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極結局(下)

由於突然發生一段小插曲,令我倆已經無心情再逗留,於是阿倩再次牽著我手,離開廣場,往巴士站方向,但我內心充滿太多疑惑,上車後我終於忍不住問「點⋯⋯點解你⋯⋯咁打得既⋯⋯⋯」

但阿倩聽見「吓」了一聲後,忽然低著頭,雙手不時互相磨擦著,細聲地回應「咁⋯⋯我驚你唔鍾意我咁暴力⋯⋯咪⋯⋯咪唔敢同你提囉。」

於是阿倩眼泛淚光「你睇你⋯⋯頭先到依家都未叫過我老婆!你係咪知道我咁暴力,所以嫌棄我啦!」

當我聽見依句說話,忍不住笑出來,隨即一手攬住阿倩,溫柔地講「老婆!老婆!我點會嫌棄你啫!有個咁勁既老婆,自豪就真!係呢⋯⋯頭先你用打果四個人果D係乜功夫黎嫁!不如你教我啦!」





突然被我一抱,阿倩立即重現笑容,於是更躺在我胸膛上,開始認真地解釋「頭先第一個打我果陣,我係用左詠春既黐手,之後第二個佢踢你果陣,我見佢用跆拳道既Turning Kick,所以我用番Turning Kick還番俾佢,最後果兩個因為距離太近,我又驚打到老公仔你喎,所以我決定用太極,以柔克剛,將佢地既力卸之餘再還番俾佢地,就係D人經常講既四兩撥千金啦!」

當我伸出三指數著時,呆滯地望著阿倩,仔細地觀賞阿倩既臉孔,有一剎那懷疑到底阿倩既真實年齡,會不會好像武俠小說中天山童老既情況。

「詠春⋯⋯跆拳⋯⋯太極!三種!你今年得⋯十六歲咋喎,點⋯點可能⋯識咁多野嫁!」

但阿倩傻笑著「其實我識好多嫁⋯⋯不過樣樣都識少少咋⋯⋯老公呀⋯⋯你唔好咁望著我啦。」接著又再講「係呢!頭先果個癲婆到底係咪怡姐親戚黎嫁!」

突然被阿倩一問,令我再次想起剛才既事,記得果個著職業套裝既西褲女人,曾經講當初應該報警拉我,但我一直奉公守法,從來未做過任何犯法既事。





正當我想考著,阿倩瞪大眼睛,調皮地仔細望著我臉上所有微表情,然後再講「頭先果個癲婆話早知報警拉你喎!你唔係對佢做過D乜黎掛!唔通⋯⋯你裝過佢裙底?」

當我聽見『裝人裙底』四字時,腦海中忽然出現一道閃電!莫非⋯⋯莫非⋯⋯係佢!

話說半年前左右,阿怡因為車禍進入醫院,於是我前往醫院探望,而當時阿怡有一位女伴同行,兩人衣著相同,身高相約,而當時我曾經做出一件非常變態既事,趁著阿怡背著我時,偷偷將手伸到短裙裡,將內褲脫下,但當我脫下內褲後,發現並非女朋友阿怡,而係與阿怡既朋友,於是立即作出誠懇既道歉。

當我回憶起當時被我脫下內褲既女仔樣貌時,果然與剛才穿著西褲既女人有九成相似,之所以一時之間想不起來,因為當日既佢一身少女打扮,長髮淡妝,T恤短裙,令人感覺大約十八九青春少女,但今日一身成熟男性化打扮,襯衫西褲,配上職場霸氣妝容,而且佩帶一個秘書,四個保鏢,令我誤以為感覺對方年紀起碼大我十年。

「老公?老公?你諗得咁入神既!唔通你強姦過佢?」阿倩再次打斷我回憶。





雖然我已經知道佢叫阿瑩,但絕對唔可以講出當日我所做既事,免得阿倩胡思亂想,誤會我變態。

「痴線!點會喎!算啦!我都記唔起佢係邊個!」我忽然欲言又止,突然想起剛才西褲女人既說話,如果將剛才發生既事話俾阿怡知,我下場會如何呢!

轉眼間,已經回到觀塘,由於時間只不過下午六點,柔姐讓我七點前回到餐廳,所以我決定陪阿倩回家,直到七點再返回餐廳。

當我們回到家時,發現阿怡居然坐著沙發上,表情呆滯,雙眼無神,當見到我同阿倩回來時,更加視若無睹。

於是我立即露出親切笑容,坐在沙發上,一手按摩著阿怡肩膀,溫柔地講「老婆!我好掛住你呀!」

但阿怡仍然目無表情,冷淡地「哦」了聲。

依刻我已經感覺到阿怡已經知道一切。
果然!剛才著西褲叫阿瑩既女人,已經第一時間將所有事話俾阿怡知,到底我該如何處理呢?





一腳踩兩船本來就係情侶間既無可原諒既事,一般發生依種情況男方必須盡快決定挽留其中一個,否則面臨雙失,但我個情況比較特殊,我之所以接受阿倩,原因有兩點,首先阿倩唔介意阿怡既存在,第二,阿怡曾經與我朋友阿輝上床,但事後我卻無條件原諒她,所以我相信就算我犯錯,阿怡都會原諒我!不過我既最終目的並非簡單地原諒我,而係阿怡接受阿倩,實行我既終極夢想3P!

所以當我見到阿怡悶悶不樂既表情,我決定單刀直入「老婆⋯⋯我唔可以失去你嫁,但我又唔想失去阿倩,你愛我既話,不如接受阿倩啦!」

雖然阿倩一直強調有辦法令阿怡接受自己,但當事情真正發生時,根本無從入手,更加不知所措,於是我向著阿倩打了眼色後,阿倩走到阿怡身旁,眼泛淚光地講「怡姐⋯⋯我保證我唔會同阿偉結婚,你做大我做細,我淨係想留係你地身邊咋,你唔好趕我走啦!」

阿倩依番說話令阿怡感到震驚,或者阿怡認為阿倩會將我搶走,但當阿倩作出承諾時,反而令阿怡不知所措,疑惑地望著阿倩講「吓⋯⋯但你咁樣有乜意思喎!」

趁著阿怡態度軟弱時,我立即再講「老婆呀!我都向你地保證,我一定會努力搵錢養你地兩個,你接受阿倩啦!」

與此同時,阿倩亦立即附和「怡姐⋯⋯我真係唔想再孤零零一個呀,我保證我唔好分走阿偉對你既愛嫁,你永遠都第一,我係第二,好無?」

依刻我地將決定權交到阿怡手上,面對著我倆柔軟攻勢,一唱一和,忽然間阿怡變得左右為難,既唔想被人搶走自己男朋友,但又唔忍心拒絕自己好姐妹。

忽然間阿怡猶如靈機一觸,向著阿倩講「咪住!唔怪得果日你話阿偉搞你啦!原來係真既!」接著又搖著頭大聲嗌著「呀!我真係蠢呀!俾你呃左咁耐!我乜唔知呀!你地想點就點啦!」隨即從沙發上奔跑入睡房。





當我聽見阿怡依句說話時,已經成功一半了,於是我亦隨即跟上。

進入睡房後,見到阿怡蓋上眠被,躺在床上。

我立即鑽入眠被,抱著阿怡講「老婆呀!我保證啦,以後我做乜都以你為首,之後先輪到阿倩,好無?」

但阿怡反問「你地到底幾時開始嫁?」

「Um⋯⋯一個月前!」

當阿怡聽見一個月前,雙眼瞪大,接著情緒激動,發出哭泣聲講「嗚嗚⋯⋯成個月我今天先知,唔怪得之前係你身上聞到阿倩陣味啦!原來你地一直有野⋯⋯呀⋯⋯我居然仲俾佢係度住⋯點解我咁蠢嫁!」

於是我繼續抱緊阿怡,溫柔地講「老婆呀!你原諒我地啦,最多以後我地將所有野都交俾阿倩做,你咪當請左賓妹囉!」





阿怡聽見隨即轉身盯著我講「賓妹?邊有賓妹咁靚呀!哼!你就想呀!」

就係依個時候,背後傳來一聲怨恨聲音「咪係囉!怡姐,我唔制呀!我唔做賓妹呀!其實係佢勾引我先嫁!佢仲食左我隻豬呀!不如以後將所有野都交俾佢做,等佢服待我地,服待到我地八十歲,好無呀?」講完更跳到床上,從另一旁抱著阿怡,猶如小貓撒嬌一樣纏著阿怡。

但阿怡想了又想,居然背著我,向著阿倩講「哼!好!以後佢就係我地既賓仔!如果佢有乜行差踏錯,我地就切左佢,然後再俾綠帽佢戴!」

當我聽見阿怡講出依句話後,心情絕對係十八年來最開心既一次,比起中六合彩頭獎更加興奮!因為阿怡願意接受阿倩,容許我兩妻生活,意味著3P已經不是夢了,所以立即抱著阿怡,用著最感激又搞笑既賓仔語氣講「Oh⋯⋯主人,賓仔多謝你呀!!」

但阿倩忽然嘟起小嘴講「咁我呢!家下我都係你主人喎!」

於是我又同樣地用著賓仔語氣回應阿倩「係既Mom!賓仔多謝主人!以後等賓仔用賓州仔好好服侍兩位主人啦!」隨即身體直接撲上二人身上。

剛才既緊張氣氛終於得到緩和,而且更充滿幸福既感覺,接著三人一直在床上打打鬧鬧,直到發現時間差不多七點,決定返回餐廳。

但由於阿倩跟隨我返回餐廳,令到阿怡有點呷醋,於是三人同行前往餐廳。





回到餐廳後,剛好七點,當我見到阿媽在樓面時,已經急不及待想將阿怡接受阿倩既事,分享俾阿媽知,但礙於餐廳已經進入晚飯時段,各人都忙過不停,所以決定餐廳關門後再通知阿媽。

於是接著下來,我開始埋頭苦幹工作,但卻整個晚上一直發生非常有趣既事,每當阿倩跟著我工作時,阿怡一旦發覺就即時出現在我身旁,生怕阿倩將我搶走,形成一整晚三為一體既幸福畫面。

直到晚上接近關門時候,九點四十五分,客人只剩下寥寥幾個時,我帶著阿怡走到收銀櫃,準備向May姐報喜。

當阿媽知道阿怡接受阿倩時,第一反應感到驚訝,一副難以置信表情望著阿怡,隨即握緊阿怡既小手,溫柔地講「怡呀!你知我睇住你大,本來我都唔贊成,雖然你接受到,但阿媽依然都覺得好委屈你,所以我向你保證,無論將來發生乜事都好,阿媽都站係你依邊,仲有將來你地結婚,層樓個名就轉俾你同阿偉,好無?」

阿怡聽見眼淚再次不由自主地流下,再回應May姐「媽⋯⋯有無樓我唔介意嫁,只要阿偉第時蝦我,你要第一時間幫我就得啦!」

於是阿媽隨即擁抱著阿怡,然後窩心地講「傻女黎嫁!放心!阿媽一定第一時間幫你出頭!」May姐

無論什麼年代,如果你想多妻,離不開一個字『錢』,否則根本無女人甘心跟隨你。
但若然你只不過普通人,又有兩個女人心甘情願跟著你,除了證明你非常有魅力外,亦意味著兩個女人真心愛上你,所以當我知道阿怡願意接受後,為了不能辜負二位老婆,我決定以後要努力賺錢,因為往後日子我肩負既責任將會愈來愈重。

正當依對婆媳互相擁抱,場面感人之際,紅姐突然從正門走進來,出現係我們面前,隨即向著阿媽講「點呀!May!今晚真係打呀?你諗清楚喎!難得尋晚追番唔少!不如算啦!」

當阿媽見到紅姐出現時,瞬間將阿怡放開,剛才感慨既表情轉換成雀躍既表情,回應「你都傻既!梗係打啦!咁難得輪到我旺場!贏開有條路嫁嘛!你等我計埋D數,我就即刻行得!」

由於我同阿怡都深知阿媽既性格固執,決定了既事,無人可以左右,所以都懶得勸告。

於是我趁著May姐專心處理賬目時,暗中與紅姐聊了幾句。

「紅姐,陣間阿媽打完牌無論贏定輸,你都第一時間打俾我話賽果喎!」

「哦!咁咋!放心!無問題啦!到時打完牌,我第一時間打俾你!希望到時你未訓啦!」

紅姐乾脆地答應,與此同時阿媽亦處理好所有賬目,於是二人離開餐廳。

今晚絕對係重大日子,當我望著時間剛好踏進十點,除了進入餐廳關門時刻,亦都係阿媽既臥底任務正式完結,換句話,從依一秒起,阿媽已經唔再被警方全天候監視。

對於短短七日既臥底任務,May姐不但找不到幕後老闆,而且為了任務,阿媽曾經為我中學老師楊Sir進行過一次口交,而事後因為龍太提出毒龍鑽嘔心玩法,令阿媽及時地放棄,總算身體上無太多損失,但亦因為今次任務,阿媽迷上打麻雀,曾經欠債近百萬,幸好昨晚贏了六十萬,但仍然欠債三十萬。

如果今晚能夠贏回正數,再配合我成功地解決了阿怡阿倩既事,絕對係雙喜臨門。

於是當我處理所有工作後,隨即帶隨兩位未來老婆,三人行回家。

回家既路上,今晚阿怡一直提防著阿倩,走路時故意站三人中間,一邊牽著我,一邊牽著阿倩,我當然知道阿怡既小心思,就係怕阿倩拖著我。

當路經公園時,忽然間傳來一陣熟悉既『叮叮叮』既音樂,係富翁雪糕車播放出來既音樂。

阿怡立即搖著我手臂,撒著嬌,嘟起嘴巴講「我要食雪糕!」,接著阿倩又同樣既語氣講「我又要!」

「係既!兩位主人!賓仔家下就去買!」我低著頭,一副下人既態度回應

但我萬萬沒想到居然所有雪糕都賣光,當阿怡見到我空手而回時,奇怪地望著我「雪糕呢?」

「賣囇⋯⋯」

忽然間阿怡怒氣沖沖地走到雪糕車前,指著車裡既職員大罵「有無搞錯呀你!無蛋糕你開乜音樂啫!你收工返屋企啦!等我抄底你車牌!投訴你!」講完更加走到車頭,隨即拿出手機拍攝車牌,然後大聲講「哼!ZG 9527呀嘛!我實投訴你嫁!」

依刻我望著車裡既職員表情無奈,我亦相當尷尬,但同時明白極少發脾氣既阿怡,今晚莫名其妙脾氣暴躁,原因跟阿倩有關,於是我將阿怡拉走,同時安慰著「老婆呀!食7仔既都一樣啫!唔好為難人地啦,人地打工咋嘛!」

「哼!點有得比喎!7仔果D咁難食!」阿怡猶如小朋友扭計一樣。

於是我同阿倩合力拉走後,阿怡逐漸冷靜下來,隨即將阿怡帶回家。

回到家後,阿怡忽然間叫阿倩先洗澡,但當阿倩洗完後,阿怡居然要我陪佢洗澡,彷彿想在阿倩面前宣示主權,為了令安撫阿怡,我自然唔敢拒絕。

但當浴室門關上後,阿怡既眼淚猶如谷瀑般流下,抱著我講「老公!你係咪唔要我啦!」

依刻我終於明白原來阿怡對自己無信心,任何人發現自己另一半愛上他人,自然會聯想起對方已經不愛自己。

於是我用著最深情既語氣回答「老婆,其實我一直都好愛你!但我唔小心破左阿倩處女,搞到佢鍾意左我,我一直都好內疚!你知我份人衰心軟,我又唔識拒絕,又唔敢同你講,驚你唔要我,所以一直拖到今時今日,家下我已經愛上你地兩個啦,我唔想放棄或者辜負你地任何一個,我保證我會努力搵錢養你地同埋我地將來既仔女,好無?」

阿怡聽見眼淚再次流下,擁抱著我「你講過嫁!如果你再愛上第三個,我就剪左你!再殺死你!然後再自殺!」

我再次一次深情地回應,同時做出一個三指發誓手勢「我發誓我陳偉今生今世,只愛鍾嘉怡,梁倩你地兩人,如有反悔,我半身不遂,終身殘廢,有愛滋病!仲有將來D仔女⋯⋯」

忽然間阿怡掩著我嘴巴,阻止我繼續說下來。

「夠啦夠啦!你自己衰好啦,唔好拖埋我D仔女落水呀!」阿怡

接著下來,我倆甜蜜地鴛鴦浴後,我決定跟著阿怡返回睡房,但發現阿倩居然睡著,內心有點失落,因為意味著我既3P又要延遲一日。

但我並非放棄計劃,當阿怡躺在床上,我隨即壓上阿怡身上,亂摸一通。

阿怡羞恥地講「唔好啦,阿倩係我隔離咋!」

「怕乜喎,都唔係第一次啦!」我露出淫賤笑容回答後,隨即霸王硬上弓。

接著下來,房間裏充滿淫蕩既氣味,淫聲不斷。

正當阿怡呻聲愈來愈大時,忽然間旁邊傳來一把溫柔既聲音「怡姐⋯⋯我又想要啊⋯⋯」

當阿怡發現阿倩並未睡著,而且自己既呻吟聲一直被自己好姐妹聽見時,表情羞愧到極點,隨即雙手掩著自己淫蕩既臉孔回應「呀⋯⋯老公!停呀!衰妹你居然扮訓!啊⋯⋯啊⋯⋯老公⋯⋯停呀!」

但阿倩做了一樣我意想不到既事,居然趴在阿怡身上,隨即一手搓揉巨乳,嘴巴舔著阿怡乳頭,痕癢無比既感覺,配合我小鋼炮不斷抽插,令到阿怡呻吟聲再次掀起。

「啊⋯⋯啊⋯⋯唔好咁啦⋯⋯倩⋯⋯啊⋯⋯老公⋯⋯停呀⋯⋯啊⋯⋯啊⋯⋯啊⋯⋯你兩個⋯⋯蝦我⋯⋯啊⋯⋯」

只不過一分鐘,阿怡忽然下體抽搐,係高潮!時間比起以往快,我知道依刻阿怡絕對感到非常羞恥又刺激!

趁著阿怡喘息時,阿倩已經自動地躺在床上,大腿張開等待我插入。

接著下來,房間裏又再次淫聲不斷,令我意想不到既事居然又再發生,阿怡猶如想報仇一樣,趁著阿倩享受著時,以同樣既方式刺激阿倩乳頭位置。

依刻畫面已經完全超出尺度,當我見到阿怡主動地玩弄阿倩乳頭時,我知道夢寐以求既3P終於成功實現!

「啊⋯⋯老公⋯⋯怡姐⋯⋯你地唔準⋯⋯咁呀⋯⋯我頂唔順嫁⋯⋯啊⋯⋯」

當我見到阿倩既表情愈來愈淫蕩,雙眼反白,陰道不斷收縮,已經知道無限接近高潮。

接著下來,阿怡心態終於逐漸放開,變得主動,兩姐妹開始有默契地一同刺激我身體。

直到凌晨兩點,長達兩小時半既性愛,終於停下來,當我射出今晚既第四次後,我躺在床上,望著兩位老婆,一人負責陰莖,一人負責春袋,為我小鋼炮進行清潔時,人生第一次感到無限幸福!

經過依一場戰役後,阿怡同阿倩二人既關係更勝以往,已經唔再係單純既閨蜜,而且真正既姐妹。

依刻我非常感激老天爺,雖然我係茶餐廳太子坐,但地位只不過普通草根階層,而且中五學歷會考0分,我何德何能同時擁有兩個老婆。

我今年只不過十八歲,不但實現了無數男人努力一生都無法實現既一夫多妻夢,而且更加不費一分一毫就成功將兩位校花級既美女收服,所以除了感謝老天爺眷顧,亦要多謝May姐,將優良基因遺傳到我身上。

當兩位老婆一左一右躺在我胸膛上休息時,忽然間電話響起,阿怡隨即將我手機拿來時,緊張地講「老公!紅姐打來呀!」

當我拿起手機時,心情相當緊張,到底阿媽今晚戰績如何呢?既然老天爺眷顧我,亦應該同時眷顧我阿媽!

於是三人緊張地貼著一起,當我按了接聽後,電話立即傳來紅姐興奮既聲音。

「阿弟!你阿媽今晚西利咯!唔止追翻條數,仲倒贏三十萬呀!」

當電話掛斷後,大家臉上都出現一副難以置信既表情,互相對望著,仍然未回神,陷入震驚既狀態。

忽然間阿倩尖叫起來「呀!老公!三十萬呀!阿媽居然贏左三十萬!咁⋯⋯今晚算唔算大團圓結局呀!」

依刻我再次將兩個老婆擁抱在一起,所有事都得到完美既解決了。

忽然間阿倩向著阿怡提出問題「怡姐呀,今天我地撞到果個女人,佢又有秘書又有保鏢,到底係你邊個呀?點解我從未聽你提過呢?」

「哦!佢叫阿瑩!大我六年,我地識左好多年啦,因為佢一直係外國生活,平時都係靠Msn電話聯絡嫁,今年回流返香港,見過一次,就係老公去醫院探我果次!」

「咁佢到底乜人呀?今日睇佢排場,好像有錢咁既!」我亦忍不住提出疑問

「佢呀!其實我都唔太清楚呀!你都知我唔八卦,除非佢自己想講,否則我都唔會多口問,我淨係知佢有錢女咋,仲有呀!佢係學霸黎,十八歲已經有三博士學位,而且精通八國語言,未畢業已經有華爾街做野啦,仲有呀佢身邊D保鏢全部都好勁嫁,好像話係退役特種兵。」

當我聽見特種兵時,望了阿倩一眼,但阿倩眉頭緊皺,隨即緩慢地講「怡姐我諗你以後唔好再同佢做Friend,佢唔止係個飛機場,仲係個吹水怪!我唔講佢果四個保鏢,普通人讀完一個博士學位起碼要28歲,18歲就擁有三個學位,根本就無可能!除非佢三歲就開始讀啦!」

我聽見阿倩依番分析後,暗中表示同意,十八歲三博士學位,而且精通八國語言,誇張!實在太誇張!

但阿怡想了一想後「吓!但⋯⋯係我唔覺得佢講大話喎,亦都無必要呃我喎。」

忽然間阿倩從我身上滾到阿怡身邊,隨即一手挽著阿怡講「怡姐呀!你實在太單純啦,以後我先係你好妹妹,唔好再同佢聯絡啦!就憑佢今日既表現,又惡死EQ又低,又乜可能會係華爾街做野呀,肯定有妄想症呀!」

其實阿倩所分析毫無疑點,非常合理,但依個阿瑩既報串,提前解決我困擾多時既感情事,無形中實現了我3P既夢想,總算因禍得福。

之後阿怡一直沉默著,好像在思考著阿倩既說話,但突然間尖叫起來「呀!係喎!老公!我唔記得一件好緊要既事要提醒紅姐嫁!」

「紅姐?紅姐有乜事呀?」我疑惑反問

「我今天先知原來譚伯轉左守紅姐棟樓呀!」阿怡回應

當我聽見依個消息時,臉部瞬間僵硬起來,立即從床上彈起來,激動地講「唔撚係呀!!譚⋯⋯譚伯守紅姐棟樓?幾時既事?」

「咪係我地依楝轉調走之後囉!」阿怡

突然間想起阿媽最近既步姿一直未回復自然,莫非與譚伯有關?莫非阿媽第一天去紅姐家打牌時,已經在係紅姐大廈碰見譚伯?今次出事!

「你⋯⋯做乜家下先講呀!」我激動地回應

「我都係下午先知咋!咁人地下午我唔開心嘛!邊理得咁多啫!」阿怡嘟起嘴巴回應

於是我離開床上,穿好衣服,隨即向著兩位老婆講「老婆你地訓先,我出一出去!」

「吓!咁夜仲去邊喎!」阿怡阿倩異口同聲地講

「我去接一接阿媽!我驚譚伯又搞阿媽!乖!你地訓先。」講完在二人額上吻了一下,隨即離開睡房。

本來今晚對於我來講,絕對係最難忘,最幸福,最重要既晚上,就好像新婚之夜,終於可以光明正大地抱著兩位老婆入睡,但有些事情必先搞清楚,否則今晚就算兩個老婆抱著我都難以入睡。

當我望見時鐘凌晨兩點十五分,拿起手機就立即出門。

走到大街上,我立即向著紅姐所住既大廈奔去。

自從從阿怡口中得知譚伯看守紅姐大廈後,我有種不祥既預感,而且依種不祥預感愈來愈強烈!

當我到達紅姐大廈附近時,從遙遠既方向望見一位衣著性感火辣既女仕,剛好從大堂裡走出,令我瞬間停下腳步。

依位女仕配戴著一副明星大墨鏡,上身穿著一件低胸深V既毛衣,令到胸前一對巨乳暴露出大半,而下身一條紫色包臀超短皮裙配搭黑色絲襪,再襯托一對過膝長筒高跟靴,當超短裙配合長靴兩者既中間露出黑絲大腿部分,若隱若現,非常養眼,無疑係傳說中最令人無法抗拒既『絕對領域』!

當我望見依一身衣著時,大腦瞬間出現一道閃電,我終於想起昨晚在沙發上睡覺時,曾經在迷迷糊糊狀態下見過依一身衣著打扮,但今早起床時尋找不到依套衣服,所以判斷自己發夢!

所以當依套性感衣著重現眼前,我已經肯定昨晚所見並非夢境。

當阿媽從大堂裡走出來後,隨即有位身高一米六,身高矮小,身形健碩,穿著一身藍色護衛員制服既男人出現在旁,沒錯!此人正是譚伯!

於是二人開始往前行走,我立即緊隨其後,同時間打量一番二人,由於阿媽穿上一對四吋高跟長靴,令到二人身高差距再度擴大,比譚伯高出一個頭既身高。
本來女高男矮,總有種不相襯既感覺,特別係阿媽依種顏值高,身材爆登既美女,與矮男走在一起絕對有種強烈既違和感。

但當我望著譚伯既背影時,居然內心有種雄偉,高不可攀既感覺,雖然譚伯身形看似矮小,但體格粗壯橫闊,而且走路時雙手背負,每踏出一步都強健有力,昂首闊步,完全絲毫感覺唔到年過六十既老態,而且譚伯雖然穿著職業低下既保安制服,但身上卻散發出一種獨特既氣場,依種氣場令我聯想起財大氣粗既土豪感覺。

所以當我重新打量二人既背影時,居然出現一種奇怪錯覺,原本女高男矮既違和感忽然消失,換來既係一幕富豪包養情婦既錯覺場面。

到底發生乜事呢?何解依種錯覺令我感到不安,腦海彷彿響起一個嚴重既警號!本能反應告訴我,必須盡快將二人分開,否則將面臨一場家破人亡既下場。

但此時此刻我仍然未作出任何行動,因為我非常好奇譚伯到底想將我阿媽帶到哪裡!

沿路上,我一直尾隨二人,但當留意二人既行走路線時,忽然間有種熟悉既感覺,接照二人既行走既路徑,正正係當日喪強帶領阿媽前往殘廁既方法,所以我大膽推測目的地,極可能係果個荒廢既公園!

當二人進入一條隧道時,我已經肯定二人既目的地,因為隧道通過既另一端地方,正是荒廢既游樂場公園。

當二人走了一半隧道時,我終於放心進入隧道,但當我進入隧道時,居然見到譚伯既淫手已經搭上May姐纖腰上,但令我感到古怪既事,係阿媽居然任由譚伯攬著,繼續向前行走,彷彿被譚伯攬腰已經係習以為常既事。

由於隧道環形結構,引起回音,忽然阿媽向著譚伯講「野⋯⋯譚伯!依條路都唔係去你屋企,你又帶我去邊啫!」

「帶你去好地方,慢慢再調教你小淫婦!哈哈!」譚伯講完,淫手更摸了一下阿媽既臀部。

但當阿媽聽見『調教』『小淫婦』兩個詞語時,居然無任何反感,反而語氣充滿撒嬌既口吻回應著「咦⋯⋯你今晚又想玩乜變態野先!」

『變態野』三字時,不安既感覺再次浮現,而且阿媽對譚伯說話既態度,猶如情侶一樣,令我感到莫名其妙,記得上次水錶房時,雖然阿媽曾經一度向著譚伯發情,說出一連串既淫蕩下流說話,但當時二人陷入性愛既快感中,絕對人之常情,但現時情況不同,阿媽並未進行任何發情狀態,何解對於譚伯既態度,如此親暱!到底發生乜事!

譚伯一手攬著阿媽纖腰再講「陣間你咪知囉!點呀!今晚贏番條數未先?」

「哎喲,自從著左你送俾我依套衫呀!旺到不得了呀!連贏兩晚添呀!今晚平番條數兼贏三十萬呀!」講完,整個嬌軀更貼到譚伯身上,表現猶如情婦一樣。

「咁都要你學識擘開對脾,勾引下果兩條咸蟲先得嫁!係咪?」譚伯淫手更用力捏了阿媽屁股一下

「哎喲⋯一日最衰都係你啦!成日教壞人!毛啦啦整條咁鬼死短既裙我著,明知人地結左婚嫁嘛,仲教我露底俾人睇,你都唔知頭先兩個老咸蟲呀,眼都唔眨望住我對腿呀!都唔知會唔會誤會我出來做添呀!」阿媽手挽著譚伯地回應

譚伯淫手轉移到臀部上,然後下流地講「哎呀!點會誤會你啫!只要你擘開對脾扮大懵,一時擘開一時又合埋,自然知你唔小心嫁啦!」

「鬼唔知咩,你都唔知果兩條老咸蟲,成晚眼甘甘𥄫住我下面,搞到無心機打牌,唔係小相公就大相公,兩個輪流出沖俾我呀!哈哈!笑死我啦!」阿媽說話時再次充滿撒嬌既語氣

當我聽見阿媽連贏兩晚,贏足百二萬既真正原因後,絕對晴天霹靂!原來阿媽並非轉運,亦都唔係靠牌章技術,只係靠譚伯教導既下流方法而贏錢,簡直就可恥!下流!卑鄙!依種方法同出賣肉體有乜分別!而且阿媽身上既毛衣皮裙居然係由譚伯提供!

「哎喲,你睇你幾開心,家下知譚伯教你依個方法夠絕呢!兩晚就贏番成百萬,你做餐廳做死一個月都搵唔到呀!傻女!」譚伯摸著臀部繼續講

「咪係!好彩聽你話繼續打咋!唔係我真係輸成百萬啦,你都唔知依排個個都叫我戒賭,煩到死呀!」阿媽

「傻豬!做人係邊度跌倒!就係邊度爬番起身!岩唔岩先?」當譚伯講完淫手忽然將皮裙拉起,隨即伸進紅色內褲裡,猶如按摩私處位置。

幾秒後,譚伯將手指抽出,再次興趣地講「哎喲!睇黎頭先俾兩個咸蟲𥄫得好興奮喎!」

依刻我完全唔敢相信,大庭廣眾既隧道裡,阿媽居然任由依位職業低下既看更譚伯,撫摸自己私密位置,而且嘴巴更發出淫蕩既說話「啊⋯⋯邊有喎!你摸左我咁耐,無反應就假啦⋯⋯啊⋯⋯」

譚伯露出邪惡笑容講「你個小淫婦!睇黎今晚我碌棍要再好好調教下你!」譚伯講完淫手再次捏了臀部一下

當我聽見譚伯接二連三說出各種下流不堪既說話時,阿媽並無任何反感,而且面對著淫手不時搓揉臀部時,亦無躲避,反而扭著臀部配合,表現得相當享受。

「啊⋯⋯死啦你譚伯!晚晚都話調教我⋯好咸濕呀你⋯⋯」阿媽

「男人唔咸濕,女人就聽汁笠嫁啦!你諗下如果果兩個老野唔係咸蟲,你擘開對脾都無用啦,所以話遇到咸蟲應該好好善用你自己既本錢,知嗎?!」譚伯摸著臀部回應

「啊⋯⋯我知啦⋯⋯」阿媽講完身體再次緊貼著譚伯,猶如熱戀中既少女一樣,非常纏綿。

「哈哈⋯⋯你唔覺依排你愈來愈淫蕩咩!連行路個屎忽都扭下扭下⋯⋯哈!」譚伯

「邊有喎!人地不知行得幾正經呀,你唔信我行一次你睇!」

當May姐講完,一手推開譚伯,隨即向前示範走了幾步。

於是我仔細地觀察,發現阿媽每踏出一步,臀部就出現大幅度扭動,當持續走動時,臀部果然如譚伯所講一樣,出現扭左扭右既淫態。

但譚伯觀察完,隨即走到阿媽身旁,淫手再次放到臀部上,然後淫笑著回應「又真係行得好淑女喎!」

但阿媽再次任由淫手撫摸,而且更不由自主地扭動臀部,更以一副風情萬種既口吻回應「哎喲!你估我唔知你個衰人講反話咩!依排俾你搞到我日日行路都陰陰痛呀!!」

當我聽見阿媽依句說話,我終於明白最近阿媽步姿一直無改善,原來依段時間一直被人譚伯姦淫,到底幾時開始!兩人到底發生左幾多次性行為?

當二人走出隧道後,譚伯淫手一直保持在阿媽後臀部上,而且有節奏地拍著臀部位置,直到進入公園裏。

我腦海仍然佈滿無數個問號!到底二人經歷過幾多性關係?何解阿媽對譚伯既態度180度大變!而且兩人變得相當親密,說話更毫無避諱!

記得當晚水錶房,譚伯不斷利用修理水喉既字眼代替性交,目的係令阿媽從出軌性愛中減少內疚感,但今晚譚伯不但從未提過『修理水喉』字眼,所講既說話更加下流粗俗,不斷強調『淫婦』,今晚既表現跟之前,可謂判別二人,而且從二人剛才既親密舉動,絕對並非一朝一夕能夠培養出來。

May姐為警方執行任務既第一晚,直到今晚,已經一連八晚都前往紅姐家,而且譚伯早就在紅姐既大廈看守,莫非從第一天踏進紅姐既大廈就阿媽就已經失守?無可能!絕對無可能!

當時一連七日阿媽一直被警方全天候監視,就算譚伯強行,阿媽絕對唔容許,因為會被警方偷聽到整個過程!

當我站在遠處望著譚伯將殘廁門打開後,隨即帶領May姐進入,然後大門關上一刻,忽然間有種恨錯難返既感覺。

依刻我雙腳居然有種舉步維艱既感覺,明明想繼續向前一探,殘廁裡既情況,但又害怕見到難以接受既畫面。

但無論如何我都要搞清楚,所有事情既真相!

於是我站在殘廁門外,趴在地上,透過下方既扇窗偷窺,隨即清晰地望見二人都擺出一樣既狗仔式姿勢,但當我仔細觀察阿媽為譚伯進行既事情時,腦海中千億腦細胞瞬間被喚醒,一幕令我難以置信,難以接受既畫面,活生生出現係我眼前。

當我望進殘廁裡時,發現地上鋪了一張大毛毯,而且二人同樣以狗仔式趴在地上,但並非性交體位女前男後,而係男前女後,之所以震撼億萬細胞,難以置信,全因為阿媽整張臉貼著譚伯臀部,嘴巴更緊貼著肛門,正為譚伯進行『毒龍鑽』!

當我目睹阿媽既舌頭不斷往譚伯肛門舔著時,忽然有種反胃嘔心既感覺,直到目前我仍然唔相信眼前所見既一切,甚至我懷疑我根本在夢境中。

要知道May姐當晚因為龍太提出毒龍鑽後,極度反感,曾經一度向著二人大罵變態,完全無法接受依種嘔心變態玩法。

但此時此刻完全感受不到,阿媽有半點反感,或者被迫既感覺,反而表現得非常享受,舌頭不斷從肛門裡鑽動,而雙手更如揸牛奶既手勢一樣,握著老陽具不斷上下套著。

「呀!爽到震呀!咁多個太太,暫時係得你既毒龍鑽令我最滿意!三日就完全掌握囇技巧!果然叻女!」譚伯趴在地毯上,舒服地回應

「啊⋯⋯乜毒龍鑽真係咁舒服嫁⋯⋯」阿媽離開肛門回應,講完嘴巴隨即又繼續

「梗係啦!特別係你條脷夠長,更加舒服!」譚伯

接著下來,阿媽一直專心地為譚伯進行『毒龍鑽』,同時亦不忘為老陽具口交,整個過程表現得非常專業又享受。

大約兩分鐘後,譚伯既老陽具已經進入作戰狀態,隨即示意停止!

「好啦!係時候好好調教下你啦!拿拿聲⋯⋯趴係洗手盤!」譚伯猶如命令一樣

於是阿媽居然走到洗手盤前,雙手按著洗手盤,隨即將皮裙拉起,將屁股高高挺起後,回頭淫蕩地望著譚伯講「譚伯⋯⋯快D入黎啦!我忍左成晚啦!」

與此同時,我再次有驚人發現,原來May姐所穿著既紅色內褲,並非普通內褲,居然係陰道位置打開既情趣內褲!

依刻我腦海再次浮現可怕既事!紅色情趣內褲!高筒長靴!但下一秒我立即否認!無可能!絕對無可能!或者只不過巧合!

但譚伯走到阿媽臀部後,隨即一手掌摑阿媽屁股,然後再講「又叫譚伯!之前咪同你講,同我做愛果陣要叫我乜呀!」

「哦!譚伯主人⋯求你快D放入黎!」

當我聽見阿媽居然講出『譚伯主人』四字時,臉部再次陷入僵硬,瞳孔放大,完全不敢相信,到底發生乜事?而且譚伯話幾日前!
腦海有一瞬間聯起當日洗碗麗姐所講既事,但下一秒又再否決,絕對無可能!或者二人只不過巧合地出現依種稱謂,就好像今晚我叫兩位老婆做主人一樣,純粹一種情趣,一種開玩笑。

但此時此刻譚伯居然再次無情地掌摑阿媽臀部,隨即語氣變得嚴肅可怕「你個淫婦!屌左咁多獲仲係咁無乜記性喎!」

「啊⋯⋯我知錯啦譚伯⋯主人!求你⋯⋯用棍⋯⋯好好調教我啦。」

當我聽見阿媽主動講出『調教』二字時,瞬間石化,但譚伯居然未滿意,再次掌摑阿媽臀部,同時龜頭開始貼著陰唇前磨擦,而且再講「棍?乜棍!!」

「啊⋯⋯淫棍呀!主人⋯⋯你碌淫棍啊⋯⋯」

「我碌淫棍係專調教淫婦喎⋯⋯你係咪淫婦先!」

當譚伯既大龜頭持續性磨擦陰唇時,臀部不斷左右扭動,下體既淫水亦逐漸流出,終於抵受不到,望著鏡中既譚伯,淫蕩地回應「啊⋯⋯我係啊⋯⋯譚伯主人啊⋯⋯求你用碌淫棍調教我依個淫婦啦⋯⋯」

我完全唔敢相信依種下流淫蕩,不堪入耳既說話居然從阿媽嘴裏講出來,到底最近阿媽經歷過D乜事呢?
但譚伯聽見相當滿意,露出邪惡笑容後,隨即握著老陽具,透過紅色內褲打開既小窿,直接滑進陰道。

「既然想我調教你,我就儘管睇下你仲有無得再調教啦!」

當老陽具插入,譚伯隨即扶著臀部,展開活塞運動,而阿媽亦立即呻吟起來。

「啊⋯⋯啊⋯⋯譚伯主人啊⋯⋯好舒服啊⋯⋯」

忽然間譚伯居然又掌摑了兩邊臀肉,隨即講「舒服?有幾撚舒服呀!」

「啊⋯⋯啊⋯⋯好撚舒服啊⋯⋯又大又硬⋯⋯頂到好入啊⋯⋯啊⋯⋯」

接著下來,譚伯一直扶著巨臀,瘋狂地展開抽插。

「你個淫婦呀!有老公唔屌,日日下晝送上門俾我屌!打麻雀又擘開對脾俾麻甩佬睇!你話你幾淫蕩呀!」

下晝?莫非最近阿媽所謂既下午回家睡覺,並非回自己家,而係前往譚伯家中睡覺?!

「啊⋯⋯譚伯主人⋯⋯我⋯⋯邊有喎⋯⋯啊⋯⋯啊⋯⋯」May姐

「仲唔話無!你望下家下你個淫樣!」譚伯

當譚伯講完,阿媽果然望著鏡中既自己,臉紅耳熱,雙眼迷茫,嘴巴一直大大張開呻吟著。

「啊⋯⋯啊⋯啊⋯⋯咁你插得我⋯⋯舒⋯⋯服嘛⋯啊⋯⋯」May姐

「你個小淫婦呀⋯⋯知唔知點解今晚主人帶你黎公廁屌閪呢?」譚伯

「啊⋯⋯唔知啊⋯⋯啊⋯⋯啊⋯⋯好頂啊⋯⋯」May姐

「因為公廁係人都上得,每個太太最後一次調教都會帶佢黎依度嫁!」譚伯

當May姐聽見,表情忽然變得緊張,回頭望著譚伯問「啊⋯⋯啊⋯⋯譚伯⋯⋯做乜最後一次呀!你乜意思呀!啊⋯⋯啊⋯⋯你以後唔屌我啦⋯⋯係咪我做錯乜呀!啊⋯⋯」

「沒錯!過埋今晚!你以後有需要就要搵番你個老公啦⋯⋯」

「啊⋯⋯點解⋯⋯啊⋯⋯譚伯⋯我咁聽你話,你話要毒龍鑽,我都學左⋯你仲有乜唔要求呀⋯⋯我一定會聽囇你話嫁⋯⋯啊啊⋯⋯」阿媽

隨著老陽具不斷在陰道中進出,阿媽早就被老陽具抽到意亂情迷,臉紅耳赤。

「係?真係聽囇我話!叫你做乜你都做?」譚伯望著鏡子講

阿媽亦望著鏡子回應「嗯⋯⋯啊啊⋯⋯係呀⋯⋯除左死之外,我乜都願意做嫁⋯⋯啊⋯⋯啊⋯⋯」

「好!既然係咁!你等陣啦!」講完譚伯將老陽具抽出,大量淫水隨即從粉嫩既陰道流出,滴到毛毯上。

但此時此刻May姐眼神嫵媚,表情淫蕩,雙手按著盤邊,屁股高高挺著,保持著性交姿勢,

當阿媽望見譚伯從地上一個紙袋裡,拿出一條黑色緊身皮褲,一對高跟鞋,疑惑地問「譚伯⋯⋯毛啦啦拎條褲做乜喎?」

「以後想我屌你,你就要著住依條褲!」譚伯講完隨即將手上既皮褲遞到阿媽手上。

但阿媽並無任何猶疑,將紫色皮裙及黑絲脫下,再將高筒長靴脫掉,全身只留下深V毛衣及一條紅色情趣內褲,接過譚伯手上既皮褲後,一邊穿上一邊回應「野⋯⋯我仲以為乜事添⋯⋯著條褲咋嘛⋯⋯」

不得不承認,當阿媽將皮褲換上,配合四吋高跟鞋後,整個臀部顯得更豐滿,更翹,而且將腿部線條展示得更完美,修長,於是阿媽更當著譚伯眼前來個華麗360度轉身。

但正當臀部轉向著我眼前時,居然發現後臀位置出現一條拉鍊路軌,開啟位置更由後方直達前方。

當我見到此情此景,拉鍊褲,紅色情趣內褲,高筒長靴,不由自主地聯想起某個人!但絕對無可能!因為Mr.Robinson警司曾經講過俾阿媽聽,譚伯紀律良好,毫無案底,嫌疑不大!或者所有衣著只不過剛剛遇著巧合!

譚伯蹲在阿媽後臀下,雙手隔著皮褲,瘋狂地撫摸著臀部,表情淫賤地講「嘩!完美!依個屁股認真一流!真係引死人!」

「啊唷⋯⋯又話引死人,咁你仲唔快D⋯⋯」May姐

「終於搵到個著得起依條褲啦,梗係要好好欣賞下先啦!扭下幾下來睇下先!」

於是阿媽果然按著譚伯指示,當著譚伯面前,雙手按著洗手盤,臀部開始左右扭動,姿勢誘人,動作淫蕩。

但站在後方一直欣賞既譚伯,居然搖著頭,不滿地講「未夠!未夠!扭得唔夠勁,要扭得淫D!家下你要引我屌你呀!你咁扭法點令我屌你呀!要扭到任何男人都忍唔住果種!知唔知?」

當聽見譚伯依句不滿既說話,阿媽居然無任何生氣,繼續按著譚伯既指示,將臀部挺得更高,再次扭臀,一時順時針扭著,一時左右擺動。

隨著臀部不斷淫蕩地扭動,May姐居然逐漸發出呻吟聲,猶如發情一樣,而且愈扭愈起勁,表現猶如夜場舞台上既熱舞女郎。

「啊⋯⋯主人⋯⋯我扭成點啫⋯⋯得唔得啊⋯夠唔夠淫呀⋯⋯啊⋯⋯⋯」

「嗯!幾好幾好!」

於是譚伯走到阿媽身上,隨即一手將拉鍊拉開,直到前方,然後下體緊貼著後臀,隨即溫柔地講「你知唔知點解要整拉鍊呢?」

「吓⋯⋯我點知喎⋯⋯」

「因為方便囉!以後想屌,只要拉鍊一拉就可以隊入去!鍾唔鍾意呢?」

譚伯說話間,老陽具已經一下子滑入陰道,令到阿媽立即重重地呻吟一聲「啊⋯⋯!啊⋯⋯係呀⋯⋯啊⋯⋯鍾意啊⋯⋯真係好方便啊⋯⋯譚伯主人⋯⋯啊⋯⋯⋯⋯啊⋯⋯」

於是譚伯一直以後入式體位抽插著,大約兩分鐘後,阿媽身體出現抽畜,當老陽具抽出時,一條水柱隨即射出,係潮吹!

但譚伯並未射出,二人轉移位置,譚伯坐在廁板上,而阿媽見狀居然相當配合,自動地坐在譚伯身上,隨即一手握著老陽具,屁股向下,直接將老陽具塞進陰道裡。

「啊⋯⋯啊⋯死啦譚伯主人⋯⋯我愈來愈淫啦⋯⋯點算好呀⋯⋯啊⋯⋯」May姐臀部開始上下搖晃,套著老陽具。

「傻閪黎既!每個太太同我做完之後都會愈來愈淫!依個情況係好正常!」譚伯雙手一邊扶著臀部,一邊回應

「啊⋯⋯啊⋯⋯原來個個都係好似我咁⋯⋯啊啊⋯⋯好爽呀啊⋯⋯我仲以為我有問題添⋯⋯啊⋯⋯啊⋯⋯⋯」阿媽

「哈哈⋯⋯不過有唔少太太,自從我唔再屌佢之後,好多都忍唔住走去做雞喎!」

「啊⋯⋯我唔制啊⋯⋯譚伯主人⋯⋯你千其唔好唔屌我啊⋯⋯我驚我都忍唔住去做雞啊⋯⋯啊⋯⋯」

當May姐講出依句話時,譚伯雙眼露出精光,笑容更加邪惡地回應「係?咁就睇下你聽唔聽話啦!話我知⋯⋯今晚果兩條老咸蟲有無對你摸手摸腳先?」

於是阿媽臀部逐漸放慢速度,然後一邊呻吟,一邊回應譚伯「啊⋯⋯有啊⋯⋯佢地成晚都講咸濕野呀⋯都唔係打牌既⋯⋯煩死我啦⋯⋯啊⋯⋯啊⋯果個王老闆成日借D意摸我大脾⋯⋯啊啊⋯⋯又話我對腳好淫啊⋯⋯激死我啦⋯⋯劉老闆又係咁⋯話我波大蘿大⋯⋯仲問我做乜唔戴Bra呀⋯⋯正咸濕佬黎嫁⋯⋯啊⋯⋯⋯⋯」講完,屁股隨即又回復原本速度,再次瘋狂騎著老陽具。

當我聽見唔戴Bra時,難怪剛才阿媽走路時,乳房不斷抖震,原本係無胸圍承托著,但阿媽居然真空狀態下穿著依件低胸毛衣與兩個老咸蟲打麻雀,實在太大膽,難道唔怕被人就地正法?

譚伯再講「咁有無約你聽日又打先?」

「有啊⋯⋯啊⋯⋯啊⋯⋯佢地約我聽晚上佢地屋企鋤大Dee呀⋯⋯啊⋯⋯啊⋯⋯仲話一千蚊一隻呀⋯⋯我先唔去呀⋯⋯人地鋤Dee都唔叻⋯⋯容乜易輸番啊⋯⋯俾佢地嫁⋯⋯啊啊⋯⋯啊⋯⋯」

「哎呀!梗係要去啦!有我教路你點會輸!你知唔知鋤大Dee係女人強項呀!萬一你輸左,你到時你咪同佢地講一萬一下囉!」

「啊⋯⋯啊⋯⋯乜意思呀譚伯主人⋯⋯」

於是譚伯雙手捉實阿媽臀部,隨即將臀部升起,再下沉,然後淫賤地笑著講「咁咪為之一下囉!」接著不斷重複動作再講「咁樣咪兩下囉⋯⋯三下⋯⋯四下⋯⋯」

「啊⋯⋯啊⋯⋯譚伯主人⋯⋯啊⋯⋯你好衰啊⋯⋯又教壞我⋯⋯啊⋯⋯啊⋯⋯點可能一下一萬喎⋯⋯你當兩個老咸蟲傻嫁咩⋯⋯啊⋯⋯啊⋯⋯」

「一萬唔肯咪五千囉,再唔肯咪一千囉⋯⋯大不了坐到天光,你點都贏既!係咪!」

「啊⋯⋯啊⋯⋯但⋯⋯啊⋯我唔知啊⋯⋯我唔同兩個老咸蟲做愛⋯⋯啊⋯⋯啊」

「既然你唔聽我話!咁今晚就最後一次啦!」

「啊⋯⋯譚伯主人⋯⋯唔好呀啊⋯⋯啊⋯⋯你俾時間我考慮下啦⋯⋯啊⋯⋯」

「考慮?」譚伯講完表情突然難看,雙手抱著阿媽整個臀部,然後從廁板上站起來,隨即老陽具開始瘋狂式抽插,使出一招龍舟掛鼓。

但依一輪抽插,不但令阿媽感到非常舒服,而且更放聲地呻吟起來。

「啊啊⋯⋯啊⋯⋯譚伯主人⋯⋯好好舒服啊⋯⋯啊⋯⋯啊⋯⋯啊⋯⋯啊⋯⋯頂唔順啊⋯⋯啊⋯⋯啊⋯⋯」

澎湃既沖擊性抽插,只不過維持了三十秒,阿媽臀部忽然強烈抖震,譚伯知道阿媽高潮,立即將老陽具抽出,一大堆淫水隨之流出。

但正當阿媽喘息時,譚伯再次將老陽具插入,然後再次抽插陰道「仲考唔考慮呀!」

「啊⋯⋯啊⋯⋯我去啦⋯⋯譚伯主人⋯⋯啊⋯⋯我去啦⋯⋯啊⋯⋯啊⋯⋯」

但譚伯並無停止抽插,繼續用以龍舟掛鼓招式,繼續抽插著,直到第二次高潮後,終於將阿媽放到地上。

當阿媽坐在毛毯上,頭髮凌亂,眼神疲累,但譚伯居然握著老陽具送到嘴巴前,令我感到不可思議係,阿媽居然張開嘴巴,主動將大龜頭含入嘴裡,開始為老陽具進行清潔,表現得相當配合。

大約半分鐘,老陽具已經煥然一新,譚伯忽然將阿媽拉起,隨即向著大門,準備出來。

忽然間阿媽大聲地講「譚伯主人⋯⋯你做乜呀!我都未著好條褲嫁⋯⋯你又未著褲⋯⋯」

於是我立即閃到牆後躲藏,果然幾秒後,譚伯將阿媽帶到大鋼門前。

當我見到譚伯從衣袋裡拿出一支黑色箱頭筆時,我大為震驚,表情更加呆滯,莫非譚伯真係賣淫組織老闆?但下一秒我內心仍然安慰著自己,絕對無可能!譚伯只不過係一個職業低微既保安員,而且警方一早為譚伯進行深入調查,嫌疑不大!再講柔姐亦都答應我,自己係最後一個,賣淫老闆唔會再向其他婦女下手!所以我仍然堅信譚伯無可能!亦都唔配!

所有有其子必有其母,此時此刻阿媽臉上亦出現同樣既表情,當譚伯在鋼門上寫筆時,原本雙眼疲累忽然變得呆滯,臉色蒼白,身體更不斷抖震著,彷彿目睹一件令人不寒而慄既大事,搖著頭顫抖地講「譚伯⋯⋯你⋯⋯做乜拎支筆出黎呀⋯⋯你⋯⋯唔通⋯⋯你⋯⋯」

但譚伯表情平淡,更無視阿媽既說話,一手將阿媽攬入擁抱裡,隨即淫手移到後臀上,穿著拉鍊位置,手指直接撫摸陰部,而另一隻手在大門寫字,平淡地問「話俾主人知!你三圍幾多!」

但阿媽猶如失神一樣,眼神呆滯地回應「啊⋯⋯35E⋯⋯24⋯⋯36⋯⋯啊⋯⋯」

當譚伯停手後,將筆收起時,阿媽仍然呆滯地搖著頭,自言自語地講「無可能⋯⋯點會⋯⋯點會係你嫁⋯⋯譚伯⋯⋯咁之前我收到果條⋯⋯牛仔褲⋯⋯唔通⋯⋯都係⋯⋯你⋯⋯」

「乜你唔知洗衣鋪張太就係第一個被我調教既女人咩!」

但譚伯講完隨即將阿媽推到大鋼門上,阿媽基於本能反應雙手按著門上,但臀部居然自動地挺起,猶如職業病一樣,但回頭望著譚伯講「譚伯⋯⋯我知錯啦⋯⋯我唔玩啦⋯⋯你放過我啦⋯⋯啊啊⋯⋯」

依刻阿媽好像發現自己大錯特錯,嘴巴一直向著譚伯求饒,但譚伯居然在大庭廣眾既殘廁門外,公眾地方性交!

當譚伯腰部向前一頂,老陽具瞬間滑進陰道,隨即扶著臀部,展開瘋狂式地咬實牙根地講「你睇你依排俾我插得多,家下個屎忽都自動識配合!你知唔知每位被寫上名字既太太,代表已經調教成功,已經離開唔到我碌棍,徹底成為一位淫婦,所以你都唔例外,由依刻開始,你都離開唔到我⋯你係咪?」

「啊⋯⋯啊⋯⋯啊⋯⋯譚伯⋯⋯我⋯⋯知錯啦⋯⋯求你出番黎啦⋯⋯啊⋯⋯⋯⋯」

當我聽見譚伯依句說話後,我已經無辦法再安慰自己,必須面對現實,譚伯的確係如假包換,操控無數少婦賣淫幕後老闆!依刻我終於想起火Sir!於是我拿出手機,秒撥電話,但接通後,傳來絕望既一把女聲「你所打既電話暫時未能接通⋯⋯」

我忘記火Sir下午告訴我,因停職所以出國一個月旅遊,依刻我不斷告誡自己,一定要冷靜!辦法總比問題多!天無絕人之路!

不過當我冷靜下來後,發現我原來愈冷靜反而愈慌張!May姐為警方執行既七日臥底任務,24小時既全天候監聽,剛才十點已經結束!到底點解!莫非譚伯一早已經知道!故意等到第八日?

當我望著譚伯不斷地掌摑阿媽兩邊臀肉時,我感到無比心痛。

「係咪發夢都估唔到!你要搵既人就係我呢!」

「啊⋯⋯譚伯⋯⋯我⋯⋯知錯啦⋯⋯我唔玩啦⋯⋯求下你⋯⋯放過我啦⋯⋯啊⋯⋯」

縱使May姐不斷求饒認錯,但譚伯並無放慢抽插速度,當我仔細觀察兩人結合位置時,仍然發現每當老陽具插入時,仍然有不少淫水濺出。

當老陽具不斷沖擊陰道,只不過一分鐘,阿媽雙眼居然逐漸回復淫蕩,而呻吟聲亦愈來愈大。

「啊⋯⋯⋯啊⋯⋯啊⋯譚伯⋯⋯停呀⋯⋯啊⋯⋯我頂唔住啦⋯⋯我高潮啦⋯⋯啊⋯⋯啊⋯⋯⋯」

「如果家下你反口仲黎得切嫁!係咪唔願意呀!」

譚伯講完,忽然雙手更繞到前方,將深V毛衣從雙肩滑下,巨乳隨之彈出,雙手直接捧著巨乳,不斷搓揉刺激,下體更貼後臀,再次展開澎湃又激烈既抽插。

當我聽見譚伯居然願意讓阿媽放棄,我感到一絲希望!只要May姐答出唔願意!或者譚伯真係會放May姐一馬!

但我發現阿媽一直未有回應,嘴巴更持續地發出呻吟聲,而且一浪比一浪淫蕩。

接著下來三分鐘,譚伯更一直保持高速抽插,阿媽猶如陷入崩潰既邊緣,眼神半開半合,嘴巴除了呻吟,就只有呻吟。

忽然間阿媽終於在呻吟中說話,但並非唔願意,而係回應「啊⋯⋯啊⋯⋯啊譚伯⋯⋯啊⋯⋯好舒服啊⋯⋯啊⋯⋯譚伯主人⋯⋯好頂⋯⋯啊啊啊⋯」

「點呀!陳太!考慮清楚未呀,以後想繼續俾我碌棍調教,定係俾自己廢柴老公調教呀?」譚伯突然一掌再打落臀肉上

只不過短短三分鐘既瘋狂抽插,阿媽所有道德觀念,良知,婦女貞節,正義感,通通好像體裡淫水一樣,隨著老陽具抽出而流走。

「啊啊你⋯⋯啊⋯⋯啊⋯要你啊⋯⋯啊⋯⋯我要你啊⋯⋯」

「要我D乜呀!講清楚!」譚伯講完右手再次高高舉起,直接掌摑臀肉。

「啊⋯⋯我要譚伯既碌棍繼續調教我⋯⋯啊⋯⋯舒服啊⋯⋯好爽啊⋯⋯啊⋯⋯」

「肯定?願意?如果願意,從依一分鐘起,無論任何時候任何地方,都要叫我做主人,你是否願意呀?」

「啊⋯⋯我願意啊⋯⋯啊⋯⋯主人啊⋯⋯」

當我聽見阿媽語無倫次地回答譚伯所有問題時,我人生首次感到無比失望!

接下來,譚伯猶如將全身既氣力集中在老陽具上,不斷撞擊臀肉,抽插速度更加前所未有,只不過三十秒,老陽具抽出時,隨即一條巨大既水柱緊隨射出,但潮吹仍未結束,May姐雙手一直按著鋼門,挺起既臀部仍然不斷抽畜,射出大大小小既透明水柱,過程更加長達十秒。

經歷完一次又一次既高潮後,阿媽已經變成疲倦不堪,坐在鋼門前不斷喘息,但譚伯走近將老陽具送到嘴巴。
當老陽具出現眼前時,阿媽居然傻笑著,隨即二話不說地將大龜頭含入嘴裡,一副滋味又熱愛既模樣,為譚伯清理陽具。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