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是這樣下去,書鳳月又要被司邆笙牽著鼻子走,她可不是要一直被調戲才堅持下去。絕不能忘記從一開始的目的,一定要離婚,書鳳月和司邆笙就是兩個世界的人。理智再次令書鳳月清醒過來,臉上的熱度也漸漸下降。

  「我才不想被吻,你這個色狼。」

  「沒錯,正因為我是狼,才會想吃羊。」司邆笙用手指,捲起書鳳月的頭髮。手指的暖意無意中碰到了書鳳月的耳朵,這個地方可是很敏感的位置,書鳳月也不自覺地縮了「要是能吃到香甜可口的小綿羊,我甘願當一輩子的色狼。」

  總感覺他的話相當曖昧,司邆笙到底是多厚臉皮,才能把如此令人害羞的話說出口。先不說書鳳月現在的心情,從剛才開始,被強塞了無數狗糧的單身狗——希子,雞皮疙瘩都張到臉上來。可是,他沒收到要離開的指示,而且外面有著無數的人等待祝福這對可惡又不憐惜『動物』的夫妻。

  「司總,你到底能不要臉到什麼程度?」





  「誰叫老婆害羞,就唯有讓作為老公的我犧牲一下,主動一點。」

  「真是太厚顏無耻。」書鳳月說了很多次司邆笙不要臉,他都毫不介意,書鳳月都懶得再向一個厚臉皮的人說他厚臉皮。這時,書鳳月看向希子,總算讓她想到避過一劫的方法「司總,你家秘書還在。你在他面前說這樣的話,會不會之後抬不起頭?」

  「說起希子,老婆你提醒了我一件事。」

  「什麼?」

  「就是……繼續我們公司的祝福活動!」





  司邆笙話一出,希子馬上就去讓下一位職員來,而書鳳月則被嚇至臉青。經歷過第一個人後,她可是清楚明白被祝福是有多辛苦,而且書鳳月實在忍不住去『糾正』他們,這樣可是會把書鳳月弄至半死的。


  正當書鳳月想要阻止時,一切都已經太遲,下一位員工已經被希子請來了……今次也是一位看似年輕的男員工,他一進來就簡短地說:「恭喜總裁和總裁夫人結婚十個月快樂。」

  一想到莫名其妙結了婚十個月,就連本人都不知情的時候,書鳳月就怒沖沖的「不用恭喜,我和你家總裁很快離婚。」

  「誒?」男員工傻眼看著書鳳月。

  「誒什麼?剛才的話沒有任何掩飾和修飾,你都聽不明白嗎?是聽不明中文,對吧!真好奇怪你是怎樣進SY的?你不如找日去上堂惡補再回來上班,不然就早日辭職,反正我都不覺得你能在這待久。」





  這次書鳳月又把員工嚇到了,沒想到長有一副大家閨秀的書鳳月,說話會比司邆笙更不留情面,直接說些更乎人生攻擊、打壓智商的話。平日司邆笙最多都是向人黑臉,或是直接看都不看就駁回方案,都不會說如書鳳月一般的狠話。

  男員工低下頭,連看都不敢看書鳳月,反而敢直視平日被公司員工稱作『鬼神』的男人。他用力向司邆笙點頭,用以很大的聲量說:「我知道了,我會去改進,先告辭了。」

  他走得相當快,與第一個進來的男員工比起來,兩者不相上下。書鳳月卻完成不解為何他會這個樣子「不過就是建議,有必要怕到這樣嗎?我又不是說了什麼。」

  「老婆,要是你這樣下去,我在公司很難立足的。」

  只是短短幾分鐘不夠,就把完全不認識而充滿喜悅的員工,嚇到不敢再直視書鳳月。這樣下去,司邆笙就在不能稱作『鬼神』了,別人都只怕書鳳月,不再怕司邆笙。沒有阻嚇力和威嚴的老闆,很難領導他人,讓他們服從自己的。

  「老闆,已經不會再有下次了,其他員工都跑了。」希子從門外回來,就這樣報告。

  不過也不奇怪,誰叫書鳳月說話狠。剛才嚇到了兩個男員工,其他員工看到自然也不敢做下一個受害者,他們都寧願不要三倍工資,也不敢去見傳說中的總裁夫人。但被人恐懼,反而令書鳳月更加高興,畢竟不用再聽那些祝賀的話,悶著坐在這個辦公室之中。





  「既然都跑了,也就是我也可以去工作吧!司邆笙快把保險庫的門開了,我今天來是工作的。」

  「保險庫嗎?老婆,你這麼快就想管我的錢財。」司邆笙壞心一笑。

  「誰要管你的錢!」

  不管怎樣,今天全程都在的希子,可是長知識了。希子跟隨司邆笙很久,他就是一把槍,一個決定、一個行動都是損人而利己,做事更是果斷得可怕,所以才能成為商界的王。希子活了二十四年,都從未見過第二個司邆笙,更不相信世上會有第二個他,可是如今一見靈牙利齒的書鳳月,他就心感自己就是一個井底之蛙。

  剛才書鳳月還指她跟司邆笙合不來,在希子眼中,他們就是同一類人,什麼都能射穿的槍配上一把磨利了的刀,簡直就是天作之合,但彼此都沒發現這一點。只是,要是書鳳月知道希子想什麼,希子的下埸可能被單純的言語攻擊更慘。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