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集 講大話?唔存在!

當我出去樓面時,從遠方已經看見阿輝居然仍然在吃麵,而阿媽係收銀櫃枱裡處理賬目,事情並非如我想像一樣,我果然過於擔憂!

我帶領著阿倩返回座位後,只見阿輝臉上露出奇怪笑容,隨即嘲諷地講「咦!乜你間鋪個廁所要搭車嫁?」

但阿倩同我聽見,二人對視一眼,隨即尷尬地坐下來。
而當阿倩望見原本屬於自己碗麵,正被阿輝吃著時,更加氣憤地講「喂呀!你做乜食我碗麵呀!」

「咁我以為你走左呀嘛,咁幫你食埋囉!」





正當我仍然處於尷尬既時候,忽然間後背感覺到一股陰寒入骨既氣息!係殺氣!幾秒後,隨即傳來一把溫柔既聲線。

「阿倩!去廁所去咁耐既?」

當阿媽出現係眾人眼前後,凌厲既眼神投放著我同阿倩身上,彷彿如掃瞄器一樣,想將我同阿倩全身上下探究到一清二楚。

阿倩望了May姐一眼,仍然感到阿媽身上殘留著殺氣,隨即低頭地害羞回答「係呀!Auntie!我個肚唔係幾舒服。」

「你碗麵俾你表哥食囇啦,要不要Auntie煮過碗俾你呀?」





表哥?看來May姐趁著我同阿倩係洗手間期間,已經打探阿倩既身分。

「唔洗麻煩你啦Auntie!我⋯我⋯⋯都唔係好肚餓⋯⋯」

當阿倩講出依句說話,只係象徵式望了May姐一眼,隨即繼續低頭,猶如做錯事既小朋友一樣。

其實我感覺到阿倩係肚餓,但阿倩發現May姐臉色難看時,已經知道所為何事!唔知點面對May姐,所以突然間我神推鬼㧬地講「不如我煮俾你食呀!」

阿倩猶如搶答一樣「好呀!」隨即情深地望著我。





但阿倩依句『好呀』,再配合含情脈脈既眼神,已經將我同佢既關係出賣,就算係愛情白痴都看得出我們已經係情侶。

至於阿媽,我知道佢依刻有說話想講,但礙於大家既面子關係,所以並無講出口。

其實係我內心阿怡仍然係No.1,但每當阿倩對著我笑時,莫名其妙有種心跳加速既感覺。
要知道阿倩由相識到破處,只不過短短二十分鐘,而且直到目前,我連阿倩姓什麼,歲數多少都未知。依種情節就算愛情小說作者都唔敢寫出來既事,居然活生生發生係我身上。

當我前往水吧時,阿倩望著我既眼神,我感覺到佢想跟著我一起煮麵,佢想無時無刻都係我身邊,其實我都有同樣既感覺,剛才係廁所短暫二十分鐘,根本唔足夠,我內心仍然有好多問題想問,但由於May姐在場,我搖著頭一個眼神,而阿倩亦嘟起嘴巴,表示失望。

其實煮公仔麵對於任何人都係輕而易舉,更何況我職業係茶餐廳水吧,毫無任何技術可言,但當我拿起麵餅時,忽然間有種壓力,應該點煮法?應該配搭乜食材呢?
剛才我已經粗暴地奪走佢處女第一次,我唔想煮俾佢既第一餐,都隨隨便便煮。

於是決定煮餐蛋麵!餐肉採用白豬仔牌,厚切,將上下煎到金黃色,當餐肉煎好,旁邊既湯鍋既熱水,剛好滾起,將麵餅放入去,麵質不能太冧亦不能太硬,150秒就剛好,與此同時,準備煮蛋,心形太陽蛋,當麵煮好後,湯水不能太多,避免餐肉同蛋放上去時,被湯浸冧。





最後加幾滴麻油,少量葱花,一碗愛心餐蛋麵就大功告成。

當我將依碗愛心餐蛋麵送到阿倩面前時,忽然阿倩雙眼流出淚水。

我緊張地問「做咩喊呀你!」
阿輝隨即插嘴「梗係喊啦!佢都唔食葱,又唔食太陽蛋,食熟蛋嫁嘛!」

「下!」

但阿倩隨即拍打阿輝,更加含情脈脈望著我「我食嫁!我乜都食嫁!咪聽佢亂講。」

而阿輝亦相當識時務,走到收銀櫃跟May姐聊天。

於是我一直陪伴著阿倩用餐,當所有麵,餐肉,蛋,連葱花都吃完後,居然連湯都飲光。





「你做乜連湯都飲埋呀!」
「因為你煮嫁囉!我感覺到依碗麵充滿愛心!所以連湯都唔放過!」

同時間阿輝終於回來,拍著阿倩肩部,隨即輕聲地講「喂!走啦!你阿媽愈來愈嬲啦。」

當我出門時,發現阿媽臉色愈來愈難看,但我並無理會,直接離開送阿倩同阿輝。

沿路上,我同阿倩不時互相偷望,保持距離,若然阿輝不在場,我相信我們已經牽著手。
當巴士到站後,我一直望著阿倩上車,而阿倩上車後亦從窗口望著我,直到巴士離開,消失係我視線範圍。

於是我吹著口哨,心情愉快,回到店鋪。
當我進入店鋪後,忽然間從背後感覺到一股陰寒入骨既殺氣!

「你!同!我!企!係!度!」





依刻我全身抖震,緩慢地轉身講「阿媽⋯⋯」
阿媽用著凌厲既眼神講「你頭先同佢係廁所做乜?」

「無呀,邊有啫!」

「仲話無?我望著你入去嫁!由十點二十九分入去,直到十點四十九分先出黎!足足二十分鐘!依二十分鐘你地係入面做乜?你同果個阿倩識左好耐嫁?」

依刻阿媽非常嚴肅認真,我完全無意料阿媽居然發現我入廁格,而且連時間都計算好。

「唔係,第一次見!」

「第一次見?就同人入廁所?你有沒有搞錯呀?你幾時變到咁隨便嫁!」

我忽然無言以對,只能夠低著頭,表示錯誤,同時希望阿媽盡快訓話完畢,放我離開。





「你老實同我講!頭先係廁所,你地係咪搞野?」May姐講完更以凌厲眼神盯住我雙眼

眼睛係靈魂之窗,從小到大阿媽就好像擁有超能力,縱使我未說出口,只要望著我雙眼就已經知道答案,可惜!我已經唔係當年小朋友,依招⋯哈哈!對我?已經無用!

我無懼阿媽既眼神,瞳孔張開,全力與阿媽直接對視,更加以堅定不移既語氣講「無呀!我點會同佢搞野!」

「我同你講!你已經有阿怡嫁啦,阿怡晚晚係屋企等你,你以後唔準再見果個狐狸精呀!聽到未!」

「媽呀!佢唔係狐狸精呀!」

其實我都好認同阿倩係狐狸精,但當我聽見阿媽話佢狐狸精時,我忽然非常氣憤,只有我可以話佢狐狸精,唔容許其他人話佢係狐狸精!絕對唔容許!

「呵!第一次黎就勾引我個仔去廁所,唔係狐狸精!係乜呀?正Cheap精!做雞都無咁Cheap呀!」

當我聽到May話佢cheap既時候,我突然無名火起,點解說話要咁難聽!

「你⋯唔好講野咁難聽,得唔得!佢一D都唔cheap嫁!」
「哼!睇落斯斯文文,都唔知收埋幾多個男朋友!」
「無呀無呀!佢無男朋友嫁!你唔好亂屈人啦!」
「無?你點知呀?你識左人地一個鐘就以為自己好了解人地?」

依刻我同阿媽愈吵愈激烈,早就認定左阿倩係反派角色,而且一直詆毀阿倩既人格,實在太可惡啦。

「無呀!總之我信佢,佢話無就無!你唔好再亂講,好無呀!!」
「我亂講?佢依種咁隨便跟人入廁所既女仔,有乜可能係正經人家呀!都唔知有無野埋D唔三唔四既病!」

豈有此理!話佢狐狸精我都算,話佢Cheap我都忍,家下又話佢有性病,阿倩人生既第一次,第一個男人就係我,何來性病呀!完全唔了解就係度胡言亂語,詆毀阿倩!我已經忍無可忍啦。

「處女又來何性病呀!你有無常識嫁!你講夠未呀!」當我講完,雙眼不由自主地出現淚水,但仍然忍受係眼框裡。

但阿媽忽然一步一步走向我,愈逼愈近,更舉起食指,用力地不停篤向我心臟位置,一副得饒人處不饒人既口吻「處女?你係醫生呀?定有透視眼呀?人地講你就信?我真係唔知點解自己個仔蠢成咁!」

如果唔係念在佢係我親生母親,我老早就係佢指向我心胸位置時,扭斷佢手指,再將佢拳打腳踢,再捉到阿倩面前跪地認錯。

從阿媽對阿倩指三罵四開始,我內心已經非常痛苦,我已經奪走阿倩處女,我知道同佢可能無將來,可能會辜負佢,但唯一可以為阿倩做既事,就是阻止其他人再侮辱佢,我要捍衛阿倩既清白!

明明係一個心地善良既好女仔,居然被阿媽抹黑成綠茶婊,簡直令人義憤填膺,天怒人怨!

依刻我渾身沸騰,怒火沖天,唔容許阿媽再繼續侮辱阿倩,一手捉緊阿媽食指,眼泛淚光,咬牙切齒地講「佢真係處女黎嫁!下面有血流出嫁!如果咁都唔係處女!係乜呀!你唔好再屈佢啦!」

但當我講完後,阿媽瞬間收起囂張烈焰既氣勢,臉色如常,雙手交叉放在胸前,眼神柔媚,一副風情萬種既表情,勝利者既姿態,冷笑著講「呵呵!你終於承認啦!」

弊!仆街!我臉色瞬間僵硬!啞口無言!

May姐再次靠我身旁,更係我耳邊輕聲細語「雖然你已經唔係小朋友,不過依然係我既小朋友!想係我面前講大話?唔存在嫁!知無?」講完隨即更舉起食指,做出一個『No!』既手勢!

套路!全部都套路!居然為左令我講出真相,不惜抹黑,詆毀阿倩。惡魔!簡直就惡魔!

當我冷靜下來,既然都承認左,唯一擔心就係!
我隨即再問「阿媽!你唔會話俾阿怡知嫁可?」

阿媽繼續冷笑講「梗係話俾阿怡知啦!女人唔幫女人,唔通幫男人?」
「但⋯但⋯我⋯係你個仔喎!」

阿媽擺出一個非常苦惱既表情講「又係喎!一個自己親生仔,一個未來心抱仔,應該幫邊個好呢?」

「幫我!幫我!阿媽!我求你,千其唔好講俾阿怡知!」
「點解要幫你先?原因呢?」

「阿媽呀!你試諗下,如果唔幫我,阿怡知道左,你會無左個心抱仔嫁喎!係咪好慘呢!」

阿媽手托下巴,一副若有所思既模樣,點著頭講「嗯嗯!的確係幾慘!但⋯岩岩你咪搵左新既心抱仔囉!」

「⋯⋯⋯⋯!」

當阿媽望著我無言以對,不知所措既表情,隨即掩蓋半邊嘴,笑著講「如果媽咪幫你,以後會唔會聽我話嫁!」

當我聽見依句說話,心情激動,手握緊阿媽手臂秒回「會呀!會呀!阿媽!不留都最聽你話嫁啦!」

但阿媽忽然整個身軀靠我身上,鼻子聞了兩下,猶如警哭一樣,搖著頭講「你聞下你身上陣味,陣間返到屋企,乜都唔好做,同我即刻沖涼!知無?」

其實我並無聞出身上有任何氣味,不過既然阿媽話有就一定有。

「我知啦阿媽!」

於是二人將店鋪既工作處理好後,一起回家。
沿路上,阿媽一直教導我如何控制情緒。

當到達家門時,在鐵閘門外,忽然阿媽神色凝重地講「記唔記得我同你講既野呀?」

「記得!阿媽你入屋先,如果阿怡係廳就去廁所,無論點都要立即沖涼。」

「最重要果句呢!」

「我從來都無做過對唔住阿怡既事,唔洗驚!唔洗驚!」

「重複講多三次!」

「我從來都無做過對唔住阿怡既事,唔洗驚!唔洗驚!我從來都無做過對唔住阿怡既事,唔洗驚!唔洗驚!我從來都無做過對唔住阿怡既事,唔洗驚!唔洗驚!」

「嗯!乖仔!唔好為左D無謂野唔開心!」

於是二人入屋後,發現阿怡並無在客廳,應該係睡間裏,我立即沐浴更衣,用偉大既珠江水,配合頂級沐浴露,沖洗阿倩殘留係我既痕跡同體香,而且重複三次!沒錯!May姐教導重要既事情要重複三次!

當我確保此刻我身體係玉潔冰清,潔白無瑕後,終於放心向我睡房邁進!

入房後,立即傳來一聲「老公~你終於捨得入黎啦!」隨即飛奔到我身上。

「做乜今晚著到咁淫賤!」我仔細打量阿怡一身性感既黑色透視睡裙,下身吊帶黑絲。

「因為想要囉!我地已經有三日無曳曳啦!今晚⋯⋯嘻嘻!」

自從同居後,我同阿怡既性愛,愈來愈方便,隨時隨地都可以要,除了月經外,只要我想要,阿怡永遠都唔會拒絕,亦因為經我長期調教後,阿怡愈來愈淫蕩,需求愈來愈大。有時我覺得累,想早休息,阿怡亦會半夜偷偷為我口交,然後自己自動騎上來,而且整個過程,我完全唔知情,可想而知,我有幾累,但佢依然唔放過。

依晚我知道我一定難逃一劫!唯有主動進攻。

當我見到阿怡依一身打扮後,情不自禁地吞了口水,隨即將阿怡直接抱起,放到床上。

由於睡裙真空,直接隔著睡裙,啜著乳頭。

「啊⋯⋯老公⋯⋯啊⋯⋯」

十五分鐘後,我終於中出阿怡。
我以為阿怡會滿意,誰不知阿怡意猶未盡,三分鐘後,再次跪在我雙腿之間,為我口交。

結果依一晚,我射左三次,經歷左長達兩小時性愛,終於可以休息。

「好啦,今晚就放過你啦!嘻嘻!」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