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集 專吃友妻的賤輝

於是阿媽從水吧離開,大概半小時後,阿倩終於出現,由於昨天被古惑仔調戲關係,阿媽命令阿倩以後來店鋪前,都必須換衫,所以阿倩換了一身普通既T恤,長褲。

但當阿倩進入店鋪後,May姐立即帶阿倩離開,令我連一秒接觸既機會都無!

大約一小時,May姐終於回來。

同時間我亦收到短信息,係阿倩發來。





「對唔住!阿偉!今朝你媽咪話以後我返學唔準帶電話,要俾佢保管,唔係的話就叫我搬走。」

當我見到依段說話,我知道係阿倩本人發來,原來阿媽已經歸還手機俾阿倩。

於是我再三發問,終於知道原來剛才May姐帶萊阿倩離開時,主要係買事後藥俾阿倩,更加警告如果有下次要立即搬走,令到阿倩不得不服從。

於是整個晚上,我一直暗地裏與阿倩互通短信,雖然唔知阿媽有無發現,但直到餐廳關門一刻,May姐從未同我講過任何一句說話,仍然在生氣狀態,不過我懶得理會May姐,反而我心情大好,係短短幾小時裡,終於知道阿倩既大概資料,阿倩全名叫梁倩,今年只得16歲,比起我同阿怡小兩歲,而阿倩父母係阿倩五歲就去世,從此同表哥阿輝相依為命。

至於阿輝,之前曾經提過想搞我阿媽,最初計劃係利用阿倩勾引我,從而令自己同May姐有更多單獨相處機會,只要多來幾次餐廳,May姐自然對依個兒子同學無防備,當時機成熟時,再約May姐出街,再以花言巧語誘惑May姐到酒店開房。





據阿倩所講,依一年來,阿輝對身邊每一位男性朋友都出過手,只要發現朋友中出現樣貌討好,身材苗條既女朋友時,便向朋友提出交換女友既變態玩法,但阿輝所謂女朋友只係網上尋找既臨時私鐘妹頂替。

若然對方唔答應,便出動自己表妹阿倩,而且據阿倩所講,每當自己出動時,都令獵物既男友眼前一亮,同時令獵物產生妒忌,憎恨,打爛醋埕既狀態,而阿輝便乘虛而入,憑著俊朗外表,配合甜蜜既花言巧語,每一次都成功將獵物推倒床上。

當我問到阿倩為何依然是處女?原來阿輝所謂既交換女友,係有事前協議,雙方各自與對方女友相處,如果女方唔滿意可以立即離開,換言之,能唔能夠將對方女友推倒床上,就憑自己既口材,實力,泡妹手段。

當然所謂既事前協議,係阿倩未出現前,都係掩眼法,因為阿輝出動既女朋友,全部都係私鐘妹,援交妹,無論對方有幾醜陋,有幾肥胖,都心甘情願提供性交,畢竟工作就係提供性服務。

但若然對方見到阿倩容貌,才答應交換女友,便真真正正體會到『賠了夫人又折兵』。





不過回想一下,我應該係阿輝朋友之中最失敗既一位,阿輝從未同我提出交換女友,但第二次見面就已經將阿怡推倒床上,到底果次係阿輝甜言蜜語誘惑還是阿怡勾引阿輝?到目前我都未有一個確實既答案。

至於阿輝今次想搞May姐,跟以往交換女友,性質完全不同,據阿倩所講,當晚阿倩跟我第一次見面後,回家後就大力反對阿輝對May姐出手,原因係因為已經愛上我,若然真係搞上,到時候關係會亂七八糟。

表哥搞上男友媽媽?表妹又愛上表嫂既兒子?

總之以亂七八糟既藉口堅決拒絕再幫表哥阿輝,否則就將事情告訴May姐,兩人更為此吵大架,事後阿倩翌日更離家出走,所以才出現阿倩搬來我家既一幕。

其實腦海中仍存在大量疑問,關於阿怡阿倩兩人之間既關係,若然認識多年,阿怡會否早就認識阿輝?

但由於阿倩一直在我家中,而阿怡亦不時在身旁,每次回覆信息時,都要離開阿怡視線範圍內,一旦被阿怡發現,後果絕對嚴重。

依一晚同樣三人行回家,老豆阿媽與我,所以回家後,趁著May姐入房時,我悄悄地走進睡房,當進入睡房時,隨即聞到一陣跌打酒既氣味,走近床邊時,發現阿倩已經熟睡,而阿怡臉色蒼白,一副痛苦既表情。

當見到我時,更強行擠出笑容「老公,你返黎啦!」





「嗯!做乜咁大陣跌打酒味既?」

當阿怡從床上坐起來時,向我露出雙腳時,發現腳踝位置出現一大塊瘀青色。

我緊張地摸著腳部位置「點整親嫁?」

「唉呀,練舞囉!黎緊冬季運動會呀,拉拉隊日日都要排舞,今日唔小心整親嫁!」

「咁你唔好再練啦,聽日開始唔好返學啦!」

「梗係唔得啦,我係拉拉隊隊長黎嫁!無左我,成隊都唔掂嫁!」

「咁⋯⋯」





當我唔知如何為阿怡解決問題時,忽然後方傳來一把聲音「喂!你又入黎做乜呀!」

沒錯!又係May姐,但當阿媽發現阿怡腳踝受傷時,迅速走到床邊,緊張地慰問「哎喲!陰公囉!做乜整到瘀囇嫁!」

「媽⋯⋯排舞果陣整到,搽左D藥酒,家下無咁痛啦。」阿怡微笑著回應

但May姐仍然仔細地觀察瘀青位置「咪啦,聽日我帶你睇下醫生穩陣!」

「唔洗啦媽!下星期就要運動會,我已經無乜時間排練啦。」阿怡搖著頭回應

「咁更加要睇醫生!」

「⋯⋯下!」阿怡嘟起嘴巴回應

最終阿怡仍然乖乖答應阿媽既要求,明天上午請假半天看跌打,畢竟阿媽係阿怡心目中仍然地位不比我低,非常有說服力。





於是May姐離開後,並無阻止我逗留,因為阿倩已經睡著。

當阿怡小手一直掩著小腹時,臉色蒼白除左因為腳痛,另一個原因係痛經,依刻我先發現原來阿怡同May姐都同樣月中黎經。

離開前阿怡要求我咀咀,我倆濕吻左一會,阿怡就乖乖繼續睡覺,而我亦離開房間,準備洗澡。

當我洗澡完,走出大廳,發現May姐已經係躺在沙發上,一副準備入睡既狀態,迫使我入房同老豆一起睡。

但當我準備入房之際,May姐忽然用著嘆息既語氣向著天花板講「唉!阿怡依排真係黑呀!又扭親隻腳,黎M又無人關心,個男朋友仲搞搞震⋯⋯唉!!」

當聽見依番冷嘲熱諷說話,內心突然感到痛心,我明白阿媽依番說話既意義,為左令我感到內疚,責罵,更希望我醒覺,懸崖勒馬,回頭是岸。

當我躺在老豆旁邊時,仍然思考著到底如何處理依段感情,雖然阿倩並唔介意同阿怡分享我,但唔代表阿怡同意,二女服待一夫,依種AV才出現既情節,又點可能出現我身上呢!





俗語都有話英雄難過美人關,更何況我並非英雄!

若然今日無跟阿倩傳短訊,或者會非常掙扎如何決定,但現在知道阿倩為左同我一起,導致同表哥阿輝吵架,而且同時又可以令阿輝打消對May姐既不軌企圖,一個女仔如此偉大,試問我點忍心去傷害佢!

其實May姐堅決阻止我同倩既主要原因,係阿怡!
只要阿怡點頭同意,阿媽根本就無意見,反而好處多多,生一個兒子,但擁有兩位媳婦孝順自己,而且只要我努力,將來更多兒孫滿堂,根本就係一件非常幸福既事!

結果我決定繼續愛依兩個女人,至於如何令阿怡接受阿倩,暫時未有具體既計劃,唯有逐步改變阿怡既思想。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