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閆胖子對視了一眼,同時看到了對方眼中的絕望。

    小子,你不是很牛b嗎?你他媽找的幫手呢?」

    陳楓一臉的得意,不屑地說︰「不會就是你身邊的這個肥豬吧?」

    此言一出,周圍的人哄堂大笑,閆胖子滿臉通紅地看了我一眼,猶豫地看了看我,然後轉身就跑,周圍人的笑聲更大了。

    這個家伙很慫,我不能蠢到依靠他,只能自己去拼命。





    周圍十幾個混混在一群人的圍觀下,吹著口哨囂張地朝我圍了過來,我深吸一口氣,從地面上抓起一塊磚頭,使勁沖向了陳楓。

    眨眼之間,我就沖到了陳楓的面前,他沒想到我能跑這麼快,還沒反應過來我的磚頭就已經沖到了他的臉上。

    草泥馬的!」陳楓大罵一句,直接彎腰躲過,趁這個空當我沖到了他的身上,一拳砸了下去。

    我告訴你!老子今天自己就能弄死你!!」我大罵著,給這個孫子腦袋上狠狠扇了幾巴掌,沒一會兒就被其余的混混拽開,瞬間我就被打倒在地。

    媽的,敢玩陰的!兄弟們,今天給老子整死他!」陳楓捂著淤青的臉破口大罵,混混們也都叫罵著暴打我,而我只能抱著頭蜷縮在地上。





    我摸了摸懷中的水果刀,猶豫了很久我終究不敢掏出來,如果鬧出了人命我就完了。

    就這樣,我只能窩囊地挨打,被打了好一陣,一個掛在我胸前的十字架被摘了去,陳楓直接扔在了一旁︰「你他媽還信基督,真他媽假洋鬼子!」

    我睜開雙眼,看著不遠處的十字架,終于從地上爬了起來,不顧身上暴風雨的毆打就要沖過去,那個十字架是我母親唯一留給我的生日禮物,任何人都不準侮辱它!

    然而,還沒等我站起來,陳楓就一腳踹在了我的頭上,我一陣眩暈,再度被打倒在地。

    良久,狂風一般的群毆終于結束了,我全身酸疼無比,本以為自己躲過了一劫,沒想到陳楓忽然一口濃痰吐在了我的臉上︰「小子,你記得老子說過什麼嗎?你要是沒帶來錢,這一次我就當著所有人面b 光你的褲子,讓你當不成男人!」





    說著,陳楓從兜里掏出來一把鋒利的小刀,周圍一陣邪笑。沒等我回過神來,幾個混混就按住了我的四肢,開始脫我的褲子。

    別怪我,我提醒過你了,你自己不听!」陳楓的笑容很惡心。

    我咬著牙,雙目眥裂︰「陳楓!我他媽一定弄死你!」我瘋了一樣的怒吼,卻無濟于事,很快我的褲子就被脫了下來,露出了內褲。

    一陣噓聲圍繞在我身邊,陳楓掏出了刀子,沖著我的胯下伸了過來。我的身體在發抖,我不敢相信,他居然真的敢當著這麼多人的面這麼做!

    我真的害怕了,我的眼角甚至有些濕潤,我甚至有些後悔剛才為什麼不逃出來那把水果刀。

    我的胯下感受到一絲冰冷,我的心里越來越絕望,就在我感覺自己就要成為太監的時候,不知道是誰喊了一聲教導主任來了,周圍圍觀的人一哄而散,幾個混混也都跑開了,臨走之前陳楓很掃興地吐了我一口唾沫,還丟下一句這事兒沒完,讓我繼續等著以才後罵罵咧咧地跑了出去。

    我遠遠地看到了秦春楓那禿頂頭,急忙從地上爬起來,找了好一會才找到了被陳楓扔下的十字架,不顧一旁破口大罵要抓我們開除的秦春楓,轉身撒丫子就跑,沒多久就甩開了所有人。

    這次算是被陰慘了,我也冷靜下來,身上全是灰塵,渾身酸疼,不得已找到了路邊小飯館的洗手間洗了把臉,剛出來,就在對面的奶茶店里看到了正在吃綠豆糕的葉雨時。





    她的嘴巴里鼓囔囔的,看到我直接噴了出來︰「我靠,你居然沒被打死︰!」

    我瞬間火了,大步沖了過去,奪過了她的奶茶︰「你就是在耍我!快點把錢還給我!!」

    」哎呀,別這麼生氣嘛,買賣不成仁義在啊。」葉雨時一點都沒不好意思,這女人臉皮真厚。

    我不依不饒的要還錢,葉雨時卻讓我坐下來喝奶茶,我不肯,她就火了︰「小森,你是不是忘了我是高三大姐大了?不听我的話,小心我不僅不給錢,還和陳楓一起欺負你!」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人,可我也不好惹她,只能坐在了她對面,咬著奶茶吸管。

    有些無聊地咬了一口綠豆糕,葉雨時忽然問我︰「小森,你說你這麼害怕陳楓,是因為他很能打嗎?」

    我愣了,仔細想了想卻也不是,陳楓身高和我差不多,體力也是個弱雞,根本不是常年做家務鍛煉的我的對手。





    看我意識到了,葉雨時拍了拍我的肩膀︰」所以啊,他其實根本打不過你,可是你為啥害怕他?」

    因為他人多。」

    狗屁!」葉雨時白了我一眼︰「人多有屁用,你一個人抓著他使勁揍一頓,我就不信他能把你怎麼樣!其實你們都差不多,而陳楓之所以厲害,是因為他夠狠,夠囂張,他不害怕學校的規矩。而這些都是你這樣的老實孩子沒有的。」

    她說的話有些雲里霧里的,我听不太懂,難道說她想讓我當混混?

    說到這,葉雨時忽然捏了捏我的胳膊,笑眯眯地說︰「其實你和他們不一樣,你前陣子也把我的手下嚇了一跳不是嗎?」

    我不好意思地撓了撓頭︰「葉學姐,我還想說呢,那時候是我太過分了,如果你見到他,替我和他說聲對不起吧。」

    葉雨時直接一口綠豆糕吐在了我的臉上︰「算了,我服了你了。」

    就在此時,漂亮的女服務員忽然走了過來,說今天是他們奶茶店的情侶活動日,會免費給店里的情侶拍一張照片,貼在奶茶店的紀念牆上,同時贈送我們一杯情侶奶茶。





    我有些尷尬,她居然把我們當成情侶了,剛想拒絕,葉雨時卻是笑了起來︰「好啊,把照相機拿過來!」

    女服務員急忙回去拿照相機,我則是不好意思地問她要干什麼。

    我還沒和男生被人當過情侶呢,既然如此,就讓我們做點情侶該做的事吧。」

    情侶該做的事……

    我臉紅了,這時女服務員已經把照相機拿了過來,葉雨時大方地坐在了我的身邊,不顧我身上的灰塵和臉上的淤青,抱著我的胳膊 嚓一聲按下了快門。

    女服務員說一個星期後會把照片貼上去,隨機去給我們拿奶茶了,我則是有些自卑地說了句對不起。

    對不起什麼?」葉雨時好奇。





    我現在太寒酸了……讓你這麼丟臉。」

    我實話實說,葉雨時抿了抿嘴唇沒說什麼,很快奶茶就端了上來。

    情侶奶茶其實就是一個杯子一個吸管,不過吸管有兩個吸口,葉雨時直接把另外一個吸口塞在了我嘴里,說要比賽看誰喝完最後一口。

    我們都拼命地喝奶茶,我依舊尷尬,這等同于我們喝了對方的口水啊。

    到最後,我們也不知道是誰喝了最後一口,葉雨時玩的很開心,周圍的人看到她這麼一個女神和我在一起都很好奇。

    玩膩了,葉雨時拉著我的胳膊離開了奶茶店,在路邊等出租車的時候,她忽然開口了︰「唐森,你記得我們第一次見面,你是因為什麼才打了陳楓一頓嗎?」

    我想了起來,是因為林晴。

    所以啊,其實你什麼都能做到,就是顧忌太多了,想想看,如果陳楓強ji n了你妹妹,你會不會拿刀捅死他?」

    當然!我會把他千刀萬剮!」

    我瞬間有了火氣,葉雨時白了我一眼︰「所以啊,如果陳楓狠,你就比他更狠,他拿棍子,你就拿刀子,在氣勢上鎮住他,你就一定能打敗他!」

    我被葉雨時說的熱血飛揚,此時出租車已經來到了我們面前,葉雨時急忙竄了上去,關上車門,才打開窗戶對我說︰「好了,今天就教你這麼多,足夠你對付陳楓那種貨色了,如果還搞不定我就幫你出手,拜拜!」

    說完她就關上了車窗,出租車揚長而去。

    我打心里感激葉雨時的提醒,一直想著她說的氣勢,不就是比誰更狠嗎?我還能怕了陳楓?!

    走了幾步我才反應過來,葉雨時這家伙完全不提錢的事兒,說了幾句廢話就算是幫我了?!

    又被耍了……

    這個風s o的女人!我一邊暗罵一邊回家,一個中午都在郁悶,下午剛到學校就被閆胖子攔了下來。

    唐森,陳楓帶著人堵林晴了,听說因為是她把教導主任找過去的!」

    林晴被堵了?剛才是她找秦春楓救得我?

    我咬緊了牙,又一次握緊了懷中的水果刀,不就是他媽比誰更狠嗎?老子今天就一勞永逸地干死你!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