使她不能逃脫,不能離開。

  「我不愛你。」

  一個不愛很易說出口,也很容易聽入耳中,一切都很簡單,但卻令人很難受。對於司邆笙卻猶如被千針所針,心裡總是鬱悶鬱悶的。心中在一瞬間,產生了千百種疑問……要怎樣她才會愛上自己?她到底喜歡什麼?還是說她已經有喜歡的人?

  腦袋愈是運轉在這些事上,司邆笙的想法就愈向壞方向走,他可是已經忍受不住了。十個月,每天與妻子保持朋友的距離,心中的欲求早就按捺不住。司邆笙是正正常常的男人,十個月已經是自己的極限。

  其實,他的想法其實也很單純,只想跟書鳳月在一起。

  「如果今晚你把我服侍好,我就考慮簽離婚協議書。」

  「你又……」





  司邆笙沒給她說話的機會,乾脆來個速攻,直接親上她的小紅唇,再好好滿足這十個月以來,第一個洞房花燭夜……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