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林晴出來,我就察覺到事情不妙,剛要解釋,她卻開口了︰「這個女人是誰?你沒事兒帶女生回來干嘛?真惡心!」

    我只好解釋了原委,張黎心急忙縮在了我的背後,她貌似很害怕林晴。

    得知張黎心差點被流氓欺負,林晴的眼神才稍微緩和了一些,卻還是皺眉︰「那也不至于把她帶到家里來啊,送她回去不就完了?你可真是變態!惡心死了!」

    她咄咄逼人地罵我,我不知道該說什麼,張黎心的眼圈都發紅了︰「唐森,我還是回家吧。」

    說著她就要穿鞋離開,我急忙攔住了她,說好了要在這里洗澡的,我怎麼能言而無信。





    看到我的阻攔,林晴罵了一句,轉身回到房間,房門拍的震天響。

    唐森,林晴是不是很討厭我?」

    張黎心知道林晴的身份,眼神中帶著一絲自卑。

    我搖搖頭,說這個家伙最近吃錯藥了,安慰了一番就把張黎心帶進了浴室。

    放好了熱水,我讓她自己洗一下,順便問她衣服的尺碼,準備下去幫她買一身衣服。





    張黎心死活不願意,我又不敢去招惹林晴,只好用我自己的衣服讓她先湊活一下。看著我的衣服,張黎心紅著臉答應了。

    就在我準備離開的時候,她忽然伸出手抓住了我的衣角︰「唐森,我有點害怕……你能不能就在外面別走。」

    我的臉色有些發熱,但是看著張黎心那哀求的眼神只能答應下來。

    站在門外,浴室的門上有一塊圓形的不透明玻璃,我能隱約看到張黎心脫衣服的身影,夾雜著那股讓人心跳加快的聲音,我的呼吸越來越重,只好隨口說著一些笑話來緩和氣氛。

    張黎心一開始也有些緊張,但是和我說著話才終于放松下來,我這才了解到她的媽媽是一個下崗職工,之前是一位老師,現在每天在幫別人做家教掙錢,而她的父親早在她四歲的時候就去世了。





    我有些悵然,這也是一個可憐的孩子啊。

    為了緩和氣氛,我又開始說笑話了,張黎心貌似也喜歡和我說話,不知道聊了多久,我們兩個人的笑聲越來越大,林晴的房門忽然打開︰「你們還讓不讓人睡覺了?想調情滾出去調情去!」

    她很憤怒,我惱火了,這個家伙是瘋了嗎?

    我皺眉讓她不要帶上耳塞,林晴直接瞪我︰「憑什麼?這是我家!應該是你讓她安靜一點!」

    這家伙說話一點都不顧及別人的感受,我直接冷下臉︰「你說話能不能客氣一點?我們真的吵到你了嗎?我看你就是在無理取鬧!」

    你……混蛋!」

    林晴剛要破口大罵,浴室門打開了,張黎心一臉緊張地看著我們︰「你們……不要吵架,我現在就走好嗎?」

    我和林晴的目光同時被她吸引,張黎心居然已經穿上了我的衣服,整個人更顯得更加較弱了,豐滿的胸部貼在了襯衫上,濕漉漉的頭發披散在了傲人的胸部上,修長的美腿就這樣被我的襯衫蓋住了一節,幾乎赤裸,一雙明亮的大眼楮看著我們,怯生生的樣子。





    y u物。

    我的腦海里只有這麼一個詞語。

    林晴愣了許久,才罵了一句變態回到房間。

    本想讓張黎心在這里住下,但是她說現在是她下夜班的時間,如果不回家她媽媽會急瘋的。

    她現在這幅樣子回家就等于找死,我只好穿上衣服陪她回去。

    穿著我的衣服,張黎心一臉的害羞,一路上連話都不敢說了,快到她家的時候張黎心就趕我回去,我擔心治安不好想送她進門,但是看著張黎心堅決的樣子,又看了看那破舊的居民樓,我嘆了一口氣轉身就走,至少要照顧別人的自尊心。

    在外面等了許久,確定里面沒有傳來任何動靜以後我才回到了家,路上我也要到了張黎心的聯系方式,她的手機是老式的按鍵手機,專門給我發了一條短信確認安全。





    因為張黎心的出現,林晴第二天一直沒有搭理我,本來我們兩個人一起上學,她卻獨自先走,連招呼都不打。

    好不容易緩和的關系又到了冰點,我的心里有些郁悶,剛到班級里,就看到被打得鼻青臉腫的閆胖子看著我︰「小森,快跑!」

    我意識到不妙,轉身就走,卻被幾個混混堵住了後路,一腳把我踹倒在地上。

    踹我的人我認識,是陳楓的一個寸頭手下,隔壁班的混混徐鵬。

    小子,別以為秦陌走了我們就不敢動你了,告訴你,這一次老子就當著所有人的面廢了你!」

    徐鵬大罵著,幾個混混圍了過來,我和閆胖子對視一眼,抄起板凳就沖著這幾個孫子的頭上砸了過去。

    這麼多天過去了,我們早就知道挨打換不來任何回報,面對這群人只能拼命。

    一開始我們還很厲害,幾個板凳砸的他們無法靠近,但是架不住他們人多,很快我和閆胖子就力竭了,被幾個人圍在地上群毆。





    我只能抱著頭,咬牙切齒地喊道︰「好你個陳楓,你個言而無信的東西,你他媽給老子等著!」

    這時候,班級最後面的座位上卻是傳來了陳楓的聲音︰「唐森,他們打你關我屁事?你可看到了,我可是動都沒動的!」

    這個家伙怕葉雨時找他的麻煩,專門派了手下的嘍�﹫刺羰攏br />
    這群人一邊打著我,一邊拍著視頻,徐鵬還罵道︰「最近高二幾個傻b 覺得你打了秦陌就牛b 了,我就讓他們看看,你就是一個臭狗屎!」

    我抬頭看著他︰「呵呵,你他媽給我等著!」

    呦呵,還敢還嘴?給我打死他!」

    徐鵬一聲令下,一個人拿起板凳砸在了我的頭上,我眼前一黑,差點沒昏厥過去,卻是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了。

    不知道被打了多久,我只感覺暴風雨的拳腳如同雨點一般砸過來,全身上下酸疼無比,挨打真是太他媽痛了,當著這麼多人的面挨打也很窩囊,直到教導主任趕來,這群人才終于一哄而散。





    教導主任早就厭煩了我們,警告了一頓就離開了,我擦了擦身上的血和灰土,看了一眼閆胖子,眼神里露出一副狠辣。

    上課的時候我就告訴閆胖子,這件事情絕對不能算完!連秦陌都能被我們趕出去,我就不信還能一直被陳楓欺負下去。

    閆胖子也嚷嚷著要報仇,他看了一眼陳楓,悄聲湊在我身邊︰「其實有好幾個被陳楓欺負過的小混混想收拾他了,你把秦陌打了一頓,還和葉雨時關系匪淺,大家都看好你,你領個頭,咱們帶著人跟他干!」

    這是要混h i社會?

    那時候我也不懂事,其實就是校園里的逗比學生打架,但是在我眼里就是混h i社會。

    我想到了林晴的叮囑,猶豫了許久才咬咬牙︰「干了!」

    我想到了張黎心,這麼漂亮的女生被欺負我卻差點不能保護她,這也太沒用了。

    總之,我不能一直被這麼欺負下去!

    當天中午放學後,我無視了陳楓那鄙視的眼神,和閆胖子一起來到了學校後面的小樹林。

    在那里有五六個人抽著煙等著,都是一些不學無術的混混,但是他們混的不怎麼樣,根本入不了陳楓的法眼。

    他們看著我,眼神里帶著一絲懷疑,要對付陳楓,這群人的眼神里都有些猶豫。

    閆胖子示意我說話,我想了想,干咳一聲開口︰「我知道,你們都被欺負很久了……其實我也和你們一樣,說再多廢話都沒用,如果你們不想繼續被欺負下去,就跟著我,咱們一塊干死那群傻b !」

    一個紅毛掐了煙,看著我有些懷疑︰「我們憑什麼相信你?就憑你打了秦陌?」

    我笑了起來︰「沒錯,就憑我打了秦陌,而且差點殺了秦陌!」

    幾個人都不說話了,紅毛看了看煙頭,罵了一聲就走過來︰「操,老子早就看那群傻b 不順眼了,不管怎樣,我干了!」

    這幾個人都是沒背景的人,不然不至于當混混也這麼慘,在閆胖子的帶領下,我們一起去吃了一頓飯,喝了點酒壯壯膽。

    根據紅毛所說,陳楓每天中午上學前的一段時間,都會跟著他的手下在小樹林里抽煙,這是我們揍他的好時機。

    我們一塊想了想之前被欺負的日子,眼神都充血了,一邊叫罵著,一邊拿著三金店里買來的棍子沖了過去。

    到了小樹林,我們眼神一呆,全都站在原地。

    陳楓正帶著手下吸煙聊天,足足十七八個人,外帶五六個小太妹,全都轉過頭,虎視眈眈地看著我們。
已有 0 人追稿