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怎麼尊重妳」「一﹑不准對我大吼大叫﹑二﹑不准一天就叫我練好幾次靈氣之咒﹑三﹑不準你隨便碰我,除非我同意﹑四﹑不准干涉我的生活...」她一邊說一邊用手比手指頭

「還有嗎?」

「還有第五點,也是最重要的一點,我去影的墓地時,你不准跟我一起去...那是我唯一能跟他相處時間」她眼神垂下,哀傷的說

寂靜片刻後...

「好,我答應妳」



「那就這樣約定,這是切結書」她在白紙上寫字並把它交給聖‧羽

「這樣就沒問題了吧!」他在上面簽了名並拿給媐恩過目

「嗯,就這樣,現在時間也不早了,我要先歇息了,走吧!」她揮了揮手,示意要聖‧羽快走

「真是...」









今天,媐恩去拜訪了影的墓地

「影,我來看你囉!你知道…你父王還是想把你的大體送回神族宮殿,但我拒絕了,還要他一定讓我幫你施以靈氣之咒,

只不過我把你的氣息隱藏起來了,你真傻,直到最後一刻都只想著保護我」她語重心長地說,眼淚盈眶,還略帶點微笑



「對不起,沒能好好保護你,當時看到你身上都流著血,真的...嚇壞了,當天晚上,是我最後一次躺在你懷裡

如果你現在還在,說不定我現在還被你抱在懷裡」她隱藏不了悲傷的情緒,掉淚了,再一次

「影,我...看到你弟弟了,他和你長得真得很像,如果...」她低下頭

「如果,我把它當成了你,喜歡上他,該..怎麼辦,你可以告訴我嗎?給我贖罪的機會,這次

我想把他..當成是你來保護,就像當時我想保護你的心情,至少在這段時間裡,讓我把它當成是你

因為...我真的撐不下去了...我沒有你真的不行...」講話斷斷續續的,是因為止不住眼淚,她大哭,但仍舊努力的壓抑著自己的心,想讓自己默默承受

但...

「喂!我不是說過...」聖‧羽刻意壓低聲音



她猛然回頭,「你...為什麼」

「我也來祭拜我哥,沒想到卻碰上妳,所以只能在一旁,結果..」他別過頭

「嗯...是那樣啊.那可以請你把剛才所聽到的,全都忘掉嗎?」她擦乾眼淚,從他身旁走過

「什...」他拉住媐恩的手

「不要碰我!」她低下頭,大聲叱喝

「這雙手,是影生前牽過的,請不要破壞我和他從前的回憶,即使你和他長得一樣...也是」她甩開聖‧羽的手

「羽,我會代替你哥哥好好照顧你的」她抬起頭,對著羽微笑



「代替我哥...妳到底在說些什麼,妳現在連自己都無法照顧了,你到現在還要逞強嗎?」

「是啊!就像你所說的,但是不逞強不行,你不懂,即使自己的身體會受傷,假如不逞強,心會更痛,所以你就照著切結書上寫的

不要干涉我的生活...就這樣,再見」她又再一次從羽身旁擦過

「真蠢,這究是哥口口聲聲說愛她的女孩嗎?沒想到那麼脆弱,這樣就被擊潰了嗎?

居然還拒絕接受別人的保護,還真可憐,相對的,也很沒用,這樣的人要如何成為封印闇族的鑰匙呢」他語帶諷刺的說

「我...算了,不說也罷,反正說了你也不會懂的,我還是請妳別再干涉我的生活,我有自己的生活方式,停下吧!別再提起你哥了

就讓我一個人承受,那些全都不在了...」她回頭看著羽

「妳...」他無奈的說







這天兩人都累了,也約定互不干涉對方的生活...


















待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