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集 回憶五小時的戰況(上)


「哎喲!都唔知你講乜!咪同平時一樣!」May姐疑惑地望了金絲眼鏡大叔一眼,隨即又轉換出親切笑容回應,同時擺出一個側身既姿勢,準備離開。

但金絲眼鏡大叔趁著阿媽轉身準備離開時,又再度開腔講「唔係呢!老闆娘!睇黎尋晚俾老公執左好多劑喎!」

「哎喲!好鬼衰嫁!又講衰野!真係唔同你講啦,要做野啦!」

當阿媽講完,未等金絲大叔回應,毫不猶豫地轉身離開,而且更刻意地走出原本既正常步姿,可惜無論如何假裝,都同以往有點分別,只不過走了幾步,阿媽既步姿又回復番『八字腳』,非常醜陋。





當金絲眼鏡大叔望見阿媽步姿刻意回復正常步姿後,毫不顧忌地盯著May姐既後臀,眼神更流露出陣陣火熱,露出邪惡既笑容,摸著下巴,一副非常滿意既表情。

一般熟客都會直接稱呼阿媽為『May姐』,但金絲眼鏡大叔剛才一直稱呼『老闆娘』,明顯阿媽與大叔關係不熟,而且金絲大叔之前曾經自認性格內向,光顧多年都從未同May姐聊過天,何解今天居然主動踏出第一步跟阿媽聊天呢?而且談話內容更出乎意料過火。

雖然金絲眼鏡大叔天生一副路人甲既面孔,毫不起眼,就算掉入人群中都找不出來,但無可否認當日金絲大叔曾為江哥出謀獻策後,昨天江哥便成功地在走廊上多次性侵犯阿媽,而事後兩人進入屋裡後,阿媽便失去行蹤長達五小時。

到底昨天阿媽發生既所有事情,是否與金絲大叔既獻計有關呢?暫時未有結論。

雖然昨晚我曾經多次安慰自己,May姐並無出事,皆因我並無親眼目睹,但當我深夜時親眼目睹阿媽自我慰藉一幕後,再配合一連串反常事件,已經有七成既機率,判定阿媽已經被江哥姦淫。





而且金絲眼鏡大叔剛才言語中更提及『被老公執左好多劑』,明顯從阿媽既走路姿勢分析出來,既然金絲大叔都如此推敲,那麼May姐出事既機率就並非七成,而係接近九成。

金絲眼鏡大叔既出現,令我擔心江哥或者都會出現,所以接著下來,我一邊工作,一邊留意著金絲眼鏡大叔既動向,同時又留意著May姐既走位。

但大約十五分鐘後,金絲眼鏡大叔亦結賬離開,江哥並無出現。


直到下午三時正,下午茶時段。





忽然出現一幕非常養眼既畫面,令我情不自禁地投向收銀櫃方向。

一位穿著紅色皮褸,黑色包臀短裙既短髮少婦,再配合一對三吋高跟鞋,前凸後翹既身材,完全表露無遺,身高更比May姐高出一兩公分,沒錯!無時無刻都將自己打扮到非常性感既紅姐!

紅姐進入後,在收銀櫃前與阿媽打了一聲招呼後,隨即又走到士多房後既卡位座。

大約幾分鐘,阿媽處理好手上既工作,隨即走向士多房位置。

與此同時,我亦準備走到水吧最深入既位置,從小窗口位,進行偷聽。

當阿媽走到士多房附近時,紅姐已經察覺,回頭望著阿媽,但目光被阿媽既下半身吸引著,當阿媽出現在紅姐眼前時,紅姐更「噗」一聲笑出來,掩著半張嘴後,再笑著講「你今天行路個款好囂張喎!」

May姐聽見隨即擺出一副生氣既表情,更拍打紅姐手臂講「你仲笑!乜都係你呀!」

但紅姐笑意未退,繼續掩著半邊嘴,笑著講「噗⋯⋯哈!我終於知道乜叫走出六親不認既步伐⋯⋯哈哈⋯⋯笑死我啦⋯⋯笑死我啦⋯⋯」





但May姐走到紅姐對面既卡座後,隨即坐下來,雙手交叉抱前,眼神帶著鄙視,一臉無奈既表情,更冷淡地講「好啦喎!你笑夠未⋯⋯」

當紅姐望著May姐冷漠既表情,笑容隨即收斂起來,更以慰問既語氣講「做乜啫!尋日我聽見你好爽喎,嗌到拆天嫁喎!點啫,尋晚玩到幾點啫!係咪突然覺得江哥好靚仔好有型好勁呢!」

但阿媽聽見紅姐一連串既發問時,臉色瞬間尷尬起來,更慌張地四處張望,生怕隔牆有耳,其後更放輕聲線地講「作死你呀,咁大聲!想我死咩!一日最衰都係你!識埋D唔三唔四既人!早知尋日我唔上去打牌啦。」

「咪講到咁慘先得嫁!上個床,做個愛啫,有乜所謂啫,最緊要係⋯⋯你滿唔滿意啫!」紅姐托著下巴,平淡地講。

「你講就簡單囉,家下見到佢都驚呀!明明已經有你同阿鍾兩個啦,仲要拉埋我落水,正仆街黎!仲要玩埋D變態野!」May姐擺出苦惱表情回應

「你未答我滿唔滿意喎!」紅姐露出玩味既眼神問

「我對我老公好滿意!」May姐毫不猶豫地回應





忽然間紅姐疑惑地問「咪住,你話變態野?玩乜先?」

當紅姐問出此問題,阿媽忽然間又變得謹慎起來,雙眼四處張望,確保無任何人望向士多房位置後,隨即講「我問你,尋日你幾點走先!」

紅姐想了一會,隨即開聲講「七點左右囉!」

May姐疑惑地問「七點?咁果個阿強呢?」

紅姐「咁梗係同我一齊啦!」

May姐繼續問「咁之後呢,你肯定阿強無返上樓?」

紅姐毫不猶豫地講「梗係無啦,廢事阻止你兩個嘛,我地兩個人仲拉埋阿鍾,三個人睇八點果場戲。」

當聽到紅姐依番說話時,阿媽忽然臉色變得凝重,想了幾秒後,隨即又再問「咁佢有冇射D野落我條底褲先?」





紅姐爽快地回答「梗係無啦,佢條友咁細膽,佢係聞過你底褲,但邊敢整污糟呀,佢次次都射落我塊臉嫁啦。」

當聽見射臉時,阿媽目光停留在紅姐臉上,更露出鄙視既眼神,但下一秒,阿媽臉色再次凝重,更一副沉思既狀態,自言自語地「唔係呱⋯⋯!咁奇怪!」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