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戰斗開始了。

    我和閆胖子兩個人,在高貴的星巴克咖啡廳里,毆打高貴的學生會會長秦陌。

    他一開始還想反抗,但是他頭上的傷還沒好,閆胖子這個家伙拿起咖啡就扔在了這孫子的臉上,他一聲慘叫,抱著頭蹲在地上。

    我們直接對著他群毆,秦陌這家伙果然很有經驗,很快就忍著疼痛反抗。

    不得不說,秦陌真的很擅長打架,有幾次他差點把我壓在身下,但是多虧閆胖子不要命地用桌子砸他,我也發了狠,抄起一旁的板凳使勁砸著這孫子的後背,把板凳都砸了一個大口子,這家伙終于沒力氣反抗了,徹底倒在了地上。





    孫子,這是你自找的!」

    閆胖子朝著他吐了一口唾沫,咖啡館的人都被我驚呆了,所有人都跑了出去,空蕩蕩的大廳里只剩下秦陌慘叫的回聲。

    我們又用力揍了他一頓,在保安到來之前一塊沖了出去,避免被送進警察局。

    這一次終于出氣了,我和閆胖子對視一眼,全都滿足地笑了起來。

    過了這麼一次癮,就算被開除也沒什麼了!





    這時候,林晴不知道從哪小跑過來,看著我臉上的傷很是擔憂︰「你們又打架了?」

    閆胖子嘿嘿一笑,對我說還以為你真的想把你妹妹給秦陌呢。

    林晴還搞不懂狀況,我解釋後她頓時皺起眉,這個秦陌簡直虛偽陰險到了極點。

    還沒抱怨幾句,她就看向了我︰「那你該怎麼辦?這一次你一定會被開除的。」

    我撓了撓頭︰「沒事兒,不就是被開除嗎,多大點事兒!」





    你……你真是……白痴!」林晴惡狠狠地看著我︰「你怎麼就知道打架,這一次事情鬧這麼大,你被開除了我看你怎麼辦!」

    她居然又生氣了,我有些無語,也有點生氣,說我這也是為了救你,你怎麼一點感激都沒有?

    沒想到林晴像是炸了毛︰「我用你來救?你也不看看你自己的模樣,你也配?就你現在這幅樣子,我就算被秦陌上了也不用你來多操心!真惡心!」

    我皺眉,猛地看向她的眼楮︰「呵呵,這麼說你還想被秦陌上了?」

    林晴轉移了視線︰「那也比被你這種迏黿d爰親藕茫 br />
    呵呵,還真是痴情啊,那好啊,他還在里面,你他媽找他去啊!」

    我轉身就走,閆胖子想拉我卻根本沒拉住。

    林晴氣沖沖地跺了跺腳︰「沒出息的東西,就知道惹事,你以為打架很威風嗎?還想讓我感謝你?我告訴你,這世界上沒人看得起你!真惡心!」





    我咬緊了牙,轉過頭看著她︰「林晴,我告訴你!老子如果以後再管你,我他媽就是有娘生沒娘養的野種!!!」

    我這次真的傷心了,說出了從沒說過的狠話,連閆胖子都呆住了。

    林晴驚呆了,臉上布滿了淚水︰「好啊,我還不稀罕你管呢!你他媽現在就給我滾啊!!惡心的混蛋,滾啊!」

    我的腳步顫了一下,身上的傷火辣辣的疼,心里也很難受得緊,轉身就走。

    我拼盡一切為了她,沒想到什麼都沒得到。

    早知道林晴很厭惡我,但是我沒想到她惡心我到這種地步。

    當天晚上我沒有回宿舍,人生第一次去了網吧,一個人在網吧對著空擋的屏幕發呆了一夜。

    第二天我的手機就響了,父親暴怒著讓我滾回學校。





    校長辦公室里聚集了很多人,秦陌的頭包裹的更結實了,秦春楓紅著眼楮大罵,在我進門後父親就給了我一巴掌,絲毫沒有留情。

    我和閆胖子被趕出了辦公室,兩個人看著天,他笑了起來︰「小森,我終于痛快一次了,這一次離開後我準備去五中。」

    五中是我們這里最亂的中學,听說我們這里有幾個很厲害的酒吧老板就是五中出來的。

    我皺起眉,這個家伙真打算當混混了?

    不過咱們要小心,就算被開除了,估計秦陌也不會放過我們。」

    閆胖子有些擔心,我點點頭,葉雨時雖然收了錢,但是這個人很不靠譜,或許又會說出什麼讓我不要壓抑自己的鬼話。

    閆胖子的父母很溺愛他,這檔子事兒一出就拼命地在校長那里求情,但是因為性質太惡劣了,秦春楓一直嚷嚷著要報警讓我們吃牢飯,校長和閆胖子的父母哀求很久才終于作罷,卻也給了一個開除處分。





    我的父親則是沒怎麼說話,只是說任憑學校處置,看他的態度,我的心也早就放棄了。

    一直吵到了正午時分,父親才帶著我離開了學校,我早就收拾好了所有的行李,跟我一起走的還有林晴。

    我不知道她為什麼跟過來,這個家伙只是說想回家吃飯。

    出校門的時候,閆胖子還專門湊了過來︰「小森,你昨晚太激動了,我總覺得你妹妹之所以那麼說,是在心疼你打架,也害怕你被開除。」

    我才不相信這種鬼話,林晴已經把我的心傷透了,我正打算著如果父親不讓我上學,就一個人出去流浪打工。

    回去的路上,天氣很陰沉,仿佛隨時要下暴雨,父親在前面開著車,臉色陰沉的可怕,我忽然意識到,有些不對勁。

    剛到家,後媽正做好飯要招呼我們吃飯,還沒開口,父親就轉過頭,一巴掌打在了我的臉上。

    這一巴掌力道很大,我直接倒在地上,臉上紅腫一片。





    我從沒想過父親會打我的臉,我不敢相信地抬起頭,沒等我反應過來,父親忽然從桌子上拿起一碗湯,狠狠地砸在了我的頭上︰「你這個賤貨!」

    滾燙的湯水灑在了我的身上,我慘叫一聲從地上爬了起來,胳膊上冒起了一絲血泡。

    我忍著疼痛看著暴怒的父親,滿是不可置信。後媽在一旁冷眼旁觀,林晴滿是震驚,周圍一片安靜。

    父親的胸口起伏不定,他憤怒到了極限︰「我他媽怎麼生了你這麼一個沒種的東西!你他媽說說,你這幾天給老子惹了多少事兒?!你他媽耽擱了老子多少事兒?!你他媽怎麼這麼惡心?你還要不要臉?!你他媽怎麼不去死啊!」

    父親說了幾句就暴怒了,又是一巴掌打了過來,隨後抽起皮帶狠狠地摔在我身上。

    我抱著頭不敢反抗,我從沒想過父親對我已經厭惡到這種地步,他一邊拼盡全力揮打著皮帶,一邊暴怒地大吼︰「你他媽跟你那個傻b 老娘一樣,都是一群不給老子省心的東西!早知道老子當初在你老娘壞你的時候就把她掐死,省得你個孽種出來禍害老子!」

    我的身體在發抖,我不敢相信她會說這種話,我忍著疼痛直接從地上爬了起來,看著他的眼楮︰「你他媽還有臉提我媽?!如果不是你在外面養小三不回家,我媽會死嗎?!!」

    我說的小三,就是後媽,我能看到後媽的臉色青了,恨不得殺了我的樣子。

    那是她活該!她他媽早就該死,老子早就想弄死那個賤貨了!你以為你是老子的種嗎?!」

    父親忽然暴怒了,說出了這麼一句話。

    我傻眼了,後媽和林晴同時張大了嘴巴。

    這句話含義很多,我一時之間忘記了反抗,只是想著父親什麼意思?難道我不是他的種?

    他還在暴怒,拿起一個啤酒瓶就砸了過來︰「你他媽給老子去死吧,老子沒你這個混賬東西!」

    啤酒瓶在我的頭上碎裂開來,我的眼前一片殷紅,周圍一片模糊,只看到五官扭曲的父親暴怒地叫我滾。

    窗外傳來一聲炸雷,我清醒過來,透過眼前的血幕,看著父親和後媽,我終于哈哈大笑起來︰「好啊,你以為我他嗎願意看見你嗎?你以為我願意看到這種女人住在我媽剛死去的房間?!你以為老子願意看你個老不死的東西在我面前教訓我?!告訴你,你們這個家,老子早就惡心透了!!」

    後媽驚呆了,林晴捂住嘴巴,父親抿了抿嘴,看著我沒有說話。

    我擦了一下臉上的血,不顧眼前的一切,轉身沖出了房間。

    不知何時,外面下起了瓢潑大雨,雨水和我臉上的血混雜在一起,我的身上很冷,冰冷刺骨。

    我一個人發狂地跑著,我只想逃離那個恐怖的地方,逃離那個害死我的母親的地方。

    不知道跑了多久,我忽然摔倒在一個花池邊,我趴在台階上,感受著透心的冰冷,一開始只是自嘲地笑著,然後笑著笑著變成了哭著,最後終于忍不住了,張開嘴如同一個孩子一般嚎啕大哭。

    我已經,沒有任何親人了。

    這個世界上,沒有人會關心我。

    沒有人會在乎我的死活。

    沒有人會再看我一眼……

    我抱著頭蹲在花池下面,發泄一般地流淚,狼狽的像是一條狗,雨水無情地擊打在我身上,我只想永遠地呆在這里。

    不知何時,我忽然感覺,頭上的雨消失了。

    我抬起頭,發現頭上一把透明的小花傘,不知不覺之間,林晴來到了我的身邊。

    她站在我身邊一言不發,等到雨勢稍微小了一些後,她蹲下了身子,身邊傳來一股清香︰「別鬧別扭了,回家吧,我和你爸爸解釋過了,他原諒你了,也後悔了。」

    我轉過頭︰「我不需要你來可憐我!」

    林晴像是有些生氣,呼吸變得重了一些︰「我說了,別鬧別扭了,走吧!」

    我不理她,現在的我,忽然想到了死。

    仿佛看出了我的生無可戀,林晴忽然抓住了我的胳膊︰「你……對不起,之前是我太過分了,你……別生氣了,回家吧。」

    謝謝,不過我沒有家。」

    回家吧……」

    林晴的聲音帶著一絲哀求,良久才咬著牙,強忍著開口︰「哥……求你了,回家吧,外面冷,在這樣下去你會生病的。你能不能……別那麼白痴了!」

    我身體一顫,回過頭看著她,不知何時,她的臉上已經布滿了淚水。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