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鳳月來SY集團,應該是鑑寶才對,卻偏偏被自己的老公,而就是SY的老闆阻攔,他卻是本來委託書鳳月來的人,總覺得這樣的怪怪的……不過,哪有這樣的委託了人又不讓她工作的人,他是怎樣做老闆的?

  別人都說男人重視江山多於美人,而司邆笙就剛好相反。為了讓人知道書鳳月的身份,以及讓書鳳月自我認知她就是司邆笙的老婆,而把整個SY集團都賭上。明明不讓書鳳月工作,只會影響到SY的進度。

  「司邆笙,我可不是你公司的人,只是受了委託來工作。要是不能準時完成,我可是會被扣薪金的。」

  「那就辭職,我養你不就可以了嗎?」

  「我說,你就不要那麼霸道吧!」書鳳月緊皺眉頭,而她並非是不願意接受司邆笙,她是不敢去接受。





  四年前的事情,就已經給了書鳳月答案。血緣至親也能拋棄親生女兒,更何況是一個莫名其妙的總裁。有錢人的世界,書鳳月也體驗了十八年,他們都是為了自己而生的人。司邆笙會跟書鳳月結婚,也不過是為了書非凡,可能很快他玩厭,就會馬上跟書鳳月離婚。

  「我們不會有結果的。」

  「你就那麼不信任我嗎?」司邆笙捉住書鳳月的手,讓她的左手落在司邆笙的手上,他用手指輕揉著什麼都沒有的無名指「是因為我沒有讓你看出我的決心嗎?」

  雖然已經結婚十個月,但司邆笙卻未送出婚戒,畢竟一開始就是騙婚,為了不讓書鳳月知道,所以沒送戒指。到了書鳳月知道的時候,已經太遲,每天只顧著鬧離婚的書鳳月,司邆笙都未有機會送出一枚戒指。

  「不是……」





  「那是因為四年前,我做出來的禍根嗎?」

  書鳳月抬起頭,直瞪瞪看著司邆笙的臉;嘴巴稍微張開了點,似是想說話,卻不知應說什麼;臉上帶點驚呆,她可能從來都沒想到,小寶貝會把四年前的事都說給司邆笙聽。

  「不過,四年前的事已經沒關係了,因為那是過去,過去就隨它而過。從今天起我都不會離你而去,四年前的事不會重演一次。」

  「司邆笙,我很怕……我已經什麼都沒有了,我不想再變得傷痕累累。」書鳳月眼裡通紅,本來白透的皮膚而漸漸發紅,卻堅忍著一直在打滾的淚水,不讓它落下來。四年以來的傷感再次回憶起,其實書鳳月也不過是個柔弱的女性。

  司邆笙輕揉書鳳月的臉,以比平日更溫柔的語氣說話「在我面前,你就卸下你的面具。時間會證明,我是唯一令你安心的人,不會離你而去。」





  「真的可以嗎?」

  「可以。」

  司邆笙的話彷彿注入了魔力,讓四年來從未展露柔弱一面的書鳳月,在司邆笙面前放下表面的堅強。書鳳月緊緊擁抱司邆笙,在他的懷中落下第一滴眼淚「你真很壞,明明當初就不是因為愛而結婚,為什麼就不讓我離婚啦!」

  「誰叫我就是喜歡如你這般的小綿羊。」

  「先說好,你別誤會,我還未愛上你,也不打算輕易愛上你。」

  「我知道,追你從來就不是一件易事……」司邆笙輕笑,並在心中留下一句:『更何況我還有一個聰明私兒子要對付。』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