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學生會辦公室走出來,閆胖子直接踹了我一腳︰「臥槽,你是不是瘋了?!林晴是你妹妹啊!」

    我苦笑一聲說我又能怎麼辦呢?如果他報警了,沒人能救得了我。

    閆胖子也撓頭︰「難道我們他媽的要三年都給他當狗?你總不能真的把林晴給這種狗東西糟蹋吧?」

    我笑笑說沒辦法,對方實在是太厲害了,秦陌的家境不是我們任何一個人能招惹的起的。閆胖子的身子都垮了︰「這家伙認識的人太多了,他認識的流氓完全就是h i社會,沒辦法了……只能當狗了。」

    他好不容易在校長辦公室激起的熱血又消失了,我只能苦笑著回到教室,心里卻有些猶豫。





    秦陌那個家伙的背景的確厲害,但是我不相信他能夠一手遮天,不然的話他早就對林晴用強了。

    我忽然想到了葉雨時,這個女人看起來那麼風s o,還那麼強勢,秦陌居然從來不敢招惹她,那葉雨時的背景一定比秦陌厲害,甚至根本不怕秦陌那個老媽!

    想到這一點我的心里就興奮了,急忙撥通了葉雨時的電話,說一會兒要去找她幫忙。

    葉雨時有些不情願,說不想和我被別人當成情侶,我有些尷尬地哀求許久,她終于答應下來,還在電話里罵了我幾句。

    下課後,我正要下樓,卻看到林晴居然在我們班門口張望著。





    她的眼楮還有些紅腫,我急忙走過去問她干什麼,沒想到她看著我呆了一會兒,居然低下頭轉身就走。

    我抓住了她的胳膊︰「怎麼,你到底有什麼事?」

    我忽然想到,是不是秦陌已經等不及威脅她了。

    林晴的身體一顫,一把甩開了我︰「滾開啊,別踫我,變態!」

    罵完這句話她就沖下了樓,我有些摸不著頭腦,一旁的閆胖子吧唧吧唧嘴︰「我在校長辦公室就看到她在門口了,估計一直在看著你,怕你被開除吧。」





    林晴居然在關心我?

    我忍不住從走廊上看下去,發現林晴居然在地面上朝著我們張望,看到我在看她以後俏臉一紅,轉身差點摔倒。

    這個家伙完全沒了之前霸氣的樣子,讓我有些尷尬和小激動,莫非她真的是在關心我?

    就在此時葉雨時的電話已經打過來了,接通後一陣抱怨︰「你這個家伙要我等多久啊,再不來我就約帥哥去了哦!」

    我黑了臉,急忙沖過去,到了高三教學樓卻發現她根本不在班級里,我詢問了一下之前被我打得那個哥們,他黑著臉說葉姐早就出去廁所了。

    臥槽,這個家伙在耍我!

    我在門口一直等著,直到上課十分鐘後她才姍姍來遲,嘴里不住地埋怨︰「你這個家伙,竟給我找麻煩,我還要好好學習呢!」

    你還要學習?我黑了臉,她直接坐在地上,問我有什麼事。





    葉雨時從來不穿校服,只穿了一件裙子,光滑修長的美腿舒展在我面前,我咽了一口唾沫,把之前發生的事情都告訴了她。

    我靠……秦陌那豬頭模樣居然是被你打的!」

    葉雨時罕見地爆了一句粗口,伸出手指戳了一下我的臉︰「沒看出來啊,你還真的不再壓抑自己了。」

    我紅著臉躲開了她的手指,詢問她到底肯不肯幫我的忙。

    葉雨時居然生氣了︰「不讓我戳個夠我就不幫你,別人想讓我踫他我還不踫呢!」

    我有些無語,這有什麼好踫的?但是我不敢忤逆這個大姐頭,只能任由她戳著我的臉。

    我們兩個人的距離很近,我能夠嗅到她身上的香味,一絲正午的陽光照射進來,我們不約而同地忘了過去,那陽光照射進了葉雨時那潔白的臉頰,我看著她精致的面孔,一時之間居然呆了。





    葉雨時轉過頭看著我,露出嫣然的笑容︰「惹到秦陌可不好對付啊,說吧,你能出多少錢?」

    我差點被嗆死,之前的痴迷蕩然無存,我們都這麼熟了居然還提錢。

    我說從之前的五千塊里面扣,沒想到葉雨時白了我一眼︰「那也不夠!」

    無奈之下,我只能讓她說個數字,葉雨時掰著手指算賬︰「我也要請關系,甚至要拜托我的父母,這都需要錢,所以最少一千塊!」

    這個家伙也太黑了,我抬腳就要走,沒想到葉雨時忽然叫住了我︰「你可考慮清楚了,在這個學校里,除了我可幾乎沒人治得了秦陌!」

    我止住了腳步,她說的是「幾乎」,證明除了她還是有人能對付秦陌的,但是我都不認識,只有葉雨時合作過一次,只有她還可以相信。

    無奈之下,我只能再度從我的支付寶里劃過去了一千塊,葉雨時喜滋滋地捏了一下我的臉︰「這才乖嘛!」

    我轉身就走,為了這一次秦陌,我拋棄了一節課外加一千塊,完全虧了!





    走了幾步,葉雨時忽然叫住了我︰「你可別背著我耍什麼花心思,要是出了大事我可不幫你!」

    我停住腳步,笑了笑,說我怎麼可能會耍什麼花心思,葉雨時白了我一眼︰「鬼才知道你在想什麼。」

    我感覺什麼想法都能被這個家伙看穿,急忙打了一個招呼就離開了。

    秦陌給我規定的時間是在今天晚上約出來林晴,這個家伙已經急不可耐了。

    我深吸了一口氣,在上課的時候給林晴發了一條消息,約她晚上出來喝咖啡。

    快下課的時候林晴才回復,問我想干什麼,我只是說有重要的事情要商量,林晴還推辭,我只能放大招了,說如果她不出來,我就把裸貸的事情告訴父母。

    這次這個家伙秒回了,罵了我一句變態,隨後問我咖啡館的地址。





    到了晚自習放學,林晴黑著臉跟著我,看上去恨不得活活掐死我。

    我們來到了不遠處的一家星巴克,這是秦陌挑好的地方,是一家情侶主題的店。

    周圍的氣氛很曖昧,好多情侶一邊說話一邊親吻著,一些女生甚至坐在了男友的腿上,任他上下其手。看著這些表現,我也有些尷尬,林晴看著我更加不自然︰「唐森,你到底要干什麼?」

    我笑了笑︰「你還記得我和你說過,秦陌不是什麼好東西的事情嗎?」

    林晴低下了頭,良久才嘆了一口氣︰「我都知道了,你還想說什麼?」

    我想說,你一會兒機靈點!」

    林晴詫異地看著我,就在此時店門被推開,秦陌走進來故作茫然地看向了我,隨後一臉的欣喜︰「林晴,你怎麼在這兒?」

    話音剛落她就走了過來,聲音帶著一絲愧疚︰「晴晴,你最近一直躲著我……這次好不容易踫見你了,能讓我解釋幾句嗎?」

    林晴有些驚訝,此時才反應過來︰「你怎麼在這里?」

    秦陌說只是湊巧,林晴看我一眼已經意識到了,神情厭惡地剛要說什麼,我卻笑了起來︰「秦陌會長,不是你讓我把林晴約到這里的嗎?你怎麼像是忘了一樣?您的記性沒這麼差吧?」

    你……」

    秦陌滿眼驚訝︰「你胡說什麼!」

    我哪有胡說,就是你讓我約出來我妹妹的啊,還是你說的,如果不約出來林晴就要報警抓我!」

    就在此時,一個人從另外一個座位上走了過來︰「就是你說的,今天我也听見了!」

    居然是閆胖子!此刻他的手中還惦著一個木棍,臉上滿是獰笑。

    我沒想到閆胖子會來,一陣驚訝後才笑了起來︰「我說呢,原來是想和我妹妹搞好關系啊,那可以光明正大的來啊,何必如此呢,學生會長秦陌?」

    秦陌的臉色已經白了,他看著一臉狐疑的林晴解釋︰「晴晴你听我說,事情不是想的這樣……」

    誰說的,這包老鼠藥還是你讓我下到林晴杯子里的!你要害死我妹妹!」

    我掏出來拿包藥,秦陌已經徹底憤怒了︰「你他媽胡說八道,什麼老鼠藥,那明明是催情……」

    話說到一半他意識到說錯了,此時林晴也意識到了事情不對,急忙站了起來︰「你們真是有病,我先走了!」

    林晴很聰明,她早就意識到了人心險惡,急忙沖出了咖啡館。她前腳剛走,我和閆胖子就圍住了秦陌。

    有些擔心秦陌帶人來,我之前就讓葉雨時帶人過來幫忙,沒想到現在都沒人來幫我,估計葉雨時猜到了我的計劃,故意放我的鴿子了。

    不過湊巧的是,秦陌此時是一個人……

    我和閆胖子兩人對視了一眼,我直接掀翻了桌子︰「胖子,干死這孫子!!!」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