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結局(五)


洋人督察講完,雙手並無過多停留在阿媽肩膀上,雙手移開後,隨即繞過阿媽身體,一副準備離開既姿勢。

正當洋人準備離開士多房之際,阿媽突然間向著洋人背影講「等等!你⋯⋯你識得譚伯?」

洋人督察轉身向著阿媽微笑著講「No!由我地Police得知周小姐你同賣淫組織Boss發生左兩次Sex之後,周小姐你係户外既一舉一動都被我地Police監視,包括你既手機住宅既通話都係被我地Police 24小時監聽住!」

户外既一舉一動?咁大獲!但我居然一直察覺唔到有人跟蹤阿媽!到底當晚水錶房警方係如何監視,豈不是發現我既存在?





當阿媽聽見自己既日常生活一直被警方監視時,阿媽再次感到無比震撼!憤怒地反駁「痴線嫁你地!家下我犯左乜法!你地憑乜全天候監視我!」

洋人督察伸出雙手做出一個冷靜既手勢講解「周小姐!Please calm down! 你要明白我地咁做,係知道依個組織既Boss隨時會向你作出威脅,雖然你一直被Police監視,但換個角度其實你亦被Police 24小時暗中保護,如果你有乜意外,我地亦立即伸出援手!」

當阿媽聽見洋人督察依番偉大既說話時,情緒有點奇怪,冷笑著「伸出援手?呵!真係講得好聽,你地知唔知乜叫私隱嫁?普通話叫隱私!英文叫Privacy!算啦⋯⋯我淨係想知你點知道乳大掃頭⋯⋯依四隻字?」

洋人督察毫不猶豫地回應「因為周小姐你既手機!」

阿媽拿出手機後,望了兩眼,疑惑地反問「我手機?我手機有乜問題?」





洋人督察深深地呼吸一下,隨即解釋「周小姐,因為你既Mobile曾經被我地強行Hack 入安裝間諜程式!只要周小姐手機在身,我地不但可以透過GPS知道你實際position,亦可以通過手機鏡頭知道你身處既地方影像,如果鏡頭被遮蔽,我都能夠透過你手機收音裝置收取現場聲音。」

當洋人督察解釋整個監視過程時,May姐不時出現震撼既表情,難以置信既模樣,疑惑地問「所以⋯⋯當晚你地就利用我手機偷聽我講野?」

「YES!」洋人督察微笑著點頭

當聽見『Yes』肯定答案時,May姐無論表情動作都顯得相當疲倦,走回卡位裡坐下來,一副瘋瘋癲癲既模樣,傻笑地自言自語講「呵⋯⋯呵⋯⋯真係好野!阿Sir你真係老實喎!乜都講我知!」

而洋人督察見阿媽坐下來後,亦主動坐回卡位裡,坐在對面既坐椅上,臉上依然帶著微笑地回應「Of course!因為今次operation 我地真係好需要周小姐你既幫忙!我believe對周小姐坦白,先能夠顯示出我地既sincerity!」





雖然洋人督察說話時臉上掛著誠懇既表情,但阿媽已經無任何感覺,只是平淡地反問「Ok!咁火Sir知唔知我依件事?」

「No!陳火對周小姐被我地Police 監視,絕不知情!你可以放心!」洋人督察認真地回應

當阿媽聽見火Sir對自己既事並不知情後,心情有點放鬆,憂傷既情緒亦逐漸平伏起來,隨即端莊地坐起來,雙手抱胸,翹著二郎腿,恢復原有既老闆娘氣質,向洋人督察講「好!你講!你到底想我點做?具體講黎聽下!」

「Well!其實周小姐要做既任務非常簡單!只要你再次接近依個Boss,只要令佢講強迫你賣淫既說話!任務完成!This is it!」

「呵!你講就簡單!我連佢個樣係點都未知!點接近佢!」

「No!其實你有辦法的!我知道周小姐昨晚曾經去過龍華飯店見過飯店既老闆娘,亦都係依單案既其中一個女victim胡莉莉,Right?」

當聽見洋人督察將自己昨晚去過龍華飯店既事講出來時,May姐臉上再次浮現出驚訝表情,但一瞬間回復平靜,既然水錶房既事都知道,龍華飯店既事,亦瞞不過警方,但眼神疑惑地望著洋人督察反問「你既意思⋯⋯唔係想我⋯⋯我咩呱?」





洋人督察臉上再次掛著親切既笑容,令人感覺非常可靠信任,但蔚藍既眼睛中卻隱約帶著一種令人猜不透既神秘感覺。

洋人督察點著頭回應「Right!周小姐果然相當聰明!Very smart! 我believe你能夠把握好今次既機會!」

「痴線!Robinson先生!既然你知道我去過龍華,應該偷聽到胡莉莉所講過既說話,知道佢既要求!你唔會要求⋯⋯我⋯⋯」

洋人督察點著頭「周小姐!我可以向你promise只要你簽左免起訴保證書,你臥底期間所做既事,警方會視而不見,日後都唔會遭到法庭既起訴!」

「你!你⋯⋯講依番話唔覺得自己好卑鄙!好自私咩?家下你係推我去死喎!」

「No No!Police will back you up,周小姐如果你生命真係受到威脅,我地絕對會及時拯救你!你地有句說話,成大事者不拘小節!Right?周小姐,我希望周小姐你以大局為重!」

「呵!成大事?家下係你成大事定我成大事呀!Robinson先生!你未免睇得我太高啦,我雖然係開茶餐廳,但都係一個普通既師奶仔,女人一生既願望,非常簡單!守事業,守家庭,守婚姻,我唔需要望子成龍,只希望佢將來都同我一樣有一個幸福溫暖既家,得閒孝順下我就心滿意足,根本唔需要成就乜野大事!」

當阿媽感性地講出依番感人既說話時,洋人督察聽得非常入神,臉上同樣流露出感概既表情,不時點頭表示認同,當May姐講完後,洋人Mr. Robinson更眼泛淚光,點著頭回應「Well!周小姐你講既說話我非常Agree!既然你知道Family幸福係咁重要!你更加需要幫助Police,加入今次行動!如果周小姐你真係不幸地成為下一個victim,請問你個Family會點?如果你兒子知道媽媽係一個妓女,你叫你兒子將來點面對你!佢會俾朋友笑!俾同學笑!你兒子會嫌棄你!你丈夫都會拋棄你,係咪周小姐!所有美好既事都一夜之間摧毀,一個準備破壞你Family既Bastard,周小姐你真係忍心任佢破壞嗎?」





當阿媽專心聽著洋人督察義憤填膺地講出依番說話時,眼睛好像已經看到一幕即將夫離子散畫面,不斷搖著頭講「我當然唔會啦!我唔會俾任何人破壞我辛辛苦苦建立既事業家庭!」

於是洋人督察將警帽脫下,翻轉警帽從中拿出一叠白紙,打開後隨即變成兩張A4 Size大既白紙,隨即將筆放在May姐眼前,講「Good!既然周小姐你唔想失去辛苦建立既所有野,就必須接受今次既任務!只要你答應,無論家庭,事業,子女,都能夠靠自己一雙手守護下來!」

當我看到依一幕時,我唔清楚今次阿媽接受臥底任務既決定正確還是錯誤!不過正如依位洋人警司所形容,依位賣淫組織首腦控制依班女受害人既手法非常可怕!如果可以早日剷除,不但對May姐百利而無一害,更加為觀塘區既婦女免受傷害。

當阿媽拿起筆時,有種難以下手既感覺,遲遲未將名字簽上,洋人督察見狀,再次開聲「周小姐!你係咪有乜需要考慮?」

阿媽拿著筆顫抖地講「我⋯⋯我驚我完成唔到今次既任務⋯⋯」

洋人督察臉上再次掛起令人窩心既笑容,然後解說「周小姐!I think你應該唔知道點解今次Police咁大膽會委派你一個普通人做臥底!Right?」

May姐疑惑點著頭同意後,洋人督察繼續解釋「其實今次既臥底任務,係經過警隊最高決策人既同意,就係我地既處長一哥!我地大Boss了解過周小姐既資料,知道你出生於台灣,18歲來香港,你Father周世勳係一位退役軍人,原職位隸屬國民軍八區總司令,軍銜係一級上將,你祖宗三代清白,符合做臥底既條件,而且周小姐你身上流著爸爸軍人既血,絕對能夠勝任今次任務!」





當阿媽聽見洋人講述自己既身世資料時,臉上再次露出驚嘆既表情,平淡地回應「呵⋯⋯你地真係利害!」

「不過有件事我想唔明白,連處長搞唔明白,非常好奇!以周小姐你軍人世家既家庭背景,唔應該嫁來香港做D咁辛苦既工作!」洋人督察疑惑地問時,雙眼向著四周環境打量,臉上明顯出現一個嫌棄茶餐廳既表情。

於是May姐拿起鋼筆後,一邊簽署,一邊回應「我都唔明白!我記得我阿爸曾經聽過一位女高人,話我十八歲後必須離開台灣,否則會為家族就帶來災難,而且阿爸聽足女高人既指示,叫我去南澳以南、汕尾以南、沙堤以南、北部灣以南,當時睇地圖根本唔清楚位置,於是我來左香港。」講完,隨即將文件送回洋人督察。

雖然小時候我曾經聽過阿媽講過公公係軍人,但從來無提及職位,一級上將!到底職位有幾高呢?利唔利害呢?

而且當我聽見阿媽來港既原因時,我發現跟原先既版本有出入,小時候阿媽講過自己與老豆係台灣邂逅,於是嫁來香港,原來真正既原因居然被家族拋棄!難怪阿媽極少向我提及公公或者台灣家族既事。

「Oh!果然中國人真係好迷信!」洋人督察將文件對摺後,隨即又放入警帽裡,然後將警帽戴上,然後站起來伸出右手,微笑著講「Anyways!歡迎周小姐加入今次警方既Operation。」

於是May姐亦站起來伸出右手,二人握手後,阿媽隨即再講「Robinson先生!我希望你能夠保守今次既秘密!唔好將依件事同火Sir!」

「放心周小姐!我亦希望你唔好將今次既臥底行動同任何人講,包括你family,丈夫,你個仔!」洋人認真地講





「我當然唔會!」May姐亦認真地回應

「Well!咁我希望周小姐你盡快想辦法令到胡莉莉安排你見到幕後Boss!因為周小姐你今次既operation 時間只有七日!」洋人督察再次回應

但當阿媽聽到七日時,臉色驚訝,聲音突然變大「乜話!七日?時間咁短!」

「我understand 七日的確好短時間!但因為周小姐並非我地Police既正式警員,從未接受過正規既體能訓練,而且周小姐你有固定既工作,所以基於周小姐安全,工作關係,今次operation 既時間我地Police唔敢太長,只可以為期七日。」

「但七日⋯⋯我驚乜都做唔到喎」

「Relax!周小姐今次你能夠幫助Police,我地非常感激,就算七日裡周小姐都蒐集唔到任何證據,我地都唔會怪責周小姐!So⋯你可以放心!」

「咁七日之後,我點?」

「由於今次既案件比較特殊,直到目前無任受害者向我地警方求助或者舉報,純粹Police嘅內部調查,所以周小姐如果七日裡無任何進展,我地會正式close the file,唔會再花時間調查,而我地Police亦都唔會再監視周小姐日常生活!」

「我明白啦!咁七日係幾時開始?」

「今晚十點!正式開始⋯⋯」

May姐臉上再次呈現出各種無奈既表情「乜話!今晚就開始?!洗唔洗咁急呀!」

「因為呢單Case拖得太耐,而且早一日找到賣淫組織Boss,周小姐你亦早一日安心。」

「唉⋯⋯算啦算啦!你話點就點啦!」阿媽無奈地回應

「Ok!最後一件事!One Last Thing!由於你手機被裝上監視程式,Energy會用得比較快,你要留意手機Energy,保持24小時開機狀態,方便警方監聽,手機一但關機,我地就會失去你既任何消息,Ok!周小姐!Good Luck!」

當阿媽聽見依句話時,眼神忽然變得古怪,疑惑地反問「唔怪得依排D電無得咁快啦!你意思係⋯⋯只要我關機,警方就偷聽唔到?」

「Bingo!為了周小姐既安全,我建議就算你在家睡覺,手機都開著!」洋人督察回應

阿媽再次問道「好!我明白!不過我都有一件事想問!」

「Well!請講!」洋人督察

「你地警方有無調查過譚伯⋯⋯即係我棟大廈既看更阿伯。」May姐認真地問

「Of Course!依段時間周小姐你曾經接觸既男仕,我地Police都有展開深入既調查,除了你丈夫兒子,而依位姓譚既保安,今年六十三歲,1994年入職觀音邨,擔任保安職位十三年,雖然我地調查到佢與幾位女仕有sexual 關係,但任職期間紀錄良好,亦都無任何案底,我地相信嫌疑不大。」

當洋人督察分析譚伯既資料時,阿媽一直認真聆聽,不時點著頭,當得知譚伯嫌疑不大時,心情好像得到放鬆一樣,隨即回應「咁即係張小強口中既坤叔嫌棄係最大!」

「Exactly!周小姐 Have anymore questions?」

「無啦!Robinson先生!」

於是洋人督察離開士多房卡位,而阿媽一直坐著發呆,臉上掛著各種複雜無奈既表情,一副憂愁善感既模樣,大約一分鐘左右,火Sir好像已經知道洋人警司離開,立即往士多房方向走去。

火Sir見到阿媽,立即緊張地問「點呀?May姐!大Sir無為難你呀嘛!」

但阿媽生怕火Sir從自己表情上發現端倪,強行地假裝一副自然既表情回應著「無無無!佢點敢啫!佢都傻下傻下,叫我做臥底!你估我好得閒咩,唔洗做生意咩!」

「係咁就好啦May姐!不過你都要小心D,如果果個坤叔真係出現威脅你,你一定要第一時間通知我!佢依條友能夠控制咁多女人為佢賣淫,一定好恐怖嫁!」火Sir無論表情,語氣都充滿嚴肅既感覺說著

阿媽繼續保持著微笑回應「得啦得啦!放心啦!」

於是火Sir離開後,又剩下阿媽一人獨自坐在卡位裡,而且阿媽臉上再次浮現憂愁既表情,我明白以火Sir火爆既性格,若然知道阿媽為警方做臥底,必定會找上司洋人警司理論。

距離晚上十點,就剩下六小時,為期七日既臥底行動就正式開始,到底阿媽為警方執行今次任務是否正確呢?我唔清楚!若然能夠將賣淫老闆拘捕,固之然好,但若然失敗,好像又無任何損失,而且依段期間警方一直監視阿媽,的確起到一個保護作用,既然已經簽署文件,一切已經落實,與其想對與錯,不如想辦法幫助阿媽完成使命。

按照剛才洋人警司既說話分析,May姐目前主要有兩大任務,第一,先令賣淫老闆坤叔現身,第二,令到賣淫老闆講出強迫阿媽賣淫之類既說話,任務就正式完成。

而且洋人警司曾經暗示阿媽,為了可以見到幕後老闆,盡量滿意龍太既要求,而獲得大老闆接見既要求就係服侍我中學老師楊Sir,令楊Sir滿意。最卑鄙係洋人督察居然利用免起訴書暗示,May姐臥底期間所做既一切,警方都會視而不見,換句話只要能夠破案,就算阿媽犧牲肉體都在所不惜,依種做法實在就太自私!

如果犧牲肉體,先可以見到所謂老闆,我絕對不贊成!畢竟May姐係我老母!但最可怕係就算犧牲肉體都未必有機會見到老闆!因為依個陷阱只不過係龍太,即係胡莉莉擅作主張既意思,純粹為了滿足自己客人楊Sir而整蠱May姐,並非幕後老闆既指示,但依件事暫時只有我知道,阿媽與警方根本就毫不知情,到底我應該點做,先可以將龍太既陰謀揭開俾阿媽知道呢!

於是阿媽坐在士多房卡位一會後,終於走出樓面,再次工作。

接著下來,下午茶時段結束後,轉眼間又到了晚市,雖然May姐工作時表情得非常自然,任何人都察覺不到半點不妥,但作為親生仔既我,絕對知道阿媽此刻心情非常沉重。


不知不覺已經到了晚上十點,餐廳關門既時刻,同時May姐既臥底任務亦都正式開始。

(May姐臥底任務 第一天)

我站在水吧裡,一邊處理善後工作,一邊觀察May姐,到底阿媽今晚會不會前往龍華飯店,內心有無乜野奇怪既計劃部署呢?的

昨晚龍太憑著阿媽幫洪爺拍既妓女宣傳片,胡亂分析阿媽幾年前曾經接過客,再收山,更加推測如果阿媽想出山,絕對會再找她,若然阿媽今晚再去龍華,豈不是應驗左龍太既說話!

到底如何阻止阿媽呢?不過若然May姐執意要去,根本無人阻止到!

忽然間阿媽走進水吧裡,挽著手袋,突然向著我講「仔呀!你搞點同老豆返上樓先!阿媽去紅姐屋企打牌。」阿媽說完,已經急不及待轉身離開水吧。

「媽⋯⋯咁夜仲打!咁你幾點返呀!」於是我向著阿媽背影大聲問

「打完咪返囉!」阿媽一邊往正門去,一邊回應著,正當我想繼續回覆時,阿媽已經離開餐廳。

於是我檢查一下收銀櫃既賬目,發現阿媽居然用極快既速度處理好,而櫃桶底曾經收藏一盒九個安全套仍然消失,當日阿媽前往殘廁時曾經將安全套放進手袋,並無放回原位。

正所謂阿媽走得快,一定有古怪!而且一直以來都係上鍾太家打牌,突然覺得轉了紅姐家,令我不得不疑真的有古怪!

由於店鋪只剩下我同老豆二人,老豆負責廚房,而我就負責水吧,就算我想跟蹤阿媽,亦必須將水吧既衛生處理好,於是我亦同樣用極快既速度,將水吧打掃乾淨後,隨即跟老豆交代一聲,便匆匆離開。

走到大街上,我立即龍華飯店方向前去。

同時間避免白行一趟,我決定一邊走一邊打電話俾紅姐。

(喂!邊個!)
(紅姐係我偉仔呀!我想問阿媽係咪上左你度打牌呀?)
(吓⋯⋯打牌?哦⋯⋯係呀係呀!係隔離打緊)
(哦⋯⋯咁好啦無野啦!)

雖然紅姐電話中親口承認左阿媽上自己家打牌,但剛才紅姐回答時,有一瞬間猶豫不答,或者係替阿媽隱瞞事實,令我更加古怪!

望望手機時間發現已經十點十五分,May姐十點正出門,而我打掃衛生拖延足足遲了十五分鐘,十五分鐘可以發生既事件實在太多!

自從知道龍華飯店有後巷有後樓梯前往二樓後,我已經唔需要從前門進入。

當我到達二樓時,站在三叉走廊中,隨即前往鳳凰廳。

當我到達鳳凰廳包廂門外時,裡面隨即傳出一把女聲,係龍太!

「哎喲⋯阿May姐⋯⋯乜求人係你咁既態度嫁咩!」

接著裡面再傳出阿媽既聲音!
「Ok!當我求你,你話我知點先可以見到你老闆!」

龍太「既然上得黎,即係諗通左啦,你話知到底之前俾你睇段片係咪你先?!」

阿媽毫不猶豫地秒回「係!」

阿媽居然當著龍太面前承認妓女片中既女主角係自己,直到目前為止都聽不見楊Sir聲音,莫非楊Sir不在包廂裡!?

龍太「Oh⋯本來我都係估估下!既然你親口承認,即係你以前都做過啦!係咪?」

May姐「係又點呀!你到底介唔介紹你老闆俾我識!」

龍太「呵⋯⋯睇黎你好心急喎!乜近排好等錢洗咩!」

May姐「係!我係好等錢洗!到底點先可以見到你老闆!」

龍太「哎喲!都估到嫁啦!係咪炒燶孖展呀?差幾多呀?要不要我借住俾你先呀!」

May姐「唔需要!你直接介紹你老闆俾我識就得!」

龍太「哎喲!你今天有D古怪喎!你到底真係等錢洗,定有其他目的先?」

當我聽見龍太依句說話已經知道出事!May姐實在太急功近利!一直重複見老闆!若然俾龍太知道自己幫警方查案就麻煩!

May姐「我可以有乜目的呀!我目的就係錢!我唔明你點解咁囉嗦囉,定係你驚我搶囇你D客呀!」

龍太「呵⋯⋯錢邊搵得囇嫁,睇黎溫柔鳳真係乜都無同你講過喎!你以為我地做雞呀,其實我地做既野同情婦差唔多,陪既男人太多數都係有錢佬,而且都係老闆介紹,每日最多陪一個客,每次五萬到十萬,視乎你既分數,不過老闆會抽五成。」

May姐「陪一次就有五到十萬?咁多?咁分數係乜意思!」

「分數就係我對靴寫著既數字。」龍太

「8?乜意思呀!」May姐

「呵⋯⋯遲下你咪知囉!」龍太

「既然搵咁多,阿柔無理由仲係我鋪頭做!」May姐

「哈哈⋯因為怕自己老公懷疑囉!一個女人無工開,又搵咁多,白痴都知乜事啦,而且老闆講過班富豪之所以肯出高價原因就係我地身分係人妻,如果離婚,對方就失去興趣,老闆就唔幫你搵客,不過都可以好似富豪酒樓果個阿美咁,陪完老細再私底下接客,收幾多,老闆都唔會理。」龍太

「咁你幾時肯安排我見你老闆!」May姐

「呵⋯⋯睇黎你真係好心急喎!都係果句啦,只要你將楊生服待滿意,老闆自然會見你。」龍太

「好!你叫佢來!」May姐

「你講真?」龍太

「係!」May姐

當我聽見阿媽答應服待我中學班主任楊Sir時,我感到非常愕然!為左見幕後老闆,真係去到盡?自己既身體都毫不在意?

「不過我諗依幾日都未必得閒喎!你估佢鐵人咩⋯⋯佢連續幾日都搵我,我諗佢休息番幾日!」龍太

「幾日?有無搞錯呀!咁我咪有排等!」May姐

「如果你等錢洗,我可以借住俾你先!你遲下還番俾我,你何必咁急呢!」龍太

「唔需要!我淨係想盡快見到你老闆⋯⋯有無其他方法!」May姐

「咁又唔係無既,我地俾老闆調教好之後會拍一條片,還點你都話以前做過,家下拍左,我俾老闆睇,可能聽日老闆就見你呢!」龍太

「拍片?乜片?」May姐

「呵呵⋯⋯阿May你真傻定扮懵呀!既然你之前做過,應該知道行規,接客之前一定要拍條片宣傳下啦,咪之前我俾你睇你拍過果條片囉!只要你重新拍過一條片,唔準遮臉,著住我身上依條牛仔褲,依對靴,對住鏡頭自慰,用廣東話介紹自己,我今晚就俾老闆睇,老闆Ok聽日或者會見你。」龍太

「痴線!唔得!」May姐語氣中充滿憤怒

「呵⋯⋯你真係奇怪喎阿May,又係你要見老闆先,家下我幫你,你又嫌三嫌四,依樣唔得,果樣唔得!到底你⋯⋯係真係出黎做,定係有其他目的呢?」龍太

「總之依樣我做唔出!」May姐

「呵⋯⋯做唔出?!咁你點出來做呀!遲早都要拍嫁啦,家下拍定有乜問題呀!」龍太

「我選擇等楊生!如果佢黎,你就打俾我!」May姐

我明白阿媽衡量利弊後,寧願選擇服待楊Sir都唔願意拍自慰片,要知道服待只不過一次性,但淫片一但被拍下來,後果就不堪設想。

不過阿媽根本就唔知道服待楊Sir,係龍太擅作主張既意思!就算做了都無可能見到幕後老闆!

「Ok!你鍾意啦!」龍太

當我聽見阿媽依句話時,已經感覺阿媽隨時會離開,於是立即跑到隔離既包廂躲藏起來。

大約十多秒後,我站在包廂裡門前,隨即聽見走廊傳來腳步聲,相信腳步聲係屬於阿媽。

於是我亦悄悄地離開包廂,避免與飯店裡既任何人發現,隨即通過後樓梯離開龍華飯店,然後迅速跟上阿媽既步伐。

但發現阿媽行走既路線並非回家,而係朝著紅姐家既方向。

莫非阿媽去紅姐家打麻將?或者阿媽剛才曾經同我講打牌,若然太早回家,必然會令我誤會!

當我目睹阿媽進入紅姐所居住既大廈後,我並無再跟上,因為紅姐家裡我並無安裝任何鏡頭,縱使跟上,我亦無可能監視屋裡既一切,而且阿媽手機裡被警方安裝監聽程式,就算有危險,警方一定第一時間知道,所以我決定安心轉頭回家。

為期七日既臥底任務,雖然May姐第一日就空手而歸,但未嘗不是好事!之前May姐得知楊Sir亂搞師生關係後,為了令校方將楊Sir解僱,不惜以自己身體做誘餌,由此可見阿媽有時做事的確有點過位,而且剛才阿媽心急如焚既心情狀態,幸好楊Sir不在包廂裡,不然阿媽為左見幕後老闆,可能真係聽從龍太既指示!

雖然我唔反對阿媽幫助警方找出幕後操縱老闆,但自從殘廁事情後,金絲眼鏡坤叔一直從未露面,就算光顧茶餐廳都無,莫非知道警方調查自己,所以躲藏起來?依個可能性非常大!
首先第一點,火Sir曾經接二連三找過依班女受害人,如果女受害人已經被調教到貼貼服服,絕對已經將警方調查既事告訴幕後老闆,而第二點火Sir最近經常光明正大出現茶餐廳,今日下午洋人警司更以一身警察制服出現在茶餐廳時,更吸引大堆客人既注視,如此大舉動,就算女受害人無告訴幕後老闆,街坊亦都會人傳人,傳到坤叔耳中,所以坤叔可能已經知道警方調查,換句話,May姐今次既任務絕對係Mission Impossible!

於是不知不覺地,我已經回到家。

回家後,由於今早被阿倩惡搞,差點就將昨晚3P既事穿煲!而且昨晚都射了兩次,今晚決定好好休息一下身子。

當我洗澡後,坐在沙發上,望著牆壁上掛鐘,已經不知不覺地十二點,但阿媽仍然未歸家,雖然有點擔心,但想起警方監視著阿媽一舉一動,所以還是安心睡覺。

當我再次張開眼睛時,已經第二天,早上九點。

昨晚阿媽到底幾點回家呢?完全唔知道,不過肯定阿媽絕對有回家!因為晾衫架上既衣服仍然濕著,洗衣服既家務大多數是阿媽做。

於是我匆匆忙忙地趕回餐廳。

回到餐廳後,客人爆滿,立即回到水吧裡工作,同時間發現阿媽今天狀態欠佳,雖然臉色紅潤,但雙眼出現淡淡既黑眼圈,而且步姿仍然同昨天一樣,外八字既步伐,好明顯前晚譚伯既巨棍帶來既衝擊非常恐怖!不過柔姐既步姿比阿媽更恐怖,雙腿大大分開,形成八字腳,情況比昨天嚴重,看來昨天柔姐請假並非休息,而係接客!

突然間想起昨晚龍太講過接客既價錢,每次五至十萬,假設中位價七萬五,老闆抽五成佣金,每次都有三萬七千五,只不過一日,工資相等於係茶餐廳辛苦工作既兩個月工資,若然一個月減去月經七日,一個月接23個客人,再配合私底下接客,一個月收入豈不是一球?名副其實既『月球人』!

就算我地餐廳日日爆滿,每個月既淨收入只不過30-40萬,但柔姐只要做三個月就可以買層樓!難怪所有女受害者對幕後老闆既身分,隻字不提,看來錢係最大既誘因。


到了下午茶時段時,大約三點,紅姐突然探訪。

紅姐進來後,與阿媽打了招呼後,便到達士多房既卡位處等候。

出於好奇心,所以我已經在水吧深處等待。

當阿媽到達士多房時,紅姐就率先開口講「嘩!打一晚麻雀啫⋯個樣好似好攰喎!」

阿媽坐下來後,臉上呈現無奈表情回應「阿姐!我七點就起身!你幾點起身呀!」

「咁今晚仲打唔打啫!尋晚你輸咁多,無理由今晚唔報仇喎!」紅姐

「唉!未知呀!好攰呀今晚先算啦!」May姐沒精打彩地回應

「唉喲!咪死死下咁啦!拿拿聲返去訓陣啦,今晚再上黎我度打牌啦!」紅姐

但阿媽忽然間呆滯地望著紅姐,一副有口難言既模樣,幾秒後,終於說話「喂!問你D野呀!點解有D男人明明自己有女人係都要搞其他女人?」

「哎喲,咁都要問既!我問你呀!點解D小朋友入左玩具店唔捨得走?」紅姐露出奇怪眼神講

「點解呀!」May姐懶得思考直接回應

「因為佢認為未玩過既玩具,一定好好玩!」紅姐講完更露出非常欠打既笑容。

當阿媽聽見紅姐依句答案時,白了一眼紅姐後,臉上呈現一副生氣既樣子「死啦你咩!乜歪理呀你!」

忽然間紅姐走到阿媽既卡位旁,身體更加故意擁入座位裡,然後一副非常雀躍既模樣講「哎喲!你肯定無聽過最近收音機好Hit果位性愛女博士Mandy啦,佢呀!對男人果種見解分析呀!簡直就神奇!頂級!超卓!完全了如指掌!男人十個九個都貪新忘舊嫁啦,只要佢屌多你幾次,覺得玩厭啦就自然無隱啦,自然唔再煩你嫁啦!」

「你既意思即係同佢做多幾次?佢就會無隱?」

「咁梗係啦,江哥有板你睇啦,開頭日日都同我做,自從見到你之後,扑都唔扑我啦!男人就係咁嫁啦!」

「哦⋯⋯」May姐

「喂⋯⋯邊個黎啫!」紅姐露出奇怪笑容講

「咩啫!無呀!幾時講過係我啫!」May姐

「哎喲,十幾年姐妹!你呃到我咩!睇下今日行路個款就知個男人猛料啦,介紹黎識下啦!自從江哥返左大陸,喪強又入院,你都唔知我依排幾Dry呀!喂喂!咩人黎啫,靚唔靚仔嫁!大唔大隻!」紅姐說話時不時向著阿媽大送秋波。

阿媽白了一眼紅姐後,隨即回應「都話無囉!」

「哼!之前我有江哥都介紹你識,家下你搵到好野就自私食!你個衰婆!」紅姐

「喂!你仲好講!如果唔係你個江哥,家下我日子不知過得幾開心呀!乜都係你呀!」May姐

「喂喂喂!你乜意思呀你!係張床嗌到拆天又唔見你怪我!家下過左咁耐先黎怪我!」紅姐

「你知唔知果次江哥帶上去果個男⋯⋯唉!算啦!同你講都唔明嫁啦!」

May姐講到一半時,忽然間停止,明顯剛才想將坤叔既事情講出口,可能想起自己現時身分敏感,所以立即收回說話。

「咩啫!講唔一半唔講一半!」紅姐

「遲下先話你知!仲有呀!依排我夜晚有D野搞,萬一我個仔老公打俾你問我係邊,你話係你度打牌呀!」May姐

阿媽突然問紅姐依種男性問題,到底有乜意思?對方有其他女性又搞其他女人?到底係指誰?坤叔?譚伯?還是我中學班主任楊Sir?

紅姐聽見眼神鬼馬,笑容古怪地講「哎喲!有野搞添!明既明既!」紅姐

於是阿媽離開卡位後,紅姐亦相繼離開,但半小時後,一位穿著休閒式運動服裝,身高接近一米九,頭戴Cap帽既男子進入餐廳裡。

男子進入後,在收銀處與阿媽說了一句話後,隨即轉身向著士多房方向走去。

大約一分鐘,阿媽到達士多房卡位,男子隨即將Cap帽脫下,一頭濃密既金髮飄逸地出現,原來正係昨天出現既洋人督察!Mr.Robinson先生!

「周小姐!點解尋晚十二點後你手機shut down?」洋人督察凌厲眼神盯著阿媽講

「唔好意思!Robinson先生,尋晚手機無電!不過你尋晚有偷聽,應該知道龍太既第二個要求!我拒絕之後就去左打牌,所以我諗我手機有無電,都無乜所謂。」May姐認真地講

「我知道!佢要求你拍片,我考慮完都唔建議你做,依種片對你非常不利,太危險!」洋人督察

「我當然知道啦!不過果個楊生,我唔知佢幾時出現,我怕七日時間未必見到果個坤叔,更加唔好講搜集佢D證據。」May姐

「Endeavour!周小姐!大Boss交代7Days係最多,如果你找不到證據件Case就Close File!」洋人督察講完隨即從衣袋裡拿出兩塊黑色物體,再講「周小姐,依兩個係你手機型號既Backup battery,我希望你下次無電,盡快換電,唔好令警方失去你既聯絡同監視,否則你有危險時,我地好難找你既實際位置!」

「Ok!我知道了!」May姐收起兩塊後備電池後,隨即點頭回應。

於是洋人督察戴完Cap帽後,便從後巷離開,而阿媽亦都返回樓面上工作。

直到晚上十點,餐廳停止營業,坤叔仍然無出現過!或者可能已經知道警方調查佢,所以一直無出現!而且今天洋人督察一身便裝出現,可能知道自己之前警服,太過招搖,打草驚蛇,不過⋯⋯坤叔真係察覺被警方盯上,理論上應該會停止打阿媽主意,換句話阿媽可能已經無事,不過依一切都係我揣測。


(May姐臥底任務 第二天)

大約晚上十點零五分,阿媽再次走入水吧,手挽著手袋向著我講「仔呀!阿媽去紅姐屋企打牌呀!」

我不滿地回應一句「吓!又去!尋晚咪打左囉!」

阿媽「尋晚輸錢呀!今晚上去贏番呀!」講完頭也不回地轉身離開店鋪。

經過昨晚既經驗,我十點前已經提早將水吧打掃乾淨,所以當阿媽離開後,我立即就可以出發跟上。

沿路上,我一直與阿媽保持著距離,發現阿媽並無朝著龍華飯店方向,而係朝著紅姐既住所方向走去。

當我目睹阿媽進入大廈後,我隨即停下步伐,既然阿媽選擇去紅姐家打麻將,換句話今晚楊Sir又無出現在龍華!

但對於楊Sir無出現,我感到相當奇怪!中學時期時楊Sir費盡心思,經常約May姐來學校,目的就係想將阿媽搞到床上,現在終於有機會,阿媽主動獻身,楊Sir居然無出過!實在令我百思不得其解!

不過楊Sir唔出現,對於阿媽來講,絕對係好事!因為就算服侍好楊Sir,龍太都未必會真正安排幕後老闆接見阿媽!若然一連七日都從未露面就更加完美!只有阿媽七日臥底任務結束!到時就無必要再為警方尋找出依個幕後老闆,到時楊Sir既事自然不了了之,想到這裡腦海忽然幻想起楊Sir突然發生車禍又或者食麵包哽死既畫面。

想著阿媽既事情,已經不知不覺地回到家裡。

回家後,發現阿怡阿倩二人已經熟睡,但我並無打擾,自從知道阿媽為警方辦七日事後,心情沉重,縱使望著阿怡阿倩誘人既睡姿,都提唔起半點性衝動。

於是離開睡房後,直接進入浴室洗澡,我躺在沙發上,望著牆壁上掛鐘,十二點正⋯⋯阿媽仍然未歸家,但我又不知不覺睡著了。

當我再張開眼睛,陽光已經照射入屋裡,又是新的一天,早上九點!

整理一下儀容後,立即出發餐廳!

回到餐廳後,我立即進入水吧工作。

與此同時,亦不時留意阿媽既精神狀況,發現阿媽今日雙眼明亮,心情不錯,不時與客人聊天談話,笑容甜美,看來昨晚阿媽應該贏錢,而且早就回家,但當我留意阿媽既步姿時,仍然保持著外八字,走路時雙腳不能緊緊合上,依種情況已經維持了三日,看來當晚水錶房譚伯既巨大陽具帶來既衝擊比我想像中更大,當晚既性愛只不過短短一小時,但令阿媽下體帶來三日既痛楚,而柔姐既步姿同昨天一樣,仍然雙腿八字行走。

到了下午四點時,洋人督察再次以一身便服鴨舌帽神秘地出現。

阿媽知道洋人督察進入後,二人分別前後腳進入士多房卡座。

當洋人督察見到阿媽時,隨即緊張地問「周小姐,我想知點解尋晚十點到十一點,你手機位置一直係餐廳?而且手機收音一直無任何聲音!」

阿媽聽見依番質問時,臉上忽然尷尬起來,然後講「哎喲,我尋晚出去唔記得帶手機嘛!不過後尾知道無帶手機,都返轉頭拎番啦,而且尋晚都無去龍華,你都知果個楊生無出現,我乜都做唔到,咪去左朋友打牌囉!」

當阿媽一邊解釋時,洋人督察雙眼一直觀察著阿媽臉部表情,探究到底有無說謊既成分。

洋人督察觀察完,臉上再次露出親切笑容回應「Ok!周小姐!我相信你!如果我無猜錯!你最近晚上去打牌目的,係為左令家人安心,令你有時間去龍華飯店,Right?」

阿媽聽見後,忽然間拍了一下掌聲,再講「嘩!Robinson先生,你真係利害!又靚仔!又細心!既然你都知我打牌係為左你單案,唔知⋯⋯我連輸兩日麻雀果條數有無得Claim番呢?」

當我聽見阿媽話連輸兩日時,感到奇怪!今早見阿媽臉色紅潤,笑容滿面,以為昨晚贏錢,誰不知原來又輸錢!

當洋人督察聽見『Claim』字時,眉頭緊皺地回應「Sorry,如果你數目細,或者我可以私人幫你⋯⋯但據我所知你兩日輸左十幾萬,So⋯sorry!」

阿媽本來臉上仍然掛著期待既笑容,隨著一句Sorry亦消失,嘆息地講「唉⋯⋯都估到嫁啦!」

當我聽見十幾萬時,瞬間石化!之前係鍾太家打牌,就算輸都係一萬幾千,但係紅姐家打左兩晚麻雀輸十幾萬?絕對不是小數目!到底阿媽打幾大?豈不是鋪鋪出冲?

忽然洋人督察講出「不過」二字時,令阿媽瞬間再次注視,不由自主地緊張問「不過乜呀!」

洋人督察笑著回答「如果周小姐今次能夠破到案,我會向大Boss幫你申請!」

但阿媽聽完雙眼白了一下,臉上原本興奮既表情瞬間平靜下來,無奈地回應「唉!咁易咩⋯⋯!」

洋人督察「周小姐⋯⋯雖然我唔迷信,不過我聽過你地有一句話人有三衰六旺,你連輸兩日,證明你依排唔Lucky,我希望你盡量唔好賭錢,花多D時間找出依個幕後老闆⋯⋯」

但阿媽臉色瞬間難看,語氣更加變得粗俗起來「我閘住你把口呀!你就唔Lucky!我今晚就去多次,我偏唔信今晚又輸!」

洋人督察本來出於好心勸喻阿媽戒賭,但卻換來一句責罵,表情變得無奈地講「Fine!周小姐⋯⋯既然係咁我走左啦,Goodluck!」

當洋人督察戴上鴨舌帽後隨即離開,而阿媽繼續坐著椅上,自言自語地講「唉!咁大間警局!咁大個政府,十幾萬都唔肯俾⋯⋯洗唔洗咁孤寒呀!話囇我幫你地做任務都有危險嫁⋯⋯」

於是阿媽埋怨一番後,隨即又出去樓面工作。

但自從得知May姐輸左十幾萬後,內心有種不安既感覺,到底阿媽最近同乜人打牌呢?係咪紅姐夾埋其他人三打一?但紅姐與阿媽十多年姐妹,應該唔會咁對待阿媽!剛才阿媽更多講明今晚又去,如果今晚又輸,豈不是輸到廿萬?可怕!賭錢實在太可怕!

雖然老豆阿媽既身家早晚都屬於我一個,但阿媽再繼續輸落去,將來我得到既可能係零,甚至連層樓都輸掉,而且我家下有兩個女朋友,結婚生仔,將來既洗費一定龐大,不行!一定想辦法令阿媽戒賭!

大約下午五點左右,柔姐又再次向阿媽請假,提早下班,但柔姐離開後,阿媽居然拿起手機便匆匆離開餐廳,疑似跟蹤柔姐。

當我見到依個情況時,令我感到非常有趣!果然有其子必有其母,看來阿媽真係遺傳左我跟蹤人既興趣。

於是我拿起手機,與水吧財叔交代一聲後,便立即離開跟上阿媽既步伐。

只不過跟了一條街,阿媽便停下步伐,因為柔姐登上一部黑色賓士房車,所以阿媽隨即轉頭返回餐廳,而我亦都同樣,迅速地飛奔回店鋪。

從剛才柔姐上了一部名貴房車時,已經相信龍太所講既說話,佢地所接待既男人,果然非富則貴。

忽然間我想起之前拿到其中一個女受害人既電話!德華冰室,洗碗麗姐!

於是我決定人生第一次打電話俾妓女!問價錢!

電話接通後,隨即傳來一把大陸式既廣東話聲音,「喂!冰位呀!」

我「你好呀!係咪麗姐呀?」

麗姐「係呀!你巧呀老闆⋯係咪要奀摩呀?」

我「係呀係呀!雀仔按摩!有無毒龍鑽玩嫁!」

麗姐「哎喲⋯原來係靚仔你⋯⋯掛死禾囉⋯⋯等左你咁多日你先打來⋯⋯」

「你知我係邊個?」我奇怪地反問

麗姐「哎喲⋯⋯典會唔知啫⋯⋯果日𥄫禾對波𥄫到弟弟都彈起嘛⋯⋯」

「哈⋯⋯⋯⋯!」
當我聽見麗姐重提我扯旗既事時,瞬間尷尬又無語!

我「係呢!果日你話收我八折,即係幾多先!」

麗姐「哎喲!見你咁靚仔,八千啦!」

當我聽見八千時,瞬間呆滯!雖然從未嫖妓過,但印象中一般價錢都係幾百到一千,八千絕對係三四線過氣明星或者普通模特兒既價格。

我「乜話!八千?麗姐⋯⋯好似貴左D喎!」

麗姐「哎喲八千算平啦!平時禾主人幫禾安排D難忍,收得仲貴呀!」

主人?何解稱呼為主人?莫非就係幕後老闆?

我「主人?邊個黎嫁!」

麗姐「哎喲!主人咪禾條仔囉,你鍾意天⋯⋯禾叫你主人兜得嫁!」

我「哈哈⋯我聽講有個柔姐收得平好多喎!」

麗姐「哥哥仔,你真係開玩笑囉,阿柔係禾地姐妹入面最貴嫁⋯⋯而且唔做街外客嫁⋯⋯你天邊個傻佬講嫁!最平⋯⋯哈哈⋯⋯笑屎禾啦⋯⋯」

我「有幾貴呀?一萬呀?」

麗姐「哈哈⋯⋯一萬你就想囉⋯⋯阿柔9分咪9萬囉⋯⋯好似禾7分咪7萬囉⋯⋯」

「乜話!九⋯⋯九萬?唔拿係呱!咁⋯⋯阿柔識唔識毒龍鑽嫁?」

當我聽見九萬⋯⋯再次石化!只不過陪一日就收九萬,簡直就天價!雖然柔姐美貌算得上上之選,就算放在日本都能夠擠身入SS級素人,但身分只不過係一個內地新來既新移民少婦,職業係餐廳侍應,並非明星!居然有富豪願意花九萬?乜香港既富豪已經當銀紙唔係銀紙?

「典會唔識啫!禾地個個都識嫁啦,唔識主人都唔俾禾做啦,所以禾收你八千真係巧平嫁⋯⋯典啫⋯⋯靚仔到底你要唔要啫⋯⋯」

「哈哈⋯⋯等我考慮下先⋯⋯哈哈⋯⋯」

「哼⋯⋯運吉嫁你!問長問短又矛幫襯,咪俾禾見到你呀!死咸濕仔!」

於是麗姐立即將電話掛斷,感到有點無奈,剛才明明靚仔前靚仔後,當我拒絕後就換來一句死咸濕仔,不過女人的確比較現實。

不過唔緊要,反正得到三個重要情報,第一個,原來好砌分數係判斷收取既價錢,柔姐有9分所以九萬,換言話龍太兩母女8分就收八萬,第二個,原來每個女受害人都被訓練出毒龍鑽,依點非常可信,第一次前往龍華時已經發現龍太為楊Sir進行毒龍鑽。

而第三個,亦係最重要一個情報,原來依班少婦係背後稱呼幕後老闆為主人,要知道『老闆』與『主人』絕對係兩個不同層次既稱謂,『老闆』既觀念就好比僱主與僱員關係,僱員可以隨時單方面斷絕關係,絕對符合人性,但『主人』就截然相反,既然依班少婦稱對方為『主人』,換句話亦間接承認自己係『性奴』,情況就嚴重得多。

係古代貴族觀念中,主人與奴隸既關係中,奴隸只不過係主人既一樣財產,可以買賣,可以轉讓,甚至可能決定生死,雖然奴隸制已經絕跡,但現今社會仍然流行了一種新玩法,『主人與性奴』。

所謂性奴有多種玩法,最常見有兩種,一種係女方被長期性侵犯後,被調教成自願成為性奴,另一種係雙方商議好的,有時間期限,有人生自由,可以各自生活,亦可以隨時撤回。

無論哪一種形式也好,性奴係主人面前,毫無人性可言,只不過係主人一件泄慾工具,係現今香港社會,已經提倡男女平等,居然有人將女性貶低,更加調教成性奴,絕對係人渣中人渣!

同時間我終於明白難怪警方調查多時一直未有進展,並非錢作怪,原來少婦們與幕後老闆之間既關係,已經昇華成主人與性奴既關係,難怪依班女受害人一直守口如瓶,隻字不提,原來早就被調教到聽聽話話,貼貼服服!

忽然間想起當晚殘廁裡坤叔與阿媽性交時,過程中行為非常粗暴,充滿凌辱性,而且阿媽亦曾經一度講出『屌』『閪』既不雅俗語。

當我想到當晚既畫面時,忽然流出冷汗,有種毛骨悚然既感覺,看來當時坤叔所做既事並非想單純調教May姐為淫婦,而係想將阿媽調教成性奴,依種人實在太恐怖。

突然之間我有種不孝既想法,非常渴望阿媽去服侍楊Sir,雖然知道係龍太既意思,但可能事後龍太真係有辦法令幕後老闆出現。
只要幕後老闆出現,令佢講出強迫婦女賣淫既說話,一切都正式結束,而且女受害人,包括柔姐都得到解救。

於是我打完電話後,隨即返回店鋪裡,繼續工作。

由下午茶直到晚市,餐廳再次陷入一片墟冚,加上柔姐請假,樓面忙過不停,而我一邊工作,一邊暗中觀察阿媽手機有無來電,龍太曾經講過只要楊Sir出現,龍太就會打電話俾阿媽。

不過直到關門一刻,晚上十點,May姐手機仍然未響過,而且金絲眼鏡坤叔亦從未露面。

第五節完

由於篇幅太多,可能多出(六)(七)二篇。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