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集 回憶五小時的戰況(下)

「喪強?但我都同佢唔熟!你幫我問好過啦!」阿媽疑惑地問

「但問喪強有乜用先?喪強未必知果個人係邊個,不如直接問江哥好過啦!」紅姐想了又想回答

當聽見「江哥」名字後,阿媽臉上又呈現出羞愧既表情,尷尬地講「下⋯又見佢?唉呀都係算啦!」

「避得一時,避唔到一世喎!你唔搵佢,佢都會搵你啦!」紅姐講完突然露出奇怪既笑容





「哎呀!咁點算啫!煩死啦!」阿媽雙手摸著頭部,一副煩惱既表情講

「有乜點算啫,佢搵你咪又再執多劑囉!」紅姐輕鬆地講

但阿媽白了一眼後,隨即扯開話題,直接問「咪住!你同阿鍾識佢咁耐,知唔知佢有無拍野既怪癖嫁?」May姐

「梗係無啦!不過⋯⋯」紅姐忽然欲言又止

「不過乜呀?」阿媽緊張地問





「不過喪強就有!」紅姐尷尬地笑著講

當阿媽聽見喪強有如此怪癖時,驚訝地講「唔係呱!睇唔出佢咁變態喎!」,但下一秒拍拍胸前位置,放鬆心情地講「好彩尋晚唔係佢啫!」

「變態有樣睇嫁咩!我阿紅縱橫情場咁多年,計我話呢!愈斯文既人就愈變態!唔係乜叫斯文敗類呀!」紅姐講時更挺胸收腹地,展示一下自己既本錢。

但May姐白了一下眼,目無表情地講「但你果個喪強點睇都唔似斯文人喎!」

「咁⋯⋯咁拍片都係一種藝術黎既,更何況佢咁細膽,佢一定唔會放上網既!你估佢唔驚我報警咩!」紅姐一本正經地解釋後,又再講「講到變態,我覺得你尋晚果個變態D囉,又蒙眼又綁手,好似玩SM咁喎,你話相比之下邊個變態D?」





當紅姐講出依番可怕既說話後,May姐臉上再呈現出驚恐表情「死啦,咁點算呀?如果佢真係拍左我片,咁點算呀!慘啦慘啦,今次無啦!一日最衰都係你啦,迫我著果條裙⋯⋯乜都係你呀,唉呀!煩死我啦!」

「應該無事既!萬一真係拍左,你當時有蒙住眼嫁嘛,應該認唔出既!」紅姐拍著阿媽膊頭,表現出一副關心既樣子

「唔係呢!家下佢知我邊個!但我唔知佢係邊個喎!你話死唔死!萬一佢搵上門,點算!」阿媽愈講愈緊張

「哎呀,放心啦,你諗下江哥都唔係住依區!佢帶上去既朋友肯定都唔係住依區,一定搵你唔到既!係咪!」紅姐繼續以慰問既口吻安慰著

「你都傻既,咁江哥知我係度開茶餐廳嫁嘛,話俾佢知,唔得咩!」阿媽立即反駁

「⋯⋯⋯⋯!哈哈又⋯⋯岩喎!」紅姐強顏歡笑地尷尬回應

「算啦,見步行步啦,最緊要我老公唔知就得啦。」阿媽歎息地講

「嘻嘻,咪係囉,咪當尋晚叫左次鴨囉!仲要係免費兩隻鴨添!」紅姐講完整個身軀再次緊貼著阿媽





阿媽白了一眼,一副無你咁氣既樣子「哎喲,好啦好啦,我要出去做野啦!」

「今天唔打牌啦?」紅姐

「唔啦,仲打乜鬼呀,乜囇心情啦!」May姐嘟起嘴巴,一副悶悶不樂既表情講


於是二人終於結束長達一小時既聊天,我亦從中得到好多重要既信息!


首先已經證實阿媽昨晚已經出事,而且五小時裡既性愛過程中曾經發生過3P,但從阿媽剛才既說話,好像從未發生過兩男一女場面,只係兩男輪流上,如此一來就解釋得通,深夜時阿媽為何自慰時出現兩碌性愛玩具,同時亦知道當晚既牛仔褲裡既乳白色黏液並非白帶,而係精液。

另外,一個更重要信息,3P到底另一個人是誰?
剛才紅姐已經提出喪強既不在場證據。那麼就只有他!





雖然我極度唔願意相信係金絲眼鏡大叔,但剛才阿媽提及兩大特徵,有肚腩,有糖尿病!金絲眼鏡大叔是否有糖尿病,暫時未得到證實,但肚腩印象中好像有!而且金絲眼鏡大叔今早罕有地主動跟阿媽聊天,如此舉動的確非比尋常!

不過既然知道尋晚既真相,又如何呢?
事已至此,目前只有做的,就係阻止類似既事件再發生!

結果,依一日由下午至晚上,江哥同喪強都無出現過,而且金絲眼鏡大叔亦好像無出現。

到了晚上關門後,為了安全起見,我一直跟隨阿媽老豆回家。

回家後,進入睡房,發現阿怡阿倩二人已經在熟睡,忽然感到陣陣空虛感覺,於是我洗澡後躺在沙發上,遲遲未能入睡。

大約十二點,忽然聽見阿媽睡房發出陣陣呻吟聲,莫非又自慰?於是我立即從沙發上起來,打開手機偷窺程式,觀察睡房既情況。

畫面連接後,立即呈現出大床上既情況,原來老豆同阿媽正在床上大戰!





阿媽正以狗仔式趴在床上,發出微弱既呻吟聲
「啊⋯⋯啊⋯⋯啊⋯⋯老公⋯⋯太力D啦⋯⋯」

而老豆正在後方,扶著阿媽既巨臀,一邊喘著氣一邊回應「呀⋯⋯老婆⋯⋯已經好大力啦⋯⋯」

「啊⋯⋯我唔制呀⋯⋯再大力D啦,你係咪未食飯啫⋯⋯」

「唉!咁叻!你自己黎⋯⋯」當老豆講完,忽然間停下來,更將小鋼炮抽出,而阿媽轉身後,更粗暴地將老豆推落床上,隨即跨過老豆身上,擺出一個深蹲既姿勢,一手握著小鋼炮,大屁股向下一坐,阿媽立即發出一聲「啊⋯⋯」

當阿媽坐下去時,已經急不及待扭動臀部,尋求快感,兩邊臀肉不斷抖震著只不過幾十秒,老豆忽然間青筯盡現,更加喘著氣講「呀⋯⋯老婆⋯⋯⋯⋯慢D啦⋯⋯咁咪激⋯⋯我頂唔住架!」

但依刻阿媽並無理會老豆,身軀向前傾,雙手按在老豆胸腔上,臀部更加比之前更加激烈,猶如老將軍在馳騁沙場一樣,巨臀不停前後擺動,以高速既頻率瘋狂地套著小鋼炮。

「啊⋯⋯啊⋯⋯啊⋯⋯老公⋯⋯忍住啊⋯⋯唔準射住啊⋯⋯我唔制呀⋯⋯忍住啦⋯⋯啊⋯⋯嗯⋯⋯啊⋯⋯⋯⋯」





只不過幾秒,老豆終於忍受不住,除了整個頸部青筯盡現,額頭上至太陽穴都出現密集式既青筯,忽然間雙眼疲倦地,望著天花板大叫「唔得啦老婆⋯⋯射左啦⋯⋯停啦⋯⋯停啦⋯⋯」

但阿媽仍然未停止,死心不息地繼續扭著巨臀,更以淫蕩既語氣講「啊⋯⋯我唔制呀⋯⋯我都未黎⋯⋯啊⋯⋯啊⋯⋯唔好啦老公⋯⋯」

大約十秒後,阿媽終於停下來,當大屁股移開後,小鋼炮再次重現人間,但情況有點不對,毫無氣息,猶如一隻淹淹一息既小鳥一樣,倒在雙腿之間。

但阿媽居然毫無憐憫之心,望著躺在床上仍在喘氣既老豆,冷淡地拋下一句話「唉⋯⋯訓啦訓啦,無鬼用⋯⋯」講完頭也不回,準備離開睡房。

於是我立即關掉手機偷窺程式,假裝睡覺。

May姐離開睡房後,走進洗手間裡。

當我望著阿媽既背影時,腦海忽然回想起剛才阿媽對老豆既語氣態度,的確有點過分,殘忍,明顯已經嫌棄老豆既性能力。

每個男人既能力都會隨著年齡而下降,性能力亦不例外,老豆隨著年紀大,性能力亦有所下降,絕對係無可厚非既事。

要知道眼前既男人係曾經陪伴自己接近二十年既丈夫,但阿媽居然毫不體諒,面對著剛才老豆體能不足,青筯盡現,不但無半句關心說話,更漠不關心,視而不見,冷漠地轉身離開。

難道高潮真係比親情重要?

之前May姐曾被堅哥姦淫後,對待老豆既態度都未曾改變,但自從尋日在鍾太逗留了五小時後,對待老豆既態度就出現天翻地覆既轉變。

首先昨晚老豆要求性交時,阿媽不但以月事未走拒絕,但兩小時後居然偷偷利用假陽具尋找快感,而今晚雖然願意同老豆性交,但明顯極度不滿老豆既表現。

雖然已經知道阿媽昨天已經被江哥姦淫,甚至內射!但如果只係普通既性愛,絕對無可能令一個人出現極大既轉變。
現在回想一下昨晚阿媽在房裡自慰時,明顯在回味當時既性交場面,到底當時May姐經歷了一場如何激烈,如何澎湃既極限運動!?

於是我想著想著,不知不覺地又睡著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