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還真沒想到陳楓敢去欺負林晴,頓時心急如焚,邊走邊問事情的經過。

    閆胖子嚇壞了,擦著汗說我跑走了以後,陳楓感覺丟了面子差點氣瘋,找人一打听才知道是林晴告訴了班主任,就直接把林晴抓到了我們班,一群混混堵著不準她離開,說等我回來了再放人。

    一提這事我就來氣,白了閆胖子一眼︰「你他媽中午跑什麼?我差點被他脫了褲子煽了。」

    閆胖子的目光閃爍︰「咳咳,我當時就是害怕……先別說這個了,陳楓叫了一大堆混混在等你呢,你別回去了,咱們在這躲著,上課了他就不敢打你了。」

    我皺起眉,我走了林晴怎麼辦。閆胖子卻不在乎這麼多,說林晴自然有別的混混罩著,不用我們管。





    我才不想我妹妹被外人保護,而且我也沒听說林晴和高中的混混關系好,就硬要過去,閆胖子害怕了︰「那你自己去吧,你想狗熊救美……我可不敢。」

    沒管閆胖子,我直接沖向了班級,果然,里面黑壓壓二十多號人聚在一起。

    混混們都在笑,可以看到林晴被圍在了正中央,幾個人手腳也不干淨,全都在調戲她。

    我進去就听到了里面陳楓賤兮兮的聲音︰「小晴,你這事兒辦的不地道啊,學生之間的事情你找老師過來,你自己說說該怎麼賠償兄弟呢?」

    林晴的聲音在發抖︰「陳楓,你想干什麼?這是學校!」





    學校怎麼了?學校才刺激呢。」

    陳楓y n笑起來,順手摸了摸她的頭發︰「小晴晴,你都不知道被那個老不死的秦主任上過多少次了,不如也讓我們兄弟嘗嘗鮮如何?來,給我們跳個脫衣舞!」

    周圍的混混全都笑了起來,林晴只是顫抖著身體怒罵,我能看到她的嘴唇都白了。

    我咬緊了牙,撥開人群走了過去︰「陳楓,你他媽想看脫衣舞,怎麼不讓你媽去跳!」

    所有人都看向了我,陳楓破口大罵︰「草,你個縮頭烏龜,老子還以為你不敢出來了!」





    二十多個混混看著我,那種氣勢真的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我有些害怕,但是看到了里面的林晴,她緊張的眼楮看著我,讓我所有的恐懼一掃而空。

    我沒多說話,直接從懷里抽出了水果刀,所有人都嚇了一跳,外面一片嘩然。陳楓也被嚇到了︰「唐森,你個混賬,你他媽是不是瘋了?!」

    我握緊了刀,渾身都在發抖︰「沒錯,老子就是瘋了,我他媽就是被你逼瘋的!陳楓,你信不信我現在就用刀活活刮了你!!」

    我想到了葉雨時的無奈眼神,想到了葉雨時對我的教導,想到了林晴對我的鄙視,想到了之前所遭受的奇恥大辱,渾身的血液都在燃燒著,老子今天就是要砍人,什麼狗屁校規校紀都他媽滾吧!

    看到我拿出了刀子,這些混混都害怕不要命的,眼神有些猶豫,陳楓則是破口大罵︰「都怕個屁啊,他不干砍人,快點上,給我干死他!」

    好啊,你們來一個老子就捅死一個,陳楓,你看我敢不敢!」我的聲音也在發抖,純粹是激動,這是我從未出現過的熱血!

    林晴中午回過神來,急忙開口︰「唐森,你別沖動,你知不知道你殺了人是要償命的!」

    這句話猶如一盆冷水澆在了我的頭上,對啊,我要是真殺了人,我也活不成了。





    看到了我眼中的猶豫,陳楓瞬間拿起板凳砸了過來︰「你他媽的,老子先弄死你!」

    木板凳直接砸在了我的頭上,我兩眼一黑險些昏過去,周圍的人一擁而上就要群毆我,危機時刻,我也管不了那麼多了,拿著刀就亂砍︰「好啊,看看我們誰弄死誰!」

    我用著要殺人的力道四處亂砍,周圍一片混亂,很快我的刀就被打在了地上,一群人蜂擁而上,我再度倒下。

    他媽的,窩囊廢一個還敢拿刀,給我廢了他!!」

    陳楓大罵,所有人不要命一般沖我拳打腳踢,我想撿水果刀,可是根本沒機會,我之前的傷還沒好,這一下更添加的新傷,地面上都沾染了我的血跡,我咬著牙,死死地挺著,硬是不叫出來。

    這時,林晴的聲音帶著一絲哭腔穿了過來︰「你們他媽的別打了!他會死的!!」

    我被這聲音吸引了所有的注意力,趁著他們還在打我的空擋,我拼命拽下了脖子上的鐵質十字架,從地上一躍而起,沖著陳楓的脖子狠狠刺了下去。





    陳楓,我殺了你!!」

    最後關頭,陳楓本能反應地護住了脖子,我的十字架只是釘在了他肩膀的肋骨上,獻血噴涌而出。

    見到血,所有人都驚呆了,良久,不知道誰喊了一句「殺人啦」,所有混混一哄而散。

    聞詢而來的老師看到後也嚇壞了,急忙扶著在地上慘叫的陳楓去了醫務室,而我則是拿著染血的十字架站在原地發呆。

    我殺人了……

    腦海里只剩下這麼一個念頭,林晴忽然打了我一巴掌︰「你他媽還不快跑!」

    跑……可是我往哪跑?

    就在我楞神的時候,教導主任秦春楓帶著幾個老師趕了過來,直接把我們帶到了教導處辦公室。





    事情鬧大了,陳楓的父母很快聞訊趕來,他的媽媽抱著還裹著紗布的他痛哭流涕,他的父親則是破口大罵讓學校一定要開除我。

    我的十字架插得很深,但是沒有捅破他的肋骨,我知道,這個家伙就是在訛詐我們。

    我的父母也知道了事情的經過,雖然一時半會趕不過來,不過後媽在電話里把我臭罵了一頓,說他們再也不會管我的死活。

    秦春楓也氣炸了肺,叫嚷著一定要嚴肅處理,可是林晴在一旁求情,他又不得不帶著一絲y n y 的目光思考著。

    我看見他這副模樣就惡心,拉了拉林晴的胳膊,示意她不要求情了,開除而已,沒什麼大不了的。

    秦春楓也終于笑了起來,對陳楓的父母保證,一定嚴肅校風校紀。

    我只是冷笑,之前陳楓打我的時候可沒見過你有多嚴肅。





    所有人都認定我應該開除,陳楓的父母說一開除就把我關進少管所,林晴看著我,眼神緊張,隨著秦春楓開始在開除通知書上簽字,周圍安靜了下來。

    就在事情即將成為定局的時候,一個聲音忽然傳了過來︰「等一下,這件事情不是唐森同學的責任。」

    話音落下,一個穿著校服的男生走了進來,這個男生很是帥氣,有種韓國歐巴的風範,眉宇之間帶著一絲不屬于他這個年齡的成熟。

    秦陌……」

    林晴看著他,眼楮忽然有些放光。

    我也知道這個人的身份,秦春楓的兒子,高二學生會的會長,學校里出了名的高富帥,所有女生的偶像。

    秦陌一來,秦春楓也變了態度,急忙詢問他到底是怎麼回事。秦陌也沒多說什麼,只是訴說了之前發生的事情,還著重說明了我是因為陳楓猥褻林晴,才迫不得已拿出了刀子。

    此言一出,風向瞬間變了,一旁一直在被訓話的閆胖子膽大起來︰「就是,我們班所有人都可以作證,陳楓企圖侮辱猥褻強ji n林晴,作為鄰居,唐森看不過去才出手相助,他做的事好事!」

    後媽也在電話里破口大罵︰「敢欺負我女兒,信不信老娘回去讓你斷子絕孫!」

    陳楓的父母雖然想抵賴,但是安保部的主任又把剛才教室里的錄像調了出來,一切真相大白,雖然我做的是好事,但是終究也傷了人,學校最終還是讓我回家反省三天,並且讓陳楓給林晴賠禮道歉。

    事情終于落幕,就在我收拾東西回家的時候,林晴專門攔下了秦陌,好生感謝了一番。

    秦陌謙虛地擺了擺手︰「不用客氣,看到新生被欺負,這是我應該做的。」

    臨走時,秦陌還說他自己也兼任高一學生會的負責人,邀請林晴加入,林晴想都不想的就答應了。

    看著她千恩萬謝的樣子,我只是撇了撇嘴,如果秦陌真的那麼善良,之前林晴被欺負地時候他怎麼不來?

    白撿了一個好處,還認識了林晴……這個人,和秦春楓一樣,有點陰險。

    就在我即將離開的時候,林晴忽然看向了我,神色不自然︰「我剛剛請假了……咱們一起回家吧。」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