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極結局 (中)

到了第二天,早上九點,起床後,一如往常回到餐廳上班。

到底輸九十萬既心情係點呢?

當我在水吧工作時,發現阿媽今天表現得非常平淡,雖然面對著客人時,臉帶笑容,非常有禮,表現出一副無煩惱,輕鬆既模樣。

直到下午三點左右,紅姐再次到訪。





進來後,紅姐便到了士多房卡位坐下來,於是我立即躲在水吧深處,已經準備偷聽。

紅姐見到阿媽出現,已經急不及待講「當我求你啦,咪再同佢地打啦,你尋日做乜打咁大啫!」

但阿媽坐下來後,雙手抱胸,臉上掛著一副煩躁不安既表情講「你識乜呀!唔打大D我點追番條數呀!」

紅姐隨即反駁「咁家下追唔追到呀!輸成九十萬呀!你俾我好過啦,返大陸夠我買兩層樓啦!」

阿媽白了一眼後,臉色變得難看,但自信地講「你放心!今晚我實追番條數!」





當紅姐聽見阿媽依番說話後,表情驚訝,瞬間被阿媽氣到臉紅耳熱,一對巨乳更隱隱抖震著,再講「你⋯⋯你仲想打!九十萬!家下收手你就輸得起,再輸落去,你點還呀!」

「我都廢事同你講呀!」當阿媽敷衍地回應一句話後,隨即冷漠地轉身離開。

其實阿媽輸錢只不過個人既事,但紅姐鍾太二人,連續兩天,輪流勸喻阿媽戒賭,可見二人的確視阿媽為姐妹。

當我以為紅姐會離開時,忽然間紅姐走進水吧,與我交談。

紅姐一副苦口婆心既語氣講「阿弟!勸下你阿媽咪打啦!佢輸成百萬啦!咁多錢留番D樓俾你同阿怡買樓好過啦!」





但我搖著頭,心灰意冷地回應「唉!勸得到先得嫁!」

「你阿媽打牌打到走火入魔啦!唉!我都唔知點好啦!」紅姐

走火入魔形容得非常貼切!我忽然間想起一個乾脆直接方法,隨即回應「紅姐!你唔好俾佢地上去咪得囉!」

但紅姐搖著頭「你估全港得我度有得打咩!你阿媽有兩條麻甩佬電話,晚晚都約好嫁!今晚又打呀!唔去我度,萬一把果兩個麻甩佬屋企,到時我唔在場,我驚你阿媽輸得仲多,俾人溶左都似呀!」

當我聽完紅姐解釋後,難怪紅姐一直阻止不了,原來係依個原因,於是紅姐離開後,我繼續工作。

(May姐臥底任務 第七天 最後一天)

直到晚上十點,餐廳關門時候,May姐已經處理好所有賬目,拿起手袋後,居然一句再見交代既說話都無,便直接離開餐廳。

雖然我知道阿媽又打麻雀,但以防萬一還是跟上,確定一下。





直到目睹阿媽進入紅姐大廈後,我雙眼閉上,一陣感慨既感覺,感到無助,傷心,難過!May姐果然唔知『死』字點寫!

回家後,發現阿怡阿倩二人今晚居然未入睡,坐在沙發上,當見到我回來時,阿怡立即上前緊張地問「點呀?阿媽呢?」

我無奈地搖著頭回應「又去打牌囉!」

「吓!又打?唔係呱!」阿怡一臉無奈地回應

「點解會輸九十萬咁多嫁!係咪俾人出千嫁?」阿倩

「算啦我都唔識講啦!你地訓先啦,聽日仲要返學嫁你地。」我

於是二人返回睡房後,我隨即準備洗澡。





當我洗澡完後,老豆剛好回家,但發現臉色相當難看,當我問老豆乜事時。

老豆氣憤地講「你老母呀!岩岩打電話叫佢唔好再打麻雀,佢Cut我線呀,家下連電話都熄埋呀!」

當我聽見連電話都關機時,阿媽真係無藥可救,連老豆都勸不了,看來世人已經無法阻止May姐賭下去。

於是我嘗試打電話給阿媽,接通後直接飛到留言信箱,果然關機,換句話警方今晚將會無法監聽阿媽,不過阿媽已經放棄任務,而坤叔一直無出現過,其實監視與否已經都無任何意義。

於是我一直呆滯地坐在沙發上,望著牆壁上既時鐘,十一,十二⋯⋯,一⋯⋯,二⋯⋯直到凌晨三點,阿媽仍然未回家,終於抵受不住,睡著了。

正當我迷迷糊糊地睡著時,忽然間隱隱約約聽見門匙既聲音,接著又聽見鐵閘既聲音,隨即又聽見高跟鞋既「咯咯」聲。

當我強行地張開沉重既眼皮時,居然蒙蒙朧朧地見到一個上身穿著一件黑色低V毛衣,下身一條紫色皮裙,腳穿著高筒長靴既女人,站在地毯上,哼著輕快既小調,半蹲在地毯上,優雅地將長靴脫下。

正當我想再張大眼睛時,忽然感到一陣無力感,一股強勁既睡意傳遍整個大腦,眼睛更逐漸閉上。





當我再次張開眼睛時,陽光已經照遍整個大廳,同時腦海裏突然想起昨晚迷迷糊糊既狀態下,地毬上站著一個穿著紫色皮裙女人既畫面。

於是我全身提起衝勁,立即走到洗手間裡既洗衣機裡,尋找紫色皮裙,黑色低V毛衣,但洗衣機裡並無發現,接著我更前往晾衣服既地方,但亦無所發現。

之後更尋找鞋櫃,亦無發現所謂既高筒長靴,令我不得不懷疑昨晚所見只不過係夢境?

當我不斷回憶昨晚既畫面時,發現愈來愈迷糊,想知道是否夢境,仍有一個可能性,或者阿媽已經穿著果套衣服上班。

於是我立即刷牙洗臉,前往餐廳上班。

當我到達餐廳時,發現阿媽穿著一身T恤牛仔褲時,理論上我應該高興,但內心頓時有點失望,依種心情非常矛盾,莫非昨晚所見是夢境?

於是我立即返回水吧工作,同時發現阿媽今天面對客人時,笑容明顯比之前笑得燦爛,莫非昨晚終於贏錢?





接著下來,早市忙完,到了午市,隨即又到下午茶時段,二點半左右,紅姐鍾太突然到訪。

當二人坐在士多房卡位後,May姐隨即就趕到。

May姐走在二人面前,臉上掛著沾沾自喜既表情。

當May姐坐下來時,鍾太已經急不及待講「阿May!難得尋晚追番一半,好收手啦!」

當我聽見追番一半,瞬間呆滯,九十萬既一半,豈不是四十五萬?阿媽尋晚贏左四十五萬?到底真定假?

但阿媽雙手抱胸,翹著二郎腿,用著鄙視既眼神望了一眼鍾太後,隨即回應「呵⋯⋯之前唔知邊個叫我收手呢?我都話左黑到盡頭就係旺啦,家下我有無錯呀!好彩無聽你兩個講,如果唔係,家下我仲差人九十萬呀!你地幫我還呀?呵!」

當紅姐鍾太聽見阿媽依番嘲諷既說話時,二人臉色變得難看,同時我感到無奈。

其實紅姐鍾太只不過好言相勸,完全出於好心,何必以一副高高在上既姿態,囂張無比既口吻,對待兩個認識十多年既姐妹呢!

就算阿媽你昨晚贏錢,但仍然輸幾十萬,阿媽你會唔會高興得太早?

紅姐終於回應,而且以一把溫柔既聲線,苦口婆心地講「阿May!尋晚你係贏番六十萬,但你仲輸緊三十萬呀!尋晚係你上下兩家,兩條麻甩佬無狀態咋!唔係晚晚都咁好彩嫁!你信我啦!咪再同佢地賭啦!」

當紅姐講完後,阿媽表情平淡,雙手仍然放在胸前,一副輕蔑既口吻回應「呵⋯⋯你都傻傻地!岩岩先輪到我旺,叫我收手,我彩你都傻呀!起碼打埋今晚,等我追番條數先啦,話唔定今晚倒贏佢地幾十萬添!」

當阿媽講出依番說話時,紅姐鍾太二人既眼神就好像看著一個無藥可救既傻婆一樣,感到失望。

於是紅姐鍾太二人無奈地離開。

直到下午三時半,洋人督察再以一身鴨舌帽,便衣來訪。

洋人督察自動自覺地前往士多房卡位,而阿媽亦隨之而來。

當洋人督察見到阿媽出現眼前後,心情複雜,一直遲遲未開口說話,直到阿媽講出第一句說話後。

「Sorry!Robinson先生!今次乜都幫唔到手。」May姐

「Oh~周小姐,你千其唔好咁講!或者幕後Boss已經知道我地Police調查佢,所以一直唔肯露面,Anyways,今次都係多謝周小姐既幫忙!」洋人督察

「咁監視我既事?係咪完結?」May姐

「No!接照時間,係今晚十點後,七日Mission先正式結束,所以今晚十點後,警方將會停止對周小姐所有既監視同監聽。」洋人督察

「嗯!」May姐點著頭

「周小姐,雖然依單Case我地Close File,但如果日後依個幕後老闆出現威脅你,你仍然可以聯絡我!」洋人督察

「好,我明白。」May姐

洋人督察眼神忽然盯住阿媽講「仲有一件事,昨晚十一點直到凌晨五點期間,你手機一直關機,想問昨晚你無發生任何事嘛?」

但阿媽神色自若,雙手抱胸,翹著二郎腿回應「無!你都知我放棄左去龍華!去左打牌,我熄機純粹唔想D人煩我打牌啫!放心Robinson先生,尋晚乜事都無發生過,我好安全!」

「Well,據我所知,前晚周小姐仍然Lose緊九十萬,唔知周小姐你昨晚成績如何呢?」洋人督察隨即問

「尋晚當然贏錢啦,雖然仲輸緊,不過追回六十萬!」阿媽

「你地有句說話叫得些好意須回手,我希望周小姐唔好再沉迷賭博。」洋人督察

本來阿媽臉色平淡,臉上不時掛在笑容,但當聽見洋人督察又再勸告阿媽戒賭時,臉色霎時變得難看,隨即講「Robinson先生,之前我先讚你中文好,睇黎你應該再好好學習一下,你覺得我贏番六十萬就叫得些好意?你唔好忘記我仲輸緊三十萬!如果唔係你地警方咁孤寒,我一早唔去賭啦,唔通指意你地果份破案獎金?呵!所以話!做人都靠自己好!」

依番充滿嘲諷又敵意既說話傳入洋人督察耳中後,洋人督察臉上並無露出不悦既表情,只係搖著頭,攤開雙手地講「Oh⋯⋯既然周小姐要咁諗,我都無辦法⋯⋯咁我走先啦!周小姐!」

「好呀⋯⋯唔送啦喎。」May姐冷淡地回應

要知道今次絕大機會係兩人最後一次見面,當洋人督察離開座位後,阿媽仍然坐著,完全無恭送洋人督察既意思,雖然完成唔到任務,但無必要搞到大家不歡而散。

轉眼之間,七日既臥底任務,即將結束。

雖然今天仍然屬於第七天,但到了晚上十點後,任務才算真正結束,任誰都想不到阿媽既任務會徹底失敗,而且連幕後老闆一面都見唔到。

最可悲係阿媽為左今次既任務,居然沉迷了麻雀,而且愈賭愈大,雖然曾經輸近百萬,但昨晚已經成功追回六十萬,現時只不過輸三十萬,但今晚贏輸根本無人可以預料,贏固之然好,但輸又如何呢?成件事豈不是沒完沒了?

當洋人督察離開後,阿媽忽然拿著手袋走進水吧,向著我講「仔呀!我返上樓訓陣呀,尋晚成晚無訓呀!你睇陣鋪先!」

當我望見阿媽今日既眼袋明顯凸出時,知道昨晚贏果六十萬的確浪費唔少精神。

於是我點頭答應「哦」了一聲後,阿媽隨即轉身走出水吧,但當我仔細觀察阿媽走路時,望著背影總覺得有點說不出既怪異,或者因為下體仍然受損既關係,導致臀部不時出現扭左扭右既淫蕩表現。

但正當阿媽經過收銀處,準備踏出大門一剎那,門外突然有兩個男客人同時進入,剛好與May姐擦身而過,阿媽向著二人點頭後,再離開店鋪。

當我望見其中一個男客人既樣貌時,我腦海瞬間停頓,眼神呆滯,嘴巴大大張開,完全陷入震驚既狀態。

皆因其中一個男人,正正是失蹤了兩星期,警方絞盡腦汁,日夜追查,朝思暮想既賣淫組織幕後老闆,坤叔!

自從殘廁當晚之後,坤叔一直從未露臉,直到今日已經事隔兩星期,何解無原無故地突然出現?而且時間與阿媽既臥底任務結束非常巧合,莫非知道阿媽既任務即將結束,所以出現?

依刻我應該如何處理,通知阿媽立即返回餐廳呢?而且洋人督察只不過離開了十分鐘,若然通知一聲,應該及時回到。

但想起坤叔手上有阿媽當晚殘廁既性交片,若然此刻叫阿媽回來,萬一被對方威脅,豈不是得不償失?而且我電話裡亦無洋人督察既聯絡方式,於是我決定先觀察再謀略。

當坤叔進入後,我發現旁邊有個西裝男仕結伴同行,當我仔細地打量依位西裝中年男人時,除了一身名牌西裝皮鞋,手上更戴著一隻過百萬既Philippe既名錶,而年紀與坤叔相約,五十歲左右,身高更高達一米八,氣宇軒昂,走路時腰板挺直,非常有氣勢,令人感覺形象大企業既老闆一樣。

兩人在樓面大廳繞視一周後,隨即選擇了水吧前既一張座位,當二人坐下來後,柔姐居然第一時間走近,禮貌地問「兩位⋯⋯落得單未?」

坤叔點著頭回應柔姐「麻煩你兩杯熱奶茶!」

由於坐在水吧前,令我容易偷聽。

當柔姐落完單後便匆匆離開,西裝中年男人眼神居然停留在收銀櫃位置,猶如回味剛才與阿媽擦身而過既畫面,自言自語地講「側面真係好似松島楓!」隨即向著坤叔講「安管家,你明白點解當初叫你接近依個老闆娘未呢?」

當我聽見對方稱坤叔為『安管家』時,感到愕然,莫非坤叔只不過係假名?

但坤叔搖著頭表示唔清楚,西裝男隨即笑著回應「哈哈,枉你玩女咁多年!真係白玩!不過亦唔怪得你!你唔發現佢既身體同其他女人唔同咩?」

坤叔點著頭回應「反應好,水源足,但依種女人老爺你身邊大把!何必大費周章一定要簡佢呢?話哂佢都結左婚,生過仔喎!」

當我聽見老爺依個稱謂時,再次感到愕然!老爺豈不是古代稱謂?一個老爺一個管家,到底兩位發生乜事!拍穿越劇呀?
明明兩人年紀相約,但坤叔對待西裝男既態度,明顯特別尊敬,莫非依個西裝男先係賣淫組織既老闆?

但西裝男人再次笑著講「哈哈⋯⋯如果同你講依個女人係傳說中既天生名穴呢!」講完雙眼猶如鷹眼一樣,一直盯著坤叔臉上,等待佢出現爆炸性既驚訝表情。

果然坤叔表情瞬間出現大變,雙眼瞪到如雞蛋般大,嘴巴更抖顫地回應「乜話!天⋯⋯生名穴⋯⋯我一直以為天生名穴只係古書亂寫,原來真有此事!係啦我醒起啦!難怪每次插入都有種壓迫感,無時無刻都想射既感覺!真係少D定力都頂唔順!我當時仲以為佢練左收陰肌,原來依種快感就係天生名穴,我居然可以係我有生之年感受過天生名穴既滋味!老爺!老爺!多謝你呀!唔怪得今次你咁緊張啦。」

西裝男人點著頭,露出淡淡既微笑,繼續講「係古代時所有一流名妓,妓院既花魁,全部都係經過精挑細選,除左樣靚身材正,仲要具備名器。依種女人無論幾多男人插過,就算生育過,陰道都仍然咁窄充滿彈性,所以絕對係萬中無一!」

天生名穴?到底依兩個人係咪睇得小說太多?幻想力實在太豐富!假設真係有,依位西裝男又憑乜認為May姐就係天生名穴呢!

坤叔臉上仍然掛著驚訝既表情回應「我居然插過萬中無一既名器!而且仲要兩次!老爺⋯⋯我⋯⋯我⋯⋯你對我實在太好,我真係唔知點報答你呀!」

西裝男人拍拍坤叔膊頭,隨即回應「安管家!你千其唔好開心得太早!既然你知道聽過天生名穴,你應該亦都聽過傳聞,天生名穴既女人係一種不祥人,一但同佢有親密身體接觸既男人會帶來反噬,係玄學來講就叫剋夫!」

坤叔忽然間望了自己身體一眼,神情凝重,眼神疑惑地望著西裝男反問「反噬?莫非!我依排身體變差,就係依個原因!」

西裝男點著頭,露出笑容再講「所以話征服依種萬中無一既名器女人並非簡單既事,而且你以為憑你手上果段片,就可以幫我成事?哈哈!你未必睇得太過簡單啦!」

未等坤叔說話,西裝男再補充講「要徹底征服依種名器女人,單靠你依種低髒威脅手段,征服得一時,征服唔到一世,而且你命格體弱,陽氣不足,長期接觸你身體只會不斷遭到反噬,嚴重既會隨時暴斃!」

本來我一直以為兩個人思想有問題,但當提到反噬剋夫時,令我不禁回憶起,之前曾經與阿媽有親密既男人,堅哥坐牢,洪爺被通輯逃亡台灣,江哥親母病逝返回內地,喪強慘遭看更譚伯廢了武功!
莫非真係咁邪?還是巧合?但老豆二十多年,一直相安無事,又如何解釋呢?

坤叔臉上既表情一直處於震撼之中,忽然間拿出手機按了兩按後,隨即
將手機遞到西裝男面前「咁⋯⋯老爺條片⋯⋯!」

西裝男接過手機後,隨即遞回坤叔手上,再講「你條片最失敗就係蒙住佢對眼,你知唔知做愛果陣望住條女眼神既變化,係幾咁重要!幾有征服感!條片已經無意思!幫你刪左去吧!今次叫你來,純粹希望你幫我開發一下佢既性慾,等到一年後,觀塘區分店開張,到時我自然有辦法令佢過來做我私人秘書!」

「但老爺⋯⋯佢係茶餐廳老闆娘,又係一個有夫之婦,點可能去幫你呢!而且你話佢剋男人,咁老爺莫非你有方法破解?」坤叔疑惑地反問

但西裝男一手舉起,暗示稍安勿躁,隨即雙眼閉上,表情陶醉地講「安管家,你有無幻想過依種人妻少婦著住我私人設計既秘書制服,係我辦公室辦事既畫面,一定好優美,哈哈!」

當我聽見秘書制服時,差點笑出來,居然要求一個茶餐廳老闆娘去做秘書,傻的嗎?愈來愈發現二人根本就來搞笑,而且一年後,一年後所有事都有可能改變!或者我到時中了六合彩頭獎,我全家已經移民到火星,呵⋯⋯秘書制服留俾你自己打飛機吧!

「但⋯⋯老爺⋯⋯你未答我⋯⋯到底你將會點做!」坤叔表情尷尬地回應

西裝男突然打斷坤叔說話,再講「人既忠誠,只不過背叛籌碼不夠,特別係女人!係一種善忘,感性,但又難以滿足既生物,只要體會到真正既快樂,就會不顧一切去追求,所有世俗既枷鎖底線都會無視!安管家!之後既事,就等我親自出馬啦!你可以功成身退啦!」

「老爺⋯⋯⋯」坤叔突然眼泛淚光望著西裝男

但西裝男再次一手舉起,暗示停止說話。
「唔好再叫我老爺啦!安管家!你已經恢復自由身!以後叫番我巨生就可以,我記得你有個夢想,趁著你身體還好,係時候去實現你既夢想!」

坤叔突然望著天花板,一副非常感慨既模樣地講「係!巨生!不過家下先做,會唔會太遲!」

「呵⋯⋯有心唔怕遲!」西裝男微笑地回應

「巨生⋯⋯你剛才話依個女人似松島楓⋯⋯」坤叔眼神充滿神祕氣息,一副若有所思既表情

西裝男點著頭回應「側面的確有五分似⋯背影更加有十分似,不過身材就似足⋯⋯森咲!」

坤叔忽然間嘴裡喃喃自語「松島⋯⋯松島⋯⋯松島⋯⋯」突然雙眼靈光一閃,嘴角上揚,興奮地講「老爺⋯⋯我諗到我之後要做D乜啦!」

忽然二人枱上既手機響起,西裝男拿起手機,講了句「點呀!Ryan!我吩咐你做既野!處理好未呀!」電話掛斷後,忽然向著坤叔露出奇怪笑容,再講「既然諗通,就埋單啦!」

於是西裝男紳士地舉手,叫了一聲『埋單』後,柔姐再次走近,為二人結賬。

由於我偷聽得太入神!當我目睹二人即將離開餐廳時,想起我仍然有一個人能夠通知就係火Sir。

雖然唔肯定坤叔還是西裝男係賣淫老闆,但如果報警將二人扣留警局調查,絕對調查出蛛絲馬跡,一但今次錯失良機,下次再捕捉坤叔,可能等到牛年馬月啦。

但當準備拿出手機時,二人已經踏出餐廳,最後我都來不及通知火Sir,決定放棄。

但我忽然想到柔姐,既然柔姐已經被寫上名字,絕對知道幕後老闆係邊個,而且剛才由落單送餐到結賬,都係由柔姐處理,令我感到十分巧合,莫非二人之中,真係有一位幕後老闆?

於是我鼓起勇氣,將柔姐拉到後巷,隨即緊張地問「柔姐,你識唔識岩岩果兩個男人?」

柔姐一臉愕然,疑惑問「吓!太子仔,你話岩岩齋飲兩杯熱奶茶果兩個男人?」

我猛點著頭回應「係呀!其中一個著西裝呢!」隨即雙眼專注在柔姐微表情上。

但柔姐表情平淡,搖著頭回應「唔識呀!佢地好似第一次幫襯喎!」

當我聽見唔認識時,瞬間感到疑惑,到底柔姐講真定假呀!居然唔認識!無可能!絕對無可能!

於是我終於忍無可忍,雙手用力捏著柔姐雙肩,激動地講「柔姐呀,你講真話啦!佢地到底係咪迫你賣淫果個老闆呀!」

柔姐聽見賣淫二字時,臉色突然蒼白,隨即尷尬地講「你⋯你⋯⋯點知⋯⋯我⋯⋯」

當我聽見柔姐抖震著回應時,我更激動地搖晃著柔姐身體,令到乳房出現強烈既抖震「佢地真係你老闆?」

柔姐搖著頭,眼泛淚光地回應「佢地真係唔係我老闆呀⋯⋯太子仔你到底想點呀!」

當我聽見柔姐又否認時,我再次感到疑惑,根本分不清邊句真邊句假,忽然想到當日洗碗麗姐曾經透露自己稱呼老闆為主人,於是我決定用『主人』依個稱謂來試探!

「唔係?佢地真係唔係你主人?」

但柔姐聽見『主人』二字時,雙眼瞪大,表情驚訝地講「太子仔⋯你⋯⋯你點知⋯⋯我地叫佢做主人嫁⋯⋯你到底點知咁多野嫁!」

當我發現柔姐表情出現驚慌,我已經知道洗碗麗姐無講大話,原來依班賣淫少婦一律將老闆統稱為『主人』。

於是我決定質問「你唔需要理我點知!我知道你地好多野,如果你唔老實話我知,我信唔信我即時炒左你!你老實同我講!剛才果兩個人係咪其中一個係你主人?」

柔姐忽然眼泛淚光地講「你要炒我?我到底做錯乜呀⋯⋯我咁辛苦幫你地做野,有公司出兩倍人工我都留係度幫你地,點解要炒我呀!嗚⋯⋯嗚⋯⋯唔係呀!真係唔係佢地呀!」

當我見到柔姐流淚時,我忽然發現我自己既語氣太重,我明白雖然柔姐被人設計賣淫,但佢多年來一直盡心盡力為餐廳工作,並無做出任何令餐廳損失既事,但我居然突然話解僱佢,難怪柔姐傷心欲絕。

但我唔能夠心軟,一定要問出到底邊個係幕後調教依班少婦既主人,於是再次激動地講「咁到底係邊個呀!你講啦!」

柔姐搖著頭,眼淚仍然流著講「總之唔係頭先兩個男人啦!果兩人我真係唔識嫁!我唔可以出賣主人嫁!太子仔,就算⋯⋯就算你炒左我⋯⋯我都唔可以話你知嫁!」

當我聽見柔姐居然對自己主人如此忠心時,忽然間有種不寒而慄既感覺,背後依個所謂主人實在太恐怖,居然將一個純情既少婦調教到貼貼服服,到底佢係用了乜手法呢?

但我仍然未放棄,而且情緒已經被柔姐感染,眼睛不禁地流出眼淚,激動地講「柔姐,我求你講出黎啦!你主人已經睇中我阿媽,你講出黎,我先可以救到阿媽嫁!」

柔姐忽然間變得激動,雙手反客為主,捏著我雙肩講「太子仔,我都求你聽我講!唔好再查落去啦!我可以向你保證May姐最後一定無事嫁!」

當我望著柔姐堅定既眼神,忽然感覺依番說話充滿真心,但柔姐憑乜如此肯定呢?

於是我反問「點解!你憑乜咁肯定!」

但柔姐忽然欲言又止「因為⋯⋯主人答應我,我係最後一個,之後唔會再調教其他女人!」

當我聽見依個解釋後,瞬間無語,柔姐實在太單純啦!所謂男人既承諾根本就係美麗既謊言。

我知道就算再苦苦相逼都沒意思!

於是我決定假裝相信,然後用著疑惑語氣反問「你真係肯定我阿媽無事?」

柔姐表情認真,舉起三指,對著我講「偉仔!我可以發誓,主人絕對唔會對May姐出手,如果我講大話,我溫柔鳳以後任由偉仔⋯⋯你⋯⋯」

當我聽見柔姐尷尬既表情,瞬間打斷柔姐再講下去,直接回應「得啦得啦,柔姐我信你啦!你以後專心係我鋪頭幫我就得啦!」

其實內心好奇柔姐最尾幾個字到底乜意思!但回想一下我已經有兩個女朋友,自從有阿倩之後,我對阿怡已經愈來愈內疚,而且柔姐大我十多年,與紅姐年紀相近,身分更係人母,若然俾May姐知道,絕對十條命都唔夠死!

接下來,柔姐返回餐廳裡,而我繼續站在後巷分析事情始末。

其實由始至終,擔心May姐被賣淫老闆睇中原因有兩點!第一點曾經收到情趣牛仔褲,第二個坤叔曾經將阿媽帶到殘廁性交,當初憑藉依兩大點,首先認為阿媽被賣淫組織老闆看中,其次因為坤叔帶阿媽前往殘廁,所以判斷坤叔係背後操縱依班女受害人賣淫既主腦。

既然幕後老闆唔係坤叔西裝男,咁到底又係邊個呢?

姑勿論坤叔係真主腦,還是西裝男!剛才西裝男已經將坤叔手機裡既淫片刪去,就算誰係幕後老闆又如何,唯一能夠威脅阿媽既淫片已經刪去,理論上阿媽的確已經無任何危險性。

不過為謹慎起見,我決定打電話俾火Sir!

當電話接通後,我禮貌地講「火Sir!我係偉仔!May姐個仔呀!」

火Sir緊張地回應「我知!係咪有乜事?你突然打俾我,唔係May姐出事呀?」

我解釋講「唔係唔係!不過我最近自己暗中調查左果單賣淫案!」

火Sir「吓!依單野你都知?你阿媽同你講嫁?」

我「梗係唔係啦,我有樣重要事講!大約十分鐘前果個坤叔終於出現係我地餐廳,而且同行有個男人,我聽個男人叫坤叔做安管家,我諗坤叔可能係假名,而且我偷聽佢地講野內容,佢地唔似賣淫集團,我諗真正幕後老闆可能另有其人!」

「如果係假名,唔難得我地查極都無進展!但係就算佢唔係果班婦女既操控者,佢的確拍底你阿媽既片。」

「放心啦!條片頭先我見到個男人幫個坤叔刪左啦,聽講因為當時阿媽被蒙住臉,所以無用!」

「原來係咁,唔怪得隔左咁耐,May姐都無受過任何威脅!既然刪左,你可以放心,你阿媽短期內都無事,叫佢小心D就得。」

「但我地未搵到真正既幕後老闆喎!」

「其實你家下同我講已經無用,我因為你阿媽既事,同上司頂嘴,被停職一個月放大假,所以順便陪下女朋友去旅行,依家已經係機場準備上機!你有乜事,有乜新發現,一個月後再聯絡啦!」

當電話掛斷後,我感到陣陣空虛,無助,同時知道原來火Sir係有女朋友,一直以來火Sir對我阿媽May姐特別關心照遍,以為暗戀我阿媽,原來搞錯!記起因為May姐既事,而令火Sir停職,火Sir果然有情有義!

於是我返回餐廳裡,但發現阿倩居然出現在樓面中,穿著一身水手校服正在幫客人落單。

當阿倩發現我時,立即興奮地奔跑到我身邊,一副非常雀躍既表情,細聲地講「老公⋯⋯阿媽點呀,尋晚贏定輸呀!」

當我知道阿倩既出現,原來係擔心阿媽既事而來,我感到非常高興,阿倩果然係好女!

「贏番六十萬啦!但家下仲輸緊三十萬呀!」

當阿倩聽見六十萬時,雙眼瞪大,表情首先驚訝,隨即興奮地笑著「唔係呱!咁西利!⋯⋯太好啦老公,今天咁開心,不如我地去行街囉!」

當我聽見『行街』時,忽然有點自責內疚感覺,我同阿倩一起已經超過一個月,但一直以來二人活動範圍只局限於餐廳與屋企,情侶間必做既事,行街睇戲食飯,從未做過一件!

為了好好補償一下阿倩,我答應了。

但柔姐居然偷聽我倆既說話,忽然熱情地走近我倆,隨即一副溫柔既口吻講「你地放心去啦,有我睇住!你七點前好返黎啦,唔係就做唔切嫁啦!」

阿倩立即擁抱了一下柔姐「柔姐你真係好呀!麻煩你啦,我地一定準時返黎嫁!老公!咁我地出發啦!」

其實餐廳既伙記,自從阿倩經常落來幫忙後,大家都知道阿倩係我女朋友,再加上最近開始直呼老公,基本上身邊所有人都知道我地關係,除了一個人,就係阿怡!所以作為打工既佢地,為保飯碗,絕不會係阿怡面前胡言亂語。

於是我與阿倩終於展開第一次拍拖之旅。

正常人談戀愛,應該先談情再說愛,雙方互相了解,時機成熟後,女方才會放心將自己交給男方,但我倆完全打破戀愛常規定律,兩人第一次見面,相識不到二十分鐘,係未知對方名字年齡情況下,我已經將性器官插入女方體位,而且第二日更加發展同居生活,之後再正式成為男女朋友,直到一個月後先首次真正拍拖行街,依種神逆轉既戀愛故事,我相信地球上沒幾個正常人嘗試過。

於是我同阿倩終於離開觀塘區,來到銅鑼灣。

從踏出餐廳一剎那,到上車,落車,沿路上,阿倩既小手一直與我十指緊扣,除了上落車時,鬆開半秒外,其餘時間都死死拖緊我手,令我感到無比幸福感覺,如果另一隻可以拖著阿怡就更完美了。

沿路上,阿倩一直拖著我,帶領著我,直到走進時代廣場後,阿倩手舞足蹈,表情興奮,彷彿一個鄉村女孩踏足大城市一樣。

「老公⋯⋯家下我地去邊好呀!」阿倩

「嗯,不如睇戲⋯」我想了想後回應

「唔得!睇戲睇好耐嫁!我地應承柔姐七點返到去,到時我地趕唔切返去嫁!」阿倩

當我聽見阿倩與我拍拖,都不忘記掛餐廳既生意,實在老懷安慰,依種女朋友到哪裡搵!

由於銅鑼灣屬於高檔次消費地方,而時代廣場裡既店鋪,賣既都係一些高價奢侈品,普通一條小手鏈,手袋已經過萬,絕對唔係我地依個年紀能夠消費得起,所以我倆只係廣場裡每一層隨意地逛逛,便準備離開。

但萬萬想不到離開之際,居然發生一件小插曲!

話說當我拖著阿倩,乘搭電梯準備返回地面時。

當電梯打開後,有兩個穿著黑色西裝,戴著墨鏡,外表冷酷既高大男人出來,隨即雙手負後,分別站在左右門外,接著有一個紮著馬尾,穿著職業女裝西褲既女人,瀟灑地步行出來,而身後有位手上捧著文件,一身OL套裙既女人隨行,之後又有兩個黑色西裝墨鏡高大男人出來,一共六人同行。

雖然稱不上大排面,但係香港依種治安良好既地方,居然擁有保鏢保護,已經證明非富即貴,而且同時僱用四個,更加意味著佢既性命非常矜貴,地位超然。

但我倆並無過多理會,便走進電梯裡,當梯門準備關上一刻,忽然被打開,隨即傳來一把女聲「咪行住!」

大門再次打開後,剛才紮著馬尾,穿著西褲既女人,忽然用著凌厲既眼神,開始在我倆身上游走,打量完一番後,眼神更變得可怕,盯著我講「你唔係同阿怡一齊嫁咩?佢係邊個!」

當我聽見「阿怡」既名字,而對方又認識我時,開始仔細地打量一番依位紮馬尾既女人,瓜子臉,五官端正,容貌不俗,眼神銳利,令人感覺冷酷高傲,目空一切,而且胸部平坦再配合一條西褲,打扮剛烈非常男性化,令人感覺有點TomBoy。

於是腦海迅速尋找關於依個女人所有信息,但無論如何都想唔起阿怡身邊有一位職業女強人或者富貴朋友又或TB朋友!
既然對方認識我,又能講得阿怡名字,證明對方絕非白撞,可惜偏偏就是想不起!

本來打算講我同阿怡分手,從而打發依個女人,但依種無情說話一但講出,後果可大可小,最怕弄假成真,非常不負責任。

於是我傻笑著回應「我諗你認錯人啦。」講完,隨即瘋狂地按著關門按鈕。

但西褲女人居然走前,一手將電梯門按停,大門再次打開,眼神變得更加可怕,向著我講「你個賤男!你!唔!講!清!楚!今日唔洗指意走出依個商場!」

依刻我完全被眼前依位西褲女人既眼神震懾,實在太令人心寒,完全不敢直視,而且說話時每隻字充滿爆炸性。

但阿倩突然走到我身前,隨即大聲地向著對方,大聲地講「佢係我男朋友!Ok?麻煩縮開你隻手!」

此話一出,依個女人眼神變得更加可怕,從電梯外直接走進來,隨即左手高高舉起,直接往阿倩臉上摑了一巴,然後狠狠地盯著阿倩講「你依種勾引人地男朋友既賤人,無資格係我面前講野,仲有我唔係問你!係問你!到底佢係你邊個!」當講到最後時,眼神再次轉移到我身上。

其實我一直拖著阿倩既小手,明眼人一看就知男女朋友關係,擺明就知道我偷食,完全唔明白依個女人何解苦苦相逼,明知故問!

所以我並無任何回應,而係關心阿倩臉上情況,當我發現臉上出現一個大大既紅色掌印時,感到非常心痛,剛才果一巴掌完全毫無留情,出盡全力摑落去!

我立即向著依個女人咆哮地大聲講「喂!你痴線嫁!毛啦啦做乜打人呀!」

但依個女人神色自若,態度囂張地回應「打人?我有咩?我打隻狐狸精咋嘛!你都未答我,佢!係!你!邊!個!」

於是我當著眾人面前將阿倩攬緊,然後霸氣地回應「佢!係!我!女!朋!友!得未?仲有我根本就唔識得你!麻煩你出番去!」

但依個女人忽然間臉紅耳赤,向著我咆哮大聲講「你⋯⋯居然我話唔識我?你⋯⋯你!你個賤人,當日我就應該報警拉左你個人渣!」講完隨即再次高高提起左手,正當我準備提手擋格時,阿倩忽然閃到我身前,一手將對方既撥開,接著更一掌打落對方胸部,隨即對方猶如炮彈般一樣,飛出電梯外。

當我目睹此情況時,雙眼瞬間呆滯!
明明果一掌力度非常普通,何解整個人彈出去?
似曾相識既畫面曾經出現過一次,當晚譚伯亦曾經將喪強打飛出電梯外,但分別在於譚伯用腿,而阿倩用掌!

當我見到依個女人躺在電梯外既空地上時,表情相當痛苦,右手一直按著胸部,我並無感到任何痛快感覺,反而有點尷尬,內疚。

另一個穿著職業女裝既女人,立即蹲在身旁,關心地問「Boss!你⋯⋯你點呀,有無事呀!」

當我仔細觀察另一位穿著職業女裝既女人時,與西褲女人有明顯大落差,同樣職業女裝,但並非西褲,而是穿著一套緊身既OL套裙,將身材完美地勾搭出來,前凸後翹S形身材,特別係胸部位置,絕對稱得上豪乳!可以與我未來外母鍾太一較高下。

正當依位豪乳OL蹲在地上時,突然向著後方大聲講「喂!你地盲左呀?仲唔保護Boss?」

此話一出,四位戴著墨鏡,黑色西裝,身高接近一米八既男人,怒氣沖沖地向著電梯,走向我同阿倩二人。

依刻我知道今次大獲!目標絕對係阿倩,但對方係保鏢,相信受過專業訓練,而且身高比我高,一對一未必贏,更何況一對四,不過斷估對方大不了教訓一下我,所以鼓起勇氣走到阿倩身前,阻擋著四人進入電梯,同時不斷按關門按鈕。

可惜電梯根本無可能關上,其中一人已經一手按著電梯大門,另一人已經出現在我眼前,面無表情,我知道一切已經太遲啦!吞了一下口水,隨即慌張地講「拿拿拿!打還打!千其唔好打臉!」

但語音未落,對方已經抬起右腿,突然出現一下殘影後,我整個人秒彈到電梯裡牆角,隨即腹部出現強烈既抽畜感覺。

不過幸好阿倩避開,否則阿倩絕對被我體重壓向牆上。

忽然間阿倩居然走到我身前,氣憤地講「你條蛋散呀!😡豈有此理!打我條仔!」

但黑色西裝再次重施故技,抬起右腿,準備往阿倩身上踢去時,我已經彷彿見到阿倩被踢死既畫面,隨即歇斯底里地嗌出一聲!「喂!!唔好呀!阿倩!快D避開呀!」

但結果居然出乎意料,阿倩居然一手抱著對方既右腿,身體向後退,令到對方瞬間失去平衡,擺出一字碼姿勢,隨即右腿抬高屈曲,使出與對方同樣既腿法,直接向對方臉部來個親密式接觸,瞬間KO左對方。

與此同時,按著電梯門既另一個黑色西裝見狀,立即上前,準備抬腿時忽然又收起,好像知道出腳不利,握著拳頭,直接向著阿倩胸部打出。

正當我擔心之際,阿倩居然緩慢地伸出小手,將對手沙煲大既拳頭包著,似撥非撥,似推非推,兩人既手猶如黐著一樣,忽然之間阿倩用力一推,對方猶如炮彈一般,飛出電梯外,比起剛才飛出電梯外既女人,飛到更遠既地方。

依刻我坐在電梯牆角,完全陷入呆滯,震驚既狀態,功夫?阿倩居然識功夫?完全不敢相信!但震撼既畫面一幕又一幕出現我眼前。

當最遠兩位保鏢見頭兩位被阿倩壓倒性KO後,二人迅速地走到阿倩面前,二人居然同步攻擊阿倩,一人出拳,一人起腳,

正當我氣憤地大罵時「你們知唔知醜嫁!兩個大男人打一個女仔⋯⋯!」

但劇情再次出神逆轉!阿倩不但處變不驚,反應迅速,雙手及時作出擋格,右手擋腿,左手擋拳,再一次巧妙地運用力學,將二人既身體互相碰撞,二人碰撞後情況猶如漫畫人物一樣,頭暈目眩滿天星,於是阿倩趁著二人暈眩時,雙手一推,二人同步地飛出電梯外。

但我仍然處於震驚狀態,目定口呆,電梯外亦有人與我同樣情況,正是穿西褲既豪乳OL女人,嘴巴大大地張開,目定口呆望著阿倩。

唯獨穿西褲既女人,雖然已經站立起來,但右手一直掩著胸部,而且表情尚算淡定,用著奇怪既眼神開始在阿倩身上打量。

與此同時,商場裡既不少途人目睹整個過程,但臉上並無出現震驚表情,反而眾人開始大聲討論。

「嘩!拍戲呀!」
「攝影機係邊呀!」
「條𡃁妹好生面口喎!新人黎喎!」
「咦⋯⋯著西裙果件身材一流喎!」
「咦!係喎!尤其是對奶呀!成對木瓜咁款喎!」

我絕對明白在場所有途人既心態,一個年紀輕輕身高一米六,弱質纖纖既少女,居然以一人之力KO四位身高米八男人,而且出手過程猶如流水行雲,清脆利落,歷時更加不超過一分鐘,若然四個男人唔係演員,事前配合,絕對無可能發生。

依刻阿倩臉上流露著得意忘形,沾沾自喜既笑容,拍拍雙手後,隨即向著西褲女人大聲講「哼!不自量力!唔好再俾我見到你個飛機場呀!見一獲就打你一獲!」

但穿著西褲女人望了一眼阿倩後,懶得回應,眼神再次轉移到我身上,狠狠地盯著我講「陳偉!你個賤男!我一定話俾阿怡知!」

未等我未回應,阿倩已經搶先回應「呵!你咪講飽佢囉!怡姐一早知啦。」

於是西褲女人再一次無視阿倩既說話,轉身望了四個倒在地上既保鏢一眼,隨即冷淡地拋了一句說話「你地四個!即時解僱!」講完更加頭也不回地離開。

但此時此刻豪乳OL女人猶如被人點穴一樣,眼神呆滯,目光停留在阿倩身上,仍然被剛才一幕吊打四保鏢震撼著。

當西褲女人已經走遠時,回頭一望,發現同伴仍然呆滯地站著,隨即大聲地喝道「Mandy!仲企係度做乜呀!仲唔走!」

豪乳OL女人聽見瞬間回神,迅速地轉身,一臉尷尬地講「Sorry呀!Boss!」

同時所有食花生既途人,開始逐漸散開,阿倩按了關門後,立即走到我身前,小手溫柔地摸著我胸部位置,緊張地問「點呀老公!痛唔痛呀!死啦,頭先佢果腳好重嫁!」

但依刻我完全感覺唔到腹部既痛楚,因為男保鏢果一腳無論力度有幾震撼,都比不上阿倩為我帶來既震憾!

所以當阿倩緊張地摸著我時,我呆滯地打量阿倩全身上下,雖然只不過認識短短一個月,但依段時間阿倩全身上下肌膚已經被徹底摸過,甚至小型探熱針更無數次進入佢體裡探熱,但我居然絲毫探測不到阿倩會功夫!簡直就不可思議!

記得之前阿倩係餐廳裡曾經被兩個古惑仔調戲,當時May姐見狀立即保護阿倩,而火Sir亦及時出現,現在回想一下,果兩位古惑仔應該感謝May姐火Sir及時趕到,否則兩位古惑仔下場可能更慘!而且前段日子,我居然為了傳授阿倩自保神技,而感到自豪驕傲,現在想想,純屬搞笑,簡直就『多舊魚』。

「老公,不如返去囉!依度都唔好玩既!」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