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集 出乎意料的處女

正當我踏出大門一刻,忽然傳來一聲。

「你試下出去呀,我就唔幫你!」

當我聽見依句時,瞬間感到愕然!幫我?幫我乜呀?

回頭一望,阿倩仍然站在原地,眼乏淚光,但眼神中充滿怨恨。





我疑惑地望著阿倩問「幫我?係乜意思?」

「其實我係阿輝表妹,我表哥想搞你阿媽!你唔想佢搞你阿媽,做我男朋友!」

當我聽見依句時,情不自禁地講「咩話!表妹?又表妹?」

依刻腦海瞬間出現太多問號!太混亂!佢係阿輝表妹?今天下午May姐表妹出現,現在阿輝表妹又出現?點解出現咁多表妹?真定假呀?無論真假都並非重點!

事實上阿倩係阿輝帶來,立場上絕對係敵人,無理由會向敵人提供情報!莫非係局中局?繼續為阿輝爭取更加時間?





當阿倩聽見後,疑惑地問「咩又表妹呀?」
我隨即回應「無無無!」

到底我應該如何回應阿倩呢?當仔細一想,明顯係阿倩心目中我係不唔知情人士。

於是我嘲笑地回應「咪玩我啦!阿輝係我朋友黎嫁!點會搞我阿媽啫!痴線!」

但阿倩忽然走到門前,將我拉回廁所裡,而且表情激動地講「係真嫁!我表哥真係想搞你阿媽嫁!」當講到一半,忽然聲音放小,再次將門關上,隨即繼續講「你信我啦,你千其唔好爆俾我表哥知呀,佢實打死我嫁!」

依刻我思維混亂,從阿倩表情語氣都非常真實,若然係演出來,咁佢入娛樂圈真係前途無可限量!但點解佢要幫我呢?





於是我忍不住問「咪住!我當阿輝真係想搞我阿媽,但點解你要幫我呢?」
阿倩一臉紅潤,低著頭,害羞地講「因為我⋯⋯鍾意你⋯⋯」

當我聽見依句說話後,我立即笑出來,彷彿聽見世界最大既笑話,隨即笑著回應「哈哈!我同你由見面到依家,只係十分鐘,你鍾意我?咪玩啦!」

但阿倩眼神非常堅定,隨即講「你有沒有聽過一個四字成語呀?」

我臉部肌肉仍然保持抽搐,笑著講「咩成語呀?」

阿倩深情地望著我雙眼講「一見鍾情!」

當我聽見依四隻字,配合佢真摯既表情,深情既大眼睛,忽然間臉部肌肉瞬間僵硬,不但笑唔出,而且眼乏淚光。

「你⋯⋯係咪俾我感動到喊呢?」





依刻我一定要保持冷靜,雖然從阿倩既神情,語氣,態度,根本毫無破綻,我假設真係一見鍾情,又如何?我本身就有女朋友啦。
而且直到目前為止,佢所做既一切,仍然有可能為阿輝爭取更多既時間。

「邊有啫!就算你真係鍾意我!我地都無可能!我有女朋友嫁啦。」

當我講完,我隨即果斷離開,我唔想亦唔可以望見佢失望傷心既表情,我怕我又忍唔住相信佢既說話。

但阿倩忽然又再次講「等陣呀!你⋯⋯依家唔出得去嫁!」

我瞬間感到無語,果然係拖延時間!但依然冷淡地問「呵!又點解呢?」

但阿倩一臉尷尬地,舉起食指,指向我褲浪位置。

當我望向下方時,我終於感覺到自己扯旗!原來一直都保持扯旗!我到底幾時扯旗嫁!





依刻尷尬既表情終於輪到出現係我臉上,我尷尬地講「我⋯⋯我⋯⋯Sorry⋯⋯我⋯⋯」

我到底想講乜呀!應該講乜好呀!點解我想軟,反而愈來愈硬嫁!唉呀!激死啦!咁我點出去呀!慘啦慘啦!我阿媽May姐今次無啦,入左廁所,差不多成十分鐘啦!

正當我不停拍打下體時,阿倩再度開腔「不如等我幫你啦。」

「你點幫⋯⋯唔⋯⋯唔⋯⋯⋯⋯」

又一次!阿倩忽然間整個人貼上我胸膛上,小嘴直接吻落我嘴上,而且一手拉低我兩條褲,隨即開始套著我碌野。

一股暖暖又舒服從我下體傳遍全身,再配合那張柔軟既嘴唇,身體發出一陣女人體味,我終於知道淪陷係乜感覺啦,今次麻煩了,我居然中招,原來最天真最年輕係我!

忽然我雙手情不自禁放到阿倩既臀部上,隔著長裙,四周撫摸屁股。





阿倩嘴巴隨即以半離開狀況,更加深情望著我「你想摸我邊度都得嫁!」講完又再次繼續濕吻。

當我聽見阿倩既說話後,更加確認狐狸精既身分,果然淫蕩!於是膽量亦開始大,直接將長裙拉起,進入內褲,直接搓揉屁股。

雖然臀部比起阿怡細小,但此時此刻我已經唔在意,我承認阿輝既奸計已經成功,將我困係廁所,果然男人係下半身思考既動物。

當我撫摸完屁股後,我又想撫摸佢陰部,終於我將手隨即轉攻前方,利用手指開始撫摸陰部。

「啊⋯⋯細力D,我第一次嫁!」

當我聽見第一次,瞬間又想笑,居然敢話自己第一次,從入廁所一剎那,所有表現,包括主動濕吻,撫摸我性器官,雖然技術唔算高超,但如此主動進攻。如果真係第一次接觸男人,表現會如此主動?會如此放蕩?

話雖如此,但當我聽見細力時,我亦隨即溫柔起來,利用手指不停按摩陰核。

只不過按摩幾十秒,淫水逐漸流出,而且愈來愈多。





「啊⋯⋯偉⋯⋯啊⋯⋯你係咪想做愛⋯⋯」
「如果我話想,你俾唔俾我?」
「我⋯⋯唔想我既第一次係廁所⋯⋯」

當我聽見佢仍然聲稱自己第一次時,我覺得非常可笑,既然唔想第一次係廁所又何必強吻我,強摸我性器官,依個狐狸精阿倩仍然以為自己演出毫無破綻,可惜!你遇到我!

於是我終於反客為主,我用著深情既眼神,溫柔既語氣。
「你又話鍾意我,又搞到我想要,但又唔俾我!你玩我呀?你唔俾就算。」

當我無情地講完後,表現得一副非常唔高興既樣子,淫手亦隨即從佢下體抽出,然後無情地轉身。

「唔好!偉!我⋯⋯好⋯⋯你想點就點啦。」
當阿倩講完後,眼乏淚光,更加從後抱緊我,提防我打開門離開。

依刻我內心真係非常羨慕阿輝!依個阿倩居然如此聽阿輝說話,為左拖延時間,連自己身體都可以出賣!到底有幾愛一個人,先做得出依種事!

當我將阿倩內褲脫下時,雙手扶著臀部時,握著自己既小鋼炮時,忽然間我猶豫起來,到底我插定唔插好?

如果我插入,我就徹底出軌啦!

既然我同阿倩已經進入洗手間15分鐘,就算依刻再出去都無補於事,萬一阿輝真係得手,我豈不是雙重損失?當日食過我女朋友阿怡,今天我老母May姐隨時都被阿輝食埋,若然我唔收番些少利息,我良心如何過意得去!

既然你口口聲聲話自己第一次,我就利用我既小鋼炮拆穿你依隻狐狸精既真面目。

「我要入黎啦,你忍住喎!」
「嗯⋯⋯」

當我扶著阿倩既屁股後,隨即將小鋼炮插入陰道裡,當小龜頭進入後,突然有種以難前進既感覺,陰道太緊啦。

絕對無可能,以阿輝既性器官尺寸,如果長期性愛,阿倩既陰道絕對會鬆懈,莫非係傳說中既收陰肌?絕對係!每個狐狸精都一定會依招!

於是我故意地講「阿倩,你放鬆D,唔好咁緊張。」

「嗯!」

當阿倩『嗯』完後,明顯感覺到陰道明顯放鬆,於是我繼續向前邁進,但仍然感覺到陰道非常狹窄緊迫,睇黎依個狐狸精阿倩真係將收陰肌練到爐火純青既地步,每一尺都拿捏得非常準確,收放自如,利害!

於是我將小鋼炮繼續向狹窄既陰道裡推進。

「呀!偉!好痛呀!啊⋯⋯」阿倩忽然回頭望著我,眼乏淚水,表情痛苦。

依刻我終於成功將10CM既小鋼炮完全插入阿倩體內,隨即開始抽插,更加無情地講「忍下啦,轉頭就舒服嫁啦。」

「呀⋯⋯偉!慢D!痛呀!真係好痛呀⋯⋯呀!」

望著阿倩背影,雙手扶著水箱,發出既痛苦聲,依刻我真係覺得佢可以拎奧斯卡最佳女主角,直到目前,仍然以為自己毫無破綻,完美演出處女既應有既表現。

實在欺人太甚!你個男朋友阿輝,搞完我女朋友,又想搞我老母,以為我真係任由你地欺負唔還手。

於是我毫無保留地,更加用力地抽插,明明舒服無比,居然裝出一副非常痛苦既表情,我儘管睇下你扮得幾耐!

「呀!偉!停呀!我真係好痛呀!」
「第一次係咁嫁啦,忍多陣啦⋯⋯」
「唔得呀⋯⋯偉⋯⋯⋯」

當阿倩講完,忽然間身體向前,逃離我既小鋼炮。

但當我雙手向前捉實佢屁股時,忽然間見到臀部附近出現鮮紅色既液體,從陰道中流到大腿,我隨即望向自己小鋼炮,發現陰莖部分同樣出現鮮紅色痕跡。

係血?處女血?無可能!
一定係修補處血膜!睇黎阿輝今次真係下重本。

「呀⋯對唔住呀!偉!我真係好痛!」

但當阿倩說話時,我發現阿倩臉色蒼白,額頭流汗,表情仍然處於痛苦既狀態,依種痛苦真係能夠演出來嗎?

依刻我腦海非常混亂,莫非我真係想得太多,大錯特錯?

當阿倩坐係廁板上時,雙腿分開,整個陰部都暴露我眼前,剛才我並無機會仔細觀察陰唇形狀,當我仔細觀察,發現兩片陰唇,細嫩粉紅,陰道四周膚色白滑,除左有些少鮮紅色血跡外,整個外觀猶如初生嬰兒,係完全未開發,處女膜可以修補,但陰部既外觀應該無得修補呱!

當初阿怡既第一次並無流出處女血,但阿怡強調自己係第一次,當時我無條件相信阿怡係處。
但阿倩剛才不斷強調自己第一次,我不但無相信,現在流出處女血,如果我仍然唔相信佢係處女,根本就違背良心,自欺欺人。

無論佢同阿輝既關係,係真正表兄妹,還是女朋友,阿倩被我破處,已經係千真萬確既事實!

依刻我雙眼不由自主地流出眼淚,更加愧疚地講「對唔住呀!我⋯⋯以為⋯⋯」

阿倩一手撫摸我臉,更慰問地講「你做乜喊呀!又唔係你痛!」

當我聽見阿倩不但無怪責我,反而安慰我時,淚水更瘋狂湧出。

「我以為⋯⋯我真係以為⋯⋯你唔係第一次!我先咁大力⋯⋯對唔住呀!」
「傻瓜!咁你舒服咪得囉。」

當我望著阿倩既溫柔體貼既表情,完全表現出女朋友應有既態度,我感到非常慚愧,內疚!

我之所以插入佢陰道,一來報復,二來根本唔相信佢係處女,那怕有1%機率係處女,我都仍然會選擇收J。

要知道處女夜,對於一位女生來講,意義有多大!影響有多重!必須留給自己最愛的人,就算並非最愛,亦不能隨便交給其他人,而且地點就算唔浪漫既氣氛下,最基本都起碼有一張床。

阿倩當時已經強調第一次唔想係廁所裏發生,但偏偏第一次既保貴回憶就輕易毀在我J上。如果日後回憶起,當初既第一次,居然發生係一間茶餐廳既廁所裡,係一件幾難堪幾可悲既事。

「咁我地依家⋯⋯算唔算男女朋友?」

當我聽見依條單純又天真既問題,眼淚再度湧出。

我唔知如何面對阿倩,亦唔知如何回答。
一個男人爭奪女生既第一次,未必當對方係女朋友,但一個女生願意奉獻自己既第一次,絕對視對方為男朋友。
但我有女朋友,我應該如何回答?

依刻阿倩望著滿臉淚水既我,等待我既回覆。
依條問題其實非常簡單,只係需要答『Yes』or『No』,如果依刻仍然答『No』,我真係禽獸不如。

「算!算!你已經係我女朋友。」講完之後我隨即吻落佢額頭上。

縱使我已經有阿怡,但依刻的確唔忍心再傷害佢,就當我係一個渣男,一腳踏兩船,至於阿怡,唯有見步行步。

(故事去到依度,必須劇透一下,我萬萬無想過,今天係廁所依個看似微不足道既決定,但卻直接影響我日後抱憾終生,更加多年後,遭到阿倩至親既報復,導致我家破人亡,妻離子散,甚至面臨終身殘廢既局面。)

當我吻完阿倩後,阿倩雙眼通紅,滿臉幸福既表情講「太好啦,我終於有男朋友啦。」

而依刻我下體係不知不覺情況下已經軟化,望著阿倩兩腿間既血跡,隨即拿了大量紙巾,親手為阿倩清潔。

當阿倩想親自清潔時,我一度阻止,並非因為想欣賞佢私處,而係我知道我將會係一個唔合格既男朋友,如今唯一可以做既事,仔細地抹掉大腿上既血跡,但無論如何仔細抹去血跡,都無法彌補到破處既事實。

依刻阿倩靜靜地坐在廁板上觀看,從表情上不但為因為我奪取佢第一次而傷心,反而滿臉幸福既表情,但佢愈表現得幸福,我就愈內疚。

當我們二人整理好衣著儀容,清理乾淨廁所所有痕跡後,離開前,阿倩再次擁抱著我,兩人深深對視,眼中只有對方,並無任何甜言蜜語,但比甜言蜜語更甜。

依刻我終於忍唔住,主動吻上佢嘴唇,阿倩亦主動配合,兩人吻到天荒地暗,足足長達三分鐘既濕吻,我終於捨得分開。

「傻瓜!再咀我驚你又想要啦!」
「阿倩!對唔住呀!我應承你以後我補償番你!」
「唔準你講對唔住,你以後都陪住我就得啦。」
「嗯!」
「仲有呀!我們關係唔好俾表哥知住!」
「嗯!」

於是我倆終於離開女洗手間。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