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極結局(上)

(May姐臥底任務 第三天)

十點後,阿媽再次挽著手袋,與我交代一聲,便匆匆離去,雖然已經預料阿媽並非去龍華飯店,而係去紅姐家打牌,但以防萬一還是親眼目睹阿媽進入紅姐既大廈再離開。

於是我拿起手機錢包,便離開餐廳,跟上阿媽既步伐。

當我見到阿媽朝著紅姐家既方向走,就知道阿媽今晚既臥底行動又白白浪費一天,只剩下四天,四天能夠見到幕後老闆嗎?而且更加要將佢罪行錄音,有可能嗎?





當阿媽進入紅姐既大廈時,我雙手合十,為阿媽祈禱,希望今晚贏大錢!將之前輸既數目贏回來,然後我再回家。

回家後,進入睡房,望著阿怡阿倩已經熟睡,而且二人互相擁抱,雖然睡姿有點古怪,但亦相當誘人,不禁笑了一下。
於是洗澡後,躺在沙發上,望著牆壁上既掛鐘。

直到十二點,May姐仍未回家,但已經感到強烈既睡意,終於忍受不住睡著。

不過正當我處於深層次睡眠狀態時,我忽然間被下體一股暖流驚醒!依股暖流分別兵分兩路,一股從小鋼炮蔓延大脾筋,直達腳底,另一股由腹部衝往心臟,直上大腦。

沒錯!我知道有人正為我進行口交,當我張開眼睛時,拱起既被單仍然高低起伏,雖然唔知阿倩還是阿怡,但我感受到對方口交非常賣力,而且小鋼炮已經進入作戰狀態。





既然唔知道阿倩定阿怡,直接叫老婆就最好不過。

「老婆,夠啦!我頂唔住啦!」

當一個可愛既小腦袋從大被中伸出來時,我感到笑了一下,果然係阿怡。

接著下來,自然進入性交環節,直到一大堆乳白色既黏液從阿怡下體流出後,阿怡才滿足地返回睡房。

當阿怡回到睡房後,大門外隨即傳來門匙聲音,係May姐!





望望時間,發現發現原來已經凌晨三點!於是我終於安心地返回夢中。

當我再次張開眼睛時,已經早上九點!

自從May姐為警方執行臥底任務後,連續三晚都毫無得著,導致每晚都前往紅姐家打麻雀,而且每晚都非常夜歸,昨晚係第一次知道阿媽回來既時間,係凌晨三點!

但我比較關心阿媽昨晚麻雀既戰積到底贏還是輸。

於是我刷牙洗臉後,隨即出發。

到達餐廳後,場面相當墟冚,我立即返回水吧裡工作,一邊工作,一邊留著著阿媽。

當阿媽不斷在樓面與水吧穿梭時,我又注意到行路姿勢,仍然與昨天一樣,走路時雙腿分開,雖然臉色紅潤,心情看似不俗,但雙眼隱約看到輕微眼袋,明顯近排經常夜訓所致。





到了下午時段二點,阿媽忽然間拿著手袋,走進水吧,向著我講「仔!阿媽返屋企訓陣,轉頭返落來!」

當阿媽準備轉身時,我終於忍不住問「媽⋯⋯你尋晚贏定輸呀?」

但阿媽臉色瞬間難看,雙眼更盯著我回應「贏輸又點啫!咁多事做乜啫!你同我乖乖地睇鋪呀!咪周街走呀!」講完隨即一個無情地轉身離開。

雖然阿媽並無正面回答贏還是輸,但試問如果贏錢,剛才既態度會如此差嗎?

所以依刻我心情瞬間跌落谷底,頭兩晚輸十幾萬,第三晚又輸,估計已經金額已經達到二十萬,難怪阿媽心情低落,沒精打彩。

由於下午茶即將開始,而且我剛才既阿媽狀態的確非常差,相信回家睡覺,所以我並無跟蹤阿媽。

於是整個下午時段,直到下午五時。
雖然一直忙過不停,但亦都風平浪靜,金絲眼鏡坤叔仍然無出現過,而洋人督察亦無出現,或者從阿媽手機知道實際位置,所以今天並無探訪。





大約到了下午六點,阿媽終於返回餐廳裡,經過幾小時既午覺後,臉色眼睛明顯好轉,但從眼神表情仍然看得出阿媽心情沈重,畢竟三日輸左廿萬,絕對不好受。

雖然我係名副其實既太子爺,但其實我並無任何工資,所謂工資可能我婚後,正式接手才會有,換句話我係窮鬼,所以金錢上我幫不上阿媽,而且我亦相信阿媽做生意多年來,儲蓄應該最少有七位數,如果數目小仍然輸得起,不過我仍然覺得要建議May姐戒賭!

於是直到晚上十點,餐廳關門時刻。

(May姐臥底任務 第四天)

May姐進入水吧,向著我講句「我去紅姐打牌呀,你自己搞點啦!」便轉身離開。

但我終於忍唔住開口「媽!咪去打啦!」

「你理得我咁多!你拿拿聲搞點D野同我返屋企!咪咁多野講!」於是May姐講完隨即無情地轉身離開餐廳。

其實阿媽未回答我,我已經猜到阿媽如何回應,畢竟生活了十八年,阿媽性格固執,我非常了解,決定既事情,便無人可阻撓。





May姐離開餐廳後,我亦迅速跟上步伐。

雖然已經預料阿媽去前往紅姐打牌,但以防萬一,還是親自證實一下,阿媽進入紅姐大廈再離開。

但發現阿媽今晚步行既方向,居然朝著龍華飯店,莫非楊Sir終於出現?

於是阿媽利用龍華飯店後門既樓梯,前往二樓,而我亦緊隨其後,確保阿媽上了二樓後,再悄悄上去。

到達二樓走廊時,剛好目睹阿媽步入鳳凰廳包廂一刻,於是迅速走前,站在門外進行偷聽,隨即傳來一把熟悉既男聲,係楊Sir!

「嘩!阿May,我地又見面啦!聽講你搵得我好心急喎!」

莫非阿媽一早就知道今晚楊Sir會出現,所以午睡,養精蓄銳,為了應付今晚既楊Sir?





當楊Sir講完,隨即傳來一把女聲,係阿媽!

「龍太!既然楊生來左,你係咪應該出去呢?」

但龍太亦立即回應「哎喲!阿May你唔係咁怕羞呀嘛,大家都係女人啫,而且老闆吩咐落,你同楊生玩果陣,我都要在場嫁,唔係點知你地有無打龍通嫁!如果你唔鍾意既話可以走嫁!」

「你⋯⋯⋯!」May姐

「哎喲!楊生咪理阿May,既然佢咁放唔開,等我幫你吹住先啦!」龍太

當我聽見龍太提到「吹住先」時,莫非龍太要當著阿媽面前為楊Sir口交?依刻我非常緊張好奇,到底裡面乜情況?

於是我大膽地將敞門緩慢地拉開,大約打開一公分,隨即眼睛貼上縫隙裡觀察,一幕十八禁既畫面出現在我眼前。

明明只係一張迷你二人沙發,居然擠滿三個成年人,May姐,龍太,楊生三人,形成一個『嫐』字。

龍太今天既衣著同阿媽大致上一樣,T恤牛仔褲,唯一分別就在於牛仔褲後臀有拉鍊設計,而鞋亦有所不同,龍太穿著高筒長靴,而阿媽只係普通白色波鞋。

此時此刻龍太已經半趴在楊Sir大腿上,頭部上下搖晃,正為楊Sir進行口交,而楊Sir既長褲內褲早就掉到一旁,而且並無因為座位狹窄而坐得迫促,反而坐在正中央,兩腿大字形張開,佔據整張沙發,姿勢猶如大爺一樣,令到阿媽同樣地需要坐在楊Sir既另一邊大腿上。

忽然間裡面出現一幕難以接受既畫面,其實從我第一眼望進包廂裡時,楊Sir既右手已經緊緊抱著阿媽既纖腰,而且淫手更不時有意無意地碰觸阿媽胸部位置,但阿媽無作出任何阻止行為,目光反而停留在楊Sir大陽具,觀察著龍太口交既過程。

但直到楊Sir淫手轉移到胸部時,一幕難以接受既畫面終於誕生係我眼前,當楊Sir開始隔著T恤搓揉阿媽右胸時,舌頭亦同時進攻左耳部位,突如其來既進攻,配合楊Sir爆炸性既肌肉,令到阿媽一時間避無可避,全身更打了冷顫。
但阿媽繼續放棄掙扎,或者知道無論如何都擺脫不了,忽然間全身放鬆,半躺在楊Sir胸膛上,嘴巴更發出微微喘息既聲音。

「啊⋯⋯楊生⋯⋯你⋯⋯咪咁心急啦!」

楊Sir見阿媽並無掙扎,淫手繼續搓揉著胸部,更加係耳邊細語「Woo⋯⋯對奶真係大左喎!阿May!」

與此同時,龍太持續了一分鐘既口交,終於停止,當嘴巴吐出性器官後,一碌長達18公分進入作戰狀態既大陽具,一柱擎天地出現在阿媽眼前。

雖然論長度粗度比不上譚伯或者坤叔,但形狀尺寸與堅哥或江哥非常相似。

龍太抹一抹嘴巴後,一副風騷既模樣,向著阿媽講「阿May,到你啦!」講完隨即整個身軀靠向楊Sir,嘴巴更貼上楊Sir嘴巴,主動索吻。

二人展開激烈既濕吻,並無理會阿媽,但阿媽望了二人一眼後,目光再次停留在果碌沾滿龍太口水既大陽具,表情既羞愧又尷尬,心情七上八下。

正當阿媽猶豫之際時,楊Sir趁著與龍太熱吻期間,偷偷𣈴了一下阿媽,淫手突然按著阿媽後背,將阿媽頭部直接壓向自己下體上,令到阿媽瞬間趴在大腿上,龜頭更有一瞬間與阿媽嘴唇擦過,隨即被擺出一個與剛才龍太口交一樣既姿勢。

雖然有一瞬間阿媽曾經接觸到楊Sir既大陽具,但當大陽具擺放在嘴前,阿媽仍然未有心理準備為楊Sir口交。

突然間龍太與楊Sir舌吻停下,二人偷偷𣈴了阿媽一眼,突然一手將阿媽後腦向下按,大陽具瞬間滑進阿媽嘴裡,隨即嘲諷地講「唉呀,叫你幫楊生吹下啫,都諗咁耐!都唔知你驚乜!」

依刻我感覺到阿媽相當難受,突然間被整碌大陽具塞滿嘴巴,但阿媽頭部努力向上,嘗試將陽具吐出,可惜當成功吐出大半碌陽具時,龍太一手將阿媽頭部按下,令大陽具塞滿阿媽整個嘴巴。

由於嘴巴被塞滿,根本無法說話,但阿媽並無放棄,繼續與龍太鬥力,但每當頭部成功吐出大半碌陽具時,龍太就立即向下按,令到陽具再次塞滿阿媽嘴巴。

接著下來,May姐與龍太二人不斷互相鬥力,但始終擺脫唔到龍太與大陽具,而此時此刻坐在沙發上既楊Sir卻神情興奮,因為兩個女人互相鬥力既過程中,阿媽既嘴巴上下搖晃,無疑地正為大陽具進行活塞運動。

大約二十秒左右,龍太終於捨得放手,當我以為阿媽吐出大陽具後會抬頭起身時,下一刻一幕難以置信既畫面誕生。

阿媽竟然將大陽具再次含入嘴裡,頭部開始上下搖晃,不斷將陽具吞入吐出,當我見到阿媽正式為我中學班主任楊Sir進行口交時,有種難以置信既感覺。

記得之前我只不過去了一次龍華買鴨,May姐知道後大發脾氣,可想而知有多痛恨二人,但此時此刻阿媽居然與龍太,二人共同服待楊Sir,若然並非親眼目睹,絕對唔敢相信阿媽會與龍太楊Sir大玩3P,二女服待一夫依種超越倫常既性愛。

不過好快我就回復理智,阿媽之所以作出如此大既犧牲,全因接受了警方臥底任務,為了找出幕後老闆。

當二人見到阿媽開始主動地搖晃頭部,為大陽具進行口交時,二人面面相覷,同時露出下流笑容。

楊Sir更一手撫摸著阿媽既秀麗,用著古怪笑容望著龍太講「嘩!真係爽到痺呀!龍太!阿May既含撚技術好過你喎。」

但龍太向著楊Sir打了眼色後,忽然從褲袋中掏出一支疑似潤唇膏既物體,隨即塗滿楊Sir上下嘴唇,然後以一副不服氣既語氣回應「係咪嫁!我唔信!好啦好啦,輸到我啦!」

居然係依個時候搽潤唇膏?令我感到莫名其妙,我相信依種唇膏絕對不是單純潤唇作用,莫非有催情作用?

當May姐聽見龍太說話後,頭部終於停止搖晃,隨即將大陽具吐出,當吐出大龜頭一剎那,更發出『噗』一聲。
同時間,龍太已經趴在大腿上,準備再次為楊Sir口交。

而阿媽坐回原本位置後,發現唇邊上沾了幾絲白色黏液,表情羞愧,臉色紅潤,突然間楊Sir一手抓著阿媽秀髮,嘴唇直接貼上阿媽嘴唇強吻。

雖然阿媽自願地為楊Sir進行了一分鐘既口交,但面對著楊Sir突如其來既強吻,阿媽仍然有點抗拒,嘴巴強行閉著,身體不時扭動,嘗試擺脫,但無奈地一身肌肉既楊Sir,力度異於常人,而且舌頭已經成功鑽入阿媽嘴裡,一時之間根本擺脫唔到。

但當二人既嘴唇一直緊緊貼著,再配合楊Sir既舌頭持續性入侵,而且楊Sir淫手一直係阿媽後臀上搓揉,忽然間阿媽居然閉上眼睛,嘴巴亦開始張開,任由大舌頭肆虐地入侵。

只不過幾十秒左右,阿媽居然開始伸出舌頭,主動與楊Sir脷叠脷。

當我發現只不過短短一分鐘時間,阿媽由抗拒變成主動時,忽然想起剛才龍太曾經將潤唇膏搽滿楊Sir嘴唇,莫非真係催情春藥?

正當我分析潤唇膏既作用時,龍太居然再次將潤唇膏拿出,隨即握著大陽具,向著陽具四周表面塗抹,當整碌大陽具都塗滿後,龍太向著楊Sir打了眼色,楊Sir眼尾察覺後,嘴巴隨即離開,停止與阿媽濕吻。

但當阿媽停止濕吻後,望著楊Sir時,臉色比剛才紅潤,眼神變得迷惘,更不時發出強大既喘息聲,一副意亂情迷既模樣。

「啊⋯⋯啊⋯⋯」

楊Sir眼神邪惡地望著阿媽,興奮地講「就係依種感覺,真係懷念果晚係課堂同你咀⋯⋯好啦!拿拿聲幫我吹多陣先。」

當我以為阿媽會猶豫時,下一秒卻出乎意料地趴在楊Sir下體上,將大陽具直接含到嘴裡,再次為楊Sir口交。

龍太見May姐進行口交時,再次向著楊Sir打眼色,一副姣騷既語氣講「依⋯⋯楊生呀!到底我含得你舒服定阿May啫?」

楊Sir撫摸著阿媽秀髮,溫柔地回應「我都係覺得阿May吹得我舒服⋯⋯」

龍太裝出不滿既語氣回應「野!點會喎!!」

但楊Sir讚揚阿媽口交技術後,阿媽頭部忽然搖晃得更快更急,而且更不時發出「雪雪」既含撚聲。

「唔⋯⋯唔雪⋯⋯雪⋯⋯⋯⋯唔⋯⋯」May姐一邊含著大陽具一邊發出含撚聲音

「呀⋯⋯無得彈呀!呀⋯⋯正呀⋯⋯」楊Sir亦逐漸發出舒服既聲音

接著下來,May姐一直專心地為楊Sir口交,大約一分鐘左右,阿媽頭部突然間停止搖晃,猶如中槍一樣,相信係楊Sir已經射精,

May姐緩慢地將大陽具吐出後,雙手彎曲呈碗狀,隨即嘴巴張開吐出一大堆乳白色精液。

龍太亦相當識趣,立即拿出幾張紙巾,遞送給阿媽,然後再講「哎喲!第一次見楊生俾人吹爆,睇黎阿May真係含得下喎!」

正常被人讚揚應該係開心事,但讚揚一個良家少婦口技好,絕對唔係光榮既事,所以阿媽臉上並無流露出任何表情。

不過經過剛才一輪劇烈既口交後,阿媽臉紅耳熱,愈發愈紅,眼神變得迷惘,彷彿好像吃春藥一樣,望著楊Sir喘著氣講「楊⋯⋯楊生⋯⋯你滿唔滿意呀?」

「梗係滿意啦!」楊Sir亦喘息著講

但龍太立即插嘴「咩滿意呀,梗係唔滿意啦,你唔係諗住吹爆楊生就可以見到我老闆呀花!」講完更加向著楊Sir眨了一眼。

原來May姐一直以為所謂服侍,只要令楊Sir射精就任務完成,難怪剛才阿媽如此賣力地為楊Sir口交。

當阿媽聽見龍太依番說話後,紅如火燒既臉上忽然呈現各種複雜既表情,驚慌,尷尬,難受。

楊Sir望了一龍太後,亦配合地回應「含撚方面係非常滿意,不過屌閪方面就未知喎!」講完,趁著阿媽仍然坐在自己大腿上,雙手從後繞到前方,直接搓揉一對巨乳。

面對著楊Sir突如其來既後抱式胸襲,莫講阿媽正常狀態,換著係我都未必有把握與楊Sir鬥力,更何況阿媽剛才含了一碌塗滿疑似春藥既大陽具。

當楊Sir肆無忌憚地隔著T恤搓揉兩乳時,阿媽身體瞬間發軟,身體不由自主地扭動著,嘴裡更不時發出疑似呻吟聲「啊⋯⋯楊生⋯⋯你今晚都射左啦⋯⋯不如聽日先啦⋯⋯啊⋯⋯」

依刻我知道阿媽腦海裡仍然充滿理智,言語間仍然渴望楊Sir停止侵犯,但身體根本無法抗拒,而且一對堅挺巨乳正在楊Sir雙手中,換著其他男人都必定不會錯過!

楊Sir不但繼續搓揉著巨乳,舌頭更加開始係阿媽耳背到頸部肆虐地舔著,突然傳來一陣濕滑滑又痕癢既感覺,令到阿媽更加無所適從,身體繼續扭動,雙眼半開半合,嘴巴更逐漸發出呻吟聲。

「啊⋯⋯唔好呀⋯⋯停⋯⋯啊⋯⋯啊⋯楊老師⋯⋯啊⋯⋯⋯」

忽然間阿媽居然轉了稱謂感到奇怪,由『楊生』轉為『楊老師』,『楊老師』正是校園時期,阿媽稱呼楊Sir既稱謂,而楊Sir當時並非直接稱呼阿媽既英文名,而係『陳太』。

但楊Sir亦察覺到阿媽改變稱謂,表情忽然變得興奮,雙手一邊搓揉胸部,一邊係耳邊用著挑逗既語氣講「睇黎你好懷念以前我幫你按摩既日子喎!陳太⋯⋯」

「啊⋯⋯啊⋯⋯楊老師⋯⋯不如聽晚先啦⋯⋯反正今晚你都⋯⋯射左⋯⋯啊⋯⋯」阿媽雙眼半開半合,喘息地回應

「陳太!你唔係咁睇小我一晚一次嘛。」楊Sir回應

忽然間龍太一副媽媽生既口吻講「哎喲,夠啦夠啦,摸又摸夠,吹又吹夠,你睇阿陳太都俾你摸到發囇姣啦,今晚走唔甩嫁啦,不如叫佢幫你毒龍鑽先啦。」

當阿媽聽見『毒龍鑽』三隻字時,迷糊既眼睛微微張開,猶如剛睡醒一樣,疑惑地望著二人,喘著氣問「毒龍⋯⋯鑽?乜意思⋯⋯呀⋯⋯」

龍太嘲諷地講「你唔係嘛!你究竟以前做過未嫁!毒龍鑽都唔曉!係真唔係呀!楊生,不如我地試範俾佢睇!」

於是阿媽從楊Sir大腿上站起來,接著楊Sir趴在沙發上,擺出一個狗仔式姿態,龍太亦同樣地趴在楊Sir後臀位置,隨即臉部緊貼楊Sir臀部,嘴巴直接貼上肛門,當著阿媽面前上演一幕『毒龍鑽』。

當阿媽目睹龍太嘴巴貼上楊Sir既排糞位置,舌頭直接鑽入肛門時,眼睛瞪大,表情驚呆,下一秒右手掩著嘴巴,有種作嘔反胃既感覺。

但二人一個專心地服待,一個舒服地享受著,並無察覺阿媽震驚既表情。

忽然間阿媽如夢初醒,不斷搖著頭地講「痴線⋯⋯變態!玩埋D咁既野!我都彩你地傻!」

未等二人回應,阿媽已經從地上拿起手袋。

我完全無意料阿媽剛才一直被疑似春藥控制著,但當見到龍太表演毒龍鑽時,居然出現極大反感,令到阿媽瞬間頭腦清醒,回復理智。

依刻我知道阿媽隨時離開,我立即跑到隔離既包廂裡躲藏。

幾秒後,隨即聽見門外傳來腳步聲,而且一連串既痛罵說話。

「痴媽根!兩個都變態嫁!好玩唔玩,玩屎眼!發神經!簡直就有精神病!」

當我聽見門外傳來依句說話時,我知道確定阿媽已經離開,而且阿媽一路走一路痛罵二人,可想而知有幾憎恨依種變態行為。

雖然我未嘗試過,但我都同阿媽有同樣觀點,點解身體咁多個部分都唔玩,偏偏玩屎眼,到底有乜咁過癮!?

當我確保阿媽已經離開走廊後,隨即返回鳳凰包廂門外,趟門已經關上,但裡面隨即傳來二人既對話。

「哎呀!龍太!唔玩毒龍鑽好閒啫,你俾我執番佢一劑先都好呀!」楊Sir

「唉,我點知佢咁大反應啫!真係無理由喎!」龍太

「唉!乜Mood都無啦!」楊Sir

「唔好咁灰心啦,最多今天免你單啦,我諗辦法,聽晚再叫佢上黎啦,咪咁傷心啦!」龍太

「又好!」楊Sir

當我聽見二人既說話即將結束,我立即迅速地離開,然後通過後樓梯離開龍華,同時亦要追趕阿媽既步伐,雖然阿媽剛才已經回復清醒狀態,但畢竟曾經服食過疑似春藥既藥膏,到底依種藥膏藥性如何呢?根本唔清楚,為免阿媽出事,我必須盡快追上阿媽步伐。

由於剛才偷聽龍太楊Sir既說話,導致浪費不少時間,所以當我離開龍華飯店後,一直尋找不到阿媽既蹤影,阿媽到底朝著哪個方向呢?

當我拿出手機時,望見時間只不過十點四十分,原來剛才阿媽係龍華只不過逗留了半小時多。

以剛才阿媽既身體狀況,如果有性需求,應該回家找老豆,莫非已經回家?於是我朝著回家既方法走去,同時打了個電話俾阿媽。

當電話接通後,我立即發問「媽⋯⋯你係邊!」

隨即電話裡頭傳來一把嫌惡既聲音「咪同你講左打牌囉!咪煩我啦!」講完電話瞬間掛斷。

「⋯⋯⋯⋯!」

當我聽見阿媽如此大火氣時,雖然感到難過,但回想一下剛才鳳凰包廂所發生既事,我亦明白阿媽心情惡劣既原因,畢竟為左今次警方臥底任務,已經不惜代價去討好龍太楊Sir二人,但最後龍太要求阿媽為楊Sir舔肛門,如此惡心既行為,試問有邊個正當婦女願意接受?

於是知道阿媽現時心情惡劣,打麻雀可能係唯一發洩既方法,所以我決定回家。

回家後,進入睡房,阿怡阿倩已經熟睡。

於是洗澡後,我坐在沙發上,再次思考起阿媽既事情,七日既臥底任務,不知不覺已經過了四日,一直都毫無進展,直到今晚終於有點眉目,但因為不屑毒龍鑽嘔心玩法,即時翻臉離開。

雖然我一直都知道服待楊Sir,只不過係龍太擅作主張既意思,就算做了都未必能夠見到幕後老闆,但洋人督察同阿媽一直深信以為服侍楊Sir,係接見幕後老闆既第一步,到底阿媽事後會不會因為今晚唔配合而感到後悔呢?聽晚又會唔會再次前往龍華呢?

雖則打麻將可以發洩,但剛才阿媽情緒激動,狀態差,運氣自然好不了,若然今晚又輸,連輸四晚,到時數目豈不是三四十萬?希望阿媽今晚能夠大殺三方。

於是我不知不覺地又睡著。

當我張開眼睛時,陽光已經照進屋裡。

早上九點,當我蒙蒙朧朧地想起昨晚May姐打麻將既事時,忽然間清醒起床,到底戰積如何呢?如果再輸,將來我副身家絕對大縮水。

於是刷牙洗臉後,迅速地返回餐廳。

到達餐廳後,客人已經坐滿整個樓面大廳,每個人都忙著,包括May姐,於是我立即前往水吧,一邊工作,一邊觀察著阿媽表情動態。

雖然阿媽面對著客人時,保持著笑臉迎人,但從事飲食服務行業十多年,而且身為餐廳既老闆娘,從來都唔將因為私事影響公事,所以一時之間我都判斷唔到阿媽昨晚到底贏還是輸。

直到下午茶時段,下午三時,一個身高一米九,頭戴鴨舌帽既男人出現在收銀處,洋人督察果然出現,若然我無猜錯,Mr.Robinson係為左阿媽昨晚係龍華既事而來。

於是洋人督察與阿媽,分別前後腳前往士多房。

當阿媽坐在洋人督察面前時,洋人督察立即向著阿媽發問「Why!到底點解?點解尋晚你要發脾氣!」

但阿媽好像已經意料到洋人督察既反應,深呼吸一下後,隨即回答「Sorry!Robinson先生,佢地真係好變態,我做唔到!我決定放棄!」

洋人督察聽見阿媽突然講出『放棄』二字時,表情驚訝,激動地講「What?放棄?點解!機會就係你眼前!尋晚只要你願意配合胡莉莉,可能今天就有機會見到個幕後Boss!」

但依刻May姐相當冷靜,雙手抱胸,一副非常高傲既姿勢回應「就算見到依個幕後操縱佢地既人又點?最後我咪又要同佢上床,哄到佢講出依番說話先得到證據,而且你得七日時間,今天已經係第五日,得番五六七,三日時間,根本無可能完成,我亦都無把握做到,雖然我係一個女人仔,但都係一個生意人,依條數點計我都蝕,所以我幫你唔到!」

當阿媽解釋後,洋人督察眉頭皺著,想了一會後,終於回應「七日係太少!不過⋯⋯」

突然間阿媽非常有氣勢,迅速地打斷洋人督察說話「唔好不過啦!Robinson先生!你諗下胡莉莉一直對我百般刁難,可能幕後老闆已經知道你地差人已經調查緊單案,果日你著住制服入黎我餐廳,咁大動靜就算知道都唔奇,而且我依排突然間主動去搵胡莉莉,要見佢老闆,佢地可能已經察覺左我既目的,如果我既推測係岩,試問我又點能夠成功,就算再去龍華都係浪費時間,都係俾佢地玩咋!」

當阿媽認真分析時,洋人督察聽得非常入神,更不時點頭,好像一言驚醒夢中人一樣,認真思考後回答「Oh!你講既可能性都非常大!」

阿媽繼續雙手抱胸地回應「既然係咁,我既任務應該可以提早結束啦。」

「No,雖然你放棄了,但你簽了文件,任務係七日,我地警方唔會因為你一句放棄就停止所有operation,仍然會繼續監視你,直到七日完結。」洋人督察繼續解釋

「Ok,我明白,你地鍾意啦!」阿媽聽完只係微微點頭回應

洋人督察一副關心既口吻講「既然周小姐你決定放棄唔再去龍華,我真心希望你都唔好再去打麻雀,據我所知你已經輸左四十萬。」

當我聽見四十萬時,瞬間石化,只不過打左四日麻雀,平均每晚輸十萬!嘩!慘啦!今次無啦!

本來May姐表情平淡,但當洋人督察提到賭錢既事時,臉色瞬間難看,眼神更盯著洋人督察講「唔係你叫我幫手查案,我點會去打牌呀!講到尾都係你害到我咁嫁!算啦⋯⋯你又唔幫我還,你咁多事做乜啫!莫講四十萬!就算一百萬我都仲輸得起,Robinson先生,如果無乜事,我就返出去做野啦!失陪啦!」講完,更無情地轉身離開。

當阿媽離開士多房卡位後,洋人督察仍然坐在座位裡,雙手摸著頭上既金髮,搖著頭,皺著眉,臉上掛著憂愁哀傷表情,就好像一個生意失敗既人一樣。

於是洋人督察坐多一會後,便從後巷離開。

當阿媽目睹洋人督察從後門離開後,心情明顯得到放鬆,工作時更加乾淨利落。

對於May姐突然間選擇放棄,我感到非常驚訝,完全意料唔到昨晚既毒龍鑽,令到阿媽如此反感,不過阿媽剛才既推論同我之前既猜測不謀而合,對方明顯已經知道警方介入,所以坤叔一直未有露面,換句話今次任務無論如何都失敗,更何況時間只剩下三日,就算再去龍華都無意思,所以May姐選擇放棄絕對係明智之舉。

直到晚上,九點四十五分時,發現May姐已經在收銀櫃裡開始計算賬目,我知道阿媽可能又提早離開,雖說阿媽已經放棄,但臥底任務仍存在最後三日,而且龍太楊Sir可能會主動搵阿媽,為了跟蹤阿媽,我亦提早打掃衛生。

到了餐廳關門時候,晚上十點。

(May姐臥底任務 第五天)

May姐一如既往地拿著手袋,進入水吧與我交代一聲,便匆匆離去,於是我拿起手機銀包,亦迅速跟上。

當我發現阿媽並非往龍華飯店走去,而係向紅姐既住所前往時,我目睹阿媽進入大廈後,便轉身安心離開。

但當我見到May姐再去打牌時,我又感到頭痛,並非擔心阿媽既安危,而係賭錢問題。

雖然阿媽已經放棄任務是好,但亦因為今次任務染上賭癮,只不過四天麻雀,輸了四十萬,以往阿媽打既衛生麻雀,就算如何運滯,只不過一萬幾千既小數目,但今次打既注碼比以前大十倍,令我更加擔憂。

明明已經決定放棄任務,無必要再去紅姐掩飾,但為了贏回輸掉既四十萬,今晚又再去,如果今晚又輸,數目豈不是⋯⋯我已經不敢想像,只能祈禱今晚出現大奇蹟日!

回到家後,由於阿媽既事,心情欠佳,令我身心疲憊,為免影響阿怡阿倩二人,並無進入睡房,選擇早點睡覺,希望時間盡快到達第七天,或者任務真正結束後,阿媽亦會徹底戒賭。

於是一覺醒來,又到了第二天。

早上九點,我整理好儀容就立即前往餐廳工作。

到達餐廳後,我已經立即進入水吧工作。

雖然May姐近排經常打通宵麻雀,但無因為睡眠不足而影響身體,反而臉色紅潤,皮膚仍然白裡透紅,眼睛更清澈明麗。

而且當我望著阿媽下半身既步姿時,發現步姿一直保持外八字既步伐,更加令我感到疑惑,當日阿媽與譚伯在水錶房性交後,第二日譚伯就被調走,之後第三日阿媽便加入警方臥底行動,而臥底行動,今晚十點就正式踏入第六日,換言話距離水錶房當晚已經相隔八日,但阿媽步姿依然不變,莫非水錶房當晚既性交為下體帶來既損傷,真係如此嚴重!?

直到下午三時左右,紅姐與鐘太二人忽然到訪。

當阿媽知道二人自動地前往士多房卡座後,處理完手上工作,隨即前往士多房。

當鍾太紅姐二人見到阿媽出現時,二人臉色變得憂愁,鍾太更向著阿媽激動地講「阿May呀!唔係阿紅同我講,我都唔知你幾日輸五十萬,你明知依排黑,好心你就咪鬼打啦。」

但阿媽居然白了一眼鍾太,一副煩惱既表情回應「傻既!輸左咁多,點都要贏番既!」

接著紅姐亦都開口講「你聽我地講啦,果兩個男人牌章好西利嫁!你唔夠佢打嫁!你仲要同佢地打咁大!」

鍾太隨即附和回應「咪係囉!你鍾意打牌,你上我度打啦,你咁輸法遲早連層樓都輸埋呀,你咁多錢,你留番D俾個仔啦,你叫我個女第時點先?」

當聽見我未來外母鍾太依番說話時,非常感動,依番說話換著任何人聽見,只會覺得係良心既勸告,但阿媽卻覺得鍾太詛咒她,臉色忽然變得難看,雙眼充滿仇恨一樣,盯著鍾太講「我閘住你把死人口呀!個個咒我輸!打牌梗係有贏有輸啦,我就唔信果兩個死咸蟲可以旺咁耐,我就咁黑咁耐!你睇住黎呀!今晚開始就到我行運嫁啦!」

當阿媽自信地講完,二人望著阿媽既眼神變得疲倦,表情更變得無奈,甚至鍾太已經感覺到阿媽無藥可救,搖著頭歎息地從座位站起來,獨自離開,而紅姐亦都跟隨鍾太離開。

但阿媽突然向紅姐背影大聲喝道「阿紅,我同你講,今晚照舊呀!你唔俾我報仇,十幾年姐妹都無情講呀!」

紅姐無奈地回應「得啦得啦!」隨即轉身離去。

於是一整個下午時段,再無其他特別人出現,而昨日阿媽親口拒絕再為警方執行任務後,洋人Mr.Robinson今天亦無出現。

直到餐廳關門時候,晚上十點。

(May姐臥底任務 第六天)

今晚May姐處理好所有賬目後,居然連一句交代說話都無,便直接離開。

雖然知道阿媽前往紅姐家打牌,亦都知道阿媽已經放棄任務,但為求謹慎起見,我都必須跟隨一下。

以往幾晚當我目睹阿媽進入紅姐大廈後,我便安心離開,但今晚當我目睹阿媽進入大廈時,我心情七上八下,非常不安,皆因我知道阿媽已經五日輸了五十萬。

但下午時候鍾太紅姐二人都係阿媽十多年既姐妹,二人都無法勸喻阿媽戒賭,我又有乜可以做呢?或者當今世上只剩下一個人,可能勸喻阿媽戒賭,就係老豆!

回家後,我心情仍然非常複雜,所以並無打擾阿怡阿倩,於是我洗澡後,便躺在沙發上,直到睡著。

但當我處於深層睡眠時,下體忽然被一股暖流驚醒,我知道又有人為我口交,而且吮吸技術非常賣力。

當我蒙蒙朧朧地張開眼睛時,望向牆壁掛鐘,原來只不過凌晨一點,再望向鞋櫃,並無發現阿媽既白色波鞋,換句話阿媽仍然在紅姐家打牌。

雖然心情沈重,但當小鋼炮膨脹到極點時,我終於將所有煩惱拋諸腦後,向著棉被裡興奮地講「老婆!我頂唔順啦,咪再含啦。」

當我見到阿倩從被單爬出來時,內心有點錯愕,剛才一直以為係阿怡為我口交,誰不是如此高超既技術居然來自阿倩既小嘴,睇黎阿倩對含撚真係好有天賦,短短一個月已經進步神速。

阿倩趴在我胸膛上時,眼神變得淫蕩,向著我深情地講「老公⋯⋯你好多日無插我啦⋯⋯」

當我聽見阿倩主動渴求性愛時,我立即將將手伸進睡裙裡,然後內褲脱下,隨即向上一頂,小鋼炮立即滑進陰道裡。

三更半夜係大廳既沙發上做愛,雖然已經唔係第一次,但由於阿怡係睡房裡,所以我地既動靜不能太大,一個女上男下既體位已經足夠,一時我主動,一時阿倩主導騎乘,輪流配合,短短十五分鐘,我終於又中出了。

完事後,阿倩一直躺在我胸膛上喘息,直到睡著後,將阿倩抱入睡房裡,但當我見到旁邊阿怡熟睡既樣子時,內心有點內疚,做人不能太自私,不能偏愛一個,既然中出阿倩,阿怡亦要中出。

於是我直接躺在床中央,淫手開始係阿怡既睡裙上游走。

只不過玩弄了吮吸一陣乳頭,陣陣痕癢既感覺已經傳遍阿怡全身,當眼睛微微張開時,嘴巴亦開始發出呻吟聲。

「啊⋯⋯老公⋯⋯你⋯⋯你又係咁⋯⋯啊⋯⋯」

當我持續地刺激阿怡各部位後,手指摸著下體時,發現淫水已經逐漸流出,於是直接壓上阿怡身上,用著最傳統既傳教士式,直接將小鋼炮插入。

接著下來,阿怡逐漸享受,開始發出呻吟聲。

「啊⋯⋯啊⋯⋯老公⋯⋯啊⋯⋯」

但正當我倆進入忘我境界時,忽然間外面傳來一陣吵鬧既聲音,係阿媽老豆二人既吵鬧聲。

原來阿媽已經回來了,本來我快進入無限接近射精既狀態,但忽然外面傳來老豆一句說話,我瞬間停止抽插運作。

「乜話!輸九十萬⋯⋯」

當阿怡聽見外面既吵鬧聲時,淫蕩既眼神亦瞬間收起,奇怪地望著我,但我仍然不敢相信自己耳力,忍不住反問阿怡「你係咪聽到九十萬?」

阿怡點著頭講「係呀!到底乜事!阿媽輸左九十萬?」

原本情緒高漲,但當聽見九十萬依個大數目時,大家都意識到事態嚴重,立即默契地分開,隨即從床上走下來,二人穿好衣服後,走出睡房。

到了大廳時,發現原來吵鬧聲從阿媽睡房傳出,由阿媽睡房傳到我睡房,可想而知聲音有多大。

當我倆站在門外時,隨即又傳來阿媽老豆,二人既吵鬧聲。

「咁唔輸都輸左啦,你想我點啫!」阿媽

「唉!我D股票都輸六十萬,家下邊有錢俾你呀!」老豆

「你以前都唔買股票嫁!毛啦啦做乜買股票嫁!」阿媽

「咁上年8月大陸話開直通車嘛!我以為好事咪入買囉,點知11月突然取消啫!果陣無走貨,家下美國果邊又出事,搞到股災。」老豆

「唉⋯⋯今次無啦無啦!」阿媽

2007年8月下旬,中國當局公佈《開展境內個人直接投資境外證券市場試點方案》,令香港股市展開大升浪,同年恆生指數創下31,958點的新高,短短兩個月累積升逾五成,但同年11月,中國突然表明暫緩實行該方案,令恆生指數於翌日大跌,再配合2008年1月因美國次按風暴無法受控,引發的全球股災,短短半年間恆指由31958點跌至22000點,跌幅近10000點,並且跌穿俗稱既牛熊分界線既250天平均線。

「你就無!你果D叫賭錢,我果D叫投資,D股票擺番十年八年遲早會升番,你呢?你輸左贏得番咩?你到底同乜人打牌呀!做乜要賭咁大!」

當我偷聽老豆說出依番話時,語氣非常激動,氣憤,我非常擔心老豆會爆血管暈倒,同時間不得不應同老豆既說話,股票遲早會升,但阿媽輸既錢能贏嗎?

要知道之前輸五十萬係五日裡,但今晚居然一晚輸四十萬,將數目累積到九十萬,如果我知道今晚阿媽既下場,幾個小時前,阿媽進入紅姐大廈時,我絕對會毫不猶豫地一棍扑暈阿媽,然後將困係屋裡,直到阿媽決心戒賭為止。

果然禍不單行!到底係家裡風水出現問題,還是阿媽老豆犯太歲,先不談論老豆既投資失利,因為現時止蝕離場,絕對唔係明知之舉,只等待總有一天會重回入貨價,但阿媽輸錢既事就變得複雜,首先從阿媽近續表現,指望從麻雀枱上由負數變為正數,可能性根本係零,第二點,到底阿媽知錯未呢?如果此刻能夠認清賭博既禍害,只要一家人齊心協力,努力工作,對於經營餐廳既我們,半年裡絕對可以賺回九十萬,但如果阿媽繼續賭下來,家破人亡既下場絕對不是夢!

接著下來,睡房裡並無再傳出阿媽與老豆再吵鬧,只係聽見阿媽心灰意冷地講「唉!算啦!咪嘈啦!訓啦訓啦!聽日先講!」

於是我同阿怡站在大廳裡,兩人一副手足無措既模樣,雖說我倆已經十八歲,法例上已經係成年人,但過百萬既大數目已經唔係我地可以參與處理既事,而且我既收入一直由阿媽保管,阿怡更加係學生,在金錢上我倆根本無能力處理,再講阿怡雖然係我未來老婆,但始終未過門,理論上與阿怡無關,所以唔想May姐老豆既事影響到阿怡,為佢帶來麻煩。

於是我吩咐阿怡先睡,然後我躺在沙發上,繼續思考,距離臥底任務結束就剩下最後一天,到底阿媽聽晚會否死心不息地繼續賭呢?

當我想著想著時,又不知不覺地睡著。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