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妳現在給我聽好了,我可不會像我哥一樣那麼有耐心又溫柔的」聖·羽不苟言笑的看著媐恩

「是...」她心不在焉的回應,

「妳本來就這樣的嗎?怎麼連妳的事都這麼不關心.」用略帶生氣的語氣對著她

「不是那樣的,我只是...不敢相信神族居然會派影的弟弟來,而且弟弟長的還跟哥哥一樣...那張臉

 甚至聲音都是我記憶中最美好的時光曾經出現過的



 我還沒有辦法一下就適應,你...和你哥哥長的真得很像」她哀傷卻略帶一點微笑的說

 「我問妳,即使我長得像我哥,那又如何?我哥在教妳時,妳覺得很幸福,對吧?那妳就把我當成會讓妳幸

 福的那個人,如此一來,妳也可以專心於課程上了吧」他一副沒好氣的說


  只因為這句話,觸動了她的心...


 "影,我做錯了嗎?我可以把他當成你,試一次看看嗎?"



 "影,如果我做錯了,你會討厭我嗎?", 她只是靜靜的在心裡獨自想著

「怎麼?要你做到這件事有這麼難嗎?」他帶疑問且語氣冰冷的說

「你什麼都不懂!我愛他,不是說放下就能放下的,我會自己想辦法適應的,你只需要想著教我控制魔力就好....」她哭了,

 她知道那段幸福的時光無法再回來了, 因為她所愛的人也不可能再回來了。





「人類終究還是人類,真是愚蠢,真不懂哥怎麼會為了這種女人...」他離開後,心裡不解為何皇兄會愛上她...


「影,對不起,真的...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不知道我為什麼會有那種念頭」她控制不住眼淚,放任它們落下,

一滴一滴都滴在她和所愛之人曾一起走過的道路上

「哥,對不起,沒能和她好好相處,往後我會照您的遺願,好好教導她的」他閉上雙眼,繼承了皇兄的遺願...



「媽,我問妳,如果有一個人長得跟妳愛的人很像,甚至連聲音都一樣,還跟自己有某種程度上的關係,妳...會就把它當成

 是妳愛的那個人嗎?」她仰望天空,拿著手機...





「欸!媐恩,時間快到了,闇族那些人最近到處肆虐

 也差不多知道我們的位置了,妳還沒有能力去對抗他們,

我會先消除妳的靈力氣息,妳到時可要躲好,知道嗎?」影語氣溫柔的說

「不行,你一個人沒辦法的,我要去幫你,我不想失去你...影,你不要...離開我」

她泛淚卻沒有流下,深怕一旦掉下淚就要變成真正的離別,

「不要這麼任性,相信我,我會...保護你,我會一直留在你身邊」他摸著媐恩的頭,



並且在她額頭上留下最後一次送給她最甜蜜也最珍貴的禮物

 那天晚上,所有星星的光芒都變得黯淡了,媐恩的心也跟著碎了。


 那天晚上,媐恩還是不顧一切的跑了出去,即使靈氣不夠了,他還是不顧一切的保護了她...

"就算是最後一夜,讓我在他身邊度過吧!",那天媐恩躺在影的懷裡睡著了,她也知道影這一睡,就永遠不會再醒過來了...



「我是媐恩,請多指教,現在才正式打招呼,真不好意思,今後有勞您了」她伸出手,

「我也是,請多指教」他也伸出手,



 相互握手後,真正兩人的關係正式開始了。

「欸!咒文念錯了,重來!」「是...」

「請賦予它屬於自己的氣息,以及能淨化邪惡的能力。靈氣之咒,完成...」她對著一把劍不斷重複相同的話,施以靈氣之咒

「你知道要完成一個靈氣之咒需要多少體力嗎?很累欸!」她生氣的對著聖·羽

「閉嘴,我說過,我不會像我哥那樣溫柔」他狠狠對著媐恩說,

「臉長得一樣,聲音也一樣,但個性卻完全不同,想把你當成影還真有點困難...」她嘟噥著

「好啊!反正我完成任務條件又不包括要和你談戀愛」他擺出一副不屑的表情

「跟我談戀愛是怎樣,我還怕你配不上我呢!」兩人都蓄勢待發,準備開戰



「我可是皇族之子,妳不知道嗎?」

「皇族之子又怎麼樣,品行不好,個性不好,最好會有女生喜歡你,明明跟影長得一模一樣...」這話可嚴重了

「我和我哥長得一樣那又怎樣,不要以為我哥喜歡妳就可以得寸進尺,不准妳再提起這件事,

如果妳再這樣說話我絕對不會放過妳,請妳自重!」他惡狠狠的瞪著媐恩

 她完全被聖·羽的氣勢嚇到

 但還是很倔強的偽裝出鎮定的樣子,「好,那我也請你尊重我」.....





待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